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容

第327章 番外四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来自远方 书名:桓容

    自从遇见秦璟, 桓容的梦境开始出现变化。@樂@文@小@说|

    首先,梦里的年代和人物照旧,照样是连续剧,依然是金戈铁马,朝堂政治,魏晋风流,名士潇洒, 只是场景愈发鲜活, 仿佛发生在眼前。

    不同的是,部分内容由“寻常”变得“不寻常”, 由“普通”变得“不普通”。甚者,偶尔会出现某种不可言说的场景。

    没开过车,总看过车跑。

    尤其是场景中人无比“熟悉”, 不吓得三魂出窍已是心理承受能力过人。想要维持镇定, 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根本不可能。

    闹钟铃声突然响起,寂静骤然被打破。

    桓容睁开双眼,半晌没能反应过来, 自己究竟是身处现实,还在仍在梦里。

    躺了足足五分钟, 混沌的大脑才慢慢清醒。

    望着熟悉的天花板, 想着梦里经历的一切,桓容猛然坐起身,顿感血气上涌, 红晕从耳根开始蔓延,迅速延伸至整个脖颈。

    这还不是罪闹心的。

    桓容咬紧后槽牙,掀开薄毯,和自己尴尬两秒,终究认命的叹了口气,翻身下床,快步走进浴室。

    门关上,哗哗的水流声很快传出。

    大概过了一刻钟,暂时摆脱尴尬的境地,桓容头顶浴巾,走回到卧室。

    无暇在意从浴室延伸到床边的两行湿脚印,桓容有些脱力的坐到床边,手肘支着膝盖,手指交叠,拇指撑着下巴,食指抵在唇边,望着床边的闹钟,许久的出神。

    分针越过三格,桓容闭上双眼,再睁开,漆黑的双眼闪过难辨的情绪。

    梦里的一切太过真实,真实得有些恐怖。

    遇到秦璟之后,之前稍显模糊的细节都变得清晰。简直是从普通版跃升至超清。偶尔醒来,他甚至会分不清哪里才是现实。

    庄周梦蝶。

    他从没想过,这样离奇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除此之外,梦中的某些场景让他愈发感到困惑,困惑到开始不知所措。

    单身二十多年,偶尔做几次不能言说的梦,实在是不算什么。可问题在于,场景不断变换,人物始终如一,声音、触感、刹那间的情绪,仿佛是刻印在脑海里,想忘都忘不掉。

    不知不觉间,他开始受到梦中的情绪感染。

    快乐,愉悦,心酸,痛苦,无奈,悲凉。

    苦辣酸甜,种种的滋味逐一“品尝”,心态都随之发生转变。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简直像披着二十多岁的壳子,裹着七八十岁的心。

    有同事和他开玩笑,说他给人的感觉越来越不一样,有的时候,简直像换了一个人。

    “不能说不好。”同事似乎也有几分疑惑,“就像上次那个难缠的客户,咱们BOSS出面都没给好脸,结果还不是被你搞定了。”

    类似的事,偶尔出现一次两次,只能说是凑巧。结果一次接着一次,次次都是这样,如何不让人感到惊奇。

    发展到现在,凡是遇到类似的情况,无一例外,都是桓容出面。公司同事都在说,他上辈子不是真龙天子也是丞相将军,否则不会有这么强的气势。

    “桓哥认真起来,别说客户,我坐一边都脖子发凉。”

    虽然有开玩笑的成分,却能真实说明问题。

    想到这里,桓容叹息一声。

    抓下头上的毛巾,仰躺在床上,继续望着天花板出神。

    今天是休息日,他仍是习惯性的设了闹钟。起得太早,无事可做,想要再睡个回笼觉,又担心会继续做梦。

    瞅一眼窗外,发现天色有些阴沉,歇了晨跑的心思,干脆继续躺在床上发呆。

    实事求是的讲,某些时候,能发呆也是种幸福。

    可惜,老天似乎不打算给他这种幸福。

    五分钟不到,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桓容手一哆嗦,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无他,脑子里正闪过某种场景,场景中的人——或者该说,长着一样面孔的人突来打来电话,想不“惊悚”都难。

    “桓容?”

    戴上耳机,桓容告诉自己要镇定,这一切都是凑巧。可随着低沉的声音敲击耳鼓,一股难言的酥麻从脊柱开始蹿升。

    不是单手捂住嘴,他近乎会-呻-吟一声。

    声控?

    不是,绝对不是!

    而是在某种场景里,例如某座帐篷,某人就是用这种声音……不成,不能再想,再想就要出问题了!

    电话的另一端,秦璟站在博古架前,拿起一只样式古朴的木盒。掀开盒盖,里面静静躺着一枚羊脂玉。

    时代不同,送发簪未免有些“另类”,这样的玉坠显然更加合适。

    三言两语间,一场晚餐的约会定下。

    桓容对着手机发呆,耳根又开始不自觉的发热。

    秦璟侧身靠在博古架前,拿起玉坠,唇角微掀。或许是想到什么,笑意越来越深。

    临近傍晚,桓容离开住处,走向停车场。

    半月前,他终于不再挤地铁,落灰的驾照也重见天日。定下的餐厅有些距离,迟到可不在桓容的日程表上。

    走出几步,一股檀香隐约飘来。

    桓容下意识停住脚步,看向迎面走来的一名老人。

    老人须发皆白,面容清癯,穿着一身改良的道袍,手中是一串檀木流珠,通身的气质,只能用仙风道骨来形容。

    察觉桓容的目光,老人微微一笑,道:“今日得遇即使有缘。赠小友一言,救苍生于水火,方得今世福泽。垦田得粮,蓄水得鱼,命定如此,无需自扰。”

    看清老人的五官相貌,桓容本就一愣。乍然听到这些话,突然不知该如何反应。

    老人又是一笑,不再多言,转身飘然离去。

    桓容终于从震惊中转醒,低声道出两个字:“扈……谦?”

    想要追上去问个明白,老人早已经走远,连背影都消失不见。桓容无奈放弃这个念头,只是心中仍想着老人之前的话,似是有解,又似是无解。

    行至河边,扈谦停住脚步,见到站在不远处的两名丽人,拱手行古礼。

    丽人颔首,笑着还礼。

    三人都没说话,却像是达成默契。

    柳枝轻轻拂动,秦淮河缓缓流淌,穿过千年的时空,带来一段古老的笄言。

    “夙世之缘。”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到这里全部结束。

    新文六月下旬开,会在这里放链接。

    感谢大家喜欢远方的文,远方会继续努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桓容第327章 番外四》,方便以后阅读桓容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桓容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