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有灯火

第2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三更半夜, 隔壁的都睡着了,你给我轻点, 要不然吵醒别人多尴尬!”

    “放心吧, 他们睡得沉听不到!”

    外面的脚步依旧没有挪动,一门之隔,被人这样密切关注着,林简除了和他口头打嘴仗, 又没有什么新的动静了。

    突如其来的寂静, 和刚才的声响一比,就显得格外突兀。

    陈淮耳听四方, 脑袋一侧俯到林简的脖颈处亲了一下, 男人身上的气息悉数喷拂过来, 他的汗水味还有她自己的汗水味,全都黏糊糊的交融在一起, 她猛地哆嗦了下, 全身的毛细血管都起了鸡皮疙瘩,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 她非但没有吱声反而更加僵硬地像是石化了似的。

    陈淮察觉到她的变化, 他突然使坏啃啮了下, 陈淮脸颊上扎人的胡渣立马密密实实的扫过她脖颈间的肌肤,林简敏感地战。栗了下,终于没有克制的喊出声,声音放。浪,有几分浮夸的嫌疑, 不过配合着两人粗重的喘。息声,那点浮夸的成分也被稀释不少。

    陈淮抱着她折腾了好一会的动静,外面的脚步声才逐渐远去。

    林简侧耳听去,确定那人的脚步声已经几乎听不见了,她立马暴。力推开他,他一松手,她跟着赤脚落地,左手抡起来就朝他迎面扇了个大耳光子。

    她平时并不是左撇子,这一巴掌算是反手扇过去,动作算不上利落,抡的角度也没有拿捏好,直接从他的脖颈往侧脸方向扇去,而他也并没有去避,看到她抬手后依旧如如不动地站她面前,板正挨她这一巴掌。

    啪嗒一下,犹如金玉落地,整个房间掷地有声。

    林简左手虽然没有右手顺,不过也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这一下扇过去,她自己的手掌心都震得发麻。

    清脆的声响落地,林简抽手回来,左手回抬抹了一把刚才被他碰过的颈窝间,那里还黏糊糊地略有潮意,被他唇齿沾碰到的肌肤上还在嗤嗤冒热气。

    “你大爷的!死变。态!”她狠狠咒骂,还没解气。他的手劲向来很大,刚才被他顶到的大腿根部依旧隐隐作痛。只不过碍于他在面前,她才没有伸手去揉几下。

    “方法是变。态了点,胜在实用。”他居然心平气和地认可林简的评价,察觉到脖颈上有点异样的触觉传来,陈淮抬起右手抹了下脖颈,手心果然沾上一丝血迹,是被她左手毛刺的指甲边带到挠破皮了,他像是没察觉到任何不适,脸色依旧寻常,只是目光灼灼看了眼林简混乱中褪到肩侧的睡衣,欲坠不坠,而她自己明显浑然未觉,他抬手过去。

    “拿开你的爪子!离我远点!”林简不耐烦地伸出左手去挡。

    可惜,仗着身高,他已经轻轻松松地把她滑到肩处的睡裙挪回去。

    “刚才情况紧急,不当之处向你道歉。”他简短说完,开门朝隔壁房间走去。

    刚才出来的时候陈淮已经把隔壁房间的钥匙也带了出来,这会开门后他把隔壁房间的灯重新打开,蹲下来飞快打扫地上的玻璃碎片。

    他快打扫好起来时,忽然留意到洗手间外墙边的木地板上有一滴血迹,陈淮伸出手指抹了下那滴血迹,地上就不见踪影了,血痕还新鲜着,他又看了下依旧昏睡在地板上的女贩子,她身上显然没有见血,陈淮想到这里,微皱了下眉梢。

    楼梯方向已经传来随意将至的口哨声,陈淮把地上的枪支和装满玻璃碎片的垃圾桶一起拿到林简在的房间,又把他自己房间里完好的花瓶搬到隔壁房间,之后出去站在走廊上,果然不到半分钟,背着大背包的姚喜报就已经赶到了。

