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258章鳄鱼的眼泪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颜大郎从小懂事听话,中规中矩。说得难听点,他骨子里很懦弱,不似颜浧的刚毅。

    他这辈子唯一敢鼓起勇气胁迫母亲去提亲,就是为了凌氏。

    不成想,这门亲事闹了个大错,不了了之。

    等他中了传胪,回过头来再想去求娶凌氏的时候,家里已经和魏家下了定帖,抬了定聘之礼,婚事作准了,没有问过他的意见。

    二少奶奶凌氏的外祖母家石氏,也是落魄清寒的门户,绝对配不上颜家。

    颜大郎有无礼要求再先,颜家怕他再次犯浑,就快刀斩乱麻,选了门适合颜家的亲事,定了下来。

    婚姻是缔结两姓之好,最重要的门第。

    颜大郎是颜家长孙,他的妻子将来就是颜家内宅掌权人,寒门祚户女是难堪大任的。

    就这样,他被打个措手不及。

    颜大郎也不敢真拼个鱼死网破,非要闹僵。于是,他接受了失败,收敛心思好好做官。对男子而言,爱情不过是微小的,前途才至关重要。

    颜大郎对凌氏的单相思,就这样无疾而终了,没人清楚是怎么回事,包括凌氏自己。

    不过,冥冥中倒让颜老夫人想起另外一桩事。

    颜家老夫人和凌家的老太太是闺中密友,不过凌家老太太很早就去世了,两府很多年不来往了。

    和石家结亲的短暂闹剧,让颜家老夫人想起了凌家。

    正巧,她也在石家见到了凌氏。

    凌氏生得好看,一头浓密乌黑的青丝,瓷白细腻的肌肤。大大的圆眼睛,又活泼开朗,性情与气质绝佳。

    她往人群里一站,非常打眼,特别漂亮的小姑娘,没人不喜欢她。

    颜老夫人想到,颜家二郎也尚未婚配。作为次子。颜二郎的婚姻就不需要那么苛刻了。

    娶个门第低些的次子媳妇。将来她不敢和长嫂争权,规规矩矩的听话顺从,家宅更和睦。

    颜大郎的婚事定了之后。八个月后就是大喜的日子。

    他这边大喜刚过,颜家立马替颜二郎求娶了凌氏。

    得知二郎要求娶凌氏,颜大郎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似霜打的茄子。蔫了大半。

    他痛苦不堪。

    他可以忍受失恋,但是他不能接受这个女人再嫁到他家里。让他时不时能看到她。

    最痛苦的事,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知晓。

    凌氏还是嫁过来了。

    二郎性情不羁,房里花红柳绿,一个也不能少。凌氏却爱拈酸吃醋,两口子渐渐因这件事而争执。

    争执了五六年,凌氏滑胎三次。最后一次还是在娘家滑胎了,这下子彻底闹翻了。

    颜大郎人至中年。心里总藏着这段心思,怎么也放不下。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小伙子,如今是个成熟自信的男人。

    凌氏的处境,颜家都看在眼里,包括颜大郎。

    他实在忍不住,就在凌氏去庙里祭拜的时候,偷偷跟了她去,表白了衷肠。

    若是凌氏过得好好的,颜大郎绝不会说那些话。可是她已经这样了,颜大郎很心疼她。

    凌氏被他吓了一跳,严词责骂他混蛋。

    他心情就更差了,很长一段日子偃旗息鼓,提不起兴趣来,对什么都无所谓,甚至小病了数日。

    去年年底,颜二郎房里又添了个通房,凌氏着实难受,就说去庄子里小住,眼不见为净。

    岁末家中忙碌,没人在意凌氏的去向。在颜府众人眼里,凌氏就是个笑话,没人会特别留意她。

    凌氏只带了一个贴身丫鬟,就去了庄子上。

    颜大郎随及跟着去了。

    他大概是鬼迷心窍,带了坛好酒去乡下,却在酒中下了药。

    凌氏心情太糟糕了,而乡下几乎没人在跟前,除了她自己的一个丫鬟,凌氏破罐子破摔,和大伯子喝酒到深夜。

    酒里有药,后面的事就顺理成章。凌氏醒来之后,误以为自己只是酒后失徳,没有狠怪颜大郎,只怪她自己。

    颜大郎从未想过要怎么安置她,他考虑不周。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变得自私又贪婪,他只是想要凌氏的身体!

    “我太冲动了,都是我的错,放不下心里的执念!”颜大郎对颜浧道,“三郎,我只错了那一次,不成想就有了孩子。我知道家里人不会饶过她,孩子我可以不要,我不想她死!”

    颜浧很无语看着他的兄长。

    三十三岁了,若是他成亲早些,都该做祖父了。

    可是他的行为让颜浧不耻!

    这是逼jian!

    “大哥,最龌龊的市井无赖都比你敞亮!”颜浧很冷漠道。

    颜大郎听了这话,心里万针齐攒,颜浧是不留情面的,让颜大郎痛苦又难堪。

    “我......我一直很喜欢她......”颜大郎试图替自己辩解。

    “这不是理由!”颜浧冷冷打断,“我救不了,老二迟早会知道她怀孕的事。老二没进过她的房,她却有了孩子,你要怎么遮掩?”

    “将她送走,远远送到广南西路去,就说她死了。”颜大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以后不来往,算是咱们给她的一点恩情。”

    “这是后患。此事若是败露,太皇太后、二叔、依附颜氏的朝臣,都被别人嘲笑,不单单是你。”颜浧说,“你自作自受!”

    “我愿意辞官,也离开京城......”

    “你的妻儿呢?”颜浧又问,“若是当初娶大嫂你不愿意,那几个姨娘总不是祖母和二婶逼你的吧?姨娘们生的孩子,你总要认吧?你一走了之,还算是父亲吗?”

    颜浧一再逼问,让颜大郎羞愧得无地自容。

    “......我劝你,这件事就到我这里,不可再告诉其他人。她怀的是野种,只是一个人的错;她若是和大伯子通|jian,罪过就更大了,你这是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颜浧又问。

    这些事,颜大郎也知道。

    他就是因为进退维谷,再也没路可走,这才求颜浧的。

    颜浧分析的,颜大郎全明白。

    “二嫂遇着你们两口子,真是倒了血霉。”颜浧见颜大郎被他骂得哑口无言,又轻轻叹了口气。

    有些事,颜浧知道,因为他在永熹侯府的内宅安排了眼线。

    颜大郎却不知道。

    “这话何意?”颜大郎愣了下,猛然问颜浧。

    他觉得颜浧话里有话。

    “我没有什么意思。”颜浧叹了口气,“一句空话罢了。”

    颜浧若还是从前的性格,定要把他知道的都抖出来。如今,他变得冷漠了很久,事不关己的话,他不想说了。

    ***

    第一更,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258章鳄鱼的眼泪》,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