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295章心思的歪曲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颜浧和陆落单独相处时,心情极好,那盛绽的愉悦,让他的面容添了层柔光,温柔俊朗。

    陆落的唇角,微微弯了几下。

    未来的生活,是可以预见的顺心。柴米油盐肯定有些磕磕碰碰,但她的丈夫是颜浧,陆落知道自己踏入了一个极其奢靡的庇护之地。

    一切能预料、能计划,让陆落重新找到了安全感。

    回城的时候,她轻轻握住了颜浧的手。

    颜浧十指修长,肌肤有点粗糙,掌心布满了老茧,宽阔、温热、结实。

    “怎么了?”颜浧也察觉今天的陆落特别乖,不会用她冰凉的眸子逼视他,而是乖巧听话。

    反常即妖,颜浧倏然不安心。

    “没什么。”陆落低声嘟囔,“挺好的。”

    “什么挺好的?”

    “你挺好的。”陆落微微咬住了贝齿,艰难道。

    颜浧一惊,难以置信看着她。她低垂着眼帘,修长羽睫忽闪,在眼底投下阴影,遮住了视线。她雪肤上,还有几抹他揩上去的轻灰,凝雪的肌肤上,涌出了红潮,娇嫩若桃蕊。

    颜浧这才回神,知道她说了句什么。

    她心里有他!

    颜浧伸手,将她带入了怀里,轻轻拥抱着她。

    最动情的时候,什么言语都苍白,颜浧不知道该怎么办,唯有安静搂住她,让她贴着自己的心房。

    “五娘......”他的一个轻吻,落在她的眉心。

    回城的马车上,他就这么轻轻搂着她,两人相依着,似有馨香暗潜。两人心路皆有花影摇曳,明媚如春。

    颜浧没有说什么,陆落也满心欢喜。

    他为陆落做的,远胜过了任何的言语,陆落都懂,颜浧很欣慰。

    “五娘,咱们去珧山小住几日吧?”颜浧低声在陆落耳边道。“我休沐一日。告假两日,可以玩个痛快。”

    他想单独和陆落去泡温泉。

    陆落顺着他的思路,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不行。”陆落道。“我不能跟你去!”

    她坐正了身子,板起了脸孔,严肃对颜浧道:“我想跟你好好过日子,就不能糊里糊涂的。已经定亲了。年底就能成亲,我自然是你的。也不急这一时。

    虽然你不在乎规矩,我也不在乎,可顺着规矩往下走,以后想起来。也算是彼此心里有个交代,是不是?”

    颜浧错愕看着陆落。

    “你想什么呢?”颜浧惊讶问,“你以为......哦。你以为?”

    颜浧遽然大笑起来。

    不知道为何,这个瞬间他觉得陆落比他流|氓。

    她一个姑娘家。为什么心思瞬间就转到了男欢女爱上去?

    不仅如此,她还义正言辞跟颜浧讲道理,而不是害羞,更是惹得颜浧忍俊不禁。

    听她这口气,竟不是不愿意,而是不符合礼教而不能。

    颜浧哭笑不得。

    “五娘,你真是个呆子!”颜浧在凌乱的笑声中,又搂住了她,吻住了她的唇,几乎将她压在车壁上。

    陆落被他吻得喘不过来气。

    颜浧提议两个人去泡温泉,当然不是去守清规戒律的,能探知她身体的秘密,他自然也高兴。

    他的想法,仅限于拥抱、亲吻,甚至能攀上她胸前的柔软。

    可他没想过占有她。

    成亲了才能往一处睡,颜浧知道,他以为是常识。

    没想到,陆落的想法比他惊世骇俗。

    颜浧原本没多想,陆落这一说,反而提醒了他,接下来好几天他都很难捱,夜里总想着她,想起搂住她身子的娇柔,她肌肤的凉滑......

    一想就停不下来,连夜转辗反侧。

    “真是个妖精!”他恨极了。

    他身边又没有通房,浴|火难填的时候,是很难挨的。

    他想找陆落算账!

    陆落一开始挺尴尬的,后来又想:“我的思路不是才符合逻辑吗?”

    之所以出现这么大的误差,要么是颜浧装蒜,要么是两人的三观存在差距,陆落认定是前者。

    颜浧就是个大尾巴狼!

    她逻辑严谨,没什么可尴尬的,陆落就丢开了。

    泡温泉的事,陆落仍在计划,她准备过几天把家里事交代完毕,带着母亲和洀洀去住半个月,拔去冬春滞留在身体里的寒湿。

    闻氏和洀洀去了,颜浧肯定就不好意思去。

    同时,陆落也关心石庭何时到京城,陆其钧的病还指望他。

    陆落去了趟师父的府邸。

    她师父看了眼她,眼底闪过几抹异样,对陆落道:“落儿,你带忠武侯来,给为师瞧瞧。”

    陆落从未带颜浧给师父看过。

    之前,陆落一直想着退亲,没打算让师父过目。

    直到去年腊月,她的心才算定下来。可俗事繁忙,竟然忘了此事。

    “好,我明日带他来?”陆落道。

    千衍颔首。

    陆落也疑惑:怎么她师父想起来见颜浧,之前他可是提也不提的。

    是她和颜浧的姻缘有什么问题吗?

    “师父,您怎么想起见忠武侯?”陆落直接问师父。

    千衍微笑,眉目慈祥:“落儿快要出嫁了,我总得见见那孩子,给他相相面,看看他的本性。”

    这当然是推脱之词。

    两年前,陆落尚未遇到颜浧,石庭就对陆落说:你这辈子都不能回湖州府了,要在京里生根。

    可见陆落要和颜浧定亲,她师父和石庭早就算出来了,不需要现在再给颜浧相面。

    知晓陆落要定居京师,师父跟到了京城来。

    而后,师父多次跟陆落说,她和颜浧是天定良缘,如今却提出要见颜浧,甚是蹊跷。

    “师父,上次你看我,好似也看出我面相有什么问题,如今又要见忠武侯,别是有什么事吧?”陆落微微蹙眉。

    千衍摇头,笑着说没事。

    “您别瞒我,我心里有底,也好防备。”陆落道。

    “等我先见过忠武侯再说吧。”千衍犹豫了下,没有立刻拒绝陆落的请求,“你也不用担心。”

    陆落无法,从师父家里离开。

    她回家之后,派人去忠武侯府给颜浧递信,说陆落要见他。

    黄昏的时候,颜浧来了陆家。

    陆落和他在东次间坐下,陆落跟他说了自己的师父。

    “千神仙吗?”颜浧问。

    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千衍是个活神仙,而他唯一的子弟是陆落。

    颜浧也知道。

    他从未提出要见千衍,只怕陆落为难,他知道术士脾气怪。

    如今千衍要见他,颜浧自然同意,他也很想知道陆落的师父是什么样子的人。

    ***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295章心思的歪曲》,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