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有灯火

第10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第二天一早起来,天气转晴。

    徐源意气风发的过来喊林简去食堂一起吃早餐。孙雯雯看到林简后脸色立马沉下来,换了个靠边的位置。

    最晚过来的是陈淮,睡意惺忪,眸光却是毫不掩饰地看向徐源身侧的林简。徐源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风了,和陈淮对视的时候,手一欠就去搭林简的腰间。林简走得稍快,朝前一晃,他这手只碰到林简的外套,就显得有点不上不下不尴不尬的小猥。琐,偏偏被门口方向过来的陈淮看了个全。

    都说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徐源觉得自己眼下就深刻地体会了一把这种感受,因为陈淮居然朝他不置可否地笑笑,含义了然。

    “林简,你坐着就行了,我帮你盛粥。”徐源发挥失常后并不气馁,依旧绅士地帮林简拿早餐,虽然早餐其实简单的只有稀饭和水煮鸡蛋而已。他觉得,以自己小鲜肉的颜值和来历不明的粗人陈淮相比,自己应该还是胜券在握的。

    徐源又帮林简拿好餐具,见林简吃鸡蛋只吃外面的蛋白,圆溜溜的蛋黄齐整的放在餐具边上,“我最喜欢吃蛋黄,别浪费!”徐源说完后伸了筷子过来把圆溜溜的蛋黄夹到他自己的餐具里。

    “嗯。”林简顾自低头喝粥,她做什么都像是在赶时间,动作利索。

    徐源如愿把林简的整个蛋黄都吃下去,这才扬眉吐气地朝不远处的陈淮挑挑眉,就差用唇语说出来,“我喜欢的女人,你别打主意了!”

    陈淮视若无睹。

    看来自己的气场偶尔也是能派上用处的,徐源心情大好的想道,他喝了几口稀饭,突然察觉到鼻子上有湿漉漉的液体滑下来,他狐疑地抹了一把,随即见着手上沾了好多血迹,立马被吓了一大跳,“艾玛,我怎么流鼻血了?”

    林简抬头看了一眼,从餐桌正中央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递给徐源。

    “林简,我印象里长这么大从来没流过鼻血,该不会是得了白血病吧?”徐源忧心忡忡。

    林简见他脸色发白,难得搭理一句,“可能上火了,我有带降火药,待会回宿舍拿去泡一杯。”

    “嗯。”徐源点点头,话音刚落他就留意到对面的陈淮嘴角边又浮起熟悉的笑意,淡冽如风,又像是看小屁孩把戏似的犀利,一眼就能看中他人的心思。出于男人的直觉,徐源莫名开始动摇刚才分析好的胜算,“前几天刚被蚂蝗吸饱血今天又流鼻血,我现在估计是贫血了,头好晕。”徐源可怜巴巴地开口,脑袋有意无意地往隔壁的林简肩上靠去,整个人看着很虚弱,只是嘴角却朝对面的陈淮露了个蜜汁微笑,半是回应半是挑衅。

    果然,下一秒陈淮就对林简闲闲开口,语调慵懒,“教他抽根烟就没事了。”

    “真的?”林简将信将疑,她这人吃软不吃硬,虽然察觉到徐源抽风的往自己身上蹭,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她也没同他计较。

    地上已经扔了好几团带血的纸巾,林简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迅速点好一支递给徐源,“你抽抽看。”

    “我这种三好学生不像你们这些步入歧途自暴自弃的社会人士,我烟酒不沾的!”徐源语气铿锵,提到‘步入歧途自暴自弃和社会人士’时,眸光一个劲地往陈淮身上飘过去。

    “很简单,深吸一口就好了。”林简现场教学,“好吧,那我试试看。”徐源对林简可以说是百依百顺的,接了燃到一半的烟蒂过去,他重重吸了一口想要学着林简的潇洒姿势吞云吐雾,虽然是吐了大半烟雾出来,他自己却是咳得够呛。

    “妈呀,呛死老子了。”徐源好不容易止住不咳,原本白净的脸上都被呛得通红,他一脸哀怨地抱怨起来,顺带望向不远处的陈淮,徐源总觉得有什么大坑在等着自己。

    下一秒,饶是林简也被吓了一跳,正有一条吸饱血的大蚂蝗从徐源的鼻孔里慢悠悠地钻出来,紧接着看到这个场景的孙雯雯开始尖叫,还伴随着她夸张的作呕声。

    “我是不是又流鼻血了?”徐源感觉到有冰冰凉的东西蠕动出来,他打算用手背去抹,林简想明白陈淮的意思,左手拉住徐源的手背,忍着心理不适,右手把燃到一半的烟头放在徐源鼻翼前面去熏。

    “怎么了?”徐源有些发懵,不过看看章凌波和孙雯雯凝重又带恐惧的神色,他自嘲地问了一句,“我这症状该不会真的是白血病的先兆吧?”

