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要登基

第5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好大一卷卫生纸 书名:孤要登基

    程千仞闭着眼,无知无觉。

    他的意识沉落在幽远白雾里, 雾霭深处的影子渐渐清晰。

    “为何受伤?”

    逐流一改昨夜冷漠, 眉心微蹙, 神情担忧。

    程千仞惊觉孩童又长个子了, 竟只比他略低两寸。

    仿佛弟弟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夜之间出落成翩翩少年。

    皇都伙食真好啊。

    程千仞既欣慰又难过, 不自觉端出可靠兄长模样:“没事, 小伤。”

    想拍他发顶, 硬生生忍住。

    少年突然握住他手腕:“你重伤未愈, 识海脆弱,我不能停留太久。且问你一句, 当初是不是有人逼你?”

    逐流最见不得他受伤。心想去他的摄政掌权,去他的天下苍生, 去他的成神成圣。

    二百两卖弟的事我不计较了,今天你只要答一句是,千山万水,千难万险, 我也带你走。

    程千仞摇了摇头。

    这个梦境未免太过真实,自己先前竟当真了。如果总在打坐冥想或睡梦中看到逐流, 还怎么吐纳修行?生活如何继续?

    他自言自语:“放过我吧,我不想再梦到你。”

    逐流甩开他的手, 退离两步,气势陡然凌厉。广袖浮在白雾间,猎猎翻飞。

    他冷笑道:“我放过你, 谁放过我?”

    少年睁开眼。

    他扯碎鲛纱帐,踢翻铜鹤灯台,砸断青玉案,富丽雅致的房间转眼一地狼藉。

    外间的侍从们噤若寒蝉,过往教训使他们默契地装作没有听到。大约过了几息,碎裂声停下,少年的声音低沉而平静:“滚,都给我滚。”

    侍从们忙不迭敛袖退出去。

    逐流自幼早慧,奈何情义误人,偏只有这件事转不过弯。

    他怔怔立着,不知过去多久,忽有微风吹动残破的鲛纱。

    烛火煌煌,一道虚影浮现在墙壁上,沛然莫御的威压当头笼罩。

    “我教你分魂之术,不是让你整日牵挂这些微末小事。何况以你如今的修为,勉力施为只会自讨苦吃。”

    “情绪是最多余的东西,无能者才会愤怒。”

    墙壁上虚影开口说话,声音如暮钟,语调没有起伏,显得异常冷漠。

    “你的目光,该放在更远处。我寿元将近,所以你的时间不多了。”

    “在下月最后一次催灌前,如果你不能取舍,我会替你取舍。因为弱者没有资格做选择。”

    少年早已平静下来,不卑不亢地行了个半礼:“我知道了。”

    “恭送父亲。”

    虚影消失,威压散去。

    少年冷下脸色。很多事情,他从小就明白。

    父亲看他的眼神很奇怪。那种目光不像看儿子,而像看一件作品。

    因为有父亲的心头血喂养,他从母胎中开始自发修行,吸收母体灵气,最终撕裂母亲的肚子破体而出。拥有先天境界与智慧。

    偌大的府邸没有人敢跟他多说话,大家都很害怕他。

    每日除了修行读书,父亲与人谈话时,就安排他在一道帘幕后听着。他知道自己会重复这样的生活,直到未来某一日,被抹去自身存在的痕迹,接过父亲的面具,承袭他的身份名字,包括修为与地位,继续做王朝最强大的守护者。

    他站在父亲的阴影里见过许多人,形形□□的官员,隐居独行的圣人,日渐衰老的皇帝,还有皇帝的四个儿子。

    “我们与皇族有誓言约定,如需必要,可代帝择太子。我活不到那个时候,朝歌,这份责任是你的。”

    “我要选最优异的人吗?”

    “不,你要选最听话的傀儡。因为他们四人都太平庸。”那时父亲的态度比现在亲和许多。似是对他很满意:“天下只能有一位帝王。平庸者的野心是最坏事的东西。”

    ‘帝星’五皇子死了,皇帝年老力衰,他的亲人们野心勃勃。但王朝需要稳定,更要震慑魔族,首辅便不能死。天下大势当前,大人物们不在乎一个孩子是否愿意。

    逐流不愿意,甚至恼恨起素未谋面的‘帝星’。如果你好好活着,我何苦来这世上受罪,王朝是否千秋万代,跟我有什么关系?

