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有灯火

第1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妈的!来晚一步老胡就被捞走了!”有人边走边骂,是个公鸭嗓,估计赶得急,明显喘得厉害。

    “都在这里的地下河里泡了几天早就面目全非了,他们捞走也没什么用。”明显年轻一点的声音。

    “你懂个屁!要是被鼎哥知道我们这点小事都办不利索,还不得把我们给废了!”公鸭嗓依旧骂骂咧咧。

    “那也是。”年轻点的语气就弱下去了,“不过这都泡好几天了,但愿警方捞去也没什么用。而且老胡身上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在,肯定没事的,放心吧。”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鼎哥这几次的交易没一次顺的,大早上的小高又给条子抓进去了,还好小高够机灵能说会道,警方做了下笔录就把他放出来,幸亏只是虚惊一场。不过鼎哥最近心情很不好,你们几个都给我学机灵点,免得没事找事遭罪受。”公鸭嗓叮嘱起来。

    “嗯。”有新的声音加入进来。

    林简没想到这几个人就在温泉边上打住交谈起来,她这会已经憋的快不行了,这几个明显不是走正道的,自己又在边上误听了他们的内部消息,要是弄出动静后果难料。

    她继续硬着头皮憋气。

    “最近这么多次的交易打岔都是同个条子捣的鬼,鼎哥已经发话,谁要是把这条子拿下直接犒赏三百万。”公鸭嗓继续开口。

    “三百万?那不得发了?鼎哥开价也太高了吧。”年轻人惊呼起来。

    林简觉得肺都快要憋炸了,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浮出水面一点,幸好白雾缭绕还能遮挡一些。

    她刚换了口气,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她立马尽量小心地潜回温泉下面。

    “你懂屁!那条子在,鼎哥这么多年在边界埋的交易线眼看着是要全都作废了,要是把他给废了,鼎哥倒手一笔交易就能赚回来。要不是为了这操蛋,咱几个也用不着来回跑溶洞!鼎哥料事如神,上午刚通知大家伙按这个路线去截他,消息准没错!咱几个正好在附近动身最早肯定能最早追上他!待会追上了,哥几个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干了这一票咱平分赏金,就用不着再在这个鬼地方瞎混了!”公鸭嗓的声音就在上方响起,他话音刚落,原本平静的温泉水面荡起水纹。

    公鸭嗓直接趴在温泉边咕噜咕噜灌了一肚子的水才起身,“妈的!赶了半天路,差点渴死老子!”

    公鸭嗓刚才说了那么一大堆,林简已经憋得面红耳赤,好不容易等到公鸭嗓起身,她立马钻出脑袋换气,只不过这次实在憋不住,动作略急,钻出水面的时候发出了一点动静。

    隔着那点氤氲朦胧的水雾,林简看到公鸭嗓转身,迅速趴下来似乎要瞧个究竟。

    她大脑空白一片,想着估计是避不开了,不过身体还是下意识地往温泉下面躲去。

    “怎么了?”身后继续有年轻人的声音响起,新的脚步声近至耳边。

    林简刚才潜下去,手上一不留神,袜子没拿住,自然往上浮,她眼睁睁地看着那只袜子快要浮到水面,心头忍不住狂跳起来。

    “前面有动静!咱们赶紧追!要不然待会被别的分队先追上得手,这三百万就没咱的事了!”另一个陌生人突然喊了一声。

    “好像有什么东西浮上来!”公鸭嗓警觉起来。

    “这边多温泉,泉水本来就会冒泡,有东西浮上来也正常,咱们赶紧追吧,正好咱们今天家伙齐全,天时地利都有了,这个发财机会错过就不值当了。”年轻人继续提醒了下,公鸭嗓才起身,脚步声渐远。

    林简不敢冒然钻出水面,足足又憋了十几秒,她正准备小心翼翼地钻出水面换气,脚步声又重新折回来。

    “你到底在看什么?”年轻人显然不解,语气已经隐有埋怨了。

    “可能是我多心了!”公鸭嗓再次看了下没有异样的温泉,说完后才急冲冲地往前面赶去。

    这次脚步声渐远后,林简猛地从温泉水面钻出来,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等她呼吸缓回来才发现刚才憋气憋得晕乎乎,钻出来的时候手上本来攥着的衣物全都漂出去了,林简费力的去打捞自己的东西。

    她才捞到一半,耳边又传来脚步声。

    今天看来是衰到家了!

    有过之前的经验,林简手忙脚乱的把漂在水面的东西捡回来重新往水下钻回去。

    “别躲了!赶紧给我出来!”上面似乎传来熟悉的声音。

    林简怀疑自己在水下没听清楚,又担心还是刚才那伙人使的诈,她依旧在水下苦苦硬撑着。

    “听不懂人话吗!赶紧给我出来!”话音刚落,水面立马被搅起水花。

    林简确定是陈淮的声音,这才猛地钻了出来。她抹了把脸上的水花,无比错愕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现在没空解释,赶紧跟我走!”陈淮说时伸手过来,林简鲜少见着他这样肃然唬人的样子,莫名被影响地心事重重起来,右手一抬搭在他的掌心,陈淮一用力,她就从温泉里露出一截。

    晕!

    林简才起身一点就意识到被他一吓,居然都忘记没穿衣服,下一秒她已经松手退回原位,水面被她翻搅弄出大片水花。

    “我穿下衣服就好!”林简说了一句后扎回到水下去捞自己的衣物。

    “给你一分钟时间,一分钟后立马走!”他说完转身在一米开外等着她。

    林简慌慌张张的从水下捞起自己的衣物赤足踏回到外面的泥地上。

    “还有三十秒!给我速度点!”他听到她从水里钻出来的哗啦声响,语气明显不耐,“鞋子换好了吗?”

