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有灯火

第2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好了, 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他把床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挪到旁边的桌子上,幸亏他有先见之明在她右手下面垫了衣物, 刚才拔出那颗铁钉时涌出来的血水都没沾到床单上。

    陈淮伸手探了下她额头, 她浑身汗涔涔,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我翻下你的背包给你找件换穿的衣服。”他知会一声。

    她依旧眉梢紧皱闭着眼睛,没有应答。

    陈淮已经蹲身下去翻她的背包,里面有个塑料袋子是单独装换穿衣物的, 他拿出一件摸着干爽的打底衫, 起身时没想到衣服里面掉下来一沓照片。她手机的手电功能只能照个角落而已,光线算不上太过明亮, 饶是如此, 他还是能够看到随机翻面的照片后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内容。

    他记得这沓照片, 她之前一直用密封袋装着,只不过那个密封袋被她拿来装布达切波雪山的白土了, 所以只能散乱包在衣物里面。陈淮把那沓照片逐一捡起放回她包里, 之后拎着那件衣服起身, 他把原本平放在床上照明的手机摆到床沿边, 光亮的一面朝向地板, 这样屋里的可见光线更加发暗, 不过至少比摸黑要强。

    “你有力气的话自己换下衣服,没力气的话我帮你换。”他征求她的意见。

    林简依旧没有应答。

    她的耐受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差。

    陈淮继续伸手探了下她的额头,他掌心立马被她的冷汗打湿掉了。

    “我扶你坐起来,待会你自己换件衣服。”他说完后扶她起来脱掉线衫。

    她依旧难受地闭着眼睛,陈淮从她背后垫入手心帮她坐起来, 途中林简又疼得呻。吟出声,陈淮确定自己压根没碰到她手上的伤处,脑海里已经飞快回想着她和女贩子交手的场景。

    “你腰怎么了?”他目光如炬,本来都已经准备起身了,说时又在床沿边站定。

    “不碍事。”林简已经被他扶着坐了起来,她像是察觉到陈淮的打探,睁开眼睛勉强应道。

    “不是说看得九成准吗?是个练家子都看不出,被揍几下算是交点学费也不赖。”他这才明白她不在状态的原因,意有所指吐槽了一句,显然是指她那会交手时被压倒性暴揍的事情。

    林简没有吭声。

    “我看下。”他说完后近身撩起她的后背衣物看了下,腰间区域已然大片青紫,伤处同样高肿的惨不忍睹,都已经伤成这样了,估计刚才顺着绳索上来的时候又吃了大苦头。

    他从散落的急救药品里找了瓶活络油打开,先倒了几滴在他自己的掌心互搓了几下,立马有刺鼻的药油味传了过来。

    林简无动于衷没有表态。

    “伤筋动骨一百天,早点把淤血揉散早点好,你要是想忍着养上个百来天也由你。”他说完后起身,看这样子是要回到隔壁房间去。

    林简觉得自己的腰间麻痛得快要失去知觉,她不太确定有没有伤到脊柱骨什么的,印象里刚才那人一拳揍过来,浑身的神经都像是被牵扯到,这事本来就和她没什么关系,要是因此弄个半身不遂的话她可真是亏大发了。

    她纠结了下,最终还是缓慢翻身趴回到床上,只不过做这么点动作也比平时迟缓不少。

    伤处已经由起初火辣辣的焦疼变成了肿胀的麻疼,饶是如此,她还是能感应到他动手把她后背的衣服继续往上撩。

    “你确定这个也会?”她脑袋趴在枕头上,声音听着有些发闷。

    “队里缺兽医,平时给牲。畜看病看习惯了,接骨上药什么的粗活还算拿手。”

