来时有灯火

第2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再睡会。”他没有戳穿, 随口应了句就已经起身,既然她已经醒了, 陈淮这会改变主意打算坐到椅子上合眼补会觉。

    林简刚进藏的时候不小心误闯过天葬台, 刚才又做了个类似的噩梦,这会一闭眼都是天葬师解开装尸袋,从里面搬出腐尸后手起刀落肢。解尸身取内脏的场景,还有抢食的鹰鹫时不时的在她眼前晃荡, 腐尸白骨, 而地上血水脏污一片。

    林简有些作呕,后悔自己之前误闯天葬台看到的血。腥场景, 她看了下房间里除了两张椅子再无落脚地方, “你睡哪?”

    他没有做声, 往靠墙边的椅子上看一眼,就算答复了。

    “凌晨温度低, 你睡床上吧。”她说完后缓慢躺回去。

    他看出她惊悸未消, 加之低烧在身, 估计是脑子都给烧糊涂了。

    “嗯。”他微点了下脑袋, 对于伤病之人总会格外心软, 他也没例外。陈淮应声后侧身在她旁边躺下, 并没有和她同盖被子。

    凌晨的光亮逐渐由暗渐明,他已经好多天没有安稳休息,沾到床上不到几分钟就睡沉过去了。

    林简也是如此,剧痛过后加之连日奔波,她的身体骤然亏空, 前所未有的虚弱。从噩梦中惊醒不久她又重新睡着。她身上继续在冒冷汗,盖的被子和身下的床单早已潮湿得厉害,林简难受地翻了个身蹬掉发潮被子的重压,迷迷糊糊中察觉到身侧的天然暖意,她睡梦中继续蹬掉被子,无意识的往身侧的暖意蹭去。

    伸手碰触到厚沉的臂膀,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睡觉时蹭在林疆旁边的场景,只要有他在,住处再小再简陋都会有她的栖身之处。这让她难得心安回去,林简没多久也沉睡过去了。

    林简这回睡了个大长觉,一觉醒来,外面的太阳光已经照得刺眼。她冷得打哆嗦,睡意惺忪中挪动了下,把原本大喇喇放在侧边的胳膊抽回来,林简觉得之前碰到的手感有些怪异,睁眼去看,下一秒她就惊坐起来,自己和陈淮裸。身而睡,被子踢到她那侧的床沿边,大半条已经掉到地板上。

    侧边的某人依旧在沉睡,她这一眼看过去,甚至连他勃。起。的。。都看得一清二楚。

    轰得一下,她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往脑门上冲过来。

    死。变态!她一把拽回被子盖回自己身上,都没有细想第二秒,直接用力一脚就把陈淮踢下床了,连带着他睡着后身上散开的浴巾都被她一起踹飞。这一脚近乎用尽她的全力,动静之大牵扯到她自己腰间的伤势,林简痛得倒吸了口冷气。

    闷声落地,睡梦中的陈淮骤然睁眼,多年的条件反射,下一秒他已经倏得一下起身跃起,浑身戒备,看到一脸嫌弃地林简,他立马明白过来刚才的状况,“大清早的发什么疯!”他明显不快出声。

    他这样冠冕堂皇站在她的面前,男人身上流畅的肌肉曲线一目了然,就连昂。然。。的。。都看得格外真切。

    “死。变态!”她骂了一句,随手把自己盖着的被子往他身上摔去,摔出去后又意识到自己身上也未着衣物,她又立马扯回被子,忙不迭地收回视线,活脱脱被辣到眼睛的样子。

    昨晚她脸色还惨白如纸,这会脸上有不正常的红晕泛起,整个人看着有几分生气回来,不比她的气急败坏,他倒是淡定得很,弯身气定神闲地捡起掉在地板上的浴巾裹回私。处。

    林简咬了下后槽牙,不想再和他废话,随手抓了件床沿边散落的衣物胡乱套在身上,起来就去了浴室里,眼不见为净。

    昨晚睡觉出了一身的冷汗,身上都是黏糊糊的很不舒适,一起来她又被辣眼睛的画面看得心神不宁,林简进去后冲了个澡,准备出来的时候才想起来气结得厉害,居然忘记把换穿的衣服拿进来了,刚才穿进来的这件早就被她弄湿了。

