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综].

第838章 奇爸怪妈(34)三合一

类别:同人耽美 作者:林木儿 书名:敛财人生[综].

    奇爸怪妈(34)

    “五千万?”林雨桐往椅背上一靠, 干脆撂下脸来, “这么说吧, 你倒着给我五千万,也不行。”一个在H国不过是三流的明星, 出来就敢叫出她身价的一百倍,当谁是冤大头呢?

    董双双没想到林雨桐会这样, 直接就往撕破脸的路上走。

    这位男士可能没太明白‘倒着给’是什么意思, 所以一时没有说话,但对方的语气他还是读懂了,就是说绝对没有合作的可能。这叫他看来就非常罕见了,在中国的H国明星,从来都是在顶端的。只有他们求着自己的, 可还从来没有被拒绝过。再说了,古装电视剧, H国女星扮演起来完全没有问题,甚至比他们本土的女明星更美,“林小姐,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或者跟导演谈一谈……”

    林雨桐直接起身:“抱歉了。”然后看向董双双,“我先走了,家里还等着呢。”

    董双双赶紧起来,安抚的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就追着林雨桐送出来,“我说你真不考虑考虑考虑了。五千万其实算是平均的行情了,六十多集的电视剧, 这么算下来你不算吃亏的。再说了,还可以谈嘛。估计二三千万也行的。不过就是该用替身的时候用的替身,到时候露个正脸就行。”

    彩凤叫你这么折腾下去非赔死不可。

    不过教孩子的事跟自己无关,是她爸董成的事。因此林雨桐停下脚步,“不是钱的问题,是真不合适。”

    “你这人就是太轴了。”董双双见对方确实没意思,只得罢了。

    “你是不是跟想跟他们合作。”林雨桐朝里面看了一眼,问道。

    董双双有点尴尬,“我也不瞒你。是一个偶像男星,开价八千万。公司正在筹拍一部青春偶像的电影。我只负责谈价这个环节。价钱谈不下来,对方提出若是两个演员一起,给一亿就可以了。可是签好的女星是一个投资商推荐过来的,非用不可。我这不是不得不给……”她朝里面指了指,“给他们找个活吗?”

    所以你就找我?

    “我说……”林雨桐半真半假的道,“你找我能不能有好事啊。这是最后一次,要是下次还是这事,那对不住了,可别怪我不给面子。咱们先把丑话说到前面。”

    “我真没坏心。”董双双拉住她,“咱们把话说清楚。不管你用不用的上,但这H国的明星就是有人买账,这一点不怎么说?只有有他们加盟,收视率总不至于太差。”

    林雨桐耻笑一声,“不是为了叫我分担半个亿,你会想到我?成了!就这样吧。有好的合作再谈,我真得回去了。”

    董双双只得看着林雨桐带着两个保镖离开,这才回了包厢。

    “董小姐,这位林小姐似乎对我们很排斥。”这男人问了一声。

    “朴先生,您开的价钱也太不合适了。”董双双叹了一声,“你别看她年纪小,但却是能拿事的。”比自己在彩凤的处境可好了太多。在彩凤自家老爹尚且说不上话,更何况是自己。其他董事的子女陆陆续续的进了公司,也是有竞争的。不能跟她细说这个,也不能说自己在林雨桐那里没那么大的面子,只得道,“五千万,咱们先把我这边的合约签了,至于这位车小姐,我想有很多的真人秀节目还是愿意请的。我来安排,如何?”

    人家怎么做是人家的事,林雨桐还真管不着。到家的时候林渊已经回来了,他现在有点像是五好男人,至少按时回家,能不喝酒就尽量不喝酒这一点,很少有人能做到。

    丁醇叫保姆去给林雨桐准备晚饭,这才问出去干什么了。

    林雨桐对两人一五一十的说了。丁醇摸了摸脸就道:“人家那整容水平也是不错的。像是割个双眼皮垫垫鼻子都不叫整容。不过除了活跃的明星,我看了他们那个选美大赛,那长相整的,辨识度实在是不高。”

    “嗯!”林雨桐也笑:“这跟透支消费是一样的。你看那些H剧,前几年还火的一塌糊涂的演员,随后就不见了。再出来的时候那脸都成了什么样了?能长期活跃的,还是那些脸上动刀动的少的。现在的女明星,没有不整容的。打个这个针那个针,肯定都有。有些微调可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但是大动过的,我不想用,笑都笑不了,整个就是僵着脸的。叫她哭吧,人家做了嘴唇上扬的手术,哭的跟笑似得。怎么瞅着都别扭。”

