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有灯火

第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祝你这辈子都硬。不过三秒!

    林简在心里骂了一句,低头看了下她自己的领口,果然在靠近领口边缘的地方已经有一小片血水了,这会才有一点刺痛的感觉传来,要是刚才那条蚂蝗没被烟头烫走,顺着领口继续往下面钻,她刚冒出这个念头,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发痒起来,眼前也懒得和陈淮逞口舌之快,直接绕到隐蔽的大树背后,把自己的上衣撩起来再三检查起来。

    被蚂蝗一吓,大家伙的士气都有些低落。就连吊儿郎当的徐源都后怕地焉了许多,看到林简从偏僻的遮阴处走出来,徐源蹭到林简旁边,委屈巴巴地开口,“林简,今天平白无故被吸走了那么多血,伐开心要抱抱。”

    “这不还活着吗?”林简面无表情地开口,她其实也有点怕这类蠕动的虫子,但是在娇生惯养的徐源面前,似乎又强了那么一点点。

    “你也太冷血了吧?”徐源见自己的苦肉计不奏效,嘟囔了一句。

    面前的林简和他这辈子见过的女孩都不相同,她淡定从容,鲜少会有情绪波动,徐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忍不住就要撩她。

    仓促吃过午餐,已经疲惫至极的队伍鲜少发出声响,除了孙雯雯还时不时的发句牢骚,“凌波,早知道这么难走我就不应该进来,等到下一站我真的不走了,咱们直接请背夫。”

    “再过半天就有车路了,再坚持下。”章凌波不厌其烦地打气。

    陈淮走在最先,林简和络腮胡紧跟其后。

    刚从蚂蝗区走出来不久,经过一段痕迹新鲜的塌方水毁路时,陈淮突然停了下来。

    他这么一停搁,林简也下意识地打量起周遭,没有发现明显异常,除了几颗悬空滚落下来的细小石粒。

    “往后退。”陈淮刚开口,一身肥肉的络腮胡就已经拔腿往回跑,速度居然快得匪夷所思。林简不明所以抬头往山腰上望去,胳膊上传来一股大力,她直接就被陈淮拽地往回跑了十几米。

    落后一截的孙雯雯他们刚刚走近,就见着停在半路的陈淮他们,孙雯雯瞥了眼和陈淮站得极近的林简,面露不悦地问道,“又怎么了?”

    她话音刚落,前面几十米开外的地方就传来巨石砸落的闷响声,紧接着泥石流就从山腰开始缓缓下滑,一帮人看着前面突如其来的泥石流大眼瞪小眼。

    “陈淮哥,现在怎么办?”孙雯雯的情绪濒临崩溃。

    “等。”

    “要等上多久?这个鬼地方我真的待不下去了。”孙雯雯开始啜泣起来。

    陈淮抬头看了看天边,乌云压顶,空气比之前闷热许多,无风。

    “半个小时内会下暴雨,今天不可能翻过这片泥石流区域了。等到明天早上看情况再决定行程。”陈淮继续开口。

    “还好没有在蚂蝗区里遇上泥石流,要不然就困在那里给蚂蝗喂血了,知足吧。”络腮胡鲜少出声,估计是陈淮刚才的提醒让他免于厄运,他难得主动起来,“还是趁早先去砍点柴火,晚上好用。”

    络腮胡说完转身往稍远处走去,从包里掏了把藏刀出来凑合着砍柴。林简和陈源他们手头没工具,按着陈淮选的落脚地址,捡了枯枝在手上把枝叶覆盖的地面稍微修整下。

    没多久,络腮胡就抱了一堆树枝过来,还真被陈淮说中了,这暴雨果然说下就下,雨势大的像是浇下来似的。

    大家伙都只是带了轻薄的雨披,在倾盆暴雨中只是聊胜于无。只有孙雯雯还额外带了遮阳伞,又是穿雨披又是打伞,才没有那么狼狈。

    暴雨继续下着,大家伙围着那堆树枝席地而坐,看天看雨看自己,无人说话。

    安静许久,还是孙雯雯先开口,“淮哥,你呆在这边很久了吗?你在这边做什么的?”

