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有灯火

第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空空如气 书名:来时有灯火

    车子正好开到相对开阔点的地方,公路里侧靠左是个破落的小商店,小商店过去有个简陋的洗手间,有个藏族妇人站在洗手间前面等着收钱。

    “要上厕所的买水的都赶紧去。”司机停好车子后冲大家喊了一声,随着车门打开,前几排的人陆续下车。

    林简晕乎乎地下车,打算去小店里看下有没有氧气罐。

    “你没事吧?”还是刚才熟悉的男声。

    “我可能高反了,能不能拜托你帮我去买瓶氧气。”林简目测了下车子和商店的距离,以她现在的状态走几步都有点困难,她说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递给面前的男孩子。她本来仗着自己身体底子不错,而且都已经进藏骑行几天了也没什么反应,估计是这边地势又上去了近千米,加上被车里浑浊的气味一熏,几天积攒下来的不适就骤然爆发了。

    “好的,你等着。”徐源接过钱,爽快地往商店方向跑去。

    “身体不行就别往这边乱跑,现在的小姑娘都越来越不知好歹了,你今天运气好遇到我搭你一程,要是没搭上车怎么办?”司机掏出廉价的浓烟抽起来,站在林简旁边说个不停。

    被司机身上说不出来的味道一熏,林简又开始蠢蠢作呕了。

    她直接走到车尾的位置,难受地蹲在地上冥想。

    “店主说最近路过有高反的人太多了,店里氧气罐都卖光了,你还行吗?”熟悉的男声继续响起,说时把那张钱塞回给林简。

    “现在好点了,谢谢。”林简有气无力地应道。

    一小会后,出去买水的上洗手间的人陆续回来,林简重回车上,度日如秒地靠在车上。

    随着耳鸣的不适感越来越剧烈,林简觉得开始冷汗直冒,她趁着自己还没休克前开口,“师傅,我身体不舒服,你能不能往回开送我去医院?”

    往回开,车程预计两个多小时的地方,是有家诊所的。

    “可是大家伙都赶时间,不能为了你一个人影响到大家的行程。”司机没有立马答应。

    “对啊,我们要赶着去墨脱的呀,都说去墨脱的路千变万化,要是往回开我们的行程就全乱套了。”孙雯雯察觉到林简眼前这半死不活的状态,刚才对视时落了下风的不甘感立马发作了,她第一个态度鲜明地表达立场。

    “其实我们也没这么赶,她要是再耽搁下去出大事就不好了。”徐源同意往回走。

    “凌波,你来决定,这次的行程计划是你做的,不能随便改的吧。”孙雯雯用目光示意和她同排的男孩子章凌波。

    果然,那个叫凌波的男孩子面露难色,“是不太好改行程。”

    “师傅,我没事,那你尽快开到下个目的地吧。”林简知道自己本来就是搭的便车,既然有人反对,她的确是没有立场要求车上所有的人都同意往回走。

    车子重新陷入安静。

    自始至终,坐她左侧的陌生人一直沉默的像是空气似的。

    车子重新开了几分钟后,那人对着前面遥遥开口,“前面一公里处是加油站,油还够吗?”

    “还好你提醒了我,还是去加点油保险。”司机应了一声。

    没多久,开到加油站,大家伙重新下车舒筋活骨。

    林简去加油站里上了个洗手间。

    头重脚轻出来的时候有人递了个迷你便携的氧气罐给她,一抬头,没想到是坐她左侧的陌生人。

    “多少钱?”林简说时准备去掏钱。

    “吸了再说。”那人懒懒应了一句。

    林简印象里很多年没有难受到这种地步了,那人话音刚落,她就打开盖口,深吸了一口。

    没有她想象中清冽的气息,反倒一股油味扑鼻而来。加上她刚才吸的幅度太大,这么一下子深呼吸进去,鼻腔里立马涌入刺鼻到难以形容的油味,她忍了这么久的晕车症状骤然爆发,下一秒直接往垃圾桶的方向冲去狂吐起来。

