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娶妻记

第8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桥七七 书名:帝师娶妻记

    “不好了,国公爷带人杀进来了。”

    陈闵仿若没有听到, 抽出带血的剑, 一股鲜血喷射而出, 洒在了他脸上, 冯攀双目圆睁, 嘭地倒了下去。

    “王爷, 国公爷带冀北军……”

    血红剑光闪过,刺入侍卫咽喉,所有声音突然消失。

    一室寂静。

    陈闵抱起奄奄一息的洛婵,转身朝大殿外行去, “不要怕,朕会保护你的。”

    “你不许碰她!”阿罗厉喝,势如破竹般朝他杀去。

    陈闵阴冷下令, “全部带走。”

    处在惊愣中的侍卫恍然苏醒, 彼此眼神交汇, 自知已没退路,一咬牙都发狠地袭来。

    阿罗功夫再高,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盛怒之下也只是多杀了几个人罢了,青青勉强可以自保,要护着洛蓉和洛誉,委实有些艰难,不多时,三人便被擒住, 只有阿罗仍在发疯般厮杀。

    侍卫押着她们出去,外面灯火通明,兵荒马乱,九层台阶之下,齐进父子一马当先,怒斥贤王狼子野心,秦觉在侧历数其种种罪责,声势震天。陈闵不以为意的冷笑,反咬一口,道国公府没有兵符,便可调集冀北军进京,还堂而皇之杀进皇宫,其心可诛,洛蓉意欲刺杀皇上,被当场捉拿,国公府和雍武侯府勾结谋逆,罪证确凿,喝令左右剿灭反贼。

    两方人马杀做一团,场面大乱,洛蓉听见身后刀兵碰撞之声,阿罗身影随即出现在余光里,浑身是血,凌厉地朝陈闵袭去,拼死将洛婵夺了来。

    几乎是同时,挟持洛誉的侍卫闷哼一声,利剑哐当掉在了地上,洛蓉看到一个鹅黄衣衫的女子盈盈而笑,一把抱住洛誉闪身避开旁边攻势。

    青青趁机反击,惊险脱身,欲过来救洛蓉,没走两步却又被包围。

    冀北铁骑常年驻守北疆,兵力强悍,陈闵虽掌控了禁军与宿卫营,但冲杀的将士多半都是被蒙在鼓里,如今听得秦觉所列贤王之过,惊疑胆怯之余,自然不敌对方,而且洛禾掌管宿卫营多年,营中不少将士与洛蓉自小熟识,秦觉又是洛禾亲手培养,他们自然相信他更多些,以致很多人临时倒戈。

    局势很快明朗,陈闵落尽下风,胸中气血翻涌,思及陈牧不久便将醒来,当机立断撤退,没忘将洛蓉一起带走。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青青晚了一步,未能救下洛蓉,眼看着她被押走,急得乱了方寸,斜刺里正好有人攻来,她堪堪避开,已是再无机会。

    洛誉不停哭喊,作势要冲过来,被那鹅黄衣衫的女子紧紧揽着。

    “蓉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来救你的……”

    洛蓉听见她朝自己大喊,叫自己蓉姐姐,眼神恍惚,好像看到了洛婵,勉强牵了下嘴角朝她一笑,后颈蓦地剧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皇上,皇上……”

    沉睡中的陈牧听见有人在唤自己,声音很熟悉,很亲切,朦朦胧胧中似乎有道素色身影朝他招手,却是看不真切,他奋力睁大眼睛,可是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他着急地大叫了声,猛地坐起。

    浓重血腥味钻入鼻间,地上零散着几具尸体,外面厮杀声不绝于耳。

    他脸色大变,连外袍也顾不上穿,立即拔足狂奔出去。

    阿罗抱着洛婵绝望地坐在地上,好像失了魂魄般,任凭刀剑砍在自己身上,毫无半点反应。

    青青击退所有人,伸手试了试洛婵鼻息。

    “还有气,”说着掏出随身携带药瓶,倒了粒药丸急忙给她服下。

    洛婵猛烈咳嗽了声,眼皮轻颤,费力地抬了抬。

    “阿罗,”看清面前之人,她微弱唤了声,气若游丝道:“又是……是……你救了我,这……这份情……我恐是……无以为报。”

    “我从没想过让你报答,”阿罗心如刀绞,“别说话,我带你去找大夫,你会没事的。”

    洛婵露出个笑容,“我……我想……想起来了,我们……第一次见面……在……在侯府,对吗?”