    “种田。”

    “你骗我的吧?”孙雯雯噗嗤笑出声,她觉得陈淮够幽默。

    “犁地插秧,我全都在行。不过我种的是水稻,不是鸡爪谷。”陈淮依旧闲闲应道,他这么一说,原本被天气影响地心事重重的大家伙全都笑出声了,除了林简。

    “什么骨?鸡爪骨?被你这么一说,我想吃。肉了,甭管鸡肉猪肉牛肉,只要是肉就成。”徐源嚼吧了下淡出鸟的嘴巴,他这一路上最后悔的就是没带几斤风干牛肉在身上。

    “兄弟,看不出你还真会干庄稼活,其实这边的鸡爪谷比种水稻要简单多了。”络腮胡整个人难得放松下来,和陈淮交流心得起来。

    隔着雨幕,林简看了眼鬼扯的陈淮,没有加入这场推广农作物品种的交流大会。

    这雨足足下了好几个小时才停,前面的路段被雨一冲,泥石流塌方的范围已经扩大数倍,边缘的路基都还是软化挪动中,今天是肯定翻不过去了。

    络腮胡砍来的柴还在滴水,陈淮起身把青柴上的雨水抖落一番,又从包里拿了瓶小罐的白酒撒在上面,打火机一点还真把带水的柴火给点着了。

    暴雨一停,大家伙都迫不及待地把湿漉漉的雨披脱掉。淋了这么久,除了额外撑伞双重防护的孙雯雯身上相对干爽点,其余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

    陈淮去不远处拿了根细长的枝干过来横在半空当竹竿,大家伙就把身上的冲锋衣晾在那根枝干上。

    林简里面的打底衫湿漉漉地都能拧出水来,她把自己的衣服下摆卷起拧了一把,之后也坐到火堆前烤火起来。

    “林简,我要脱衣服了,你可别对我见色起意哈!”随着络腮胡和章凌波相继脱掉上衣坐在火堆前烤火,徐源也依样学样地脱掉上衣。

    “肌肉都没一块,有什么好看的。”林简不以为然。

    “被我发现了个大秘密,原来你喜欢肌肉男的类型啊。”徐源下意识地往旁边还没有脱掉上衣的陈淮身上看去,他的身上也全被雨水淋湿,虽然未脱衣物,男人健硕的体格却是一看就知。

    也不知道徐源想到了什么,他又默默地把湿漉漉的上衣穿回去。

    暴雨过后,对面的山谷间挂起两道彩虹,林简看得心旷神怡,唇角无意识的微微上扬。

    “林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笑,真好看。”徐源愣了一下。

    他这么一出声,林简刚扬起来的唇角就收了回去。

    “至于这么吝啬嘛。”徐源委屈地嘀咕了一句。

    林简没有搭理他,开始去翻她自己的包,幸好她自己的傻瓜相机和那沓照片都用密封袋套着没受潮,其余换洗的衣物全被暴雨弄潮了,她翻了好一会才从里面拿了个减。震运动BRA出来,之前翻卷折叠在毛衣里面,摸上去的手感难得干爽一些。

    天色微暗,一晃神的功夫,原本在鬼扯的络腮胡和陈淮都不知所踪。

    被暴雨浇湿后,贴身衣物黏在身上很不舒适。林简把那个减震BRA放在深色塑料袋里,之后握在手心,起身。

    “你去干嘛?”徐源关切地问了一句。

    “解手。”林简应完后转身往后面走去。

    “带那么多手纸啊?”徐源只能看到林简手中似乎握着一团东西,至于是什么在深色塑料袋里却没看清楚,他不解地嘀咕了一句。

    林简没有回答,起身走了几十米开外,一直走到相对隐蔽点的拐角处,那里有个巨大的石块,看样子是从山上飞下来的,半米开外就是悬崖。她绕到石块侧边,准备脱衣,微风拂过,耳边传来细微的草木窸窣声,她看了眼旁边茂密的灌木丛没有在意。

    随着沉重的外套和束缚潮湿的贴身衣物脱下,她立马觉得轻松不少。只不过肩上背上都还是潮乎乎的,紧身高压的减震BRA穿起来比平时费劲许多。

    林简好不容易把BRA调整到位,换好后就舒坦了。她正准备把挂在石块上的湿BRA和外套装回到塑料袋里,耳边又响起了窸窣声,仔细听去像是舌芯上发出来的嘶嘶声,就在她身后灌木丛的方向,林简刚反应过来,全身都僵硬在了原处。

    四下寂静,身后灌木丛方向发出的窸窣声逐渐清晰起来。

    林简看了看石块上触手可及的湿BRA,在脑海里预演着下一秒是起身前跑还是转身去擒捉的可行性,重点是她还没正眼看到身后正嘶嘶发出声响的冷血物体,毒性未知,林简察觉到自己额上已经有豆大的冷汗滑下来。

    “往前跑!”前面突然传来男人的嗓音,电光火石间,已经飞甩过来一件外套直愣愣的朝她身侧砸过去,沾水的外套被重力飞甩过来不啻于一件护身利器,她身边被飞甩过来的外套掀起一阵风口,她顾不得多想就朝前面狂奔出去,陈淮一把拉过她靠到山路里侧,她惊魂未定地回身看去,他的外套险险挂在她刚才位置身后的灌木丛上,晃动不止。