    林简刚穿好裤子,被他这么一吼,她又手忙脚乱的去穿鞋子,袜子都忘记去穿。

    “就好了!”林简火急火燎的应了一句,之后直接套了件打底衫,她才套到一半,陈淮已经转身,随着拉链的声响传来,他已经把他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往林简身上一披,林简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粗暴换上外套。

    “我的衣服!”林简看了下地上还没来得及穿完的衣服喊了一声。

    他弯身,飞快捞起地上乱七八糟的几件衣服打了个结拎在手上,还有一只手则是拉着林简直接跑了出去。

    被他这样用劲拉着,林简被迫和他保持差不多的脚力速度。陈淮拉着林简一直狂奔了好几公里,这才拉着林简避到其中一处乱石堆后。

    等到他松手,林简看到刚才被他紧拽的腕间已经通红一片,上面还有明显的手印在。刚才一口气狂奔几公里,这会停下来,嗓眼灼痛如荼。

    她艰难吞咽了下,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身上在后知后觉的散热起来。

    “喜报……”她还没说完,陈淮突然抬手压在她的后背上,被他这么大力一压,林简整个人都被迫匍匐在乱石堆后面的浅坑里,好在他还有一只手贴在地上,林简大半个身子匍匐在他的胳膊上,至少和咯人的砂砾隔开一点距离。

    林简反应过来,立马打住不说了。

    果然,外侧的大路上赶过来几个身形高大的汉子,每个人的手上都明晃晃的带着自制手。枪,看起来军。火应该挺足的。

    他们急冲冲地往前面赶路,没跑多久,前面又折回来一个人,手上扛着把自动步。枪。

    “你们过来的路上有没有看到什么陌生人?”公鸭嗓的声音。

    “没有啊,怎么了?”第二拨为首的那个人穿着藏袍,不解地问道。

    “没事。”公鸭嗓欲言又止。

    “小毛他们呢?”

    “追人去了。”

    “那你怎么不一起追?”

    “我回来看下还有没有漏掉的同伙。”公鸭嗓掏心窝的语气。

    “切,同伙又不值钱!鼎哥的赏金只买一个人,你就别多管闲事了。”藏袍男子说完后就带着他自己的两个同伙往前面追去。

    “傻。逼!”公鸭嗓看着藏袍男子跑远点了才骂了一句,之后继续往刚才温泉的方向重新跑回去。

    这边的山都是荒漠地带光秃秃的,压根没有植被可以藏身,刚才林简和陈淮匍匐躲在那处乱石堆的后面,如果路过的人仔细留意还是很容易发现的。

    见着两队人马都走远了点,林简迫不及待想要起身,她刚刚挪动了下,陈淮已经冷冽出声,“想活命的话就别起来当枪靶子。”

    她撅撅嘴,吃力的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喜报呢?他是不是为了帮我引开前面的那拨人跑去别的地方了?”

    “还不算太蠢!”

    “我们得赶紧去找喜报,万一……”林简心事重重。

    “没有万一!”他像是很反感林简提到的这个词,没好气地开口,“就一顿饭的功夫,要不是你擅作主张往回跑,喜报也用不着单独去引开他们。”

    “这几拨人又不是我招来的!我没找你算账要求精神损失赔偿就不错了!”林简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她自己本来就因为喜报生死未知而自责,眼下气得想立刻动身找去向不明的姚喜报。她刚起身,陈淮耳边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多人脚步声,直接一把就将她拽回来。

    刚才匍匐趴太久了,刚起来身上都还酸麻着,林简没站稳被他这么用力一拽,整个人踉跄地往沙石地面摔去,她视线里带到地面上奇形怪状的锋利石块,都已经预测到自己摔得破相的下场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她跌到男人厚沉的胸膛。就这分秒之间,他居然神速挪位过来当了林简的人肉垫子。

    四目相对,偏偏还是女。上。男。下的尴尬姿势,林简抬头想要微微调整下目前的姿势,他没被压住的一只手直接伸过来扣在她的后脑勺上。

    林简刚才就领教过他的手劲,眼下他这么用力压制下来,她的脑袋直接往他脸上贴去,幸好他自己脑袋一侧,林简原本抬起的脑袋就往他的脖颈上靠去。

    刚才在风中狂奔了几公里,她的头发风干了大半,发梢上还是略有潮意,凌乱撒在他的颈窝上,她呼吸时稍有喷拂,凌乱洒在他颈窝间的乱发也跟着细微挪动,在他的肌肤上落下一片麻痒。

    林简刚才火烧火燎的都没戴bra,里面只穿了件湿漉漉的打底衫,外面虽然还披了件他的外套,眼前她这样正压下来,胸口正好压在他的胸膛上。

    眼下也不可能弹跳起来,林简默默的把自己的手挪回来,掌心向下,费力的垫在自己的胸部和他的胸膛之间。

    陈淮冷眼警告林简,刚才实实在在撞到的柔软触感和她掌心里手汗氤氲出来的热意相交融,加之她的发梢还不安分的在他脖颈间来回拂动,每一下,都像是要钻到他的毛孔里面去,这种滋味,简直要人命。

    下一秒,原本不安分挪动的林简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她敏感地察觉自己下面抵到了什么诡异的东西……她甚至连那玩意昂。然复苏的原始过程都感知得一清二楚。

    作者有话要说:  淮哥:怪我咯→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16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