    “人家靠脸吃饭呢。”丁醇拍她,“先出吃饭去吧。”别说的那么刻薄。

    等林雨桐去了餐厅,丁醇才挪到林渊的身边,“这孩子是怎么教的,一点都不像是个孩子。”

    在外祖家长大,毕竟不是自己家,人家对她再好,可能孩子也觉得是外人。这孩子比别人成熟,老爷子和老太太想起来就心酸,肯定还是觉得寄人篱下了呗。不懂事,不成熟一点行吗?他低声简单的说了两句,“……对孩子好着些。是林家对不住她。”

    转天张文张导打电话过来:“……第二部筹备的可以了,准备开拍了。别的演员都到位的,就是向东,她不准备参演了。”

    “为什么?”林雨桐一边往教室走一边问道。

    “这不是冲着陈导的新戏去了吗?”张导也很无奈,“那边培训半年她也愿意,你说这……”

    林雨桐哪里听不出她的意思,张导还是有几分爱才之心,这是变相的推荐向东呢。

    “我这边可都准备好了,第一部的时候她是小警察,现在这一‘升职’就成了主演了。”张导还在尽力帮向东说好话,“可她就是不愿意,跟我又是赔罪又是道歉的。我还以为她跟陈导说好了,谁知道她倒是豁得出去,那边八字还没一撇呢,就直接推辞了我这边。我说你也不怕那边不行,这边我又找了新演员,谁知她说在那边哪怕是个跑龙套的角色她也愿意去。你说这怎么办?”

    “那她走了,你那边的戏怎么办?”林雨桐笑了笑,“剧本要改,演员要换一个,没问题吧?”

    “没问题,一点问题没有。”张导哈哈一下,“说是调来一个新同事就是了。也不用大动,演员更没有问题的。”

    “行,你叫她去报到吧。”林雨桐不肯轻易承诺,“我只能跟陈导说一声,但至于在戏里怎么定位,得她自己去争取。”

    安顿好这边的事情,林雨桐没有去管培训的事,这事有导演盯着出不了差错。场馆的建设有四爷,更不会有问题。她现在焦心的是服装。于是周末的时间,她大部分是陪着朱珠在栖凰这边的。

    设计师设计的时候,掺杂了太多的现代元素,这不行,“以后你们主打汉服产品的时候,这些现代元素可以。但是拍摄的戏服绝对不行。”

    朱珠看了看被她仍在一边的设计稿,“你想要什么样的,说清楚了,叫他们再设计就是了。”

    林雨桐干脆直接去了设计部,这里什么布料都有,裁剪的东西都是现成的。装模作样的在这里学了不断的时间,晚上回去又‘看’历史资料。终于在国庆期间,开始动剪子,裁剪衣裳交给小工在缝纫机上先做出大致的样子来。做衣服,古装什么样的衣服她都做过。如今只是要裁剪而已,一点问题都没有。加班加点忙了整个国庆,大致的样板才出来,剩下的就是细微处的修改。

    朱珠一件一件的翻看了,“古香古色古味,我都想穿起来试试看了。”

    林雨桐笑了笑,“改天我给你做个更好的。”

    母女俩说说笑笑打算去犒劳一下自己,都上了车里,林博打电话过来了,“……机票已经叫秘书给你们定好了。来一趟明珠市吧。这边电视电影节,有作品入选了。礼服我在这边有准备,你们直接过来就行。”

    于是两人连家都没回,什么都没带直接去了机场。傍晚的时候到了目的地,孟助理和司机在机场等着。

    “你们老板人呢?”朱珠摘了眼镜,“怎么回事这是?提前不打一声招呼,这时候把人急急忙忙的叫来。”

    “忙忘了。”孟助理急忙道歉,“这也怪我,没安排好。”

    一路到里酒店,林博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穿着睡衣从卧室里出来,人看起来是瘦了一圈。

    “你怎么回事?”朱珠放在包,没好气的道。

    “想老婆孩子了,叫你们来陪陪我这不过分吧。”林博过来拍了拍林雨桐的头,“想我闺女了。把明儿带你去买东西,想买什么就说话。当爸最舒心的时候就是闺女想要什么的时候当爸的买得起。千万别省着。”

    “我也想你了。”林雨桐主动伸手抱了抱林博,“忙的差不多了吧?这回回去就不会再到处出差了吧?”

