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有灯火

第1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林简还是第一次在陈淮脸上看到便秘似的表情,夹带着不可描述的郁卒,偏偏还发作不得,她多看陈淮一眼,这几天以来在他身上攒的闷气都觉得消了大半,心情一好,林简就不自觉地吹了个口哨,嗓音清亮,前一刻的惊心动魄都抛到一边了。

    “是吗?”陈淮把手上黑乎乎的毛巾拿到出水口下面重新拧沥起来,他像是突然来了耐心,一遍又一遍的冲洗、拧干。

    这毛巾本来就是被烟尘熏黑的,清水多冲几遍就现出本来的淡绿色,上面还有几朵机绣的满天星点缀其中。

    林简看着他不紧不慢地用清水冲洗着自己的毛巾,狐疑地瞪了他一眼。

    陈淮已然起身,颇有深意的看着手上这条略显秀气的毛巾,“擦脚的毛巾都这么有情调,你确定没记错,只擦过脚,没有擦过其它地方?”说到末了的‘其它地方’,他特意停顿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着林简的反应。

    “流氓!”林简脸上一烫,握紧自己手上的那条洗脸用的毛巾,咬字出声。

    “擦过脚的还扔给我用,也不知道有没有香港脚,谁流氓谁还不一定,你说呢?”他说着说着就近身过来,被火烤的烟尘味扑鼻而来,带着男人身上的气息,时时刻刻扰人清明。

    她皱了下眉,和他保持安全距离。

    “怎么就发生火灾了呢?”不远处传来牟其的声音,他和另外两个老师去县里开会去了,估计是临时得到消息就匆匆包车赶了回来,刚下车就惊呼起来,“人没事吧?”

    “暂时没有人员死亡,不过有一个烧伤,已经送去医院急救了。”其中一个在前面检查火灾现场情况的消防员应道,牟其这才放心一些。

    消防员他们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其中一个年轻的消防员过来问询林简和陈淮,两人简要作答,消防员记录后就先准备撤离了。

    “你们队里离墨脱县的医院近吗?”林简突然开口。

    “会路过医院那边。”消防员如实作答。

    “可以搭下车吗?”

    得到消防员的同意后,林简扛起自己的背包往消防车那边走去。宿舍估计除了她的东西没有损坏,其余人的行李都烧得七七八八了。

    林简坐到消防车里后,陈淮也坐了进来,淡淡开口,“确定要去医院?她未必领情。”

    林简没有回应,扭头看向窗外,被扑灭后的宿舍黑乎乎的一片狼藉,也不知道会不会吓到明天来上课的学生,牟其和另外两个男老师在激烈地讨论着什么,随着车子发动开了出去,她很快就听不到牟其的声音了。

    个把小时后,消防车把林简和陈淮放在孙雯雯被送去救治的医院门口。

    他们过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渐亮,章凌波和徐源还守在手术室外面。

    “林简,你身上没烫到吧?我在车上了才想起来应该把你也喊上检查下的。”徐源一见面就紧张兮兮地检查林简身上有没有被烫到。

    “我没事,孙雯雯怎么样了?”林简视线望向紧闭的手术室。

    “现在还不知道,医生说还好送得及时,而且先前也在最关键的时刻做了心肺复苏,要不然就很难说了。对了,她怎么会在你住的房间里?”徐源想起正事无比好奇地问道。

    “都怪我……”旁边脸色发青的章凌波突然哽咽出声。

    “凌波,什么怪你?”徐源越听越糊涂,“火灾是意外,谁都料不到,你也没必要这么内疚。”

    “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我见不得雯雯的全部心思都在陈淮身上,昨天傍晚的时候和她争了几句,我一气之下乱嚼舌根,说陈淮每天晚上都会到林简的房间里去睡觉。她居然听不出是我乱扯的气话,要不是我居心不良乱扯这些,她也不会想到要和林简换房间,也就不会烧成重伤了,是我的错……”章凌波说着说着就靠在墙壁上,平时看着五大三尺的男子汉,这会痛哭流涕,没有半分平日的男子气。

    “原来这样。”徐源立马明白了孙雯雯无缘无故出现在林简宿舍里的缘由,心情略为复杂,一边替林简庆幸,一边又替同学孙雯雯惋惜,两者兼有,他说了一句后就没了下文。

    “都是你!要不是你,雯雯也不会运气衰成这样!”本来崩溃大哭的章凌波突然一把抓住陈淮的衣领,情绪激动地叫嚷起来。

    陈淮任由章凌波推搡叫嚷,毫无反应。

    “你干啥呢?要不是他把雯雯背出来,有你好哭的!”还是徐源看不过去,一把将章凌波推开了。

    章凌波没有再说什么,抹了把泪痕后就沉默下来了。

    再过了半个小时,手术室的门才打开,有医生出来,“生命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脸颊和手臂上的烫伤比较严重,应该会留下不同程度的烧伤疤痕,家属要有心理准备。”

