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奋斗日常

WwW.lwxs520.Com第200章 番外三乐文小说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简小酌 书名:庶女奋斗日常

    今日是七娘嫡长子满月的日子。︾樂︾文︾小︾说|

    七娘和方庾成亲四年以来, 在生下了两个女儿后, 终于生下了嫡长子。

    虽说方庾不怎么出息,还算是个不很离格的纨绔子弟。定北侯给他捐了官,倒也没处什么乱子。平远侯府和南安侯府门当户对,两人倒也算是相敬如宾。

    方庾房中有两房小妾在, 丽姨娘教了七娘不少手段, 七娘倒也算能震住了, 好歹没让庶长子先生在前头。

    安然姐妹自是要去的。

    毕竟当初和方庭议亲的事没有传出来,旁人不知道, 若是安然不去, 反而有人觉得奇怪。

    不过安然仍对定北侯府没什么好印象, 特别是在方庭至今仍未成亲的情况下——虽说方庭从庶吉士散馆之后, 便外放做官去了, 听说倒做出了几分政绩。

    孟姨娘后悔极了。

    早在七娘和方庾成亲那会儿,她远远见过的安然一眼。怪不得自己儿子神魂颠倒,果然是个绝色美人。如今人家成了尊贵的平远侯夫人,自己儿子却连家都没成。如今京中的风向早就变了, 只说南安侯府的九姑娘是个极有福气的。

    而在方庾嫡长子满月宴的这日,孟姨娘又见了安然。气度更甚从前,那张脸长开了, 愈发的了不得。谁不羡慕平远侯夫人好福气?已经有了一儿一女不提, 原先她亲事中最大的缺憾便是先有了庶长子,可这庶长子摇身一变竟成了镇南伯的遗孤。

    即便有人不怀好意的猜测,平远侯窝藏这个孩子是和用意, 可在皇上亲自料理了几个想要参上平远侯一本的人后,众人都明白过来,恐怕这件事是皇上授意的也不一定。

    平远侯夫人这下切切实实的成为了众人艳羡的对象。

    “九娘,怎么没把妍姐儿一起带过来?”七娘终于得了儿子,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神采奕奕。有个地位尊贵的妹妹,也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们茵姐儿前些日子还嚷嚷着想找妍姐儿玩。”

    自从嫁人后,七娘知道了娘家的重要性,对娘家的几个姐妹都亲近得很,尤其是对安然和三娘,百般讨好奉承。

    “前两日妍姐儿有点着凉,今儿还咳嗽呢,我就没带她来。”安然笑着回道。

    三娘和五娘正在看小婴儿,三娘闻言不由道:“我那儿倒是有几个食补的方子,回头给你送过去。妍姐儿向来怕喝药,这性子倒是随了你。”

    安然不由嗔道:“三姐就知道念叨我。多少年前的事了,三姐还记得这么清楚。”

    见安然同三娘关系亲密,若是换了先前,七娘心里头的不高兴,总会带到面上几分。如今七娘却能笑容纹丝不变,还愈发柔和真诚。

    有两个这样显赫的姐妹,婆家看在此也会善待她。

    姐妹几人都到了,十娘才姗姗来迟。

    “我来迟了,跟姐姐们告罪。”十娘扶着肚子,笑眯眯的就上来行礼,四娘和五娘上前扶住了她。

    居长的三娘和颜悦色的笑道:“你如今是有身子的人,你七姐还会跟你计较这些?”

    七娘也忙笑着附和了一句。

    除了远嫁的六娘,姐妹几人都到齐了,赵氏跟定北侯夫人说完话过来,见姐妹间气氛和睦,一团融洽,看着自己的嫡长女三娘愈发的有长姐风范,隐隐间透着郡王世子妃的气派,心中满是骄傲。

    “母亲!”安然姐妹们过来赵氏行礼,赵氏含笑应下,看着庶女们也多了几分慈爱。

    自己两个女儿都嫁得极好,过得美满。嫡子虽然年纪小些,却也聪慧懂事,读书时时被先生夸奖,比之先前赵氏满肚子怨气,如今的她,也平和了许多。

    一番契阔后,也看过七娘的嫡长子,姐妹几人便出来应酬。

    三娘把安然拉到一边,窃窃私语道:“方才我瞧见了方庭,这些年他还没成亲,免不了被人说闲话,就连定北侯夫人也跟着受了好些风言风语。”