    “怎么?在你大伯那边住着不舒服?”林博先想到的是这个,“放心,以后出差的时候不多。”

    在酒店洗了澡换了衣服,这才出去吃饭。吃完饭直接去试礼服。明天晚上要用。

    谁知道刚到门口,就跟董成一家四口走了个面对面。什么也不用说了,客气的谦让着走了进去。

    之前都已经订好了大致的款式,现在不过是试一试,不合适的也好赶紧改。

    林博眼光不错,给林雨桐定的事一件烟灰色的一袭长裙,虽然是V字领,但是一点也不露。只是无袖这一点,叫林博觉得不好,“我记得图片不是这样的……”

    “还有透明的披肩,搭上也行。”工作人员很热情。

    林雨桐站在镜子前面看了看,觉得还算是满意,露个胳膊也没什么大不了,“尺寸合适,不用改了。包起来就行。”

    这边父女俩都挺满意,可是朱珠半天都没从试衣间里出来。

    林雨桐将衣服给林博拿着,“我进去看看?”

    敲了半天门,朱珠才打开,可不知道是没换衣服还是已经试过了又把衣服换回来了,“不合适,我也不是很喜欢,你帮我随便挑一件过来我再试试。”

    林雨桐接过朱珠不喜欢的衣服一看,眼睛闪了闪似乎明白什么了。这是一件纯白的裙子,跟有的婚纱特备像。但是朱珠并没有婚礼,更没有穿过婚纱,所以在其他的场合,她是不会穿着类似于婚纱的衣服现身的。林博肯定是没想到这一点的。这裙子不是不好看,而是太好看,好看的触动了朱珠的心事了。

    “怎么了?”林博过来看了看,“不合适?我看你妈这段时间是心宽体胖,有点发福了。”

    “林博!”朱珠在里面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声。

    林博这才不再应声,也不等林雨桐去挑选,他自己出去选了一件黑底大白花的连衣裙,看起来样子简单大方,怎么穿都不会出错就对了。

    这回朱珠没说话,试了试尺寸合适就行了。

    母女俩都不是挑剔的人,这边收拾好了就准备走了。谁知道范颖带着董双双进来了,“帮忙看看这衣服怎么样?那父子俩根本就不懂欣赏。”

    林雨桐有点小尴尬。因为范颖身上穿着的是一身凤袍,偏有做成鱼尾裙的样子裹在身上。而董双双穿了一件紫色的小礼服。有多小呢?肩膀胳膊都在外面露着,礼服刚到胸口的位置兜住胸而已,下面刚遮住屁股,大腿还在外面露着呢。

    不是林雨桐不懂欣赏,实在是不合适。你俩又不是靠脸吃饭的明星,不用穿成这样博人眼球。

    “怎么?桐桐喜欢我身上这件衣服?要不你也试试。”范颖可能觉得林雨桐多看了她几眼,就觉得林雨桐喜欢,十分大方的做出愿意相让的样子来,抬脚就要往更衣室去。

    董成和董东进来叫人,她也不停,“没关系的,喜欢就试试,要是合适,你穿也是一样的。不过我估计悬,你压不住这色。”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想穿了?再说了,不就是明黄色吗?谁告诉你我压不住了?明黄色我穿的多了!

    林雨桐还没得及说话,就被工作人员塞了衣服过来,是范颖换下来的。

    拿着衣服进去,心里还有些别扭,以前这样的衣服别说穿在身上了,就是谁私藏一件,那也是要灭九族的。现在呢?款式虽然不对,但穿到身上,过往的一些事情就不由的出现在脑子里。

    门打开了,跟董成寒暄的林博一扭头,瞬间就目瞪口呆。这衣服在范颖身上穿着,只觉得妩媚,但是一样的衣服穿在自家闺女身上,却叫人有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这才是凤袍嘛。”朱珠满意的笑了笑。

    董双双对着范颖的背影撇撇嘴,“范姨还是换一件吧。”

    林雨桐没要这凤袍,范颖也没法要了,穿着不是那个味道。

    上了车林博哈哈就笑:“这就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了。”

    朱珠附和的笑笑,深深的看了林博两眼,将头撇向一边就不说话了。

    林博的笑脸一僵,我这是又哪里得罪你了,莫名其妙!

    晚上回去,林雨桐早早的睡下了,结果手机响了,一看是林博发来的消息:乖宝,你妈怎么了?

    对于乖宝这样的称呼,老妖婆林雨桐的脸稍微红了那么一下。然后回复了两字:婚礼!

