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65章出题(第四更,求月票)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陆落在滕家逗留片刻之后,起身回了铺子。

    她喊了夏廷玉,让夏廷玉去买些没有染色的白坯绫,送到滕家的染坊去。

    “买五批送过来。”陆落道。

    夏廷玉不解:“滕家不是烧了吗,您买了白坯绫送过去做什么?”

    陆落就说,自己要买下滕家染坊。

    “我已经去和主人家商量过了,价格我很满意。”陆落道。

    “可滕家当家做主的人死了,儿子才四岁,没个继承人,您买下这染坊做什么?”夏廷玉很担心,“您别叫人骗了。”

    陆落就道:“滕家的大姑娘,继承了她父亲的手艺,她可以染布?”

    “多大的姑娘,小女孩子会染布?”夏廷玉瞠目结舌。

    陆落轻轻瞥了他一眼。

    只这一眼,夏廷玉就面红耳赤,尴尬到无地自容。

    说人家姑娘不行,岂不是暗讽自家的东家?

    他的东家也是小姑娘。

    东家听了,指不定以为他心生反骨,起了异心呢。

    夏廷玉自悔失言,正要描补,却听到陆落道:“她会不会,我也不知道,所以叫你送了白坯绫去试试。”

    “万一她拿出从前的旧绫来骗咱们呢?”夏廷玉把商场上的阴谋,面面俱到的考虑。

    陆落道:“新的和旧的,您还看不出来?就算您拿不准,我也可以找二伯母那边的老管事鉴别。她若是弄鬼,自然就不买了。现在又没花钱,怕什么呢?”

    现在拿布过去,只是花几匹白坯绫的钱,不值什么。

    夏廷玉一听。点点头,不敢再说什么了。

    他喊了小伙计,让小伙计去买五匹白坯绫回来。

    白坯绫销量低微,千丝斋这等小铺子没存货,要去大的布匹行拿。

    小伙计从掌柜的手里接过银子,转身就快步跑去了。

    “姑娘,昨日下午我没事。去其他布行逛了逛。您猜怎么着,又有了新的鸂鶒绫。”夏廷玉告诉陆落。

    仿制品出现了。

    鸂鶒绫的畅销,让仿制品跟风而至。

    “最好的鸂鶒绫。倒也和滕家的差不多,但是价格是滕家鸂鶒绫的三倍;差的就没法入眼了,一成都不及。”夏廷玉道。

    夏廷玉说这话,并非无目的。

    他想告诉陆落。仿制出现了,新的替代品即将泛滥。正宗的鸂鶒绫,到今年下半年就要变得要被淘汰了。

    这时候再去买滕家的铺子,赚头很少。

    “你去买几匹回来,我看看成色。”陆落道。

    夏廷玉道是。

    一个小伙计看店。夏廷玉也出门去了。

    陆落往后头逛逛,看到了柏兮。

    “嘀咕什么呢?”柏兮问陆落。他方才听到了陆落和夏廷玉说话,问陆落在说什么。

    陆落知无不言的告诉了他。

    “要做大买卖啊。”他讽刺陆落。

    “可不是嘛?”陆落笑道。“不做大买卖,怎么养活得起您这种家奴?”

    “我一个月十两银子。要你养活?”柏兮冷冷瞥了眼她。

    陆落发现,柏兮穿了件新的长袄,布料是进价三十两银子一匹的青灰色暗纹绒圈绵。

    这种料子,目前在布料行买一百两银子一匹。

    柏兮有他的讲究。

    他们说话的功夫,夏廷玉回来了。

    他买了三匹鸂鶒绫,分上中下三等。上品的也染得华丽轻盈,色泽光亮,穿在身上能鲜艳。

    这种鲜艳,是很清淡而艳,似花瓣,而不是似涂料,很自然。

    “还不错......”陆落摸了摸这匹上等的。

    中品和下品完全没有可比性。

    “是吧?”夏廷玉也道,“我也看不出和滕家的有何不同。”

    “再看看吧。”陆落道。

    说着话儿,小伙计已经买了五匹白坯绫回来。

    陆落亲自送到了滕家。

    她将白坯绫交给了滕老太,对她和滕元娘道:“我要两匹大红、一匹露桃红、一匹笕红,一匹银红。”

    “怎么全要红的?”滕老太不解。

    滕家的染布,卖得最好的不是红色,而是佛面金和月白色、淡蓝色。

    陆落却只要红色,让滕老太摸不着头脑。

    滕元娘接口道:“祖母,从来只有主顾挑,哪有咱们挑的道理?姑娘要什么样儿的,染什么样儿就是了。”

    她二话不说的接下来了。

    陆落微微颔首,觉得这小姑娘颇有当家做主的魄力。

    “那你三天后讲布染好了,直接送到辛安渡街的千丝斋去。”陆落道。

    “千丝斋?”滕老太和滕元娘没听说过。

    陆落告诉她们:“那间小铺子,那是我开的,只营喜布......”

    “哦......”祖孙二人恍然大悟,怪不得专挑红色的呢。

    陆落走后,滕元娘左思右想,觉得此事可行,那位姑娘是个贵人,她要认真将这匹布染好。

    “祖母,我去趟园圃,摘些新鲜的红花和苏枋回来。”滕元娘对她祖母道。

    滕老太颔首,让她快去:“早些回来,别走夜路。”

    滕元娘道是。

    陆落放下了五匹白坯绫,就直接回了家。

    傍晚的时候,她的二姐陆苏,带着她丈夫回到了湖州府。

    二娘陆苏的丈夫叫沈宗,他生得模样清秀,就是个子比较矮。

    陆苏在京里养大,不知是遗传还是风土,比江南的姑娘都高。

    于此,她站在丈夫身边,跟她丈夫一样高的肩膀。

    因二娘是姑娘家,又是修长的颈,远远望过去,竟然比她丈夫要高半个头。

    “母亲,五妹妹!”陆苏瞧见垂花门口的陆落母女,喜盈盈的开口,可走进几步,眼泪就掉了下来。

    “二娘,母亲瞧瞧你......”闻氏笑着携了她的手,仔细打量,“没有瘦,腰都圆了,你婆婆和姑爷把你养得好。”

    陆苏这才破涕为笑。

    姑爷也见礼。

    沈宗言语温柔,对闻氏毕恭毕敬。

    陆落比二娘还要高,于是沈宗看到陆落,惊觉陆落也好高。

    “五妹妹,你这头发......”陆苏慢半拍才发现陆落的头发不对劲。

    陆落的头发虽然是银色的,却很柔顺漂亮。

    她穿着月白色卷草纹的风氅,白狐毛的领子衬托着她凝雪的肌肤,与她的头发连城一色,一眼望过去很美艳——美得很别致。

    再仔细一看,才知道她满头的银丝。

    “我是得了仙机。”陆落仍这样解释,这话她都说了几百遍,自己都快要当真了。

    ——*——*——

    第四更,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65章出题(第四更,求月票)》,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