    安然眼神微闪。

    定北侯夫人作为他的嫡母,方庭仕途上稳扎稳打,一路走得不错,这便有人说定北侯夫人打压有出息的庶子。且前些年还传出过方庭不宜早婚的风言,还说是什么大师算出来的。

    可安然却觉得,定北侯夫人能容忍方庭这荒唐的行为,心里对他也是有几分真心疼爱的。定北侯世子的地位稳如磐石,且世子亦是极为出色之人,并不需要打压庶弟。方庭出息了,对侯府有益无害。

    不过自从那一年上元节后,她对方庭最后一丝好感也荡然无存了。

    只是这些隐情不便对三娘多说,安然也只是静静的听着。

    “可见恶有恶报。”三娘对定北侯府退亲这件事仍是耿耿于怀,她看着自己妹妹如花似玉的面容,落落大方举止,从容的气度,轮得着一个侯府庶子去挑剔么!“如今姻缘上坎坷,可见是报应来了。”

    安然知道三娘的心事,心中一暖,挽起了三娘的手,笑道:“好啦,三姐,我知道您疼我,咱不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三娘脸色缓和了些。

    “没成想念哥儿的身世竟是这般……”三娘想起另一件事,叹道:“不过这也是你的福气。”

    当初她就是看九娘坦然接受了念哥儿的存在,自己才觉得接受东哥儿也没那么难。而且念哥儿的存在可以说是九娘亲事唯一的瑕疵,除此之外,再没有一点儿不如意。

    心中说不嫉妒,是假的。

    三娘看着自己神色恬静淡然九妹,那点酸涩便被很快的烟消云散。她早非先前那个飞扬跋扈的侯府嫡长女,这些年世子妃做下来,也颇有心得。她知道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两人才在一处说了没几句话,其他姐妹便不依了,把两人拉过来说话。

    “三姐还是这么疼九姐,又凑到一处说悄悄话去了。”十娘笑眯眯的道:“好容易聚在一起,也理一理我们姐妹。”

    三娘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道:“我少疼你了?上次送去的燕窝你吃着可还好?若是喜欢,我再让人送点过去。”

    十娘上前挽住了三娘的手,撒娇的笑道:“姐姐对我好,我是知道的。”

    “还是三姐能制住她。”四娘和五娘对视一眼,弯起了唇角。“都快做娘的人了,倒比小时候更会撒娇了。”

    安然含笑在一旁看着。忽然感觉到有两道凝视的目光落到她身上,让她浑身不舒服。这里除了服侍的丫鬟便是她们姐妹几个,应该不会有外人在才对。

    等到她不动声色的抬眸向四周打量时,却发现并无异样。

    莫非是她想多了?

    安然拢了拢衣袖,面上的笑容不变,往待客的正厅去了。

    一行人热热闹闹的离开,抄手游廊上又重新恢复了寂静,一道青色的身影才慢慢从不起眼的角落出来。

    方庭失魂落魄的看着安然离开的身影,看起来分外孤独。

    他忘不了上元灯节时,她冰冷的眼神,毫无温度的笑容——她讨厌自己。

    方庭只要想到如今安九娘竟是恨着他的,时至今日,他心里还颇不是滋味。他不是有意让她难堪,他不敢再肖想她,他只是想留下最后一丝念想罢了……

    “庭哥儿,你该知道她不是你能惦念的人!”一道略显严厉的女声从他耳边响起,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方庭被唬得浑身一颤。

    来人正是孟姨娘。

    本来这样的日子她是安分的待在自己的小院里,不会出门惹人讨厌的。可她把方庭的长随叫来,问话时瞧见他躲闪的神色,便知道有问题。这才急匆匆的过来。

    “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么?”孟姨娘疾言厉色道。

    方庭面上闪过一抹赧然,随即唇边浮出一抹苦笑。“姨娘不必多说,我自是知道轻重的。”

    “我看你是不知道!你心里是不是还惦记着她?”孟姨娘担心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影响了方庭的亲事和仕途,故此告诫道:“庭哥儿,姨娘跟你说了好多次,我也求过夫人了,该给你说亲了,成亲后媳妇随你去任上。”

    为什么在他姨娘看来,他不成亲只是惦记着安九娘?方庭脸色微沉,道:“姨娘慎言。别的且不论,只当年姨娘去费心为我求签,大师亲口所言,京中也有些流言的,我不宜早婚,莫非姨娘都忘了?”