    不用问也知道林博此时躲在卫生间里跟林雨桐求助呢。

    林博坐在马桶上,“婚礼?谁的婚礼?好端端的怎么想到婚礼上了?”

    “干什么呢?不出来跟谁打电话呢?”朱珠将门拍的啪啪响,凡是躲着人电话的行为,都是可疑的。再说了,她真想上厕所了,他肚子里没货站着厕所干什么?

    林博吓的站起来收起手机,压了一下水箱的按钮,水哗哗的响了起来,他这才道:“好了!好了!”

    门一打开,他就顺着门边溜,“你进去吧,我好了。”

    晚上睡下了,林博还是没想明白婚礼的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再第三次差点被朱珠踹下去的时候终于不耻下问了,“那什么……婚礼的事吧……”

    话没说话,朱珠就一僵,躺在那里不在动了。

    林博心一安,这是说到点子上了?可接下来呢?婚礼怎么着啊?前思后想,他磕磕巴巴的道:“婚礼……婚礼是一种仪式……得虔诚……”

    朱珠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就淡淡的‘嗯’了一声。婚礼和婚姻都是该虔诚对待的,这话没错。

    林博有点卡壳,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你得叫我想想……”

    朱珠的心就往下掉,这结婚证都领了,这会子一说婚礼,他说他得想想。什么意思?因为婚礼得虔诚对待,所以在不能草率的跟自己结婚?

    她蹭一下坐起来,一把揪住林博凑到脸跟前:“你刚才说的是认真的?”

    林博还有点迷茫:“认真的。肯定是认真的!”

    小子!挺有胆啊!

    这么说,心还是没全部搁在家里吧。看来这段时间放的松了,皮又紧了。她微微笑了笑,笑的林博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行!我知道了。睡吧。”朱珠施施然躺在,“不着急,你慢慢想。”

    哎呦妈呀!你可吓死我了。这是到更年期了吧。明儿是不是得买点静心口服液啥的,要不然这猛地来一下谁受得了啊。

    第二天林雨桐问他:“跟我妈说了?”

    “说了。”林博不想叫闺女操心,这人到了更年期说明是开始老了,有自己担着呢,干嘛叫孩子跟着悬心,“放心吧。有爸呢,你妈那儿,妥妥的。”

    林雨桐看了朱珠一眼,见朱珠瞄向林博的眼神都带着小刀子,这是妥妥的?看着不像啊。

    但这两人的想法和行为那真是迥异于常人,林雨桐还真不敢随意的猜测什么。

    吃了早饭,就跟着林博逛街,衣服这些是不用看的,主要是逛奢侈品店和珠宝店。林雨桐对这些不是很讲究,但朱珠却从来都不手软,挑了好几个新款的包包叫人给包起来,“以后出门,别总是一副学生娃的打扮,该穿还得穿,该用还得用。你爸又不是买不起。”

    林博喜笑颜开,能满足老婆孩子一切的需求,这是男人最大的自豪和成功。

    又买了不少首饰,尤其是今晚跟礼服相配的项链和耳环,更是精挑细选。当然了,估计林博这段时间忙前忙后挣的那点钱也基本搭进去了。

    看这买买买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朱珠跟林博有仇呢。

    下午回去就有专业的化妆团队前来化妆,林博也是要化妆的,毕竟要上镜嘛。但林雨桐还是瞅着怪怪的。镜头前是好看了,可是现实生活中看到,还是叫人觉得别扭。

    走红地毯这事其实挺奇怪的。

    尤其是走在林博和朱珠的中间,被爹妈牵着手进场,更是叫人别扭的不行。但是林博不这么想啊,他时不时的朝两边的媒体打招呼,又停下来摆拍,一点都不介意人家来拍。那脸上的笑仿佛在说,看吧,我老婆我闺女漂亮吧。

    朱珠低声嘟囔道:“跟个二傻子似得。”自己一个老总,扔下公司不管,跑过来不知道干嘛的。

    跟着,她就知道她是干嘛的了。一个个花枝招展穿着各色礼服的美人,都少不得过来跟林博打的招呼,要求拍照。不光叫媒体拍,还一个个的拿出手机要跟林博玩一手自拍。一个个的穿的衣服要么暴露的很,要么是真空上阵,再一弯腰,九成都会走光的。

    朱珠用手捂眼睛,真是辣眼睛啊。之前还觉得他说的对婚礼的态度该虔诚这事是认真的,可现在看来,他明显是不愿意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拥有整个森林的机会吧。