    她看了下晾在不锈钢架上的男士衣物,本来想拿过来将就下,没想到也是明显发潮的,不过比起她自己刚浸湿的衣服要好点。

    林简拿了件衣服下来放在盥洗台上边上的空处,插上吹风机直接对着衣服吹了起来。

    她没吹几分钟察觉到。。有暖流涌过,林简低头看了下,还真是祸不单行。她随手拿了不锈钢架上仅剩的那条干浴巾裹在身上,开门往外面打量了下。

    视线范围内居然没再看到烦人的家伙在晃悠,话不投机半句多,估计是去隔壁房间了,林简莫名舒了口气,飞快的去她自己的行李包里拿卫生棉,她一蹲下去,身上虚虚裹着的浴巾就散开了,林简抽出一片,随手拿了内衣内裤放在胸前,正准备小碎步跑回浴室换上,不知为何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她狐疑地一转身,冷不防定看到陈淮居然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看样子之前是准备补觉来着,怪不得她刚才没看到,她差点被吓得心脏病发作。

    陈淮右手手肘闲闲支起脑袋,侧身而卧,颇有雅兴地看着赤。身。裸。体的林简,脸上似笑非笑,“你这是换着法子继续考验我身为男人的定力吗?”

    林简手上的东西面料有限,她直接捂在私。处,下一秒已经弯身又捞了件衣物挡在前面,咬字出声,“死。变态!龌。龊!”

    他看了眼她小腿上蜿蜒下来的血水,慢条斯理开口,“不过本人不怎么重口,对在经。期的女人提不起性。趣,你还是别费心思撩我了。”

    林简气得握紧拳头,恨不得当场找个麻袋套在他头上暴揍他一顿。

    “想揍我?友情提醒你先理性评价下你自己的三脚猫功夫,再评估这个方案的可行性。”他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她皱皱眉,他都猜得到她这会的念头,在边上心情大好的提醒起来。

    继续有暖流涌来,林简无意识地夹。紧双腿,恼怒出声,“看什么看!”

    “刚才该看的不该看的都被你看了个遍,本人觉得亏得慌,现在看回来,扯平了。”他说完后安逸地平躺回去,双手交叉垫在后脑勺上,心情大好地对着天花板闷笑起来,结实硬朗的肩侧一直在微微耸动着。

    这女人,总是出其不意的给他找乐子。

    林简回到浴室,砰得一下关上房门,立马发出巨大的声响,她还不解气,把他挂在杆子上的衣物全都扯下来甩到盥洗台的侧边,还开着的吹风机被罩住,噪音都轻了不少。

    林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赤身裸。体,两颊微微潮红。她深吸口气,抓狂的挠了下她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之后才去蹲马桶。

    这段时间作息紊乱身体疲累过度,短暂的暖流涌过,腹部就开始发作绞痛了。林简捂着肚子,坐在马桶上冥想,顺便和磨人的绞痛抗争着。她起码冥想了大半个小时,直到觉得有什么刺鼻的焦味传来,她才起来冲了下马桶,迅速换上衣物。

    到盥洗台洗手的时候,她才察觉到这股焦味的原因,估计是被热风的吹风机吹太久了,陈淮原本潮湿的衣物上面已然发出焦味。

    活该!

    林简刚刚嘟囔了下,门口处已经传来敲门声,“开门!”

    林简没出声。

    “尿急!开门!”

    林简还是没有做声。

    “不想我待会尿崩恣你一脸的话现在就给我开门!”外面传来他无所谓的声音。

    林简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火气又被撩了起来,她催眠自己不和他一般见识,开门,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出去。

    陈淮进来,随手就把吹风机的插头给拔了。

    他是闻到了焦味才进来的。

    裹着热风吹了这么久,衣物已经干了大半,虽然局部有点烤焦发硬,比起潮湿的衣物已经好上太多。

    他飞快穿衣,好整以暇洗漱。

    等到林简收拾好行李,陈淮把姚喜报的东西也收拾好了。

    林简心不在焉地开门,没想到姚喜报就在门外面等着,又把她吓了一大跳,林简无意识地拍了下胸口给自己压压惊。

    “昨晚睡得好吗?”姚喜报咧着标志性的大白牙朝她灿烂一笑。

    已经理好喜报行李的陈淮过来,手上一扔,就把喜报的大背包扔回给他了,“废话,有我在,睡得能不好吗!”

