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有灯火

第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第二天一早,大家伙坐了个把小时的皮卡车到松林口,就开始徒步往多雄拉山行进。

    这个季节的多雄拉山上白雪皑皑。

    越往山上走去,先前聒噪地孙雯雯也开始沉默了,她好多次掉队后,都是章凌波折回背她前进一小段,她才没有明显落队。

    就连络腮胡都看不过去,途中发自内心地感慨了一句,“还好你男朋友体力好,普通人自己能翻过这座雪山就已经不错了,他还背着你走了这么远。”

    “他才不是我男朋友,他只是我的同班同学而已。”孙雯雯全然没有刚才章凌波背她时的虚弱,语气不善地澄清起来,脸色阴沉地像是随时要和络腮胡开吵起来,旁边的章凌波脸色明显有些难堪。

    好在大家伙也懒得理她的破事,毕竟每个人的体能都快接近极限,分不出多余的精力去管别人的闲事。

    原本是络腮胡走在最前面开道,不过一度走错路。还是后来跟上的陈淮最先找到垭口,大家伙才能顺利翻过雪山。

    等到孙雯雯也爬到垭口,她突然张开双手,对着茫茫雪山大喊起来,“多雄拉山,我来啦!”孙雯雯之前看着无精打采,这一喊嗓音居然出奇的响亮,走在前头的陈淮和林简都回头朝她望过来,面色不定。

    “你真厉害!都没带错路!”孙雯雯看到陈淮回头看了自己一眼,飞快的下行跟上,路过陈淮的身边时,孙雯雯突然别了下脚,手上却是下意识的往陈淮身上抓去。

    彼时,陈淮正好拿下墨镜哈了口气,孙雯雯的手刚抓过来,他身子一侧,两人这么近的距离,孙雯雯居然没抓上,只不过他自己手中的墨镜没拿稳掉到雪道上,那副墨镜一口气就翻滚消失在视线中了。

    “你的墨镜掉了怎么办?”孙雯雯着急出声。

    陈淮抬头望望空中的日晕,没有做声。

    林简包里还有一副多余的墨镜,是林疆刚参加工作那会买的,一直没用上,款式也老土。她思考了几秒,回想起昨天的氧气罐,她这人向来不喜欢欠人情,想想还是把她自己脸上的那副墨镜摘下来递给了陈淮,“你先用着吧,要不容易得雪盲症。”

    “不用了,你自己戴。”陈淮看了她一眼,被雪光映衬的缘故,她的脸色看着比昨天还要惨白,唇色同样发白,看着瘦瘦弱弱的,没想到体能还不赖。

    “我包里还有一副。”林简看出他的心思,说时从包里翻出眼镜盒,拿了副款式老旧的墨镜出来戴上。

    “谢谢。”陈淮不再推辞,戴上后就开始继续带路前行。

    后面的人体力明显跟不上他,大家伙的距离开始逐渐拉开。

    林简顾自行走,直到身后传来明显粗重的呼吸声,她回身望了一眼,之后继续行走。

    “喂,刚才你是不是故意借他墨镜的?”孙雯雯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林简懒得回答。

    “还有昨晚你是不是主动去敲他房间门?他跟你很熟吗?深更半夜的去敲陌生男人的房间门,你这人脸皮也太厚了吧?”

    林简冷冷看了她一眼,继续前行,走到半山腰,确定天黑之前可以走出这片雪山后,她才放下背包,拿出傻瓜相机对着茫茫雪景连拍了几张。

    孙雯雯不屑地看了眼林简,不甘示弱的拿出自拍杆,调到美颜模式,找了N多角度,确认拍到好多张高大上的照片后才把工具全都放回包里让章凌波背上。

    “这年代居然还有傻帽土到用傻瓜相机,你说雷不雷?”孙雯雯就怕林简听不到,特意调高音量和章凌波吐槽起来。

    “雯雯。”章凌波喊了一句,示意孙雯雯闭嘴。

    林简拍了几张照片后,正准备把这几张照片放进透明的密封袋里,身后突然有人溜雪道下来,登山杖带过她的胳膊,她一不留神,装了一沓照片的密封袋就像抛物线似的甩了出去。

    “呀,对不住。”已经下去十几米的孙雯雯对着上面的林简喊了一句,虽然是道歉的话语,语气里却是明显的幸灾乐祸。

    “对不起,她这人太自我了,我去帮你捡回来。”章凌波走在孙雯雯后面,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全都看在眼里,他道歉完把身上厚沉的大背包放下,准备去捡林简的密封袋。