    孟姨娘没想到在方庭这儿碰了钉子,想到当初自己为了不让方庭再惦记着安然,干脆做了这样的蠢事。如今想起来真真是后悔莫及。

    “母亲这些年没操持我的亲事,多半也是这个缘由。”方庭神色淡淡的道:“您不必着急,我的亲事,我做不了主,您也做不了主。自然有父亲、母亲。”

    见孟姨娘渐渐发灰的脸色,方庭心中也是一阵钝痛。

    他本不愿再翻出这些陈年旧事来,刺痛孟姨娘,也刺痛他自己的心。可此时万万不能传出什么流言蜚语,他如今尚未娶亲,是为了安九娘。

    “儿子还有事,先告退了。”见到孟姨娘的贴身丫鬟过来,方庭用眼神示意她扶着孟姨娘回去,自己则是顺着小路回了外院。

    孟姨娘总以为自己恨她,方庭嘴里发苦。

    其实他说都不恨,说到底是他自己当时懦弱,割舍不下自己的仕途。方庭闭了闭眼,如果当时他的态度能再坚决一些——

    ******

    “侯爷,不是说今儿您有事?”等安然从定北侯府出来,看到来接她的竟是陆明修,不由惊讶道:“您怎么还亲自过来了?”

    安然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出来人手都带够了,护卫也是陆明修亲自安排的亲卫,他还有什么担心的?

    陆明修犹豫了一下,干巴巴的道:“刚巧路过,便来接你回家。”

    这话连妍姐儿都骗不过,当她是不知事的善哥儿呀?安然眨了眨眼睛,没有多说什么,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先一步上了车。

    陆明修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了冯毅,也跟着安然上了马车。

    “说说罢,您到底是为什么来的?”马车平稳的行驶起来,安然主动的往一脸严肃深沉的陆明修身边靠了靠,柔声道:“您这话咱们妍姐儿都不信。”

    翠屏等人识趣的没跟上来,车里只有他们夫妻二人。陆明修没法不答,只得和盘托出。“我听说方庭回来了。”

    原是为了这个!

    安然看着陆侯爷俊朗的面庞上浮现一抹可疑的红色,不免弯了弯唇角。“这有什么可担心的?今儿可是在定北侯府,那么多人呢!男宾女宾都不在一处,压根儿都碰不到面。”

    虽然话是这么说,安然心头还是一紧。莫非她感觉到的异样目光……是方庭么?

    陆侯爷不好意思承认这么久以来自己还在跟方庭计较,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点了点头。

    “多谢您来接我。”纵然知道方庭定是做不出离格的事情来,对于陆明修的举动,安然还是心中一暖。她笑眯眯的道:“有您在身边陪着,安心多了。”

    陆明修拍了拍她的手。

    “今儿妍姐儿好些了,三姐给了我几个食补的方子,回去做出来试试看。”安然话锋一转,絮叨道:“妍姐儿也不知随了谁,嫌药苦不肯好好吃,只得试试别的法子。”

    听了她的话,陆明修忍笑道:“这还用说么?简直跟……”

    他的话音未落,安然一记眼刀扫过去,陆侯爷识趣的改口道:“是药三分毒,我看食补就很好。妍姐儿症状也轻了,不必总是逼着她喝药。”

    安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说到孩子们,两人总有说不完的话,这一路上念哥儿、妍姐儿、善哥儿,让两人总是忍不住弯了唇角。不知不觉便到了平远侯府门前,车在大门前稳稳的停下。

    安然没有急着下车,笑眯眯的看着陆明修。“您看我也平安到家了,您有事就是忙罢。”

    见她恬淡的笑容,陆明修才回过神来,原来这一路上安然状似闲话家常,实际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开解他的心结。

    她和他之间还有三个可爱的孩子,两人之间的羁绊,已经如此之深。

    心里的那点子不安顿时烟消云散,陆明修释然。

    “晚饭我回来用。”他在安然唇边落下一吻,先一步下了车,长臂一伸把安然直接给抱了下来。

    索性是在自家门前,想着要安慰下陆侯爷受伤的心领,安然面色微红却没有挣扎,虽已看到翠屏几个忍笑,还是大大方方的让陆侯爷抱住。

    陆明修今日确实有事,目送安然进了府,他便让人递过缰绳,翻身上马。

    “还是夫人厉害。”跟着陆明修一起回来的长随窃窃私语。“到定北侯府前,侯爷的脸色阴沉得就要滴出水来。”

    “可不是。”另一人深以为然的点头,“见了夫人就即刻雨过天晴了。”

    以陆明修的耳力这些话自是听得一清二楚,他面上仍是稳重得八风不动,而心中却给两人记上了一笔:这么闲,回头去校场上跑个几十圈罢!

