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有灯火

第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哨兵没有留意到三人之间的微妙暗涌,开始检查林简的行李。她一路上攒了不少傻瓜相机打印出来的照片,哨兵负责地一一看过,确定没有拍解放大桥这边的照片才把东西全都还回给她。

    等到哨兵把大家全部放行后,再步行没多久就到背崩乡,已经有到墨脱的小型客车在等着了。

    络腮胡看着的确是有急事,第一个先包了辆车急着出发。

    “你们去哪?”司机上车前朝众人问了一句。

    “我们要去墨脱小学做暑期调研。”章凌波应道。

    “真是赶巧了,你们和这个乘客去的是同个目的地。”司机没有留意到络腮胡的脸色,正在为自己能够赚点外快而欣喜。

    “他们下辆车吧,我有急事。”络腮胡明显不耐地催促起来。

    “大胡子,你不是去摆地摊卖东西的吗?怎么改去学校了?”孙雯雯不解地追问起来。

    “我有个老乡在学校教书,这边人生地不熟的先去找他投宿几天。”络腮胡应了一句就不说了。

    “一起吃过苦,又是去同个目的地,也是缘分,那我们就坐一辆车过去吧。”章凌波把孙雯雯一大堆的行李放到后备箱里。

    “淮哥,你接下来去哪里?”孙雯雯一脸期待的看着陈淮。

    “巧合,也去学校。我有朋友打算去学校后勤找个差事,让我过去一趟给他看下具体情况再说。”陈淮神色如常。

    果然有情况。

    林简眸尾微微扬起,她忽然对这颗非同寻常的老天珠感兴趣了。反正到墨脱后人生地不熟的,她还没想好怎么去墨脱下面的边防站,还不如先跟着他们再混几天,到时候看情况再决定接下来的行程。

    “太棒了。”孙雯雯刚听到陈淮的回答就喜笑颜开起来,旁边的章凌波嘴角抽动了下,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林简,你去哪?”剩下徐源一脸紧张地看着林简。

    “巧了,同路。我打算去学校当志愿者支教,不过还没定下来,先去看看情况再说。”林简同样神色如常。在这三个小屁孩面前,林简觉得以自己和陈淮的演技,够得上影帝影后的级别了。

    “哇塞太棒了!到墨脱后,我做东,请大家好好抽一顿!”徐源本来无比担心会在这里和林简分道扬镳,短短几天,他甚至都还没拿到林简的手机号码,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喜讯让他兴奋异常,徐源说完后转身朝向林简,张开双臂想要给林简一个大大的拥抱。

    徐源的确是激动地有点失控,他欢天喜地的朝林简张开臂膀的时候,都没留意到原本闲闲站在他旁边的陈淮突然身子一侧转了位置,伸手挡在他自己的前面,徐源兴奋地都顾不上仔细看,实实在在的往陈淮身上扑去,还好陈淮先见之明以手去挡,徐源拥抱到一半就打住了。

    “本人性取向正常。”陈淮一脸无辜地开口,像是在冠冕堂皇地拒绝徐源的美意。

    要是被没在现场的人听到,准以为是徐源主动想要和他搞暧昧。

    明明是你挡了我的美人抱,居然还有脸反咬我一口。

    忒不要脸!徐源在心里奚落了陈淮一句,面上隐有尴尬地应道,“你误会了,本人的性取向也很正常。”

    颠簸了近两个小时后,司机就熟门熟路地把一帮人送到他们要去的那所学校。

    络腮胡投奔的是个身形削瘦的男子,叫王荣杰,戴着副厚厚的眼镜,说话轻声细语的,乍一看还挺难想象眼前以他这么孱弱的体格会跑到这里来,并且还在这边支教了好几个年头。得知地质学专业的徐源他们过来完成暑期实践的课题任务,王荣杰有些腼腆地把他们带到校长办公室那边,他自己先回宿舍,估计是和络腮胡叙旧去了。任课老师兼副校长牟其在,带他们先去校园里转了一圈。

    牟其没有特别询问林简和陈淮,两个人也乐得混在徐源他们队伍里,跟在牟其后面转了一圈,这里的条件和东部地区自然是没办法比,不过他们之前的心理预期本来就不高,所以落差也不是很大。

    没逛多久,天色就暗了下来,徐源本来还掇撺大家去县里的餐馆去吃大餐,不过大家伙都已经累得快趴下了,提议改天再去。牟其做了几个家常菜,烧得不怎么样,大家伙照样狼吞虎咽吃得一干二净。

    等到吃完晚饭,牟其给大家分配了下宿舍。

    好在闲置的宿舍够他们住。

    林简到房间后,迫不及待的脱鞋。走了这么多天,又是经常走水毁路,脚底上早已经泡的发白,夹杂几个被磨破的血泡,只不过腿都快废掉不像是长在自己身上似的,这点血泡都察觉不到疼了。

    林简换上拖鞋,从背包里掏出汗馊味的衣物拿去浴室里洗了起来。和前几天的风餐露宿,此时有个落脚的宿舍已经很奢侈了。

    她洗好衣服后就开始洗澡,脱下衣物后,才察觉到腰间大腿上有好多处淤青,手指带过还隐有痛觉,至少有一半是因为陈淮加上来的体重撞击导致的,否则光以她自己的身架和体重,不会有这么多处外伤。

    洗了个澡,林简才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她把刚换下来的衣物也迅速漂洗了挂在浴室里,弄好这些后她从浴室里出来,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谁?”