    “不用了!我自己的东西自己捡!”林简语气生硬地应了一句,说完拿起登山杖小心翼翼地朝密封袋甩出去的方向走去。

    等她深一步浅一步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我还以为我会最慢,没想到你也不快。”队伍最末尾的徐源这会才气喘吁吁地赶到林简的位置,他准备就地休息一会。

    林简已经迅速背包回去,拿起两支登山杖,看好滑雪道嗖得一下滑了下去。

    孙雯雯刚准备歇一会,未料到上面突然带下来不少雪花,她一抬头就见着林简滑了下来。

    重力撞击孙雯雯也直接往下滑去,她受惊之下只顾着尖叫去了,甚至连登山杖都忘记使用了。

    巨大的下滑惯性,林简的右手手肘贴着滑雪道两边,企图增加点摩擦力。

    然而,并没有明显奏效。

    幸好隔壁凌空伸过来一支登山杖,力道又猛且准,登山杖立马入雪三尺,才险险挡住林简和孙雯雯继续下滑的冲力,随着清脆的断裂声,登山杖在猛烈的撞击之下一折为二。

    不到几米开外就是悬崖边,下面则是万丈深渊,被林简滑过,旁边深及膝盖的积雪堆里现出半截简易木碑,上面寥寥数语记载着在此处葬身悬崖的游客名字和出事日期。

    “疯子!你自己要寻死别拖着我!”孙雯雯刚才是真被吓到了,她惊魂未定地看了眼木碑上遇难游客的名字,甚至于都忘记了哭泣,就结结巴巴地说了这么一句。

    “下次别惹我!”林简面无表情的爬回到隔壁的安全地带,路过陈淮身边,她看了一眼他空荡荡的手心,擦肩而过时说了一句,“谢了。”

    一直走到开阔平坦的草地,孙雯雯都没再招惹过她一句。

    天色渐暗,大家伙走到拉格后,好不容易看到有个废弃的客栈坐落在树林中,其实只是木板搭建的简易客栈,雪山之途凶险异常,大家伙看到眼前的简易客栈都觉得格外亲近,晚上都早早休息了。

    通铺里没多久就响起络腮胡的如雷鼾声。

    林简睡眠质量本来就不是很好,听了没几分钟就跑到外面打坐去了。

    她在外面兜了一圈,发现客栈院子里不知名的大树后面有块大石头,至少比蹲坐在地上要强。

    林简坐在石块上,背靠大树,看着院子不远处闪闪发亮的溪流发呆。

    “HI都好几天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身后的院子里传来孙雯雯的声音。

    没有应答。

    “和你说话呢,不会这么小气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我吧?”相比白天和林简说话时的阴阳怪气,孙雯雯这会的声音温柔地像是能捏出水来。

    “陈淮。”声线懒散。

    人如其名,江淮泱泱,估计是要碰壁了。林简本来是靠坐在大树后面,听到声音后特意转过来,又随手在地上拔了根不知名的茅草,闲闲看戏。

    手机信号在这里压根连不上网,就连月色也不赏脸,有个即兴发挥的真人秀看看,用来睡前放松也不错。

    “陈淮?你的名字真好听,我叫孙雯雯。”果然,孙雯雯迫不及待地告知她自己的名字。

    “嗯。”不置可否地一声,听着有些敷衍。

    然而一头脑热的孙雯雯明显一点都没听出来,“今天在雪山上幸亏你的登山杖救了我,要不然估计我就被那个疯女人拖累摔到悬崖下面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谢你。”最后一句,听着有几分小女儿的娇羞之意。

    沉默。

    没有理所当然地推诿或者谦虚。

    “陈淮哥,我的腰间有点疼,估计是今天被那个女疯子推下来时磕碰到的缘故,你力气大,帮我揉下好不好?”孙雯雯说时整个人都往陈淮身上靠去,顺便想要捉住陈淮的一只手往她的腰上放去。