    林博趁着没人过来还不知死活的道:“你看,你男人还是很有市场的。”所以,千万别对我那么凶,再凶,我就离家出走看看,愿意收留我的女人多了去了。

    全程林雨桐都跟一个吉祥物似得,默默的含笑看着。不过今年林雨桐投资的电视剧还没到参加评选的时候,但已经崭露头角。不少跟林博打招呼的人,也不忘了跟这位打小姐寒暄两句。可林博向来是有宗旨的,说话可以,合影就算了。一概被他给推了。

    这边的事完了之后,第二天就该回去了。却不想金家打来电话,请林家三口吃顿便饭。

    这金家出面的是金河的哥哥金沙,也就是四爷的舅舅。

    金家的大本营在明珠市,到了他们地盘上了,人家主动邀请,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得去见见的。

    林博嘴上和气的答应了,挂了电话却恼了,“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闺女非他不嫁了?”说着就看林雨桐,好似等着她附和一般。

    林雨桐一缩,两眼一闭,看不见!

    林博点了点林雨桐的额头,“没出息!”

    金沙已经七十了,但依旧很健硕。比林家老两口还大一轮的年纪,林博心里就是再不满,人家都出面了,还这么大的年纪专门出来跑一趟,他就是再不满也发泄不得。

    人老成精,哪里看不明白林博的心思。他也不挑破,只笑呵呵的说四爷:“随是江家的儿子,但在金家也是上了族谱的。我一直就叫他思烨。不管怎么说,总归是我们金家的血脉。我觉得姓金也挺好。”

    林博呵呵一笑,这是话里有话啊。不光在说那小子的背景也深,金家江家加起来不比你林家弱,又似乎在表示,以后有了孩子,也可以叫孩子姓林嘛。前一个条件在他看来也就那么回事了,哪怕是个没钱的,也没什么要紧,我家又不缺那玩意。不过叫孩子姓林这一点,他还是很心动的。姓林才对嘛。

    心里撬动了那么一丝缝隙,人家就不再多说了。转眼就说起了其他的事情。都是商场上的,金氏也有一些海外的项目寻求合作伙伴,跟万海的意向倒是有重合之处。这是正事,林博表示回去会转达给林渊。

    一顿饭吃的还算是顺畅。临走金沙又给了林雨桐见面礼,是个七个大小不等的蓝钻石攒成的项链,价值不菲。

    回来后朱珠给林雨桐带上,用举着镜子叫她自己看,“这金家对江枫倒是看的很重。”

    与其说是金沙看重外甥,倒不如说是金沙对金河有些歉疚。要不是金家老爷子病床前的非得安排金河结婚,金河是走不到这一步的。

    朱珠的空的时候问林博,“这意思是不是盼着把两个孩子的婚事定下来?”

    订婚?

    “做梦!”林博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桐桐才多大?我跟你说,别跟我提闺女结婚的事,再提我跟你急!十年!十年内都不准跟我提。”

    你就把你姑娘留成老姑娘算了。

    从明珠回去以后,朱珠还跟林雨桐悄悄的说这事,“……我看你以后出嫁,把你爸给你当陪嫁带着去夫家算了。”

    林雨桐还没说话,林博不知道从哪钻出来,“陪嫁就陪嫁,我跟你说,将来真要出嫁了,我就在我闺女对门或是隔壁买个房子,我看谁敢亏待她。”

    那你闺女就真嫁不出去了。

    学期过半了,林雨桐这学期的明显分心了,好些知识点都没背呢。晚上林博早早回来,林雨桐就不去林渊那边了,直接回小区这边的家。吃饭的时候也得背书。

    “你吃饭吧。”林博给夹菜,“爸跟你保证,你们老师肯定让你过的。”

    该干什么的时候就得认真的干什么,要不然四爷得说了。

    饭没吃完,苗苗的电话打来了,“有空没?过来一趟呗。”

    大概是有事。

    林雨桐三两口把饭扒拉了,“我找苗苗借书圈重点去。”要说有事他肯定问什么事,然后一个谎言但无数个谎言去圆,要不然出不了门。

    林博心道:我又不耳聋,那电话里说了什么我听的清清楚楚的。但看着闺女眼都不眨的忽悠他,又觉得小模样可爱的不行,真跟他小时候逃学糊弄林伯渠老先生的表情如出一辙。然后大手一挥,放行了,“十点以前回来。”

    只有两个半小时的时候?

    到苗苗家的时候,林雨桐意外的看见了朱广斌,“你怎么在这儿?”

