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42章帮助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水长宁来了。【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

    他坐在陆落家外院的中堂,日影西斜,灼艳霞光从卷帘处投入,金芒掩映着他的眉眼,

    他玄青色的大氅,泛出了淡淡清辉。

    水长宁眼眸静籁,素雅沉稳。

    陆落想要踏入门口,却深吸了口气,考虑如何解释、如何应对。

    邵华倾被宁墨谷所杀,这事要不要告诉水长宁?他去复仇,肯定是自寻死路;若是装作不知,又显得他窝囊。

    实话会让水长宁左右为难。

    水长宁曾拿出稀世珍宝来挽救陆落的婚姻,他不仅是陆落的朋友,更是恩人,陆落不能恩将仇报。

    她立在门口,半晌没有动。

    水长宁的余光看到了她,站起身来,眼波清湛澄澈,落在她脸上。

    “陆姑娘。”水长宁客气给陆落见礼,态度不疾不徐,不像是寻仇的。

    他的手边,摆放了一个包袱,亦是玄青色。

    陆落踏进了屋子。

    “这么晚了,你找我可有事?”陆落没有多余的废话,开门见山问道。

    水长宁则没那么急促。

    他复又坐下,端茶润了润嗓子,才说:“我得到信,邵十死了。”

    邵十郎,就是邵华倾。

    陆落的心头莫名一提。

    她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官府不知他的住处,我却知晓。既然他被杀了,只怕有点蛛丝马迹,我就去了趟他的院子,果然找到了一点东西。”水长宁道。

    他打开了包袱。

    包袱里有九样法器,皆是锋利之物。有刀、有匕首、有箭,芒光锐利,阴煞之气萦绕不绝。

    “他院子里有个阵法,方位正克你家的宅子.......”水长宁道。

    陆落一惊,扬眸看着他。

    他这是怀疑陆落杀了邵华倾吗?

    陆落那天见了薛澜,预感有危机,而薛澜不是术士。她不会害陆落。唯一能对陆落下手的。是她身边的那个人。

    陆落也在提防。

    没想到,柏兮先下手为强,没等邵华倾的阵法起效。他就把邵华倾杀了。

    若是邵家和水长宁将这笔账算在陆落头上,也无可厚非,柏兮原就是为了陆落杀人的。

    “......若是邵家的人发现了那个阵法,会怀疑你。”水长宁继续道。“所以我毁了阵法,将法器拿过来。

    陆姑娘。我与邵十不熟,他虽然离家出走,仍是邵氏子弟。邵家会追查他的死因,若是他在旁处还留了蛛丝马迹。邵家会找到你,你千万当心。”

    水长宁不是来质问,而是来提醒。

    他关心的是陆落。

    陆落又是一愣。她心里涌入了几分暖流,柏兮带给她的冰凉减轻了少许。

    邵华倾想杀陆落。那么陆落就是他的仇敌。他死了,最大的嫌疑人自然是身为仇敌的陆落。

    邵家是术士世家,被他们家缠上,陆落不死也要脱身皮,除非她能灭了邵氏满门,要不然后患无穷。

    “多谢你,水龙王!”陆落感激道。

    “你是老祖的徒弟......”水长宁简明扼要说明他帮陆落的初衷。

    老祖是水长宁的恩人,亦师亦友,他托自己照顾陆落,水长宁责无旁贷。

    邵华倾的死,水长宁不在乎,他们的关系不好。

    水长宁是被迫离家,他的姓氏都被邵家剥夺了,将他从族谱中除去;邵华倾则是自负有点能耐,和族长的儿子打架,将族长的儿子打伤要受罚,负气离家出走。

    薛澜小时候差点被人贩子抓走,是邵华倾救了她一命。

    邵华倾知道薛澜的师父石庭会术法,就死皮赖脸不肯走。

    石庭疼徒弟,见对方是薛澜的救命恩人,答应愿意指点几句。

    邵华倾很精明,心思不在正途,后来竟知道了老祖的身份,还知道水长宁和老祖的交情。

    他知道之后,心里更加不平衡了。

    同样是邵氏弃子,既然老祖能教水长宁,肯定也能教邵华倾。

    本着这样的想法,邵华倾千方百计想要做老祖的徒弟,野心勃勃。

    老祖从未正眼看过他,或者说,邵华倾都没怎么见过老祖。

    他只与石庭打交道,却总借着老祖的名头招摇。

    邵华倾心术不正,记恨水长宁。

    “......是宁墨谷杀了他。”陆落对水长宁道。

    她也把柏兮杀邵华倾的原因,告诉了水长宁。

    宁墨谷不是神,他只不过术法高超无比的术士罢了。

    他曾经也死过的,早在五百年前,他就被陆落的师父杀过,甚至用术法镇住了他,阻止他投胎。

    只是,他还是投胎而重生了,变成了现在的柏兮。

    他的术法也慢慢回来了。

    陆落的师父术法比柏兮更高超,但是他敬畏生灵、敬畏天道。

    柏兮却不,他狂妄自大,因西域的百姓将他视为“天师”,信奉他为神明,他就真以为自己是神。

    “我能否把此事透露给邵家?”陆落问水长宁,“让邵家入局,咱们合伙杀了他,让他永世无法超生。”

    “不可!”水长宁道,“邵氏族人多疑且自傲。邵家子弟被诛,很快天下皆知,若找不到凶手,岂不是叫人嘲笑邵氏无能?他们未必能找到宁墨谷,哪怕找到了也斗不过。

    为了声誉,他们会乱找个替罪羊。到时候,你或者我,就会被邵氏诬陷是凶手,他们会杀我们扬威。”

    水长宁比陆落更了解邵家。

    他的话,陆落听了进去。

    “我懂了。”陆落道,“此事与我们无关。”

    水长宁颔首。

    他离开了之后,陆落将那些法器全毁了,不给邵家嫁祸她的蛛丝马迹。

    第二天,陈容枫抽空来看陆落,他担心陆落被薛澜的样子吓坏。

    “我没事的。”陆落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怕什么呢?澜姑娘如何了?”

    “我让牢卒收拾了一间干净的牢房,先收押她。等过了年,派个大夫给她治病,治个两三年,到时候没人记得此事了,随意寻个理由发落吧。”陈容枫道。

    陈容枫打算拖下去。

    薛澜精神恍惚,要审查自然要治好她。

    什么时候好,也是陈容枫说了算。

    陆落点点头。

    她和二伯母沈氏去探望过薛澜,薛澜的牢房比较干净,四周围了厚厚的毡帘,不通风,暖和得很。

    薛澜没什么表情,仍是那副神态,脑子已经坏掉了。

    这是石庭的爱徒,是陆落门里的徒孙。师父和石庭那么护短,陆落却没有护住她的徒孙,她觉得自己愧对师父。

    她没有把师父护短的传统继承好。

    ——*——*——(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42章帮助》,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