    “都顺利搞定了?”姚喜报警惕性还挺高的,走近后还是小心翼翼地压着嗓子。

    “嗯,赶紧善后。”陈淮点头。

    姚喜报直奔林简在的房间,他一边火速放下行李,一边朝坐在床沿边休息的林简道谢起来,“林简,幸亏有你帮忙这次行动才会出奇顺利,等回到队里我们要好好谢你。”

    “没事。”林简勉强出声。

    “你看起来有点累,那你先休息下。”姚喜报准备去隔壁房间一起善后。

    “还有一副吧?”陈淮问道。

    “嗯,抓到两个吗?幸好我多带了一副。”姚喜报从背包里又摸出来一副手铐,跟在陈淮身后往隔壁房间走去,进去后就手脚麻利的把那个昏迷的女贩子反手拷在一起。

    姚喜报拿出他自己的充电宝和手机在插座上插电,等到手机能开机后他就通知队里的同事明天一早到山脚边把人押走。

    通知到位后,姚喜报蹲在门口处放风,留意走廊方向的动静。

    而陈淮依旧善后,他力气大,把这个房间里桌角受损的那张桌子挪到隔壁林简在的房间,又把隔壁完好的桌子挪回到这边。

    把隔壁房间的打斗痕迹完全复原消失后,陈淮走到姚喜报的大背包前面,从里面翻东西。

    姚喜报这会已经挪到林简在的房间门口放哨,他看了眼陈淮放在角落边上的两样文物,之前陈淮让他按着照片提前去古玩市场上淘过来的东西果然有点相像,“陈队,还好你有远见,让我淘了好多个外观相近的带在身上,现在终于能派上用场了。”姚喜报一脸迷弟地出口,不过嗓音依旧压得略低。

    林简见陈淮把原本搁在靠墙边的释迦牟尼佛坐像和嘎巴拉碗放到床上,又从姚喜报的背包里翻出来一大堆东西放在旁边,简单对比后陈淮从姚喜报带的那一大堆杂物里选了两个,都是特意做旧的,乍一看和那些年代久远的出土文物差不多,做工讲究,连上面镶嵌的绿松石居然都是真品,虽然只是绿松石的边角料,不过这以假乱真的水平还是能够和那些低级赝品拉开距离,拿去唬不是特别专业的肯定没问题。

    这个男人,踏上这趟旅程前就已经把眼前的一切全都计划在内,心思还真是缜密得令人可怕。

    林简坐在床沿边冷眼看他,陈淮像是浑然未觉,把这两个从古玩市场上淘过来的东西拿在手上就往隔壁房间走去,看样子,是打算调包。

    没多久他就重新回到林简在的房间,手上拿着厚实的藏袍和腰带,估计是从刚才那两人的行李中翻出来的。他自己边走边火速套在身上,又扔了女款的给坐在床沿边的林简。

    “干什么?”林简冷冷出声,她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瓜葛。

    “还有半小时左右,接货的人就过来了,我们代替他们两个去交货。”陈淮说时看了下腕间的手表。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内,老实说,这次还真是多亏了林简的帮忙,行动从未有过的顺利。

    原来如此,怪不得提前让喜报扛着这么累赘的东西在身上。之前她第一眼看到姚喜报这鼓囊囊的大背包,还以为喜报把炊事班的家伙全都扛出来了。

    林简明白他的如意算盘,不得不否认,他的这步棋走得的确巧妙,把珍稀文物调包不说,还能让对方毫无察觉地按照他们已然失效的计划继续行事。

    “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搞定他!”她想起他说的话,估计他之前在溶洞里提到干票大的就是这事,等到时机合适再把这伙人一网打尽。