    夜风吹过,不远处的灌木丛里发出窸窸窣窣的摇曳声。

    “对了,这天珠是我在拉萨买的,而且还拿去寺庙里开过光的,你今天救我一命,这个天珠送给你吧。”孙雯雯见陈淮不动声色地避开,干脆打住刚才的动作,转而从她自己的脖子上取了东西下来,就是她昨晚吃饭时炫耀过的天珠。

    “看够了吗?”慵懒地声线再度响起。

    “什么看够?”孙雯雯本来正准备鼓起勇气说接下来的告白,听到陈淮突兀地开口,她一脸狐疑地问道。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的雅兴,我这就离开。”没想到陈淮一开始就看到自己了,今晚没月亮,周遭黑漆漆的,难不成他有夜视眼?林简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眼下既然被陈淮点名,她也只得从黑漆漆的树后面出来,一边朝屋里走去还不忘客套的说几句,“你们继续,继续哈。”

    “站住!”孙雯雯没想到自己精心准备的求爱大戏被看了个全,气急败坏地跺脚。

    “还有什么事?”林简手上还拿着那根杂草无聊的转圈圈,一脸无辜地问道。

    “你凭什么偷听?”

    “偷听,怎么能说偷听,我只是在这里赏个月而已。”林简说完后仰头看了下黑漆漆的夜空,叹了口气,“既然月亮不赏脸,我还是回去睡觉了。”

    “陈淮,你看她……”孙雯雯被林简气得不行,苦于手上没有什么泄愤的工具,继续跺脚。

    “我怎么了?哦,对了,不才正好对珠宝略有研究,你手上高价买的天珠只是高仿的工艺品,虽然抛光打磨做的不错,出厂价顶多也就是几百的样子,如果要给心上人留个纪念的信物,还不如你手上带的蜜蜡手链值钱,至少还是天然的鸡油黄。”林简认认真真地说完后才往里面走去。

    “你撒谎,我这个天珠可是从高僧手里买来的,还有鉴定书,怎么可能只有几百元钱。再说,我孙雯雯怎么可能送赝品给别人?”孙雯雯原本精心准备的告白计划全都打乱,她听得脑门蹭蹭上火,苦于无处发泄,干脆一把拉住林简,看这架势林简不改口澄清就不让她回去。

    “放手,我要睡觉了。”林简打了个哈欠。

    “除非你向我道歉。”

    “我说的事实,干嘛道歉。”林简又应景地打了个哈欠。

    “你污蔑我送赝品给他,我怎么可能会送赝品给他?你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孙雯雯急于表露真心,被林简气得声音都发抖得厉害。

    “你在灯下仔细照下表面的风化纹就可以了,真正天珠的风化纹过渡是很自然的,而你手上的是用强酸和强碱烧制出来的,上面的风化纹完全没有过渡,长期久戴,会对身体不利。”林简懒得和孙雯雯继续纠缠下去,言简意赅地告知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随着里面的蜡烛被点起,章凌波已经跑过来,一脸关切地问道。

    “她污蔑我买的是赝品!”孙雯雯这会的语气已经没有刚才那样坚定,说完后就气嘟嘟地跑回到屋里去了。

    “你这人……不厚道。”看着负气跑开的背影,林简白了陈淮一眼。

    “哪里不厚道?”

    “故意把我喊出来棒打鸳鸯当恶人,孙小姐会找我麻烦的。”

    “是吗?”陈淮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转身往里面走去,“你看了这么久的好戏,总不能免费观看。”

    “淮哥,我的腰间有点疼,可能今天滑下来摔到的缘故,你力气大,帮忙揉一下好不好?”林简突然凑到他的前面,学着孙雯雯嗲声嗲气地娇嗔了一句,不单如此,她还学着孙雯雯刚才的姿势去捉陈淮的手心。

    理所当然地撞入漆黑的眸光,意义不明。

    然而唯一意外的是,他居然没有像刚才那样身手敏捷地避开,所以林简这一下就实实在在地抓住他的手心,男人的掌心厚沉且粗糙,指腹掌间全是老茧的糙砺感,传到她的手心,无端端地撩起一丝星火,下一秒,她已经松手,凉薄笑笑,“刚才孙妹妹都已经这么卖力表演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也忒不给人家面子了,该不会是弯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没反应?”啪嗒一下,他手上金属材质的打火机打开,就着那点红光,吞吐间就喷拂了满满的烟雾,正正好好对着林简的面。

    他是故意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3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