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296章深埋的记忆(月票2686+)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陆落带颜浧去见她师父。

    千衍满头白发,素衣消瘦,面颊苍白,越发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姿。

    “师父,我带了颜三郎来。”陆落笑着,踏进了高高的门槛。

    颜浧一见千衍,心下惶然,莫名有种窒迫。他不怕任何人,亦不敬畏天地,可他立在千衍面前,有点喘不上气,好似满腹的愧疚。

    愧疚感从何而来,颜浧也不知道。

    “师父......”颜浧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千衍,下意识跟着陆落叫了。

    千衍倏然抬眸,眸光锋利又冷冰,似刚开刃的剑。

    “世人都称呼我一声老神仙,我受之有愧了,在忠武侯面前,我就倚老卖老,你叫老神仙吧。”千衍眼风敛去,满眸慈祥,对颜浧道。

    “是,老神仙。”颜浧立马道。

    陆落不知缘故,不解看了眼她师父。师父素来宽和,就是乞丐叫错了,他也能宽容过去,不会刻意去纠正,怎么待颜浧如此苛刻?

    师父不是说,颜浧是她的良缘吗?既如此,师父为何又不喜颜浧?

    “忠武侯请坐吧。”千衍眼底,再无之前的犀利,平和安详,说话也不带情绪,轻缓而舒适。

    颜浧就坐到了陆落的下首。

    小厮端了茶进来。

    陆落说话,试图缓和气氛。

    “三郎,我师父说他要给你相面,不如你先到师父跟前。”陆落开口,对颜浧道。

    她好似第一次这样叫他。

    颜浧却顾不上开心,他仍是心慌,同儿时做错了事。面对父亲时候的那种敬畏和忐忑一样,心里静不下来。

    这种心悸,他自己也不能理解。

    也许,术士的术法很高超吧?

    颜浧站了起来,准备走到千衍身边。

    “......不用过来,我已经相过了。”千衍笑道,语气慈祥。

    颜浧看了眼陆落。

    陆落轻轻拉住他的袖子。让他坐下来。

    “忠武侯从戎多少年了?”千衍开口。和颜浧说闲话。

    颜浧老实说:“十二年。”

    千衍点点头。

    而后,他又问了几句颜浧的家里人,他的差事。以及他担任帝师的过程。

    “......听闻你当初被困赵州的风水阵里,死了二十几个下属,愣是没出来?”千衍突然道。

    陆落一愣。

    颜浧也吃了一惊。

    陆落和颜浧的惊讶,不是同一件事。陆落惊讶的是她师父居然知晓此事。而且还当面问起,揭开颜浧的伤疤。

    死了二十几人。颜浧很自责,心里放不下。陆落只跟他叔公说过,还没有跟师父提过,怎么师父知道?

    颜浧所吃惊的。是柏兮也问过同样的话。

    此事到底有什么隐晦?颜浧不明白。

    “你一点法子也没有吗?”千衍问,不带责备,也无好奇。就是问起件平常的事。

    柏兮也这样说过。

    难道他应该有法子吗?

    颜浧很疑惑,他从未学过术法。在被困山林之前。他都没见过有本事的术士。

    世间自称会术法的,多是欺世盗名之辈。

    “没有.......”颜浧如实道。

    千衍轻轻叹了口气。

    他这声叹气,像一把钝器,割着颜浧的心,让颜浧疼得窒闷。他想起自己年幼时射箭总是不好,父亲也这样叹气。

    失望!

    轻微的叹气里,带着浓浓的失望,让颜浧很难受。

    “师父.......”陆落狐疑打量着她师父,不解其意。

    千衍没说什么,起身回了里屋,拿出一个阵法图,和两块玉佩。

    千衍将阵法图交给陆落。

    “落儿,你将此阵布在两处,你自己府上,以及忠武侯的府邸,要一模一样的。西南角上立两面铜镜。若是铜镜碎裂,你立马来请我。”千衍慎重道。

    陆落接过阵法图,打开来看,里头包裹了两面铜镜。

    铜镜很厚,没有火的熔断,怎么会碎裂呢?

    “师父,这可是铜镜,不是琉璃,不可能碎裂吧?”陆落问。

    千衍微微笑了下:“以防万一嘛。”语气温柔宠溺,带着纵容。

    陆落点点头。

    而后,她又打开阵法图。

    她见过很多的阵法图,也布过很多。但是千衍给她的这一副,她看不出来是做什么的。

    陆落第一次见。

    她知道很多古代阵法没有流传到后世,师父给她的,应该是古老的阵法之一。

    “师父,这个阵法是做什么的?”陆落问。

    “有益无害,你放心布上。”千衍笑道,“此阵是增运的,凝聚天地灵气,强身健体,福泽家宅。”

    “是。”陆落没有再问,很相信师父。

    千衍又拿出两块玉佩,给陆落和颜浧:“你们各自戴上,此乃法器,算是为师的心意。”

    陆落拿在手里,迎着日光看了看。

    这是更古老的古玉,里头布满了生吉之气,沿着玉佩的纹路缓缓流转。

    “多谢师父。”陆落道。

    千衍颔首,坐下来喝茶,不再说什么。

    陆落此时满心的疑问,都不知从何说起。

    “三郎,你先回去好吗?”跟颜浧出门的时候,陆落不放心,准备折身回去,跟师父问个明白。

    她让颜浧先走。

    “五娘!”颜浧却突然拉住了她的手,他一贯炙热的掌心,冰凉粘腻,出了一手的冷汗。

    陆落微讶,担心望着他。

    “你不舒服?”陆落伸手,踮起脚尖摸了下他的额头。

    额头也有点凉。

    “没有,只是我觉得很奇怪。”颜浧眼底却格外茫然,“我好像很对不起你师父,我看到他就很内疚、惭愧......”

    陆落不解,又担心又困惑,静静看着他,等待下文。

    “有这种术法吗?”颜浧问陆落,“让人产生内疚感的术法?”

    陆落摇摇头。

    不是没有,而是她不知道有没有。

    “你先回去吧,我去问问师父。”陆落道,“真抱歉,我不知师父到底何意,他一向宽和的......”

    因师父多次说过,让陆落一定要维护这桩婚姻,不能退亲等,陆落以为师父很喜欢颜浧。

    带颜浧来,陆落也没有防备。

    哪里知道,师父态度很奇怪,既不是讨厌,也不是欢迎。

    陆落要去问个明白。

    还有师父给的法器和阵法图,陆落也要搞清楚。

    “你先回去吧。”陆落让颜浧先走,自己折身,回了师父家。

    ***

    上个月月票2686张,我是月票30加更一次,终于花了两个月时间加更完毕了~~然后是这个月的哈哈~~不要鄙视我~~(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296章深埋的记忆(月票268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