    林简:……

    只不过这会她虚弱地都没力气还嘴了。

    她身上的肤色莹白如玉,被揍过一拳的肿印区域青紫发暗,对比之下看得格外渗人。他试探的按压了下,林简立马倒吸了口冷气。

    如果他明天就带自己去边防站,这样用不着几天她就可以回去了,总不能行动不便回去看林疆,林简想到这里,拼命咬住自己的下唇,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闷哼出声。

    陈淮很快了事,刚才被他揉捏的剧痛过后,林简觉得后腰好大一片区域都在冒热气,由内而外散发着热意,依旧酸疼,只是没有刚才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

    这会估计到凌晨了,睡意上涌,林简半死不活地趴在那里,昏沉入睡。

    迷迷糊糊中,她察觉到似乎有人把她身上的衣物往上面褪去,她一个激灵就醒过来了,“干什么?”

    “裸。睡也比穿件湿衣服在身上好。”他总是有办法,把她的双手胳膊往枕头上一抬,居然就把她身上这件黏糊糊的打底衫褪了下来,之后挪过来被子盖在她身上。

    帮她挪胳膊回被窝时,陈淮继续开口,“看下你手臂的瘀伤怎么样了。”他朝他之前下手过的位置看过去。

    “用不着你假惺惺。”林简脑袋微侧,像是毛羽竖立的刺猬。

    他看了眼她的赤。膊,上面果然也有好多处淤青,最大块的区域明显是他的杰作,他重新倒了点药油,对着她手臂上最大块的淤青处推拿起来。

    病来如山倒,伤痛亦是如此,她虚弱地连挪动避开的力气都没有,任他搓揉方圆。

    “心里不痛快的话,等你身体养好了,可以悉数讨教回去。”他边推拿边闲闲开口。

    简单处理好林简的伤势,陈淮回到隔壁房间,和喜报一起把依旧昏迷的两人从窗门处用绳索吊下去,顺便把两人的行李也全都运了下去。

    趁着夜色,两人各背一个,送到明天早上和队里成员过来接应的地方,办好正事,陈淮让姚喜报守在那里等同事,他自己趁着夜色提前返回来。

    那根绳索还在墙边,另外一头则是固定在房间里的床脚上,陈淮顺着粗绳轻松攀爬上来,临走前又把房间里的一切都复原到正常退房的样子,这才开门回到林简在的房间。

    这一晚都在来回奔波,一刻没有停歇,他身上的衣物早就被汗水打湿了。

    陈淮走到浴室里火速冲了个澡,又把汗臭味的衣物用冷水泡了一会拧干挂在架子上,他随手拿了条浴巾裹了下私。处从浴室里出来。

    这段时间的任务终于暂时告一段落,就等着长线收网,洗好澡出来的时候他才觉得神清气爽不少。

    林简看样子睡得很沉,他刚才在浴室里洗漱发出动静她都没有醒来。

    陈淮走到床沿边,把有些散开的被沿口掖紧一些,打算躺到地板上睡几个小时。他准备离开时,忽然察觉到林简整个人都在发抖,他以为她觉得冷,把她自己的衣服全都拿出来盖在被子上。

    有人在奏乐,有人在洒纸钱,后面跟着一长排吊唁的亲人,哭声凄迷。而她走在那一长排送行的最前面,她心口发疼,难受得快要死去。

    小时候她和林疆被放养扔在偏远山区的老家亲戚,林疆虽然比她大上几岁,也正是贪玩的年纪,动不动就把她带去山上田野间撒野。有次忽然遇到出丧的队伍,她和玩耍的林疆迎面撞上,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死人出殡的场景。

    那会的她还不到十岁,看着送行的队伍哭得捶足顿胸,她不知为何也跟着嗓子失声手脚冰冷。

    “他们只是太伤心了而已,其实没什么好怕的。”林疆看出她害怕,牵起她的手,站到她前面,帮她挡住了边上经过的一长排披麻戴孝的吊唁者,然而还是有纸钱不断被风刮起,在风中飞舞后落在她的脚边。