    “也是,队里就你不打呼噜,肯定不会影响林简睡觉的。”姚喜报显然没get到陈淮的话外之音,还一脸赞同地点点头。

    林简脸色一沉,难得没有搭理淳朴的喜报,继续往走廊上走去。

    “陈队,她怎么了?”姚喜报挠挠头,八卦地追问。

    “东西拿着,你过上个把小时再去退房。”陈淮答非所问。

    姚喜报扛回行李包,往他自己原本入住的房间走去。

    到楼下,店主站在柜台前在盘账,林简右手插在裤兜里,准备往门口方向走去。

    “昨晚好端端停电,你们睡得好吗?”看到经过的林简一脸菜色,店主关切地问了一句。

    “好着呢,这里空气好环境好,出来一趟,值当。”陈淮说时掏出一沓纸币,起码上千,“昨天的烟钱,不用找了。”

    “我这烟又不是黄金做的,你这钱给我干嘛,我还要退你押金呢。”店主佯装推辞。

    “昨晚不小心脚滑打碎了个花瓶,哦,还有不小心把桌角也碰断了。你这些家具的质量太水了,我也就意思下而已。”

    “这样。”店主自以为听懂陈淮的鬼话内情,心安理得的把钱收下,抬头时多看了眼陈淮旁边脸色冷厉的林简,店主宽厚笑笑,本就松弛眼袋上的褶皱似乎都深了一点。

    “都这么久了还有起床气?”陈淮看了眼脸上大写着生人勿扰四个大字的林简,突然抬手作势要去揽她的腰侧,他刚碰触到她身上的衣物,林简就已经炸毛忿然转头,怒目瞪他,和他预料的一秒都没有误差。

    他讪讪抽手回来,改从烟盒里掏了支烟出来扔给店主,当做是化解刚才的尴尬。

    店主显然看在眼里,对他笑笑,“你女朋友的脾气看着不小。”店主这么一笑,大眼袋更是翻褶的像是鼓囊囊的鱼泡眼。

    “嗯,被我惯坏了。”陈淮没有否认,说完后跟在林简身后往外面走去,快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开口,“对了,我大清早起来去外面晨跑溜达了一圈,碰到隔壁房间的两口子早起背着行李走了,他们有给你住宿费了吗?”

    “你看到他们走了?”店主难得错愕,理论上他们不应该不打招呼就走人的。

    “是啊,听他们嘟囔着好像是什么人没来,只能他们自己赶去哪里……”陈淮像是在努力回想着自己之前听到的内容。

    店主脸上的笑意立马僵在了那里,阴测测地看着有些渗人。

    “你那个时候还没起来。他们该不会和我一样损坏东西不想赔钱吧?”陈淮发表自己的看法。

    “难说,你这么一提醒,我得赶紧去他们房间检查下。”店主如释重负,瞬间脸色就已经寻常回去,他说完后从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看样子是打算真的要去他们房间看个究竟似的。

    陈淮则是迈开长腿开始往外面走去了。

    没走多久,林简就明显吃力起来。

    腰间的瘀伤一时半会好不了,她今天走路感觉大半个腰间都是胀麻着。大姨妈也不争气,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凑热闹。

    陈淮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停下,原地等姚喜报。

    太阳渐渐毒辣起来,快近正午,强紫外的太阳光照得林简开始出汗。

    干等了个把小时后,姚喜报终于气喘吁吁地赶过来了。

    林简从投宿的客栈里出来后,一个字都没有和陈淮说过。

    留意到他停下来,她也不发问,就在一块大石头前面落脚坐下,身体微蜷,双手用力抵着腹部,度日如年。

    好不容易等到姚喜报过来,林简起身,抬头看了看高悬的大太阳,没走多久脚步更加虚软踉跄。

    姚喜报反射弧这么长都能看出林简面色惨白,而且她的两只手都捂在腹部,他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林简勉强应道。