    “我。”熟悉且欠削的声线。

    “睡了!”林简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倒胃口。

    “有事。”

    “有事也等到明天再说!”

    “和你有关的事情。”

    “那也等到明天再说!”

    “有人等不了!”

    “谁等不了?”

    “开门了就告诉你。”陈淮今晚的耐心出奇的好。

    林简被他扰地不胜其烦,懒得再和陈淮长聊下去。换穿的衣物都洗了刚晾着,她低头看了下自己的睡衣,把湿哒哒还在滴水的长发捋到前面来,趿拉着拖鞋去开门,不过也只开了很窄的门缝而已,一脸不悦地问道,“到底什么事?”

    她一开门,陈淮就已经伸手去推,她察觉到他的用意顺手就想把门给关上,力气方面,和他去争显然不是件明智的事情。

    陈淮轻松推门而入,顺便还随手把房门给关上了。

    “到底什么事,有话就说有屁快放!”林简看了眼紧闭的房门,面无表情地应道。

    陈淮像是没听到她的催促,闲适地往宿舍里唯一的木凳走去。

    “刚才你说谁等不了?”

    “我。”陈淮不客气地落座。

    “我现在没兴趣听这事了,我要睡觉了,请回吧。”林简说完后往床沿边走去,和他尽可能保持最远的距离。

    “你今天捡起的那把手链里是不是有一串正品,橄榄形,上下是乳白色的垂叶纹,中间的褐□□域是波折纹。”他在和她求证。

    “我捡的时候是随手捞的,不记得有没有你提到的这个东西。更何况,我一抓一大把,又没单独拎出来看过,哪里知道正品赝品。”林简推得一干二净。

    “隔空看看都能断定天珠真假,对你的专业能力,本人很有信心。”陈淮不紧不慢地地提醒起来。

    “那你是抬举我了,本人其实时常判断失误。没别的事,我要睡觉了。”

    “如果没被调包的话,这是刚从日喀则墓地里盗出来的文物,价值无法估量。但是对方反侦查意识很高,有存在故意使计调包的可能性。为免浪费更多的人力,我需要核实下事实。”明明是求她帮忙,他却说得冠冕堂皇理所当然。

    林简一上手就觉着那颗天珠和平时的老天珠有些不同,不过压根没有想过会是极其珍贵的出土文物,前阵子她刚从媒体上看到日喀则那边考古有新突破,那会还想着那边条件简陋会不会容易被不法分子得手,没想到还真被她说中了,只是,眼前在问的是陈淮,他一出口她就想削他,“等我哪天心情好了,再决定要不要告诉你吧。”她说完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头一回和他聊得神清气爽。

    他虽然不动声色,不过她赌他这会应该挺想知道答案的。

    “难道你现在心情不是很好?”

    “废话!”

    “还惦记着昨天被我压的事情?”他目光如炬,望向她淤青的膝盖。以他那会摔下去的角度姿势来看,她腰间和后背上的瘀伤应该会更多,有点情绪也正常。

    “压你妹!”

    “我说过了本人没有妹妹。不过你要是觉得心里不舒坦,公平起见,让你压回去,正压反压侧压,随你便。”他说完后闲闲起身,走到她面前,一副任凭她处置的德行。

    “操!”林简觉得和这个男人已经无法用正常语言交流。

    “昨天就提醒过你,女孩子动不动提‘操’字,听着不体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对‘操’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他自在地纠正林简的说辞。

    林简听得窝火,搁在他前面的小腿突然弓起往他的裤裆位置踢去,她气恼之下都没顾虑到万一踢中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踢出去时又快且狠,就等着他惨叫求饶。

    未料到他身体不可思议地飞快一侧,轻轻松松避过,还有心思和她扯蛋,“虽然是硬不过三秒的大爷,总归是聊胜于无,不知道哪里碍着你了要对我兄弟痛下杀手。”

    林简本来以为自己就够牙尖嘴利的了,和陈淮一比,她觉得自己这张嘴都算不上什么了。

    “大爷,络腮胡手上拿的是真品,你早点去把他缉拿归案,少在我这里耗功夫了!”

    “早说不就完了。”他等得就是林简的这一句,说完后应景地吹了个口哨,“谢了。”这是他头一回和她道谢,四目相对,林简察觉到他的眸光里难得夹带着一丝狐疑的茫然,她不明所以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才意识到刚才去踢他身体后仰长发都荡到后肩上去了,胸前的睡衣已然湿透大片,毫无保留的现出她真实罩杯的曲线,怎么看怎么像欲。拒。还。迎的香。艳。勾。引画面。

    “虽然不了解这玩意怎么做到和我兄弟一样能伸能缩,不过我收回昨晚的话,你的胸不平也不辣眼睛,相反,还挺养眼的。”他又看了一眼,颇有深意地改口。

    作者有话要说:  想给一饱眼福的淮哥来袋去污粉→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7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