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72章挨打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冤有头债有主。

    聂老爷突然想到了这点。

    吴妈妈得罪的,并不是陆五娘,而是滕元娘。

    陆五娘愤怒,也是替滕元娘争口气。

    虽然不明白个中缘由,聂老爷还是觉得,他们走了很长时间的错路:应该给滕元娘赔罪,而不是陆五娘。

    只要滕元娘原谅了吴妈妈,陆五娘自然没话说了。

    “来人,将这个恶仆绑到滕氏染坊,交给滕姑娘发落。若是滕姑娘不肯,当着她的面儿,打这个恶仆三十棍,给滕姑娘出气!”聂老爷道。

    下人道是。

    聂家的人,果然将吴妈妈拉到了滕家。

    得知滕元娘并不在家,而是去陆氏千丝染坊做了场头,聂家领头的小管事有点犹豫。

    “是回去,还是去染坊?”护院问小管事。

    小管事最会揣摩主子的心意,立马有了主意:“去染坊!”

    吴妈妈平日里在聂府没少作恶,这位小管事恨之入骨。

    如今老爷发话了,一定要滕元娘原谅聂家,打死吴妈妈也无妨,这位小管事自然要往死里折腾她!

    吴妈妈在太太身边,沾染了太太的骄傲,她却比太太心狠手黑。

    太太是个眼睛放在头顶上的,除了目空一切,也没啥大毛病,有时候还能发发善心。

    这位吴妈妈,连头发丝都是黑的,欺上瞒下无恶不作,偏偏太太器重她,其他人恨她恨得牙痒痒,也无可奈何。

    聂府上下,没有不恨她的。

    他们将吴妈妈。带到了陆氏千丝染坊,指名道姓要给滕元娘磕头。

    “滕姑娘不同意吴妈妈磕头,主子就要打死她。”

    滕元娘正在忙着染几匹绵布,听闻此话,她不知何意,就出了染坊。

    “这.......这是做什么?”滕元娘吃了一惊。

    四五个壮汉,手里押着吴妈妈。还带着木棍。站在染坊前,把滕元娘吓住了。

    吴妈妈形容憔悴,满脸泪痕。可滕元娘记得她,而且恨她!

    那天她羞辱滕元娘,滕元娘一直记得,她从内心里。盼着有一天能还回去!

    “滕姑娘,这是聂家的劣婢。背着主子行恶,给主子的宽和仁善抹黑。老爷让小的几人,带着她来给滕姑娘磕头,请滕姑娘发落。若是滕姑娘不能原谅她。老爷就让小的打死她。”领头的小管事对滕元娘道。

    滕元娘愣愣的。

    这是搞什么鬼?

    滕元娘知晓聂家有点家底,曾经祖上做过官,不是普通的平头百姓。

    相对于滕元娘。聂家是“上等人”,有钱有势。从骨子里就比滕家高一头,滕元娘虽然恨吴妈妈,却从未想过吴妈妈给她赔罪。

    她觉得不可能。

    滕元娘想,将来她要做最有名气的染布师傅,到时候她的布能进贡到宫里,也许皇后或者太后兴起,问了句谁是滕元娘,她就有机会出人头地。

    那时候,她一定要聂家给她赔罪!

    如今,这赔罪来得如此轻易,又这般突然,滕元娘难以置信。

    她愣住了。

    她盼望已久的“报仇”,就这么轻易实现了吗?

    不真实!

    四周有街坊,瞧着这边声势浩大,都围过来看热闹。

    街坊们指指点点的。

    滕元娘回过神,望着这些街坊,再看着如丧家犬的吴妈妈,心里倏然起了恶念:假如聂家的人,真把聂妈妈打一顿,这些被“聂家”这种上等人欺负惯了的街坊们,包括她自己,也许都能出口气?

    这些街坊,个个都是好人,心地善良,在滕家出事的时候,没少帮过滕家。

    有的送些口粮,有的送些钱财,各尽所能。但是,他们也和滕元娘一样,都是小买卖人。

    平日里,这些买卖人,哪个不受气?

    他们枯燥而卑微的活着,一如滕元娘。

    滕元娘年轻心热,一念之间情绪发作对聂家的管事道:“我不受她的磕头,她可不曾得罪我,我不会原谅。你们有本事,打死她好了,反正不与我相干!”

    街坊们远远的看热闹。

    他们未必都见过世面,也未必知晓聂家,却见对方有四五个家奴,押着个管事的妈妈,就明白:“这是大户人家。”

    大户人家,意味着买卖人要小心翼翼的奉承。

    他们都糊里糊涂的,不知道滕元娘惹了什么事。

    街坊们议论了起来。

    “滕家都没个安生日子,怎么又惹了这些大人物?瞧着带这么多人,别是要砸了染坊吧?”

    “不是说赔罪吗?看手里拿着家伙,只怕是说反话吧?快,回去打门栓来,真打起来了,好歹帮一把。”

    滕元娘的话,街坊们都听见了。

    果然,滕元娘与这些人有过过节。

    街坊们不犹豫,几个体壮的汉子,悄悄回去拿了棍子或门栓来。

    “来人,给我打!”小管事听到滕元娘的话,就不客气了,让扛着板凳的护院,放下板凳,将吴妈妈放倒,就这要开打了。

    有几个年轻热心的街坊,往前站了几步,生怕这些人要打滕元娘。

    滕元娘只是个小丫头,刚又没了爹,欠下巨额的家债,任谁都有几分怜悯之心。

    吴妈妈却哭了,大声叫唤了起来。

    “滕姑娘,都是老奴的错儿,老奴瞎了狗眼,不该骂滕姑娘,也不该说那些话儿!滕姑娘,老奴给您磕头了,您就饶恕了老奴吧!”吴妈妈大哭。

    滕元娘心中,没有半分同情。

    吴妈妈这种人,落魄的时候比丧家犬都脆弱,一旦得了势,立马就要对主子摇尾巴,对下面的人龇牙咧嘴!

    “你说了什么话,我没听见!”滕元娘冷漠道。

    聂家的护院们就迫不及待按住了吴妈妈。

    一棍子打下来,啪的清脆。

    吴妈妈嗷嗷大叫。

    滕元娘愣住了,街坊们也愣住了。

    这棍子打得着实狠,是结结实实的一棍子。

    还真打啊?

    这些狗奴才们,平日里仗势欺人,今天怎么卖乖了?

    就在滕元娘和围观的街坊们发愣时,聂家的护院又打了第二下。

    第三下。

    第四下。

    ......

    吴妈妈的呼痛声,一开始很惨烈,可是打到了第十下,就虚弱了下去,疼得满头大汗,深蓝色的后骨衣襟,沁出了湿濡,看样子是血。

    这着实打得狠了。

    “......住手!”滕元娘一开始很快意,可瞧着吴妈妈渐渐不行了,滕元娘于心不忍,有点慌了。

    打到第十三下,她终于忍不住,大声叫停。

    “快住手,我原谅就是了!”滕元娘道。

    聂家的护院们都恨吴妈妈,他们下了死手,吴妈妈被打得奄奄一息。

    ——*——*——

    (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72章挨打》,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