    两人还没意识到已经惹怒了自家侯爷,跟在陆明修身旁的秦风,满是同情的回头看了一眼,你们两个自求多福罢。

    安然才走到廊庑下,便听到了妍姐儿银玲般的笑声,安然也忍不住弯起了唇角。

    她吩咐桃枝去厨房让他们加几道陆明修爱吃的菜,自己撩了帘子进屋。

    念哥儿正教妍姐儿解九连环,善哥儿也跟他们在一处不哭不闹,挥舞着小手,笑呵呵的看着哥哥姐姐。

    还是妍姐儿先看见了安然,小脸儿上两个浅浅的梨涡十分讨喜。“娘,您回来了!”念哥儿忙下来给安然行礼,被安然拉住坐下。

    安然笑着点了点头,她伸手探了探妍姐儿的额头。

    “娘,妍姐儿已经不烧了,从您走后一回也没咳嗽,我这才把善哥儿一起抱来。”念哥儿解释道:“我看妍姐儿已经大好了。”

    善哥儿如今已经会认人了,除了粘着安然外,就是要哥哥姐姐。恐怕是善哥儿哭闹起来,念哥儿才命人把他抱到一处。这几日妍姐儿生病,安然对善哥儿照看少了些,也没让几个孩子在一处。

    “你做的很好。”安然赞许的看着念哥儿,柔声道:“有你在家,娘就放心了。”

    即便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念哥儿跟安然非但没有疏远,反而更亲近了。妍姐儿和善哥儿年纪尚小,并不知道念哥儿不是他们的亲哥哥,对念哥儿的依赖倒是一如往常。

    念哥儿眼底满是笑意。

    “娘,您看!”妍姐儿拿过九连环,急于展示道“我已经能解开好多好多了!”

    安然抱起了善哥儿,含笑看着妍姐儿。

    妍姐儿今年不过三岁,和当年才来侯府的念哥儿是一样的年龄,自然还是玩不好的。不过念哥儿在一旁不着痕迹的提点她,总算让妍姐儿顺利的解开。

    “我厉害不厉害!”妍姐儿眼巴巴的看着安然,小小的眉眼间满是得意。

    安然笑着摇了摇头,却见念哥儿对着自己眨眼,不由改口道:“我们妍姐儿真厉害,只比你哥哥还差些。”

    在妍姐儿心中,哥哥是非常厉害的人,又对她最宠爱,所以听到母亲这么说,心里美滋滋的,十分高兴。

    善哥儿见妍姐儿玩九连环,他见了也想要,念哥儿眼疾手快的把一个拨浪鼓塞给了弟弟。

    “娘去换身衣裳,念哥儿你看着她们。”安然把善哥儿交给了念哥儿,又摸了摸女儿的头。

    念哥儿用力的点了点头,他非常享受这种被信任被需要的感觉。

    安然离开前,微微侧身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只见念哥儿抱着善哥儿,又哄妍姐儿把九连环放下,不要伤到善哥儿。他招呼妍姐儿过来,让她拿着拨浪鼓逗善哥儿玩。

    这些年敷衍念哥儿,安然岂会不知念哥儿心里在想什么、他的不安是什么?是以安然索性让念哥儿多多的参与到照顾妍姐儿、善哥儿中来,让他对这个家有归属感。

    如今看来,不单照顾了念哥儿的情绪,她还有了个好帮手。

    ******

    如今嘉娘已经十四岁了,纵然云阳郡主夫妇舍不得她早早出嫁,却也不得不为她打算,操心她的亲事。

    这日云阳郡主带着嘉娘姐弟去看安然的小儿子,正巧楚慕言也过来,他年龄最长,便带着几个孩子玩到了一处,云阳郡主则是拉着安然念叨起了嘉娘的亲事。

    “前日我入宫陪皇后娘娘说话,皇后娘娘正为太子殿下选妃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云阳郡主笑了笑,面上露出心有戚戚焉的模样。“嘉娘如今也十四了,我这会儿才相看人家,已经是有私心、十分舍不得她了。”