    不到半分钟,整条长蚂蝗就从陈淮的鼻孔里钻了出来,林简依样学样的用烟头烫了下蚂蝗的后半截,那蚂蝗一缩,整条翻滚下来落到地上。

    “卧。槽!”亲眼看到这么大一条胖乎乎的蚂蝗从自己脸上掉下来,估计还是从鼻孔里钻出来的,当事人徐源被吓得直接弹跳起来,“这玩意儿该不会在我鼻子里呆两天了吧?差点吓死老子了!”

    “现在没事了。”林简说完就把烟蒂摁灭了。

    亲眼目睹刚才的场景,她难得冒出了戒烟的念头。

    “林简,你是不是以后看到我这张英俊迷人的脸都会想到大蚂蝗从我高挺的鼻梁里钻出来的恶心画面?”徐源一脸的生无可恋。

    “近期应该会这样。”林简如实应道。

    “那你近期尽量少看我,也不准偷偷想我!”徐源说完后就坐到章凌波的左侧坐下,原本偏挤的林简旁边就空了个位置出来。

    林简看了眼另一侧的陈淮,他正大口喝粥大口吃馒头,仿佛刚才的这一幕于他是无关的。

    这人……

    林简找不到合适的词,干脆继续低头喝粥。

    吃完早餐后,徐源破天荒特意和林简保持安全距离。

    林简也乐得清静。

    下午她看到陈淮往学校后面的山脚走去,她也跟着过去。

    “找到络腮胡了吗?”

    “没有。”

    “那你还有空在这里晃悠。”

    “有人会找到他的。三天之内。”

    “这么自信?”

    “当然,尸体总不会走太远。”

    “尸体?”林简愣了一下,神色不定地望向陈淮。

    他还是淡定地无事人一样,随手捡起一块碎石,往瀑布下面的小水潭里扔去,咕咚一下,原本平静的水面立马波光荡漾,打乱一片寂静。

    “络腮胡明显是外行——”林简才说了半句,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也随手从地上捡了几颗碎石往水潭里投去。

    “陈淮哥,我们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做地质相关的调研,你对这边挺熟悉的,我们想向你请教点常识,章凌波还在教室里等着,能不能麻烦你过去一趟?”孙雯雯今天穿了条泡泡袖的公主裙,脑袋上扎着个小丸子,看着的确是挺养眼的。

    “学术的确是要好好探讨的。”林简看出小姑娘的心思,意有所指地说完一句就往宿舍那边走去。

    不远处就是山峦叠嶂,山腰以上云雾缭绕,天地浩渺美景当道,言语匮乏,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周末当地的门巴族珞巴族的小学生都回家了,偌大的校园空荡荡的,林简晃荡了大半圈之后就回宿舍了。

    这里晚上压根没有娱乐项目,林简准备入睡养精蓄锐。

    有人敲门。

    开门后,居然是孙雯雯,“我的房间朝外有蚊子,我今晚要睡你这里!”也不知道孙雯雯受了什么大刺激,一进来就不管不顾地朝林简的床位那边走去。

    “本人没兴趣和同性睡一起。”林简双手环在胸前,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冷眼看着面前想一出是一出的大小姐。

    “果然被我猜中了!异性都睡不过来,当然没兴趣和同性睡一起了!”孙雯雯咬牙切齿地应道,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和林简有什么深仇大恨。

    “神经病!”林简看了眼孙雯雯,她还有很多事情要理,没功夫耗在孙雯雯身上,反正她自己的行李傍晚全都已经收拾好了,林简看都没看孙雯雯一眼,直接拎起自己的背包出门右转,往孙雯雯的房间走去。

    林简前脚刚走,砰得一下,孙雯雯就把林简的房间门给关上了。

    林简走到孙雯雯的房间前面,拧了几下都纹丝不动,没想到孙雯雯的房间门居然是锁上的,亏得她还以为孙雯雯耍花样只是想要换房间而已。林简抽搐了下嘴角,认栽,干脆背着背包往白天去过的学校后面的山脚处走去,水潭边上有块平坦的大石块,铺上睡袋可以将就一晚。

    陈淮这几天估计都没闲工夫带自己去边防站,看来自己要调整计划了。

    林简过去的时候想得出神,快走近目的地时才发现大石块上面已经平躺着一个人,天地为席,看样子还挺自在的。

    “卧槽,大半夜的出来吓人!”林简没好气地出声。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还特意带睡袋过来,月黑风高的,难不成是睡前想做点什么运动助助兴?”他看到林简后一个打挺就坐了起来,右腿屈膝,右手肘支在右腿膝盖上,脑袋斜侧,似笑非笑地看着林简。

    作者有话要说:  不正经的淮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10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