    朱广斌靠在沙发上:“等你啊。我的片子拍出来了,叫你这个业内人士看看,我才敢拿去给姑父看吧。”

    苗苗端了水果从厨房出来,“一起看!一起看!服装和化妆那一部分写的是我的名字。”

    看来参与度很高啊。。

    三个人挤在沙发上,文娟从卧室里探出头来,“你们看,我还要码字,就不出来了。”

    林雨桐顺手扔了一个苹果过去,这才摆摆手。

    只这扔了个苹果的功夫,一扭头,就见屏幕上出现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模样的两个男女学生,男孩子骑着自行车,女孩子坐在后座上,一手抱着书,一手搂着男孩子的腰,在满是落叶的林荫下骑车缓行,风吹起女孩的裙摆,路边的男孩子就吹起了口哨。

    “不错,真不错。画面唯美。”林雨桐朝苗苗竖起大拇指,“化妆也不错,裸妆效果,难为你从哪找来这样的校服,我真没见过哪家中学允许中学生穿成这样。”

    “十五一件,在淘宝上订的。”苗苗剥了香蕉咬了一口,很有些洋洋得意,“怎么样?看不出来吧?”

    朱广斌切了一声,“一动就线就崩开了,还不错呢?”一个剧组的衣服愣是没有她身上的一件长衬衫贵。

    林雨桐也没理他们的斗嘴,一直看着电脑屏幕。故事是个简单的校园故事。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优等生喜欢上了一个除了体育好其他科目都不好的差等生,然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属于懵懂的早恋类型。有一定的市场,估计能得中学生喜欢,但是走上社会的,估计没时间看这种青春蛋疼的作品。要叫林雨桐给打分,七分还是能给的。从他们的成本来算,怎么卖都是赚钱的。

    “挺好!”她刚夸了一句,就见屏幕上出现了男孩壁咚女孩的画面。男孩被对着镜头,又刚好挡住了女孩,没有特写镜头,林雨桐本来都要收回视线了,可再看了一眼,就觉出不对了。这背影很熟悉啊。再看露在镜头里女孩光着的腿和脚上的白色泡泡袜,这绝对不是主演的女孩的腿。一开场那女孩的腿她看了,特别惹眼,纤细笔直修长,坐在自行车上偶然伸出来踢一下从树上飘落的树叶,画面很好看。可这个女孩的小腿肚稍微有点粗。虽然也好看,但不像是女主角那么精致。还在发愣,两个人亲在了一起。林雨桐愕然,不由的左右看看,见这两人多少有点尴尬偏偏做出一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她不由问道:“这不会是你们吧?给男女主当替身拍吻戏?”

    苗苗不承认,“哪里是我了?那是剧组找的一对恋人……”

    “拉倒吧。”林雨桐指着还亲的如火如荼的两人,“我从小跟在我表哥后面上学放学,这背影我从小看到大,怎么会看错。”熟悉的人别说背影了,就是远远的看着走路的姿势,也能认出人来。说着,她就看朱广斌,“哥啊,你说呢?”

    “那什么……”朱广斌被认出来了,知道辩解无用,“那什么……女主角是我们学校表演系的一个小学妹,人家孩子连恋爱还没谈过,初吻还在,不能为了这么个破戏叫人家做出牺牲吧。人家孩子一辈子都会有心理阴影的……”

    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林雨桐扭脸去问苗苗,“你难道谈过恋爱?在这之前初吻已经没有了?”

    苗苗一下子就被呛住了,连着咳嗽了好几声,蹭一下起身就跑卫生间里去了。

    朱广斌指着她的背影:“什么意思这是?”

    林雨桐就谴责的看他:“人家小学妹的初吻是初吻,我同学的初吻就不是初吻了?”

    朱广斌瞠目结舌的看着林雨桐:“你什么意思?可别坑你哥?”

    “谁坑你了?”林雨桐施施然起身,“自己做的孽,自己收拾去。”

    “不是!”朱广斌朝卫生间小心的看了一眼,然后低声跟林雨桐解释,“当时吧……拍摄现场都是小一级的学妹,有两个跟我一级的同学吧,人家那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谈过恋爱的……”

    “朱广斌你什么意思?”苗苗从卫生间出来,面色铁青,“别人不像是谈过恋爱的?难道我就像是谈过恋爱的了?你给我说清楚,你从哪看出来我谈过恋爱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敛财人生[综].第838章 奇爸怪妈(34)三合一》,方便以后阅读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敛财人生[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