    “我怎么觉得你状态不好。”姚喜报笃定地应道,“对了,你早餐都没吃,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姚喜报说时要去包里拿压缩饼干。

    “我不饿。”林简有气无力地应道,她视线里看到路边有新的落脚石头,又重新坐下,眼前隐隐泛黑。

    “都没吃东西肯定会饿的,相信我,吃饱了精神就会好起来的。”姚喜报已经掏了压缩饼干递过来,一脸热忱地看着林简。

    心思单纯的人一旦执着起来,不是三两句能够打消他的念头。

    “早上看了脏东西倒胃口,吃不下。”林简没力气和姚喜报多说,干脆找了个借口搪塞。

    “什么脏东西?陈队,你有看到什么脏东西吗?”姚喜报越听越糊涂,向旁边的陈淮求解。

    陈淮没有应答,他看了眼林简毫无血色的脸上,吐出几个字,“我背你,两个小时可以到县里,到时候给你买止痛药。”

    “止痛药?是不是手上的伤口又疼了?”姚喜报一脸忧心。

    “喜报,你背我吧。”林简有气无力开口。被他一提醒,她才想起来要早点去买盒止痛药。

    “嗯。”姚喜报爽快应了一声,把他自己背上的大背包调整到前面,这样后背就可以空出来背林简了。

    结果陈淮手一抬把林简的行李扔过来,喜报条件反射伸手去接,他看了眼脸色隐有不悦的陈淮,头一回开窍,把林简的行李背到后面,“我在前面等你们,你们也抓紧点。”姚喜报说完后就扛着超大行李匆匆上路,这两人看着怪兮兮地,他可不想掺和陈淮和林简的私事。

    喜报一走,陈淮走到林简前面,蹲下,背对着她,“走了。”

    “用不着你背。”林简冷冷出声,早上看了某个辣眼睛的画面后,她现在一看到他就膈应的不行。

    他起身,重复她刚才说的内容,“看了脏东西倒胃口?”他自然看出她一上午气嘟嘟甩脸色的原因。

    她横他一眼,没吱声。

    “都过去大半天了,反应还这么激烈,之前是没看过这么大尺寸的吗?”他一脸玩味,全然没有觉得出口不雅。

    这人永远有办法一句话就能惹得她肝火上旺,她右手紧紧按在腹部,抬头,不同刚才和姚喜报说话时的有气无力,咬字出声,“就你这牙签似的也好意思拿来说事!”

    “即便是牙签你也没必要恼羞成怒吧。大姐,你到底是真没见过男人还是不了解男人的生理常识——”他闲闲问道。

    “龌。龊!”她口不择言,因为气恼得厉害,林简原本惨白的脸色重新浮起淡淡红晕。

    “性。功。能正常的男人本来就会晨。勃,大早上我睡得香,生理。勃。起下怎么着你了!”他慢条斯理地给她科普,显然,这才是他支走姚喜报的原因。

    “你大爷的!我管你是早上还是晚上!”

    “不好意思,从科学的角度准确来说,只有晨。勃,没有夜。勃。”他居然还有闲情雅致纠正她的说辞。

    “死变态!龌龊!”她被他激得胸口大起大伏,只可惜她和他身手悬殊,只能在脑海里想下把他套在麻袋里暴揍一顿的场景。

    “事实就是如此,我等你一分钟,你自己决定。”他说完后重新在她面前蹲下。

    一分钟到,林简还没有趴到他背上的意思。

    他起身,没有多看她一眼,直接往前面赶路。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可以说是很肥美了有木有→_→

    淮哥可以说是老流氓了有木有→_→

    ps:接下来更新时间固定为每晚7点更,下章明晚7点见哦,小伙伴们继续保持冒泡啊啊,淮哥爱你们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25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