    这个噩梦就此在她心里种下,这么多年都没有淡忘,尽管以她当时的年纪还不懂死生大事,更谈不上敬畏死生。

    她忽然看到送行的人停了下来,更看到她自己哭得肝肠寸断嗓子全哑。

    林疆!她忽然明白过来自己悲恸欲绝的原因。

    她在队伍的最前面,为林疆送行。

    他才三十初头,风华正茂,可是他还没谈过恋爱没出去旅游没有过上几天安逸的生活没有看到她结婚生子,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完成。

    她在梦里撕心裂肺的大哭大闹,可是就是发不了声。

    陈淮似乎听到她在呢喃着什么,而且一直在不安的吃力翻动着,看样子,是入了梦魇,他侧身趴下去想要听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林疆……不可以……”她断断续续地开口,他一个事外人,都能听出来她在梦境里的不甘。

    是真的入了梦魇。

    他一连推了她好几下,她这才猛地惊醒过来,也许还没完全从刚才的噩梦中惊醒,还在后怕,还在心悸。

    “怎么了?”他身手探了下她的额头,明显低烧。

    她忽然蹭过来,包扎着的右手无意识的拽着他的手臂,像是溺毙的人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怎么了?”他被她抓着的那只手臂瞬间石化,僵在原处一动不动,他不擅长安慰人。

    她心里大约是藏着什么故人,他并没有想要窥探一二,他只是已经许久没有感同身受过这样无力的悲伤。是的,无力,无可挽救,活生生看着却丝毫做不了什么,那些淡去的场景海啸般的要从记忆深处挣脱出来。

    林简的掌心满是冷汗,他的手臂被她拽了这么一会,就有发凉的寒意从她掌心渗过来,滑溜溜的,直往人的心头深处钻去,所向披靡。

    没一会,她手上的力道就松开了,是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她这才猛地惊坐起来,身上未着衣物,而她对此毫无察觉。

    “没事吧?”他又问了一句,不动声色地把被沿口往她身上挪去,虚虚盖住她赤。裸的胸口。

    “没事。”她应了两个字,声音克制,不过明显发抖,“有烟吗?”

    “嗯。”他从床头柜上的烟盒里拿了一支出来递给她,她迫不及待地衔在嘴里,他近前给她点火,啪嗒一下,就着打火机的光亮,他才看到她脸色惨白如鬼,额上的刘海全都被汗水濡湿随意歪倒着。

    她抽得很急,大口吞吐,脸上顷刻白雾缭绕,林简漆黑的双眸藏匿在那片虚笼的烟雾里,看不清虚实。

    拂晓渐至,外面天色已经微亮。

    林简包扎着夹烟的右手依旧抖得厉害,那点星火也跟着瑟瑟晃动,也许不单是她的手在发抖,她整个人都在微不可微的发抖。借着外面那点青压压的朦胧光线,他看到她胸前的被子缓缓下滑,悄无声息间,女人身上起伏的线条重新跃入他的视线。

    爱即软肋,他看出了她的软肋。

    作者有话要说:  亲妈:赶了个通宵才凑齐三章,感脚身体被掏空,周五休息下,下章周六晚上11点更,之后日更粗。长大肥章→_→

    淮哥:我一个糙汉怎么会娘。炮的裹浴巾呢,我不要面子的啊!!!

    浴巾:下章担心自己一不小心成为主角咋办办→_→

    亲妈:接下来浴巾的戏份咋整……在线等,求支招,目测会巨。污哈哈哈哈哈哈

    Ps:为庆祝新文入V弄个小活动,写长评送纯银手链,考虑到空空向来冷体质~(@^_^@)~,如果木有长评就选三个V章留言字数最多的小天使,活动截止时间到下周日晚上,祝亲们看文愉快,空空抽空想巨污的浴巾戏份去了,除了船。戏,小天使们下章想看啥都可以给淮哥留言支招,亲妈尽量满足哈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24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