    林简皱了下眉梢,想想个中轻重,不快归不快,还是准备换衣服。

    陈淮扔下藏袍后就往外面走去,姚喜报见状也自觉的到隔壁房间去了。

    林简回想了下之前交过手的那个女人,那人身材要比她壮实不少,她特意多穿了两件线衫,之后才在外面穿上藏袍,这样整个人相比之前要臃肿一些。她去束腰带时,右手没留意碰到腰带中间的装饰珠子,她足足僵了好几秒,林简才改换左手慢吞吞地把腰带束好出门。

    陈淮已经换好男士藏袍,右袖耷拉自然垂放着,背着个鼓囊囊的大背包,估计把刚才那两个高仿品已经放进去了,一切妥当。

    陈淮走到角落里有插座的地方,把上面的充电宝拿下来扔给姚喜报,之后蹲身回去,背对着林简捣腾起来。

    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手脚,好端端的插座突然滋滋作响,紧接着火花四射,随即有塑料融化的焦味传来,原本灯火通明的房间就一片漆黑了。

    “你和我一起下去。”陈淮搞定这一切,拿出打火机照了一下就匆匆出门。

    “待会我要说什么。”林简低声问道。

    “你站在边上不用插话。喜报,你守着他们。”

    “嗯。”姚喜报点点头,陈淮前脚一走,他就把房门关上了。

    陈淮和林简轻手轻脚地从楼梯上下来,店老板正在最里侧的厨房里摸索着,似乎在自言自语着,“好端端的怎么断电了,不应该啊。”

    趁着店主在里面找蜡烛,陈淮和林简已经疾步匆匆出了门口,他们从院子里出来后往前面走了百来米,陈淮就停了下来。

    屋里几乎没有光线透出来,月色也不宜人,黑压压的只能隐约看到个轮廓而已。天时地利,全都有了。

    他们等了不到十来分钟,前面就有脚步声传来。

    “干什么在这里等,不怕引起别人注意?”过来有三个人,一看到背着鼓囊囊大背包的陈淮和旁边身形略矮的林简,那人已经主动代入了。

    “屋里突然停电,我担心有意外,所以把东西带身上等你们。”陈淮像是为了保险起见,声音刻意压得很低,沙沙的和他平日的嗓音有些不同。

    “按道理不应该啊,老冯是鼎哥安排在这的人啊!”为首的那个人挠挠头,不是很明白眼前的状况。

    “最近风声紧,警方又追得严,听说警方已经出动人马在追查了,一切都难说,还是小心为上。”陈淮说时把背包卸下来递给来人,“你要的东西在包里。”

    “有道理,最近鼎哥每笔交易都出问题,咱们可不能出任何差错了,还好你提醒。”那人接过去点点头,言语间似乎还挺感激陈淮的好心提醒。

    “顿珠今天怎么都不说话?哑巴啦?”那人又看了眼陈淮旁边的林简,主动和她搭话起来。

    “为了点破事和我闹别扭,”陈淮解释了一句,之后依旧低声语气不善地训了一句,“别给脸不要脸!也不看看什么场合!”

    林简担心自己的嗓音露陷,他这么一说,她干脆装作赌气的侧身过去。

    “你们都搭档这么多年了,有什么好闹性子的,顿珠,你自己常说的,和气生财!难不成看到我才使脸色?你这可不厚道啊!”那人不解地碎碎念起来。

    林简这会再不开口搭话就显得有点奇怪了。

    “对喽,和气生财!骚娘们!关键时期较真个什么劲!”侧边的陈淮压着嗓子接了一句,话音刚落就抬手在她屁股上大力拍了一下,啪嗒声响,明显带着教训的狠劲。

    隔着厚实的藏袍,她的屁股上都还传来明显痛觉,林简浑身一震,在夜色中不动声色地咬着后槽牙。

    那人见状立马消了疑虑,嘿嘿笑出声,“老搭档了,就知道你们床头打架床尾和!你们自己耍,我们先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不小心更早了O(∩_∩)O

    ps:淮哥路子是真野有木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22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