    安然听罢,眼底闪过一丝羡慕。有亲娘为她百般费心谋划,嘉娘不用担惊受怕。想当年她才回到侯府,为了自己的亲事可谓是提心吊胆,她清楚自己不过是个筹码罢了,只会被侯府锦上添花的利用。幸而几经波折,她觅得良人。

    重生这一回,她是幸运的。

    “家世出身先放在一边,品性一定要好,还得肯上进。”云阳郡主觉得亏欠了长女八年,才团聚不过短短六年,便要安排她的终身大事,自然是慎之又慎。她叹了口气道:“到底也得嘉娘喜欢才好。”

    安然笑着点头:“您说的是,夫妻两个要长长久久的这一辈子,自然得两个人彼此倾心才是。”

    云阳郡主的长女,京中想要求娶她的人家自然不在少数。高嫁女低娶妇,云阳郡主千挑万选都不满意,生怕委屈了女儿。

    “嘉娘心地善良,性子也柔,婆家人口简单些还好。”安然建议道:“若是家中妯娌、大姑子小姑子多,怕她应付不来。”

    她的话音未落,云阳郡主便深以为然的道:“你说的极是。”

    说话间,云阳郡主便拿出个小册子,吩咐锦屏给她拿支笔,当即便划去了两页。

    安然看的目瞪口呆。她忍笑别过头去,目光不经意的扫过窗外,看到院子里的孩子们,不由福至心灵的道:“郡主,我觉得有个现成的人选。”

    云阳郡主这些日子简直挑花了眼,听到安然这么说,急忙道:“是谁?”

    “眼在天边,近在眼前。”安然莞尔道:“您抬头看看便是了。”

    她故意卖了个关子,云阳郡主顾不上追问,立即抬头向窗外看去。只见嘉娘在离院中锦鲤池近些的地方护着悦姐儿、妍姐儿,怕她们跑急了掉下去。楚慕言和安然同岁,自然跟念哥儿、恒哥儿玩不到一处,不过他没有丝毫的不耐。

    最重要的是,他的目光时不时就落到了嘉娘身上。

    纵然他自以为做的小心,可那点子少年人的心事,在安然和云阳郡主看来是怎么都藏不住的。

    “你说的是言哥儿?”云阳郡主顿时明白了安然所说的人选。

    安然微微颔首,微笑道:“您看怎么样?”

    谭朗、楚天泽皆是天子近臣,云阳郡主是皇后娘娘的闺中好友,言哥儿从小便没了娘,在皇后娘娘身边长大,故此孩子们也走得近。

    “言哥儿这孩子我也算看着他长大的。”云阳郡主叹了口气,道:“也是个命苦的孩子,自小便没娘,幸而遇到了皇后娘娘。”

    当初楚慕言在定国公府的尴尬地位,云阳郡主当年便有所耳闻。当时的大奶奶膝下没有嫡子,倒让这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占了嫡长孙的位置,自是对楚慕言喜欢不起来。

    等到当今的皇后娘娘、那时的三奶奶萧瑾娘进了门后,便把言哥儿放在她身边抚养,这才好了些。

    即便是当年的楚三爷、今上登基后,瑾娘仍把言哥儿留在宫中抚养到十多岁,才让他回去。品行自是无可挑剔,纵然他不需要走仕途,听谭朗说过,他书读得好。

    至于武艺……那时经过今上身边的大将们亲自指点的,楚慕言经常来平远侯府,不仅仅是跟平远侯府有些远亲的关系在,还是向陆明修讨教武艺。

    “这一位总称得上是文武双全了罢?”这些事情安然虽然不甚清楚,大抵知道些,不过看云阳郡主的神色,便知道她该是满意的。

    楚慕言随了楚天泽,生得身姿挺拔、十分俊美,小姑娘们瞧了都是要脸红的。

    云阳郡主思忖了片刻,道:“这些他执意也要去军中历练,亲事便耽误了下来,皇后娘娘曾经也跟我念叨过。”

    “比嘉娘年长五岁,倒也不算大。”安然越想越觉得楚慕言合适,她笑道:“年纪大些的,知道体贴人。”

    云阳郡主被她说动,也动了心思。听安然这么说,她不免调侃道“这话没错。平远侯比你大几岁来着?”