    命运既定,生而存活于牢笼,他表现得好学懂事,适当展露责任感。令父亲信任他,逐渐将一些重要秘密传授于他。比如京都的万年阵法、连通府邸与皇宫地下宫殿的机关、以及这片大陆四条空间通路的位置。

    他很认真地学习,心中反复演算、拟定计划,最终打开府邸的地道,潜入皇宫,借阵法之力打破一条空间通路,从皇宫雁鸣湖底逃到沧江。瞒天过海,全程未超过一盏茶。

    空间穿越使他修为散尽,记忆受损。

    然后便是东川五年,南央一年半载,许多艰辛困苦,反觉幸福满足。

    但那个给他名字、护他周全,身形单薄却顶天立地的人,到底还是舍弃了他。

    经历巨变,重回皇都。少年的野心和**在黑暗中疯狂生长。

    ——我会赢得所有战斗的胜利,他将作为我的战利品,打上我的印记,永远陪伴我。

    ***

    徐冉得知栖凤阁失火,心道糟糕,那里似乎是文试地点之一,顾二和林鹿在不在?

    她大半身子探出,一只脚已经踩上窗框,身形一动就能跳下去。

    “不管听到什么消息,都不要离开这间诊室。守好程三。”

    顾二的话再次响起。

    徐冉一怔。

    除打架之外,太复杂的事情都令人头疼。朋友们脑子好使就行,听他们的绝不会出错。

    但现在只有她一个,朋友的安危压在她肩上,只能逼自己思考。

    定睛细看,医馆前大道是通往栖凤阁必经之路,楼下的督查队员早已去救火,秩序未定,人群奔忙,如果这时有人浑水摸鱼混进来,实在防不胜防。

    徐冉关上窗户,放出神识。

    秋风、土腥味、药味、潮湿的草木味,还有几道极隐蔽的陌生气息,像角落里的蛛丝。

    附在单薄的门板与木窗外,透出淡淡杀意……竟真有人敢在学院医馆动手!

    徐冉瞬间精神紧绷。

    程千仞醒来时,霞光刺目。

    梦境使他神思恍惚,试着动了动手指,才感到浑身剧痛。

    想问徐冉干嘛拿刀站着,却见她一回头,表情凝重,冷汗满额,握紧斩金刀的手指用力到泛白。

    程千仞立刻清醒,示意她噤声,伸手指了指桌案上的水碗。

    徐冉会意,扶他坐起,两人指尖点水,在桌上写字,配合表情动作交流情况。

    不妙。程千仞感知到外面至少六人,境界高于他们,不像北澜学生。不论是从屋顶破窗,还是从走廊破门,只要在同一时刻发动,徐冉的两把刀便应付不及。

    楼下修为可靠的督查队员不在,医馆只有医师和伤患,如果呼喊示警,在外援赶到之前,对方就可以得手。

    既然敢冒风险来到这里,一定做了某些准备。若将自己杀死,识海击碎,大可伪作出他意识不清,杀死徐冉的场面。他送进医馆后只经林鹿之手施救,没有其他医师佐证他体内残余剑气是否全部清除,伤情是否会引发狂化……

    一息之间,程千仞已想过十余种可能性。

    但他没有更多时间,杀意自四面聚拢,徐冉收敛呼吸,站在门板与药柜之间的墙角。

    程千仞平躺闭目,薄毯下握紧神鬼辟易,准备暴起一搏。

    “咚、咚。”

    敲门声打破凝滞气氛。

    屋内两人面面相觑,程千仞认出那把剑的气息。

    门打开,清爽的秋风混着药香吹进来。

    傅克己抱剑而立,挺拔如松,好生光明正大。

    徐冉在程千仞示意下开门,此时只能硬着头皮道:“请——”

    傅克己略一颔首,算是见礼。

    进屋前他忽然回头,对空气说了句:“怎么来的怎么走。”

    单薄门板关上。阴暗处魑魅魍魉随秋风离去,就像从未出现过。

    走廊上杂乱渐渐平息,医馆安静,晚霞辉煌。

    ***

    题目不难,林渡之答到一半,忽觉心神不宁。匆匆写完,申请提前交卷,走出考场。

    眼见督查队员飞檐走壁,更有人群推着载满水铳、太平缸等物的板车,心中不安感愈发浓烈:“前面怎么了?”

