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有灯火

第1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林简大脑短暂发蒙,甚至都不晓得回应一句。因为气恼得厉害,双手都格外不利索,好不容易把长裤的裤腿穿上去一点,小腿又抽筋起来。林简站直,蹬了下小腿,酸麻的感觉才消退一些。

    等她手忙脚乱地换上干爽衣物,又莫名出了身热汗,只不过那点热汗很快就被这片冰天雪地给冻成寒意了。

    林简完全整理好衣物才转身看他,以她这会的位置望过去,陈淮一直微微耸动的肩侧看得一清二楚,不用看他正脸,她都能想象得到他这会努力憋笑的场景。

    林简深呼吸了下,努力催眠自己忘掉刚才的破事。

    比起刚才穿着酸馊潮闷的衣物,现在的她明显神清气爽不少,她深呼吸了下就调整回来了,“是不是男人你自己更清楚,用不着别人考验你。”她冷声应道,把刚才换下的衣物装回到背包里,衣服碰到里面的塑料袋,发出一点细微的声响。

    “有道理,”他难得一脸赞同地点点头,之后转身,略微凑近,语调焉坏,“是不是男人的确是自己更清楚,不过硬多久就需要别人的考验了!”明明聊着不上道的事情,脸上却闲情逸致的像是在谈论天气预报诸如此类的寻常小事。

    林简咬了下薄唇,面无表情地走远一些,然后飞快的从冲锋衣的口袋里拿出墨镜戴上,就地坐下,望天望雪,不再理会前面的陈淮。

    等了好一会,耳边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那是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声音,有人过来。

    她警觉地起来,上午子弹上膛的声音听得她有点杯弓蛇影。

    “喜报来了。”陈淮已经起身,顺便掸了下身上的积雪。

    “喜报?有什么喜报?”林简开口问道,她看不出这片人烟罕至的雪地会有什么喜报值得高兴。

    “陈队,你猜我刚才去干啥了?”随着神秘兮兮的声音响起,林简一回头就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傻大个,肤色比陈淮还要黝黑许多,一咧嘴,露出齐整的大白牙。

    又憨又壮,她脑海里只想得到这四个字。

    “陈队,她是谁?”姚喜报刚看到陈淮后面的林简,就收回满口的大白牙,换成腼腆的微笑,看着很违和。

    “林简,姚喜报。” 陈淮简要替两人介绍。

    “你好。”姚喜报挠挠后脑勺,大大的国字脸又黑且红。

    “你好。”林简看出他的羞赧,打了声招呼就收回了视线,姚喜报这才自在一点,开始絮絮叨叨起来,“我刚才坐在这里等你,突然看到雪豹的影子,我就追过去想看个究竟,不过雪豹警惕性实在太高了了,我追出去没多久就找不到了。”

    “雪豹?”林简只在动物世界的节目里看到过雪豹,印象里雪豹都是神出鬼没几乎不会被外人看到足迹,她想起之前看到雪豹捕食岩羊的凶猛场景,脑门有些发凉。

    “是啊,我呆了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看到呢,神奇吧?”

    “路线核实地怎么样了?”陈淮打断了姚喜报节外生枝的动物追踪汇报。

    “我按照你模拟的路线,已经走了两趟,结果都是一样,不会再有差错了。”姚喜报如实汇报。

    陈淮听完后继续往前走了一小会,再朝外面走去,就是凌空悬挂出来的巨石边缘。林简见着陈淮攀上那块巨石边缘往下面打量,她看得奇怪,空手跟了过去,攀爬到陈淮的旁边,依样学样地往下面看去,没想到巨石挂出来的另一侧下面别有洞天,看着下面应该是个天然的大溶洞,这样的高度望下去,只能看到黑乎乎的洞口,一旦脚滑直线下坠,肯定就会当场送命。

    林简目测了下高度,默默的往回挪了一点。

    “那就在这里开工。”陈淮说完后,姚喜报也攀爬过来,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去扒拉这块巨石周遭的积雪。

    积雪深至小腿膝盖,陈淮和姚喜报两人徒手去扒拉积雪,冷风一灌,被掀起的积雪随风乱舞,有几片落到林简的颈窝里,她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

    姚喜报没扒拉多久,就用嘴巴给冻得通红的双手呵下气,看起来冻得够呛。

    “你们找什么?”林简不解。

    “找不属于这里的东西。陈队说了,只要来过,肯定就会留下痕迹的。只不过这里雪厚,容易把痕迹证据都遮掩掉。”姚喜报一边说着,嘴巴哈出大团的白雾。

    他刚说完,原本一直躬身低头扒拉积雪的陈淮起身朝姚喜报望去,面无表情开口,“回去给我保密条例抄一百遍。”

    “啊陈队,可、可是……”姚喜报欲言又止地看看林简,又怕自己再次说错话,可是后就没下文了,重新乖乖扒拉起来。

    保密条例?这年代还有这种操作??林简无语望天。

    到了下午,天色隐有灰暗,她现在又冷又饿,只想着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林简想到这里,也学着他们一样,仔细扒拉起来脚下的每一寸积雪。

    也不知道扒拉了多久,林简觉得双手冻得都不像是自己的了似的。她停下来,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看来,是真的有感冒迹象了,晚上在哪里落脚后得抓紧吃片感冒药,林简心想道。

    她休息片刻后,正准备继续翻雪,陈淮已经起身,手上扒拉出来了一丁点的纸片。

    林简朝他身边走去,走近后才发现像是某种纸币上残留的一角,“这是什么?”