    阿罗喉咙哽塞,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

    “对……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忘……忘了我……”

    阿罗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陈牧冲出寝殿,看到的便是堆尸如山,血流成河的一幕,惊得整个人呆住,朝前两步,看见阿罗浑身是血,抱着个女子软坐于地,那女子素色的裙摆被鲜血染红,发钗歪斜眼看要掉下来,上面的白玉珠子微微晃动,晃得他眼睛发疼。

    仿佛有所感应,他心里忽然间像是撕裂开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去的,熟悉的面容出现在眼前时,不敢置信地跪坐下去。

    “婵儿,婵儿……”

    陈牧浑身颤抖,抓住她的手一遍遍轻唤。

    洛婵目光几近僵直,缓慢地移向他,“皇上,你终于……醒了。”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地,大口大口的鲜血涌了出来。

    陈牧惊慌失措地帮她擦拭,不知如何是好,血红着双目大喊,“太医,快叫太医……”

    “没用的,皇上……”青青哀声道。

    陈牧蓦地历喝,“不可能,不可能,你住口!”然后推开阿罗,紧紧抱住洛婵,不断呢喃,“你不能有事,婵儿,朕命你活着,这是圣旨!”

    “皇……皇上,是……是我没用,”洛婵越发虚弱了,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陈牧将耳朵贴近她。

    “我后……后悔了,皇上,我那么……那么喜欢你,可也那么自……自私,懦弱,不……不值得……你喜欢。”

    “婵儿,不要离开朕,朕都想好了,你不喜欢皇宫,朕就陪你去云游山川,朕不做皇帝了,谁爱做谁做,婵儿,你说什么朕都答应好不好,只要你别离开朕……”

    泪水顺着眼角滑下,“如……如果能重来一回,我一定……一定勇敢一点,好好的……爱你,”洛婵终于毫无顾忌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瞳孔一点点放大,被陈牧握住的手无力垂下。

    “婵儿,婵儿,洛婵,你不能死,为什么不等朕,为什么,为什么,洛婵……啊——”陈牧肝胆俱裂,泪水狂涌,撕心裂肺地喊声盖过了所有杀音。

    在场之人无不动容,洛誉从陆糖糖怀里挣脱开,跑到洛婵跟前哭叫着二姐姐,旁边阿罗神情死寂,突然捡起地上的剑冲下台阶,见人就杀,形如魔鬼。

    此时的东海之地,亦是狼烟四起,大战正酣,洛禾于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血路,直取叛军将领首级,却是身陷险境,性命堪虞。在来之前,他已经料到陈闵不会让自己好过,果不其然,粮草物资短缺不说,军中还有人通敌,将士们死伤惨重,事态危急,他不得不这么做,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是唯一的胜算。

    可惜终究功亏一篑,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飓风般袭来,从刀剑之下救了他,另有道黑影直击叛军将领,势如破竹无人可挡。

    眨眼之间,形式逆转。

    洛禾满面震惊,望着取下叛军将领首级的人,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是他,昔日野兽般的凶残将军,如今已是沉稳内敛的模样,宣武将军、镇北将军,**假死的陆陌寒,他的四妹夫。

    而那救了他的人,更是让他激动的热泪盈眶。

    曾经的少年英才,金陵城最明亮的存在,虽然岁月给他留下了印记,可他依旧骁勇威猛。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大将军陆明成,陈国的战神,时至今日,已然有很多百姓对其轶事津津乐道。

    将士们振臂欢呼,一鼓作气将方寸大乱的叛军斩杀,反败为胜。

    洛蓉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睁开眼睛时是在一间破庙里。

    陈闵颓败地坐在她不远处,眼窝深陷,面容憔悴,显然一路奔逃至此。

    随行只有数十人,或坐或躺散乱地在庙宇周围,一个个面带疲色,毫无精神。

    洛蓉四肢僵硬,微微动了下,陈闵听见声响,猛地朝她看过来,眼神犀利充满杀气。

    两人沉默对望,无形的气压铺天盖地朝洛蓉袭来,她咬紧牙,一动不动,死死瞪着他。

    对峙良久,他才收回视线,摆弄起自己的衣袍来。

    洛蓉暗松口气,方发觉后背出了一层冷汗。

    他抚平衣袍,竟然起身走过来,洛蓉浑身瞬间绷起,如临大敌般。

    “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高兴吗?”