    “栖凤阁失火!”

    参赛者都不想抽到特殊身份牌,尤其是‘魔王’。

    这样一位永生不死,代表魔族最高意志,决定世界走向的大人物,却只有寥寥无几的文献记载。

    一个正常人类,如何揣摩他的心意?

    顾雪绛不怕。他曾在军事理论基础课上,回答过‘假如你是魔族将领,在一百五十年前的东征战役中,如何攻下朝光城?’,令钟天瑜哑口无言,全班掌声雷动。

    巡视考场的先生走进他考间,只见他笔走龙蛇,自信满满,忍不住定睛多看两眼,登时瞠目咋舌:啧,现在学生胆子很大啊。

    考生们五人一间,桌案相隔甚远,为防修行者使手段作弊,考场内所有人的修为皆被封印。

    大火仿佛一瞬间烧起来的,所有考生正写到忘我时刻,察觉时顷刻乱成一团。

    “着火了!快跑啊!——”

    栖凤阁是砖木结构,从没有失火历史,反而因为地势低洼,木质地板常年返潮,特别铺设干燥阵法,以去除部分水汽。

    火势自顾雪绛所在的三楼考间迅速蔓延,整栋木楼在火焰中哔剥作响,像一只嘶吼的巨兽。

    林渡之提气狂奔,越过众人,眼睁睁看着浓烟升腾,火光冲天。

    木楼周围五丈被督查队员包围隔开,在各队长指挥下,只有救火物料和担架可以进入,几十座水铳推近架起,连接巨大水缸,喷水如龙。

    另一队以真元护体,凭过硬修为强冲楼中,抬出呛烟的执事和考生。

    三楼火势最盛,梁柱崩塌,已将楼梯口封死,真元耗尽的队员们退出来。队长打了个手势,意思是架云梯。

    学院的云梯是一种防御法器,真元催动后可瞬间伸出二十余丈,水火不侵,造价极高,用过即废。

    便在此时,混乱人群中不知谁高喊道:“人齐了!都救出来了!楼要塌了大家跑啊!”

    这一声落下,围观众人登时哗然,似无头苍蝇四处冲撞,督查队员来不及喊“人数不对!”“少了一个!”,防线便被冲散,只得喊道:“不要乱!”

    恰逢林渡之赶到,他略扫一眼,放出威压,逆人流向木楼南面窗口奔去。

    顾雪绛察觉火势时,便以茶水打湿衣袖掩口鼻。禁卫军右副统领不是白当,突发危急,他本能地维持秩序,安排别人先走。三楼众人被他镇定感染,短暂混乱后,一个接一个被督查队员救出。

    大火比预想中凶猛,楼梯断裂,木梁砸落,所有出口被火势封死。他吸入浓烟过多,头脑昏沉,咬破舌尖勉强维持清醒。弯腰跑到窗边。

    木窗框已经开始燃烧,像一个火圈。

    “跳!”

    林渡之的声音穿过一切嘈杂。

    只见滚滚黑烟后,一道模糊人影双臂大张,凌空跃起。

    顾雪绛毫不犹豫,纵身一跳。

    火楼在他身后轰然崩塌。

    作者有话要说:  鹿:you jump!

    顾二:杂技双人表演???

    莫急 一些东西下一章才能交代清楚…

    感谢投雷的小天使 么么湫~

    大漠孤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5 05:54:36

    四月槐序六月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5 06:34:44

    钟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5 06:35:58

    琴吹木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5 07:02:53

    天天啃狗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5 07:29:36

    一只叶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5 09:54:01

    苏微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5 10:49:27

    苏微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5 10:49:48

    TaeG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5 17:45:26

    慕朝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5 23:45:46

    莔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6 02:39:08

    搪瓷杯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7-16 07:40:09

    搪瓷杯子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7-16 07:55:30

    搪瓷杯子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7-16 09:23:53

    搪瓷杯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7-16 09:24:32

    子鱼白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 07:41:16

    音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 12:30:59

    音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 14:37:08

    阿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 15:35:26

    滋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 23:21:19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要登基第58章》,方便以后阅读孤要登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要登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