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131章可怕的流言(求月票)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可能是灯火太过于绮丽,亦可能是她的容颜太过于动人,陈容枫冲动将心迹表明,那个瞬间他义无反顾。

    晚夕他回去,越想陆落的反应,心里越发起了悔意。

    不应该说得如此直白,也不应该这么早说!

    “太仓促了,若是再等等,此事会更圆满。”陈容枫很后悔。

    在陈容枫这等才子心中,爱情是婉约而唯美的,它点点滴滴溶于生活,溶于诗词,却独独不适合用言语直白说出来。

    一旦说了,再浓郁的感情都有些苍白,言语难以传达心绪的万一。

    他觉得陆落不懂他的情分。

    可爱慕又是难以自控的,它在心口酝酿,曾苦涩,也甜蜜,灌得满满当当的,它自己溢了出来,是瓜熟蒂落的结果。

    陈容枫不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他历过婚姻,阅过繁华,他比年轻人更清楚自己要什么。

    陈容枫也懂得,对一个女子心动到痴迷的地步,是难能可贵的,他的一生还是头一次碰到。

    这份感情,可遇不可求。

    “不必多想,看缘分吧。”陈容枫对自己道,“我该说的都说了,若还是错过,就注定我们无缘了。”

    他尽力了。

    接下来的日子,又是一番等待。

    等待很辛苦,陈容枫坐立难安。

    翌日,陈容枫早起,去了衙门,处理完公务。

    晚夕,他想去找陆落。

    而后他又想:“不能逼得太紧,让五娘心生反感。”

    感情就是这样,投入了酵母,就要等它自己慢慢酝酿。不能着急。

    女孩子的心思,陈容枫不太懂,但适当退后几步,总好过步步紧逼。

    他就直接回家了。

    他的小姨子吴八娘和小舅子吴泾元,都在等着他回来用晚膳。

    晚膳的时候,吴八娘沉默不语,陈容枫也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没空说话。

    只有吴泾元开口了。

    “姐夫。昨晚那个姑娘,是澶烟姑娘吗?”吴泾元突然问,带着浓浓的敌意。有点小孩子般的赌气。

    “什么?”

    陈容枫不太明白小舅子这话的意思,怎么说到了澶烟?

    陈容枫和吴元娘成亲的时候,吴泾元才五六岁,在他心中。吴泾元永远都是那个小不点的孩子。

    当然,吴八娘也一样。那时候吴八娘也是个小黄毛丫头,陈容枫无法将这两个人视为大人。

    在他心里,他们姐弟就是孩子,是两个小鬼头。是晚辈。

    突然,这个晚辈提到了澶烟,让陈容枫有点接受不了。好似他长辈的尊严被质疑了。

    澶烟是京师有名的歌伎,他有才子名头。曾与朋友去捧场,这是逢场作戏;而后,澶烟自赎了身,陈容枫没有搀和。

    那时候,他正沉浸在对陆落爱恋无果的痛苦里。

    澶烟跟来湖州,陈容枫也知晓。

    对方是为了跟着他,陈容枫更清楚,这是澶烟明确说过的。

    陈容枫对她,从一开始就只有迎合的做戏,感情是没有的,澶烟正当红的时候劝他留宿,他都拒绝了。

    他没有睡过澶烟,就少了份责任,所以澶烟告诉陈容枫,她是跟随着他到了湖州,陈容枫劝她回去:“我不可能纳你进门的。”

    “就因为我身份低贱吗?”澶烟哭道。

    陈容枫没有说话,实话往往不堪,陈容枫也不想说出口。

    原因众所周知,陈容枫出身广德侯府,他为何不能纳澶烟,澶烟也是明白的,却非要用话激他,让陈容枫很无奈。

    不成想,这件事他小舅子都知道了,难不成京里的人全知道了?

    陈容枫心里莫名就有点发堵:他不想陆落知道,更不想闻氏误会。

    饶是清白,陈容枫也难以自证,他害怕这种流言蜚语传到闻氏和陆落的耳朵里。

    “你是听谁说澶烟的?”陈容枫放下了筷子,问吴泾元。

    他眼神有点紧。

    吴泾元莫名心虚,低声道:“是听您府上的人说,这些年您和澶烟姑娘来往密切.......”

    密切,这倒不至于。

    不过,陈容枫没有内眷,湖州府的乡绅或者官员再想跟他结亲,也不好贸然送闺阁女儿到他府上。

    所以,这些年唯一登门的年轻女子,就是澶烟。

    陆落倒也来过几次,不过都是大事,不是平常的拜访。

    湖州府其他的歌伎,陈容枫是没心思再去结交的,独独和澶烟是旧情份。

    澶烟也就是来过三四次,每次不过是弹弹琴,说说新词,陈容枫就派人送她回去。

    陆落回来之后,澶烟再次登门,都被陈容枫拒之门外。

    府上没有女主人,下人们喜欢嚼舌根,就提到了澶烟。

    吴泾元姐弟俩,一到湖州就打听过,所以知晓了她。

    “那不是澶烟。”陈容枫道,“那是闻公公的外孙女,陆家的姑娘.......”

    他说陆姑娘的时候,语气有点绮靡,他自己可能没感觉到,但外人能瞧见他的神色温柔,呼气都带着几分轻盈。

    “不可胡说八道,将陆姑娘和澶烟混为一谈!”陈容枫又正色对小舅子道,“我与澶烟不过是京师的旧交情,如今早已不来往了。”

    吴八娘白皙柔嫩的手,放在桌子下面,手指紧紧掐入了掌心,捏出好几个弯弯的月牙指痕。

    姐夫喜欢陆家姑娘!

    从他的表情,他的言语,以及昨晚他的眼神,吴八娘就全明白了。

    吴八娘感觉有口气透不上来。

    她唇色有点白,脸更白了。

    吴八娘带着丰厚的陪嫁回来,原是计划好了要嫁给陈容枫的。

    照现在这么看,此事未必能成。哪怕成了,也是诸多波折。

    吴八娘吃了太多的苦,她实在经不起任何的波折了,她想找个男人疼她、宠她,而不是她再次低声下气去求他。

    “.......我错了,姐夫。”吴泾元低声认错,“我以后不乱说话,也不乱打听了。”

    澶烟的事,明明是吴八娘打听出来的。

    吴泾元虽然年轻,却也不傻。

    他这个寡居的姐姐打听大姐夫的事,是为了什么,吴泾元也能猜到一二。

    他怕陈容枫再追问,问出是吴八娘打听的,对她心有芥蒂,只得自己先揽过来,免得八姐好事不成,又添磨难。

    若是陈容枫再次做他姐夫,吴泾元是非常高兴的。

    吴泾元甚至有点害怕陈容枫令娶他人,这样,他就是别人家的姐夫了,还能对他们有多少亲情呢?

    ——*——*——

    第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131章可怕的流言(求月票)》,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