    他踢了踢脚边茅草,在洛蓉身旁坐下。

    “你说呢?”洛蓉不动声色与他拉开距离。

    “成王败寇,没什么可说的,”他声音平平道:“没想到我不是败给了陈牧,而是奚泽,呵,他都走了,竟然还能打败我……”

    洛蓉没说话。

    “我的每一步他都了如指掌,提前做了安排,他是神仙吗?”

    陈牧嗤笑,却不知是笑他还是笑自己,到这个时候,他早已想明白一切,国公府能转危为安,全靠陆家手上那封信,那是奚泽十几年前就做好准备的,防得就是这么一天,齐进能调动冀北军,也是与他有关,冀北军为首的将军也是出自当年的陆家军,但与禁军里那几个不同,他们全是陆明成的嫡系,是陆家一手提拔培养的。

    确实如他所料,齐俊三人随平乱大军混出城后便去了冀州,陆朗持有陆明成亲笔书信和信物,请求发兵救驾,过程很是顺利,只是行军时比较麻烦,费了些功夫,好在及时赶到。

    “都说巫咸族料事如神,算无遗卦,果不其然,”陈闵自顾自语,“可为什么牺牲的是婵儿,她命该如此吗?呵呵,我也是命该如此?”

    洛蓉心里一痛,想到彭长老曾经说的话。

    “她命中有一劫,若能避开,将盛荣一世,若避不了,恐活不过十七岁,且下场凄惨。”

    “还不都是你害的,”洛蓉眼泪止不住掉下来,也顾不上怕了,疯狂地朝他又踢又打,“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为婵儿报仇……”

    陈闵无动于衷,任由她发泄了一阵,忽然反手制住她,神情又变的阴狠决绝。

    “胜了我又怎样,他的女人还不是落在了我的手里,我不会让他好过的,哈哈,我要将他们带给我的痛苦加倍讨回来……”

    洛蓉惊惧地奋力反抗。

    “我们去东海怎么样,你爹不是在那里吗?”陈闵放开了她,神情却是诡异的可怕,“不知道还活着没,你不想见见他吗?”

    洛蓉浑身一寒。

    东海岸边狂风怒啸,飞沙走石。

    陈闵败逃至此,自知已无生路,心底却是万分不甘,临死仍想拉几个垫背。

    洛蓉被他钳制着退至岸边,前方是浩浩荡荡的大军,一路追随的将士只剩寥寥两三人,满地尸体堆积。

    齐进奉皇上之命前来捉拿,与洛禾汇合将其包围,念及洛蓉安危,不敢轻举妄动。

    黄沙漫天,洛蓉难以睁眼,隐约看到对面人群中夹杂着一个鹅黄身影,她旁边似乎是齐俊,还有个相貌俊朗的少年郎。

    父亲在最前端,满面担忧之色。

    不见奚泽。

    他不是来协助父亲吗?洛蓉困惑不解,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陈闵,你已无路可退,还不快放了蓉儿。”

    洛禾含着怒火的声音响起。

    “奚泽呢?我还没见到奚泽呢,”陈闵狰狞道:“叫他出来,未婚妻在我手上,还躲在暗处装神弄鬼,是不打算要了吗?”

