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96章千古绝唱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华月犹豫良久。(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她从小在青楼长大,念过很多的书,什么诗词到了她手里,她能断出好与坏来,她并不是怕被陆落坑。

    她是舍不得花钱了。

    正如陆落所料,华月并非月华楼的东家,她是替人经营华月楼。

    可外头没人知晓,都以为她就是东家,这个误会华月也没有去解释过。

    月华楼的东家,等于是将这生意送给了华月,唯华月总觉得钱不是自己的。

    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就瞻前顾后。

    “是什么词,我能看看?”华月问陆落。

    陆落笑了笑:“您这话问得有点外行了,您如此聪颖,我将词给您过目了,您记下来了,您反悔不买了,我去哪里哭?”

    “那我也不知词的好坏,如果买了下等的,岂不是白白吃亏?”华月道。

    陆落笑道:“我是信得过您的,也知道您有文才,能有欣赏的眼力。这么说吧,写这三首词的人,他的诗词天下传唱,就是你们青楼,十个姑娘里,也有九个会唱他的。”

    华月眼睛转了转。

    当今第一词人,是晋王府的三太尉安玉岫。

    安玉岫虽然是天潢贵胄,却从来不讲究,他亲自给名妓写词,都是常事,陆落却说作词的朋友不愿意和青楼沾边,自然就不是安玉岫了。

    除了安玉岫,其他出名的词人,华月随便就能列出七八人。

    这七八人中,包括湖州知府陈容枫。

    华月倏然眼眸一亮。

    陈容枫以词和书法而闻名。可到了湖州府之后,他不知是忙于政务,还是避嫌,两年多没有新作问世。

    而这两年里,安玉岫又有三首惊才绝艳的词,传遍天下,声名早将安玉岫远远甩在身后了。

    “......早就听闻陈家家风严,陈容枫又是父母官。律法规定官员不能涉足风月之所,他的词不便流入青楼,也是为了避嫌。

    陆姑娘从湖州府来,又是闻乐喜的外孙女。她手上的词,极有可能就是陈容枫的大作了。”华月心想,一双美目滴溜溜转了转。

    若是陈容枫的词,五万两银子三首,倒也不贵。

    华月这边想着。陆落又道:“我信得过您,只要您愿意买了,同意我的价格,我可以先把词给您瞧。您瞧好了,再给我钱,瞧不好可以不给。”

    华月的犹豫一扫而空,她立马道:“好,我买了!”

    陆落微笑,心想又做成了一笔买卖,心情颇为不错。

    她让华月拿了纸笔给她:“我把三首词誊写出来。给您过目......”

    华月就亲自就端过来纸墨,放在陆落的案前。

    陆落伏案疾书的时候,华月退到了旁边,略微等了等,陆落终于写好了。

    陆落吹了吹墨水,交给华月。

    华月拿起来,入目的是陆落那手歪歪斜斜的字,跟蚂蚁爬似的。华月打听过陆落,知晓她是官家千金,突然瞧见她这首字。华月很吃惊。

    太丑了!

    字虽然丑,字迹也不算工整,却不影响阅读。

    一共三首,华月扫了眼:“《如梦令》、《蝶恋花》、《水调歌头》.....”

    都是常见的曲牌名。不刁钻。

    只要不刁钻,就能唱,而且可能红,华月比较满意,就仔细一首首往后读。

    第一首是《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华月原本悠闲的身姿,突然就坐正了,她眼睛倏然亮了起来。

    青楼女子,卖得是才华和爱情,华月从小就读过很多书,鉴赏能力不亚于某个秀才甚至举人。

    她读到这首《如梦令》,猛地就被惊艳到了。

    这是一首小令,节奏明快精炼,急唱急转,酣畅淋漓,最适合绮儿的性格。

    而这首小令,写得是游兴,行文流畅自然,将一个活泼机灵的少女,贪玩误了时辰的焦虑,铺陈在纸张,生动有趣。

    “误入藕花深处”,这句更是让华月惊喜,她仿佛闻到了荷的清香,藕花深处的世界,神秘而幽杳,令人向往。

    华月自然不知道这首《如梦令》流传了千古,她只能从她暂时的判断,这首词能唱红。

    若是珠淮来唱,未必行得通,却最适合绮儿。

    华月非常满意。

    她带着这份满意,就有了期盼,继续往下看。

    而后,她看到了《蝶恋花》,忍不住就惊呼道:“好词!”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这首词是写暮春之景,虽然有点失落之意,可词惊艳绮丽,婉媚绰约,又空灵蕴藉。

    此词一旦问世,必然要大受追捧,华月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如此精致绮靡的词了,只怕可以成为一种流传了。

    “陆姑娘,这首词是谁作的?”华月有点激动,她好似看到了绮儿的未来。

    有了如此好的词,绮儿肯定能出人头地。

    绮儿虽然性格活泼,可这首歌也不是一味的伤感,倒也和绮儿端庄起来的时候相配。

    “您看完了?”陆落笑问。

    华月这才想起,还有一首呢。

    剩下的《水调歌头》,是苏轼的明月几时有,千年以来被评为中秋词的绝唱,地位冠绝文坛。

    华月看完之后,这下子却不说话了。

    她已经被震惊得不知如何评说。

    她紧紧握住了这张纸,半晌之后,激动的情绪平复,她立马起身:“陆姑娘,我马上拿银子给您,您这词就卖给我了!”

    她生怕陆落反悔!

    这三首词,不管卖给哪个青楼,都是对方扬名的资本。

    华月一定要买下来!

    “我原就是卖词的,您既然要买我的,我就不货与二家了。”陆落笑道。

    华月非常高兴,急匆匆回屋。

    这次,她不仅将五万两银子拿来了,还将卦金剩下的一万四千两,也给了陆落。

    陆落从月华楼,赚了七万两银子。

    ——*——*——

    今天家里有点事比较忙,所以更新这么晚才来,给大家道歉~~(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96章千古绝唱》,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