    “雯雯这么爱美,她肯定接受不了的。医生你再想想办法,她家里有的是钱,麻烦你用最贵的药下去,千万不能留疤。”章凌波心急如焚地央求起来。

    “不好意思,你也看到了这里医院的条件和设备相对都比较简陋,建议还是先及时转去拉萨那边的医院,等到伤情稳定一些了再转去东部条件更好的医院。”医生如实告知起来。

    “好的,我们知道了,谢谢医生。”徐源点点头,之后就和医生商量转院事宜。

    孙雯雯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意识,她虚弱地看了眼站在靠墙边的林简,突然间情绪躁狂地咬牙切齿,“都是你!是你害我烧成这样的!”徐源已经上前帮着按住她,章凌波则是把移动推床往前面推去。

    “你等着!我要是不来找你我不姓孙!”很难想象烫伤虚弱的孙雯雯还有精力撂狠话。

    一直等着她走远了,林简下意识地伸手往口袋里去掏烟盒,只剩最后一支了。

    先前给孙雯雯做心肺复苏的时候,她就闻到孙雯雯身上皮肉烤焦的气味,那时她全身上下都是黑乎乎的,林简也没来得及去看她身上到底哪处烧得最严重,不过从刚才她被推出来的包扎情况来看,林简就明白了。

    她自己虽然没有伤人之心,但是孙雯雯引以为傲的美貌却是因她而毁。

    如果昨晚不是孙雯雯心血来潮提出这么个要求,此刻从手术室里出来面目全非的很有可能就是她自己了。

    林简想到这里,利索的拿出最后一支烟,左手下意识地去掏裤袋,不过什么都没掏出来。

    旁边的陈淮突然扔了打火机过来,她手一抬,接住。

    林简看了下走廊上禁止吸烟的标志,想想还是把那支烟放回烟盒。

    “我去看下宁宁怎么样了。”她说时往急诊室那边走去。

    王荣杰胳膊上也有严重烫伤,紧急处理后在输液,点滴已经快要挂完。王宁宁毫发无伤,估计是之前受了惊吓,坐在王荣杰隔壁的座椅上,一直在口齿不清的自言自语着什么。

    林简和陈淮刚过来,王宁宁明显戒备地看着他们,口齿不清嘟囔的声音也越来越响。林简继续走近,王宁宁突然就尖叫起来。

    “宁宁,没事了。”王荣杰抬手去安抚王宁宁,歉疚地开口,“不好意思,宁宁之前估计是受惊了。”

    “没事,你好好养伤吧。”林简看了下王荣杰包扎的手臂,淡淡说了一句后才转身离开。

    到医院大门的时候,陈淮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好,你在那边等着,我现在就过来。”陈淮接起来寥寥数语就挂了电话,他动身前问道,“你去哪?”

    “回学校。”林简鼻翼间又嗅到了皮肉烧焦的气味,她这会有点反胃。

    “该去哪去哪,这事轮不到你插手去管。”

    “我没说过要插手这事。”

    “那就别回学校!”

    “你忘了,我一开始就打算去学校支教一阵子的,当然要在学校多呆几天。”她没有理会陈淮的阻止,转身走到外面街道上拦车,没多久就坐上了去学校的车子。

    教学楼没有被火灾牵连,林简回去的时候还能听到教学楼里的朗朗书声,看来教学暂时正常。

    宿舍外面本来还拉着警戒线,林简一猫腰就进去了。

    最靠近外面的两间房被烧得只剩一堵发黑的砖墙,屋里大部分的东西都炭化了,她蹲下去,指尖在地上匀了好几下,又嗅了下指尖上的粉末,起身时留意到几乎炭化的木板床的支柱,底部和顶部都被烧焦炭化,可是中间却留了一小截相对完整的原木,她立在原地,脑海里模拟着火焰扑过来时的路线,明显是跳跃式的燃烧方式。

    林简看完这片炭化的现场,继续朝里面走去。

    没多久就走到了王荣杰住的房间,先前都是匆匆逃生,王荣杰的房间门是大开着的,被火灾累及,里面的大半物品都被烤黑了。

    在外面看看只是普通的职工宿舍,没想到里面起码是其余房间的好几倍面积,而且隔成了好几个房间。

    林简随便进了个房间,风一吹,就把房门给掩上了。她还没打量多久,忽然就近拿了个花瓶在手上,悄无声息地走回到门口背后,数着外面明显靠近的脚步声,很轻,但是杀意袭来,她感受到了。

    时隔多年,林疆教她的防身实战技能已经生疏不少。她察觉到自己掌心渗出的密实手汗,碰到瓷器花瓶上,手感黏滑,出手容易失误,林简无意识地拽紧花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12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