    “你敢动蓉儿一根毫毛试试!”洛禾大喝,“快快束手就擒,或许能留你一个全尸。”

    陈闵冷笑,“既然这样,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说完突然拖着洛蓉朝后挪去,速度极快,一点拖延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蓉姐姐(表姐)——”

    异口同声几道惊喊,洛蓉不受控制地朝后倒,危急时刻,一左一右两道身影飞奔而至,颇有默契,一个将陈闵踹下去,一个伸手来抓她。

    洛蓉感觉脖子上的力道一松,视野中闯入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也许是命悬一线,也许是记忆太过深刻。

    眨眼间她便想了起来,双唇无声动了动。

    “四姑父。”

    右手臂被人握住,整个人悬于半空,洛蓉眸光一跳,看到穿着斗篷的奚泽出现于眼前。

    “奚哥哥,”她想朝他露出笑容,可是未等反应,抓着她的那只手不知为何忽然失力松开了。

    洛蓉极速下坠,看到他大惊失色,毫不迟疑纵身一跃,头上的斗篷帽子随即被大风吹掉,满头白发在空中狂乱飞舞,刺伤了她的眼。

    意识不知在何处苏醒,到处都是一片白色,脚底虚无,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洛蓉茫然四顾,记忆全无,甚至连她是谁都不晓得。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在此,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呆滞了很长时间,双腿钻心疼时,蜷起身子微微颤抖,目光被旁边出现的画面吸引。

    那里面有个很好看的男人,一袭紫衣潇洒出尘,却是不怎么笑,不是看书就是下棋,忒是无趣。

    可她却移不开眼睛。

    “蓉姐姐。”

    忽然响起的声音将她吓了一跳,她看到远处走来一个清丽脱俗的女子,宛如从天而降的仙女。

    “你是谁?你叫的是我吗?”

    她含笑走近,“蓉姐姐,回去吧,这里一点都不好玩。”

    “回去?回哪去?”

    “回你的家,回你爱的人身边,”她温柔道:“他们在等你,快回去。”

    “我……爱的人?”

    “不信你听。”

    “听什么?”

    洛蓉话刚出口,耳朵里就涌进许多声音。

    “姐姐,你怎么还不醒,誉儿都把《策论》抄了好几遍了,你再不醒我就不来看你了……”

    “蓉儿,你的嫁衣做好了,是娘见过最好看的,快醒来看看吧,你一定会喜欢的……”

    “蓉儿,爹想吃你做的菜了,你什么时候醒来给爹做?”

    “表姐,你再不醒来,我就要被陆糖糖打死了……”

    “蓉丫头,我告诉你个秘密,奚泽现在比以前更好看了,你信不信?不信?那你自己看看……”

    “蓉儿,你不是说会永远陪着我,永远也不离开我,为什么说话不算数?我都这把年纪了,你还要我等到何时?蓉儿,醒醒吧,我想你了……”

    洛蓉心里一阵阵发酸,虽然听得乱七八糟不太明白,可莫名觉得难受,泪意直冲眼眶。

    “回去吧,他们都在等你。”

    “怎么回去?”

    “看到那道光了吗?穿过去,穿过去就能回去。”

    洛蓉顺着她所指看去,“那你呢?”

    “我……已经回不去了。”

    “为什么?”

    她没有回答,柔柔一笑,“我会在这里看着你们,去吧,我的蓉姐姐。”

    她的声音似乎带着神秘力量,洛蓉不由自主顺着她的意朝光束走去,可是抓心挠肝的着急,想带着她一起走,抓了好几次没有抓住她,身体好像飞了起来,她的笑脸消失在光芒深处。

    睁开眼睛的瞬间,眼泪从眼角滑落。

    洛蓉伸手拭了拭,一时还有些迷糊,脑子沉沉的像是被什么压着,茫然坐起,发现自己在一间竹屋内。

    窗户大开,外面是一片竹林,林子里开着淡紫色的花儿,颇是好看,就是不知叫什么名字。

    洛蓉目光移动,墙上挂着两幅水墨画,她不太感兴趣直接掠过,画旁的竹篓里有几株药草,再往过是一张木案,上面摆了几盘糕点,很大,一个顶她平时见过的三个,卖相不好看,不知道吃起来味道怎么样?洛蓉暗想着,肚里咕噜咕噜叫了起来,视线定在那不动了。

    吱呀一声,屋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洛蓉做贼心虚地赶紧挪开目光,朝门口看去。

    那里立着一位俊美无双的紫衣公子,手里端了一碗药,怔怔看着自己,仿佛入定了般。那一头白发尤其乍眼,与他那容貌成鲜明对比,但是白得纯粹,白得很出众。

    洛蓉痴痴望着他,想要微笑,泪水却是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帝师娶妻记第84章》,方便以后阅读帝师娶妻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师娶妻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