    她没吃进多少东西,胃里空空如也,虽然作呕得恨不得要把肠子都吐出来,然而实际上也只是一点清水而已。林简觉得自己把胆汁都吐出来以后,这才颤颤悠悠地站起来。

    “这氧气罐怎么一股油味?”她皱了下眉头,发现自己对氧气的渴望没有之前那么迫切了。

    “在加油站买的,能没有油味?”旁边的人懒懒应了一句。

    这么一吐,说也奇怪,原本近乎炸裂的头疼症状居然减轻不少。

    她像是入定似的站在那里,相比刚才狂吐时的两眼发黑,她这会已经轻松不少。那人又进去里面的店里一趟,出来时手上拿了瓶矿泉水扔给她。

    “谢了。”林简接过去,漱口,回身时见他已经往车上走去。

    相比刚才的半死不活,她这会已经轻松点了,林简疾步跟上,开口,“多少钱?”

    那人应声止步,见她正打开钱夹,他的右手指头一夹,拿了张十元的放进兜里,之后就往车上走去。

    “这么点够了吗?”林简在身后问了一句。

    他像是没听到似的,没再搭理。

    重新往车上走回去,司机回头看了眼脸色惨白的林简,有些犹豫地问道,“好点了?”

    “嗯。”

    “那就好,得亏我在这里加趟油让你休息下。”虽然林简是半路打车的,好歹收了车钱,司机也不希望乘客出什么意外,应声后就重新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一直开到派镇,司机把一帮人带到旅馆前,和大家告别,“你们最好让店主找个门巴背夫或者向导,要不然就再等上几天,等毁损段的公路修好后坐车进去。”

    “我们过来为的就是挑战徒步旅行的,才不要坐车呢。”孙雯雯胸有成竹地应道。

    “老弟,这帮年轻人脑袋里都不知道在想啥,要是等你爬山爬到一半再后悔就迟了,你自己考虑要不要再等几天。”司机又和一直坐在副驾上的络腮胡男子攀谈起来。

    “我这点东西从拉萨进过来,等着拿去卖,想早点回本。”络腮胡男子也不为所动。

    “你就这么点东西,而且都是劣质赝品,能卖几个钱。”孙雯雯估计是之前看到过络腮胡男子背包里鼓囊囊的东西,不屑地嘀咕了一句。

    “到那里就可以卖贵点了,赚点运费不成问题的。”络腮胡男子像是没听出孙雯雯的不屑之意。

    林简听了几句就明白他们是要徒步进山的,她本来打算骑行到派镇找个向导或者背夫一起进山,眼前正好有这么个现成的团队,她心里就有了主意。

    “妹子,你也去墨脱?”徐源开口问道。

    “我比你大。”林简看了眼徐源胸前的大学校徽,面无表情的纠正起来。

    “至于分得这么清楚吗?我叫徐源。”徐源看了眼林简,她肤色白的能反光,连带着年龄都有几分不确定的欺骗性,光看外表估计和他们不相上下,可是她身上却又有着不像他们这个年纪该有的冷静漠然,总之是个明显矛盾的结合体,让人忍不住就要心生好奇。

    “林简。”

    “很高兴认识你。”徐源说完后突然朝她做了个浮夸的表情。

    然而,面前的林简还是波澜不惊,像是看智障似的看着他。

    “好吧,被你打败了。”发现自己使出浑身解数都没有让面前的林简表情有任何变化,徐源叹了口气。

    “徐源,过来办入住手续了。”门口里面传来孙雯雯的声音,她不乐意看到自己的同伴和林简交谈。

    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是徐源过来敲门的。

    据老板娘说,他们这波是今天最晚入住的游客了,烧好一桌菜,大家伙围坐一圈就开吃了。

    路上饿了大半天都没有补充体能,络腮胡尤其吃得欢,大家伙刚动筷,他已经飞快地解决掉一碗米饭了。

    林简低头默默吃饭。

    “凌波,我们回去的时候再去拉萨找那个僧人。”孙雯雯忽然开口。

    “天珠卖的这么贵,不用去了吧?”章凌波听出孙雯雯的言下之意,他不是很赞同孙雯雯的提议。

    “也就十几万嘛,大不了我接下来好几个月的零花钱都省着花好了。”孙雯雯发了句牢骚,不过这个‘十几万’的量,一整桌的人都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的。