    堪堪挡住那条正欲攻击的蛇头位置,即便再凶残的蛇王一时半会也无法攻击,这会只有半条尾巴还继续从外套下摆里游出来,没多久就迅速消失在刚才的灌木丛里了。

    从尾巴的颜色来看,是剧毒之蛇。

    要是他的外套没有一击即中,或者是飞砸过去的速度再慢几秒,就几秒,或者是他的外套偏差分毫没有正好盖住箭在弦上攻击的蛇头,一旦发出动静只会更加激怒随时攻击的毒蛇,以上种种,但凡出现其中一个闪失,她都逃不过被毒蛇咬伤的下场。在这片深山中,一旦被毒蛇咬到注定就是等死的下场。

    生死关头,以陈淮刚才站的方位,肯定是和准备攻击的蛇头正面而对,普通人看到毒蛇都够呛的,更遑论还能无比冷静地算好时机,一击就中。他的综合实战和应变能力,当年巅峰状态的林疆都未必能达到。

    死里逃生,她觉得双腿都有点虚软,第一次诚心诚意地开口,“刚才——多谢了。”

    “乐于助人,本人的唯一优点,你懂的。”他居然还有心情说笑,见林简似乎转头往他们刚才的位置走去,他才开口问道,“东西不要了?换穿够用吗?”一般徒步都是轻装上阵,换穿衣物不会带太多。

    他这么一说,林简转身回来,看了眼依旧挂在石块上的半截BRA带子和外套,面色不定的皱了下眉梢,“偷窥别人换衣服有意思吗?”

    “偷窥?”他依样学样地重复了一遍,明显浮起玩味的笑意,“你想多了,本人对胸平得跟男人似的女人不会感兴趣,怕辣眼睛。”陈淮说完后手上啪嗒一下,悠闲地点了支烟,视线却是毫不避讳的盯着林简平坦的胸前看去。

    林简深吸了口气,还是没有去捡她自己的东西。

    “扔在这里同样辣眼睛,改天被路过的驴友看到,还以为这里发生过什么艳。遇。激。情戏。”他响亮地吹了个口哨,晃荡过去把他自己的外套捡回来,路过那块巨石前,顺手一捞,把林简换下来的湿BRA和外套都捡回来了。

    快走到林简旁边时,陈淮随手一扔。

    林简接住,继续深吸了口气,之后就往前面走去。

    夜色渐深,她没走几步就踩到了个凹坑,没留神被绊地往前面摔去,林简眼疾手快地往里侧的灌木丛上抓去,脚上踉跄了好几步才勉力止住前摔的趋势,林简庆幸自己手脚敏捷避过这一跤,正要继续落脚,侧边忽然凭空伸过来一只脚挡在她的前面,她毫无防备之下轻而易举地被绊倒前摔出去。

    “妈的!”林简摔出去的时候见着陈淮伸手过来,看这样子是要准备拉自己一把,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她会如他愿才怪!林简直接抓在陈淮的胳膊上,较真地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随着闷实声响响起,林简拉着陈淮一起朝前摔了出去。

    擦!阴沟里翻船了!她也没想明白自己刚才怎么想的会拉个男人一起摔,随着陈淮的体重压下来,林简被撞地头昏眼花,腰间胳膊上肌肤裸。露处被地上的碎石抵得苦不堪言。

    陈淮刚才的确是绊了林简一脚,不过同时已经出手打算去扶,他没料到林简蛮力大的惊人,松懈轻敌了才会被带倒。准备起来时,右手掌心也不知道碰到她身上的哪个部位,略显平坦,硬实中隐约带着一丢丢的绵软。职业病使然,他条件反射地压探了一下,耳边已经响起林简的咬牙切齿声,“妈的!还没摸够吗?有种再摸一次试试看!”

    她话音刚落,陈淮已经嗖得一下利索起身。

    林简费劲地坐起来,晦气地看了眼刚才她本来要落脚的地方,果然,那里还整整好好插着三支未点的香烟,每支间距十几公分的样子,香烟后面打横放着几朵不知名的白色野花,并排伫立在小路里侧,她甚至还闻到了熟悉的酒味,若有若无的氤氲在这片人烟罕至的原始森林里。

    林简的视线在那三支香烟和后面的白色野花上停搁了好几秒,晦气起身,正好对上陈淮的视线,她就觉得刚才被大力撞到的某处又隐隐作痛起来,冷冷出声,“看什么看!”

    “不单看着平,摸着也平。”他淡淡回应,是陈述句,语气里带着检验过后晁盖敲章的笃定。

    作者有话要说:  亲妈对淮哥可以说是很厚道了,才几章就有小福利了→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5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