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29章第一个信服的人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老太太和闻氏密谈了有半个时辰。【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陆落和七娘坐在梢间,安静等着。因事关重大,丫鬟们全退出去了,无人服侍,连口热茶也没人端进来。

    夜渐渐深了,琼华从窗棂洒进来,给青石地砖镀上了一层白银,夜风微凉。

    陆落望着尚未圆满的月,心念一转,想到了颜浧:“后天是他生辰......”

    澄澈的月色,似照进了陆落的心,她心路明亮又惨白,光是凄冷的,阴凉入骨。

    她打了个寒颤。

    这时候,银红色的帘栊挑起,闻氏出来了。

    陆落忙站起来。

    “进去吧。”闻氏对陆落道,“老祖宗有话问你。七娘,咱们回去。”

    “什么,老祖宗不见我了吗?”七娘一怔,脸色微落。

    今天的祸事,全是七娘惹起来的,老太太让她留下,肯定是准备骂她的。

    七娘也不怕,存了满心的话,要跟老太太掰扯,反正她是破罐子破摔,也没什么前途了。

    七娘更不怕闻氏和陆落对付她,无非是那些手段:不给饭吃、不让出门、没人服侍。

    这些,陆落都用过了,七娘已经摸透了。

    她不在乎。

    她就是要搅合得闻氏和陆落不得安宁,让她们把所有人都得罪,让她们颜面无存。

    而闻氏和陆落能怎么办?无非是打她,或者饿着她、关她。

    哪又怎样?只要有机会,七娘还是要折腾她们。她们和七娘不同,她们有前途,有名声。

    光脚不怕穿鞋的,七娘想通了之后,决定要给陆落和闻氏颜色瞧,反正她们不敢杀她!

    这次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老太太不肯见七娘了,肯定是闻氏说了什么。

    七娘恨恨看了眼闻氏,唇角多了抹冷笑。

    七娘使劲折腾闻氏和陆落。若是闻氏和陆落对她的处罚重一点,就要落个虐待庶女的罪名,看闻氏如何立足,还要不要脸面!

    她跟着闻氏回家了。

    陆落则进了老太太的里屋。

    老太太坐在炕上。屋子里充满了檀香的气息,像庙里的香火,这给老太太的面容无形中笼上了神秘又慈悲的面纱。

    陆落坐到老太太脚边的小锦杌上。

    “......今天你委屈了,蔺氏那么骂你,我不饶她。祖母会给你报仇。”老太太开口,先给一颗糖。

    蔺氏说陆落得了白头病,这会让陆落难堪,也会流传出风言风语,攻击陆落。

    一旦传开,陆落就更难立足了。

    老太太必须杜绝这种言论,必须维护孙女的声誉。

    所以她发那么大的火,宁愿搅合了人家的好事,也不愿意宽容半分。

    有些时候可以退,有些时候则寸步不让。老太太有她的尺度。

    “多谢祖母。”陆落心里微暖,低声对她道。

    老太太颔首。

    安慰完了,自然也要责骂,这是家长的职责。家长不仅要安抚,更要教养孩子。

    “七娘说混账话,你不该接口,又添那些话,惹得蔺氏不高兴。你已经不是小孩子家了,口无遮拦要吃大亏。”老太太道,“这是你的不对。你要反省。”

    女人不能犯口孽。

    陆落无心顶撞老太太。

    她沉吟一下,慢慢组织言语,对老太太道:“我并不是口无遮拦,我是非说不可。”

    老太太神色一敛:人家大喜的日子。没什么非说不可的难听话?

    她正想告诫陆落,却听到陆落继续道:“那酒楼的确风水忌讳。七娘的话,就是我说过的,我原打算过几日再告诉七伯和七伯母的,没想在开业当天大喜的日子说。

    可是七娘说了,当着全族几十人的面。我若是否认了。说没有风水忌讳,那再出事的话,旁人不会说我懂事、顾念习俗,只会说我术法不济,从而质疑我的能力。”

    陆落说她会术法,原本是没有什么说服力的。

    她目前还没有能拿出来宣传的光辉事迹,她在京里的所作所为,哪怕传到湖州府,也少了说服力。

    人家会以为她吹牛,或者编造。

    她需要在湖州府树立威望。

    树立威望的过程很艰难,不是一蹴而就的。

    她要是反驳了七娘,说些吉利话,只要幽谷酒楼出事,族人就会说:“陆五娘就是个骗子,她那头白发果然是得了病。看看,她连这点风水都看不准。”

    这会让陆落从根本上受到质疑。

    陆落见过筑墙,一块块砖垒起来,过程枯燥又繁琐;但是,想要推到这面墙,用力一顶就哗啦啦全倒了。

    陆落想建立名声很难,毁掉它却很容易。

    七娘既然搭台了,陆落就只能硬着头皮唱下去,不给任何人质疑她的机会。

    况且陆落是善意的提醒,她绝无任何诅咒之意,她是为了陆锦乾和蔺氏好。只有不相信她的人,才会以为是诅咒。

    “......祖母,众口铄金,人心难测。我可以跟您保证,那酒楼风水极差,会让七伯破财遭灾。

    七娘把话说了出来,那么多人听到了,我要是反对,就是自己否认了自己的术法,以后谁信我?流言一旦传出去,我的声誉就毁了。”陆落继续道。

    老太太沉吟片刻。

    “五娘,你真得道了?”老太太不太相信。

    陆落颔首。

    她凝眸看了几眼老太太,说:“祖母,我给您相个面,测个八字如何?我说完了,也许您就相信我了。”

    老太太静静看了几眼这孩子。

    最终,她说:“那你试试......”

    “......您是戊子年、甲子月、辛巳日、丙子时出生的,属鼠,金命。乙酉年丧母,戊辰年丧父,壬申年丧夫。一生富贵多子,乙巳年行运交运,所以那年运气不好,导致丧失一子......”

    “你说什么!”老太太一惊,蓦然打断了陆落的话。

    陆落一开始说她的生辰八字,老太太心里挺惊讶的,因为她从未将生辰八字告诉旁人,陆落从哪里打听到的?

    当然,老太太也不会因此就相信陆落,毕竟她有备而来的话,肯定会千方百计打听到。

    陆落说老太太丧父、丧母、丧夫的年岁,老太太自己都不太记得了。

    仔细一想,陆落全部说对了。

    也可能是她打听的,这不能证明她的术法多高超。

    但是,陆落说到了老太太乙巳年丧子,彻底让老太太震惊,一下子就相信了陆落。

    这件事,几乎没人知道。

    老太太那时候刚嫁到陆家,半年之后她回娘家小住,没想到才住两天,她婆婆突发急病,她和丈夫急匆匆又赶车回来。

    赶得太急了,马车不停的颠簸,老太太刚上身三个月的孩子落了。

    她丈夫不许她声张,要不然婆婆会自责,此事就瞒了下来,只有她和丈夫、最亲信的乳娘知道。

    她连小月子都没坐,就忙碌着照顾婆婆。

    她的乳娘去世了,丈夫也走了,这件事成了老太太的秘密,绝没有第二个人知晓。

    陆落突然说出来,老太太震惊。

    “你说,我丧子那年,是乙巳年几月?”老太太追问陆落一句。

    “四月初五。”陆落道。

    老太太脸色骤变:日子是正确的,就是那天!

    ——*——*——

    求月票,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29章第一个信服的人》,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