    “小姑娘,出手挺阔绰的嘛。”络腮胡难得停下手上的筷子插了一句,他的络腮胡上面沾了一颗米饭,说话时那粒米饭就摇摇欲坠的,不过始终没有掉下来。

    “我昨天没和你们一起逛,你买了好东西也不给我瞅瞅,快给哥们看下。”徐源的好奇心无处不在。

    “喏,就是这个。”孙雯雯显然挺乐意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说时从她自己的脖子上把天珠拿下来递给徐源。

    “什么天珠地珠的,难不成比黄金钻石还保值?”徐源不以为意地把玩起来。

    “那当然了,人家大明星李连杰黄圣依他们都很热衷收藏天珠,很有灵性的,我这颗还去寺庙加持开光过的,戴在身上可以保平安。”孙雯雯很有优越感地科普起来。

    林简正好坐徐源隔壁,趁着他把玩的时候,她就侧头过去仔仔细细地看起来。

    唔……冤大头果然挺多的。她心想。

    大概是见着林简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孙雯雯隐有戒备的让徐源还了回去,之后就贴身带回到脖子上。

    “凌波,反正我们回去的时候再去买。”孙雯雯以她的撒娇声收尾。

    “那也行吧。”章凌波毫不意外地应承下来。

    吃好饭,林简拿起手上的傻瓜相机,对着旅馆外面的夜景随手拍了一张。

    夜色苍茫,以她手上的工具,其实也拍不到什么景色。

    “好雅兴,这年代难得见着还有人用傻瓜相机的,我本来都以为是小孩子才玩的。”徐源站在她旁边发表看法。

    林简没有解释,拍完一张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路过楼梯口的时候,孙雯雯正在满口发牢骚,土包子!LOW逼!

    林简恍若未闻,走到房间里,洗脸洗脚,入睡前看了下刚才拍的照片,之后翻到反面,飞快的写字起来。

    她一气呵成地写完,才从烟盒里拿了根烟出来,白天颠簸了一天,此刻能够躺在床上吞云吐雾,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林简抽到一半,忽然留意到放在背包外面的氧气罐,那会在加油站里只吸了一口她就没再用过。她回想了下自己下午胆汁都吐出来的场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在加油站买的,能没有油味?”那人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

    林简还是没想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干脆起来去拿氧气罐又深吸了一口。

    还是一股浓重的油味扑鼻而来。

    她忽然就想明白了来龙去脉,把手上的烟头往玻璃材质的烟灰缸里一掐,拿起氧气罐就往隔壁对面的房间走去。

    林简重重敲门,隔了几秒,随着脚步声将至,男人厚沉的声线在一门之隔响起,“谁?”

    “有事问你!”

    她话音刚落,陈淮房间的门已经打开。

    估计是刚洗好澡,他没擦干的板寸上面还沾着晶亮的水珠,一不留神,水珠就沿着他的脸庞滑下来,落在他灰色的T恤衫上,隐隐现出下面偾张起伏的肌肉曲线,“什么事?”他倚在门框上,看了眼她手上的东西,平静地跟没事人似的。

    “诓我有意思吗?”林简手上的氧气罐近距离朝他扔去。

    他的手法快且准,毫不费劲的一把接住,唇角边却是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诓你谈不上,至少治好了你的高反,不是吗?”

    林简本来是过来问话的,结果他这么一说,她居然哑口无言,毕竟她的高反没再发作是事实,几秒过后转身时生硬地挤出两个字,“谢了!”

    “下次道谢记得不要挑在大半夜,孤男寡女的,容易让人多想。”他淡淡开口,视线却是毫不避讳地看向林简松落落开着的睡衣领口,明明说着一本正经的话,从他这样别有深意的语气里听来,其实格外让人窝火。

    回敬他的是林简砰然作响的关门声。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就开撩咋样→_→

    ps:接下来暂定每天早上8点更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来时有灯火第2章》,方便以后阅读来时有灯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来时有灯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