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67章震惊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十几岁的小孩子,最是气盛且虚荣。

    几句言语上的轻视,对大人可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孩子却觉得是极大的侮辱。

    滕元娘是来给陆落送染好的绫,却被这么个趾高气昂的主顾一通刁难,先说她是叫花子,又说她送的麻布。

    “我不是送葛布、蕉布的!”滕元娘气得脸通红。

    她瞪着眼,盈盈如水的眸子里倒出来那位管事妈妈刻薄的唇,和含讽的眼。

    “您是......滕家姑娘吗?”掌柜的这时候才有机会说话。

    夏廷玉没瞧见滕元娘进来,倒是这位管事妈妈先注意到了。

    还没等夏廷玉说话,这位妈妈就数落起了滕元娘,夏廷玉一头雾水。

    夏廷玉亦好奇这位是谁,直到此刻滕元娘说她的绫布,他才想起来,三天前他不是派伙计买了五匹白坯绫,姑娘送到了滕家去吗?

    这位十二三岁的小丫头,穿着细葛布的袄子,头上还带着白绢花,仍在热孝,不正是滕元娘?

    “是!”滕元娘没好气道。

    “那您的布呢?”夏廷玉露出了笑容,希望缓解尴尬的气氛。

    滕元娘越发没好气,总感觉这掌柜一脸奸笑,跟这位刻薄的主顾是一路人,瞧不起她。

    “在外头车上!”滕元娘道。

    “您稍待......”夏廷玉热情道,“我们去替您搬。”

    说着,夏廷玉就带了两名伙计,去把滕元娘染好的布搬下来。

    这时候,刻薄的主顾仍在说滕元娘:“能有什么好东西啊?你这小孩子。什么次品也往布匹行送?”

    这位主顾人称吴妈妈,是聂家太太身边的管事妈妈。

    聂家的老爷曾经做过刑部侍郎,十五年前致仕,带着家眷回到了湖州府。

    八年前,聂侍郎寿终正寝,现在的聂老爷,是聂侍郎的儿子。没有功名。不过是吃祖业。

    老太爷都去世八年了,聂家还一直以侍郎府自居,特别傲气。尤其是聂太太。出身京师,自从跟着公婆到了湖州府,就没有如意过。

    聂太太自恃高人一等,身边的家奴多少染了点习气。

    比如这位吴妈妈。是服侍聂太太多年的,原本就是湖州府人。如今反而瞧不起湖州府了。

    她对湖州府的轻视,是刻在骨子里的,为人则有点嘴碎、爱说闲话。

    比如她现在说滕元娘,完全是因为顺口。绝没有故意寒酸她的意思。

    就是这种顺口的嘴碎,才叫人讨厌,偏偏吴妈妈自己不知道。

    “哪家的小姑娘。嘴巴这样不饶人?以后哪个婆婆这么倒霉,要你做媳妇?”吴妈妈说滕元娘。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完全是平常说惯了的,聂府其他人还要奉承说她口直心快。所以,她现在说滕元娘,也是带着一种“唠嗑”的意思。

    滕元娘则受不了。

    一般人也受不了。

    这时候,吴妈妈也看到了滕元娘头上的白绢,问:“你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妈?”

    她是真的在问,而不是骂人,虽然她态度傲慢。

    滕元娘则盛怒,她想冲上去,教训这位刁钻的女人几句,夏廷玉和小伙计已经抱了布进来。

    五匹绫布,一匹大红的,光滑柔软,质地轻薄,它是很艳丽的红,偏这种红不像是朱砂的生硬,而是自然。

    披上这种大红,就像批了朵大红秾艳的花,颜色美得叫人挪不开眼!

    “哎呀,这绫布好,这绫布好!”吴妈妈的目光,也立马被这鸂鶒绫吸引,平素万事挑三分错来显示自己有见识的吴妈妈,此刻却满口称好。

    她终于替自家姑娘找到了如意的嫁衣,回去可以跟太太交差了!

    “......这是仙女染的布吧?”吴妈妈的心,被这匹大红的鸂鶒绫紧紧抓住了。

    她主子家的姑娘是五月中旬出阁,那时候衣衫单薄,没什么比轻盈的绫布更适合的。

    况且这绫布如此美丽,像一朵被霞光染透的云,轻薄飘渺。

    做成嫁衣,那姑娘家出阁,绝对是美艳绝伦!

    吴妈妈再也看不见其他了,满眼都是这批大红的鸂鶒绫!

    “我就要这匹了!”吴妈妈兴奋道,“还有吗,再来几匹这样的......”

    而后,她又瞧见了后头伙计搬进了的露桃红、银红。

    新娘子要穿一个月的红衣,新婚当天是大红,其他日子便是桃红、粉红、银红等。除了大红的,其他红也要。

    吴妈妈瞧见伙计搬进来的两匹露桃红的,简直像是搬了树桃花进来。

    绫布轻盈,衬托着桃蕊般的颜色,光滑凉软,似花瓣般。

    吴妈妈彻底惊呆了,很久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绫布!

    哪怕一百两银子一匹,她也要买回去的!

    太太和姑娘最讲究穿着,好看就行了,价格无所谓!

    “还有这个、还有这个,我全要了!”吴妈妈激动道。

    “不卖!”滕元娘在旁边道。

    吴妈妈回眸,瞧见这个衣着简朴,像个穷花子的姑娘,突然想起来,她说她是送绫布的。

    这绫布是她家染的?

    吴妈妈吃惊,终于正视了滕元娘一眼,问她:“你是哪家的姑娘,这是你们家谁染的布?”

    “这是我自己染的!”滕元娘道,她瞧见了这刻薄主顾眼底的满意,她更高兴了,“我是滕氏染坊的滕元娘,这是我家的祖传手艺。”

    “是是,这是鄙号东家令人将五匹白坯绫送到滕氏染坊,请滕姑娘染的。”夏廷玉帮忙说话。

    吴妈妈更是目瞪口呆。

    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这么有能耐?

    这怎么可能呢?

    “你爹不是死了吗,这布到底谁染的?”吴妈妈吃惊道。

    原来,这就是鸂鶒绫,比原先更好三成的鸂鶒绫!

    去年鸂鶒绫那么红火,聂太太讲究吃穿的人,怎么可能不买?买过鸂鶒绫,多少就听说过滕家的惨事。

    每个人都喜欢八卦旁人家的惨事,来侥幸自己多幸福,聊以安慰自己平庸枯燥的人生。

    吴妈妈见这丫头身戴重孝,又是送布的,一时间就明白,她真是滕家的姑娘。

    滕家如此只剩下老弱病残,就属这位姑娘最大,除了她还有谁能得到滕家的秘方,染出这么精美的鸂鶒绫?

    吴妈妈惊愕万分看着滕元娘。

    ——*——*——

    第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67章震惊》,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