    陈淮右手拇指和食指刮蹭了下纸币的材质,确定不是假币,“500卢比。”

    “居然会找到印度纸币。”姚喜报一脸错愕。

    附近这片都被翻得能看到积雪深处的裸土,陈淮抬头看了下天色,已经不早了。

    “收工。”他说完后姚喜报立马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林简也是如此。

    上山容易下山难,尤其是林简背着这么个大背包,早上中午都还没进食,她已经饿得两眼发黑了。

    “我背吧。”返程时陈淮突然开口,林简心头一喜,抬头却见着陈淮主动把姚喜报带过来的巨大背包扛了起来。

    切。林简心头落空了下,正打算背起背包,被陈淮背走行李的姚喜报走过来开口,“我帮你背吧。”

    林简看看姚喜报的体格又看看自己,她并不想拖后腿,就把自己的背包卸下来给姚喜报,“谢谢。”

    “不客气,陈队的事就是我的事。”姚喜报咧嘴笑笑,脸上知足地像是陈淮的老妈子似的。

    关他屁事。林简在心里应了一句,继续深一步浅一步的往回走。

    幸亏在天黑前回到了地势平和的小石山。

    陈淮找了处避风的地方就落脚,这边已经能够接收到信号。

    她听到陈淮开始打电话,“估计今晚左右会到,立刻设卡严查。”听语气,像是在和边防检查站的人通话。

    林简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处于废材状态,她一坐下就起不来了。

    “陈队,那我就在这里做饭了?”等到陈淮挂了电话,姚喜报征求他的意见。

    “嗯。”

    得到陈淮的答复后,林简看着姚喜报从大背包里拿出铁锅和土豆,她看得眼睛都发直了。

    姚喜报显然是熟门熟路,去边上找了几块大石块堆砌,把铁锅架上,又去不远处舀了点积雪融化而成的溪水,扔了十几个土豆进去,之后就开始生火烧了起来。

    “把锅都背上,不嫌重吗?”林简不是很懂姚喜报的思路。

    “长期在外,带锅是有必要的。”姚喜报咧咧嘴。

    的确,等到土豆煮熟后,林简就深刻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一连好几个入腹,她才觉得半条命捡回来了。

    姚喜报吃着土豆,不知不觉中往陈淮边上凑,“陈队,你今天还是头一回为了别人临时改变计划。她是不是你女朋友啊?”姚喜报这话特意凑到陈淮身边去说,只不过周边安静至极,他声音压得再轻,林简还是一字不漏地听全了。

    果然是傻大个!

    林简无奈望天。

    “哪来那么多废话!”陈淮应了一句,姚喜报就知趣地挪远回去。

    林简本来想问下陈淮什么时候会去边防站,好端端被姚喜报提了这么个尴尬的话茬,她觉得还是明天再问好了。

    昨晚只睡了几个小时,后半夜忙于救火疲于奔命,今天又翻了大半天的雪山。林简觉得自己的体能快近临界值,她把睡袋拿出来,早早钻进去入睡。

    周遭火光冲天,她一路狂奔。可是再怎么努力,那火势很快就冲了过来,要将她整个都噬灭。

    高温炙烤,她很快就窒息了。

    救命!林简想要歇斯底里地呼救,可是嗓音全哑,发不出一点的动静。

    林简猛地从梦中惊醒过来,她吞咽了下疼得冒火的嗓眼,还没来得及睁眼,滚烫的额头忽然落下干燥温暖的触感,还有点熟悉的糙砺感,让人莫名心安。她迷迷糊糊中往那点宜人的体温蹭去。

    “陈队,她是生病了吗?”耳边还能听到姚喜报的问询声。

    “发烧而已。”借着月色,陈淮都可以看清林简异常潮。红的脸颊,刚才伸手探触,起码有四十多度。

    “陈队,你怎么发现她发高烧的?”姚喜报看来是个话捞子,继续发问。

    “去烧点开水。”陈淮隐有不耐。

    “哦。”姚喜报点点头,百依百顺地半夜开火烧水。

    好不容易听到姚喜报远去的脚步声,林简正打算睁眼起来,没想到额头重新落下干燥的触感,她这会浑身都烫得着火了似的,被他掌心的温度覆盖着,的确舒服许多。刚醒时她还以为是自己烧糊涂的错觉,这会却是感知得一清二楚。

    “是不是男人的确是自己更清楚,不过硬多久就需要别人的考验了”耳边鬼使神差地回响起陈淮吊儿郎当的声音,本就灼烧的脸颊更加发烫。

    见鬼了!林简神智清醒回来,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可是这个时候醒来,要多尴尬就多尴尬。林简设想了下待会面面相觑的场景,只得继续闭眼假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14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