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191章兄弟情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颜浧一直在梦里。

    前世今生的画卷,一点点在眼前展开。

    他生于赵州,父母是小生意人,精明又安于本分,操持着家业。

    他五岁的那年,赵州城破,父母都死在蒙古兵的马刀之下,他抱着两岁的幼弟,躲在草堆里。

    他们啃了几天草根,逃出了赵州城,往西北的大漠而去。

    他才五岁,带着弟弟的时候,脚都走破了,步步血痕。

    刚踏入大漠,他们就遇到了一个中年萨满,他收留他们做“那可儿”,也就是门户奴隶。

    他们以为遇到了恩人,却是遇到了魔鬼。

    萨满性情暴虐,喜怒无常。

    往后的几年,他们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屈辱,打骂更成了家常便饭。

    再后来,他杀了萨满。

    他和弟弟相依为命,他是长兄,像父亲一样教育弟弟,辅佐弟弟。

    他伪装的祭祀法师,深受部落百姓的爱戴,他不过十三四岁就功成名就,拥有自己的牛羊和奴隶。

    直到进入中原,颜浧才明白一件事:他弟弟在他的庇护之下,任性妄为,是非不分。

    颜浧不是一个好的“父亲”,他对弟弟的疼爱过头、约束不足。

    小时候吃了太多的苦,才让颜浧处处放纵弟弟。

    想到了自己的亲弟弟,颜浧心中大恸,流下热泪。

    “......将军?”他耳边传来惊喜的声音,“将军他流眼泪了,是不是快要醒了?”

    “快去请王神医!”

    一番忙碌,颜浧隐隐约约感觉有人按他的脉。

    声音渐渐远了,耳旁的话听不清。他又回到了梦里。

    他和弟弟相依为命,后来他有了自己的师父,也有了自己的妻子。

    “还是不醒?”

    “还有半个月就要等京师了,京里的太医会有法子的。”

    颜浧浑浑噩噩,似把两辈子都经过过了,他在九月初的黄昏醒过来。

    河面上金风细细,温暖而凉爽。晚霞照进了船舱。

    他动了下。浑身都疼。

    “将军,您醒了?”守着他的随从大喜,“将军醒了。快来人!”

    颜浧事后才知道,自己九死一生,被淳宁郡主捅了刀,倒在血泊里。

    随从上岸去请了位神医。缝合了伤口,施针用药。颜浧一直有单弱的呼吸,却陷入了沉睡。

    从出事到现在,已经快四十天了。

    随从们一边给颜浧治病,一边让官船进去北上。此刻他们已经快到了京师。

    “返程!”颜浧醒过来,沉默坐了半晌,湖州府的事。历历在目。

    他想到了陆落,气血翻滚。几乎要跳下船游到湖州去。

    “快返程!”颜浧厉喝。

    失去记忆后的一切,他都想了起来,他只感觉喉咙里发腥,他情绪太过于激动,吐血不止。

    随从都吓坏了。

    颜浧想到他的五娘承受那些痛苦,他从心口一直疼到了脑壳。

    他快要发狂。

    他离开江南已经两个多月,等他的船再次到湖州府时,只怕就是明年正月。

    而颜浧重伤未愈,他不能乘坐马车颠簸。

    他心急如焚。

    醒过来之后,前世的记忆单薄了些,今生的却如潮水般涌进来,几乎淹没了他。

    “让船夫们都加快,昼夜不歇!若是腊月初到不了杭州,就把他们扔到河里喂鱼。”颜浧对随从道。

    随从有点为难,没敢接话。

    一个月的时间,到不了湖州。

    可颜浧的话,随从不敢反驳,犹豫了下,随从传令下去,船夫们果然就加快了速度。

    颜浧从抓狂的心绪里回神,整顿情绪,问:“疑犯畏罪潜逃,咱们可有损失?”

    “没什么损失,死了一人,走失了一人。”随从道。

    “死了谁?”

    “张别驾。”

    “那走失了谁?”颜浧又问。

    “李泓李别驾。”

    颜浧眼眸阴沉。

    官船只有一个底舱,用铁皮浇灌的,沉重而结实,用来关押罪犯最合适了。

    底舱只有门,无窗户,李泓负责每日给那群人送饭。

    颜浧待他们很苛刻,一日只给一顿,定期看他们是否搞鬼,胳膊有没有接上去。

    不成想,还是让他们得逞。

    究其因果,是有了内鬼。

    李泓就是那个内鬼。

    颜浧对李泓一般,没想过提拔他。因为不器重,李泓的秉性如何,颜浧也不了解。

    这次就是栽在李泓手里。

    颜浧让半途中停船。

    他将自己的随从,分成两拨,一拨随着他返回湖州,去找他的五娘;另一拨则护送几位随行的文官,让他们进京去阐明缘故,交代杭州的案子。

    颜浧用小船先送了那些人上岸,然后让他们乘车北上,反正快到了。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时间线从颜浧处的十月,拉回江南的四月初,那时候颜浧刚离开湖州。

    陆落家里气氛很好,因为初九他们就有除服了。

    颜浧从湖州离开之后,闻氏怕陆落伤心,特意安抚了她几句。

    “过去了娘,不必多提。”陆落态度坦然。

    她的话,情真意切,在母亲听来却似敷衍。

    于是陆落坐下,和闻氏细谈了一番。

    她们母女聊了聊颜浧。

    闻氏的激动过去了,陆落也心平气和。

    陆落还是感激颜浧,让她经历过感情,那是她人生从未有过的体验。

    相爱岂无伤?

    伤害不过是爱情的一部分,陆落接受了它。

    “.......我始终记得,父亲匆忙定下我的亲事。”陆落喟然,“这门亲事从开头就不好。”

    “你能如此想,娘也放心。”闻氏道,“娘怕你想不开。”

    “我心里难过是有的,却不会钻牛角尖。”陆落笑道。

    陆落和闻氏闲聊,也趁机对闻氏说起了她的计划。

    “再过几天,咱们就正式除服了。”陆落道,“娘,您想过邬大人吗?”

    闻氏一怔。

    邬予钟,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她最近养育十娘,心里充实,再也没想过他。

    “娘,我希望此生,您和邬大人还能有缘。”陆落道。

    闻氏大惊:“这怎么可能?”

    “当初莲娘跟古树跑了,我还记得她的心甘情愿。娘,您还不如莲娘吗?”陆落问。

    莲娘还只是个通房,就生完了十娘,陆其钧对其冷淡,她知晓前途渺茫,就跟着她的初恋情人私奔了。

    他们躲进了东北茫茫的丛林。

    陆落想起来,就感叹莲娘的勇气。

    ——*——*——

    第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191章兄弟情》,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