    “郡主!”安然面色微红,道:“明明是说嘉娘的事……”

    “我回去跟她爹商量商量。”云阳郡主没再打趣安然,正色道:“有机会你帮我探探嘉娘的口风。”

    这些年嘉娘虽然已经融入了家中,可跟安然的亲近却是半点也没变,让她这个做亲娘的都忍不住有些吃味。这样的话,或许让安然来问,也不怕嘉娘害羞不说实话。

    安然满口答应下来。

    她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早就看出了些嘉娘的心思。平远侯府没有长辈,安然又是个好性子的,孩子们都愿意过来玩。嘉娘本就喜欢安然,也经常过来小住,安然自认为还是了解嘉娘的。

    “您就放心罢。”

    ******

    用过了晚饭,安然和陆明修陪着孩子们玩了会儿。

    夜渐深了,今儿一天也累了,安然让孩子们早些去睡。夫妻两个送了念哥儿过去,回来又看了已经困倦得没等到他们回来就睡着的妍姐儿和善哥儿,这才回了房。

    洗漱回来,安然一面帮陆明修更衣,一面道“今儿郡主过来,跟我说了嘉娘的亲事。”她顿了顿,道:“言哥儿那儿,你探过口风了吗?”

    陆明修点头,坦然道:“夫人交代的事,自然要办。我问了言哥儿,没想到这小子倒痛快。”

    当初楚天泽曾跟他说过的话,他还记得。

    “喜欢的人,就要紧紧抓住。”陆明修想起少年清亮的眼神,情窦初开的少年面色微红,态度却是坚定的。“我喜欢嘉娘,如果她喜欢我,我就跟父亲说,求娶她。”

    “如果嘉娘不喜欢我,我便永远不叫她知道我的喜欢,不叫她为难。”

    喜欢一个人,盼着好她才是,而不是伤害她。

    “那小子,倒把难题丢给了咱们。”陆明修笑骂道:“他知道嘉娘跟你最亲近,我一问便什么都说了,指望咱们给探探口风。”

    安然还未听完,面上便露出笑容来。“这一对孩子,倒是有趣,我看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在跟云阳郡主提之前,安然便开玩笑的问过嘉娘。从嘉娘泛红的脸颊上、声如蚊呐的轻轻应了一声后,安然心中便有了算计。

    正巧之后云阳郡主带着孩子们过来,楚慕言也是安然有意安排当日过来的,随即安然不动声色的提起时,一切便顺理成章。

    她把这些都一五一十的跟陆明修说了。

    “若是两人有意,这事咱们就帮一把。”能娶到九娘,楚天泽是出了力帮了忙的,陆明修乐得能把这份恩情给还上。“这些日子就不让言哥儿离京了,尽早把事情定下来,成全他们。”

    如今楚慕言在陆明修手下,凭着自己的本事挣出一份功勋来。

    “当初能把你娶过来,他爹可是帮了大忙。”娇妻在怀,儿女俱全,幸福美满,不过如此。“这些明日再议,快睡吧。”

    陆明修已经心满意足,抱紧了怀中的人。

    安然大略知道些,她应了一声。却也觉得一阵恍惚。如今的圆满,一切是梦么?

    她从未想过,能有今日这样的福气。

    朦朦胧胧间她仿佛是睡着了,前世今生往事历历闪现,前世的惨死,今生的挣扎,仿佛有人在耳边告诉她,今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她闭上了眼,如果这是梦,就让她永远不要醒来。

    这一夜她睡得并不安稳。一会儿是陈谦和丁氏对她的折磨,一会儿是安汐安沐的哭声,一会儿又是妍姐儿和善哥儿笑眯眯的让她抱,最后她看到上一世她死去时,形容枯槁的身子……

    她猛地睁开眼。

    天光已经大亮,不远处站着一个挺拔的背影,长身玉立,萧萧如松下风。

    似乎感应到安然的目光,他转过身。俊朗的眉目如此熟悉,如此令她安心。

    他微笑着向她走来。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至此就全部结束啦,感谢小天使们的一路支持,这就去派红包~给新文打个广告,争取六月开文,求个预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奋斗日常WwW.lwxs520.Com第200章 番外三乐文小说网》,方便以后阅读庶女奋斗日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奋斗日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