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230章旧约(求月票)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正月十五的深夜,残雪未消,天寒料峭,月光的素辉交错着灯火的绮丽,淡淡流光掩映着,每个人的面容都很好看。

    对面的男孩子,很心疼护着小姑娘,对洀洀的叫嚣不满意,吼了洀洀几句。

    洀洀也被吼懵了,半晌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而后,这个男孩子还想找洀洀的家人算账,目光一撇就落到了颜浧身上。

    尚未开口,他却认出了颜浧,失措道:“忠、忠武侯?”

    他着实吃惊,猛然又回眸打量洀洀,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惊讶望着洀洀,似乎要把她看个遍。

    洀洀更是恼怒。

    颜浧这个时候,也想起这孩子是谁了,眼眸微沉:“你这个孩子,怎么是非不分?明明是这个小姑娘撞了我妹妹,你还帮腔护短?你母亲是这样教你的?”

    那孩子最恨旁人说他母亲,当即满眸是怒,回视颜浧。

    颜浧眼神阴鸷,带着几缕不耐烦的凶狠,那孩子敌不过,低了头,气得一张脸通红。

    “给洀洀道个歉。”颜浧越发没好气了,声音里透出威严。

    这时候,陆落和洀洀都觉得怪异:好好的,颜浧怎么发火了?

    这孩子又是谁?

    颜浧让那孩子道歉,可是那孩子却很固执觉得是颜家欺负人。

    先是洀洀吼他妹妹,又是颜浧说他母亲,如此他道歉,岂不是太没有骨气了吗?于是,这孩子气哄哄的,拉着胞妹。转身就走了。

    他也不告辞。

    “唉,我的灯!”洀洀喊了声。

    终究觉得气氛不对,洀洀也没有继续去追。

    颜浧又是一声冷哼。

    陆落提着白兔灯,站在旁边,半晌没有开口,不知道该怎么说。

    颜浧的反应很奇怪,好好的。跟一个小孩子生气做什么?

    方才那对男孩女孩。看上去就是亲兄妹,长得挺像的。兄长维护妹妹,也无可厚非。颜浧也不是处处护着洀洀吗?

    “回家吧,有点乏了。”颜浧兴致阑珊。

    “哦。”洀洀见颜浧神色不对,乖乖听话,跟着颜浧上了马车。

    颜浧的马车。却是先去了居徳坊,送洀洀回去。

    然后。他在送陆落。

    虽然这样折腾了一个回来,却可以跟陆落说一路的话,再辛苦也是值得了。

    陆落的白兔花灯尚未熄灭,于是放在马车中间的小几上。琉璃花灯里。放出谲滟的光,柔媚的灯火,映照出浅浅的剪影。

    “那孩子是谁啊。为何生气?”陆落见颜浧脸色尚未回转,问他。

    颜浧收敛心神。道:“上次我告诉你,洀洀可能要嫁到外地去,萧家派人来重提婚事,你记得吗?”

    陆落自然记得,这话是重阳节那天,颜浧带着她去登山的时候,告诉她的。

    “那个孩子,就是萧家五郎吗?”陆落问。

    回想一下,萧家五郎生得有点单薄,毕竟年纪小,才十五岁。在迷蒙的灯火中,萧五郎面皮如玉,五官俊美,是个挺文秀的男孩子。

    就是吼洀洀那几句,挺凶的。

    陆落终于明白颜浧为何生气了。

    在颜浧心中,洀洀跟女儿差不多,他比洀洀大十四岁呢。

    这就好比是父亲,自己宝贝万分的女儿要因为十多年前一桩随口应承的婚约,嫁到外地去,心里想起来就舍不得。

    颜浧就是这种心态,他很舍不得洀洀,又不满意他先母的老婚约。

    有了这个缘故,颜浧对萧五郎就是一肚子气,莫名就敌视他;而后,他又听到萧五郎出言不善,吼他的洀洀。

    这还了得?

    颜浧的怒意,遏制不住就上来了。

    萧家的孩子是正月初一进京的,给颜浧拜年,顺便重提婚约,颜浧见过萧五郎一次,没怎么记清他。

    “......那个小姑娘,自己撞到了洀洀还哭,又倒打一耙诬陷洀洀,是她错在先;萧五郎不察实情就吼了洀洀,也是他的错;但是,你说人家母亲没教训好他,这是你不对。萧五郎没有父亲,寡母抚育他不容易,你不应该这样戳人家的痛处。”陆落分析给颜浧听。

    颜浧沉着脸,还是不高兴。

    陆落轻轻推了下他的胳膊:“人家护住妹妹,你就生气啦?你还不是一样护住洀洀?”

    “洀洀不会颠倒黑白,也不是血口喷人!”颜浧蹙眉道,“那个萧五郎,偏听偏信,不是良人!他疼他母亲,又护他妹妹,洀洀嫁给他,万一和婆婆、小姑子不和睦,岂不是要受一辈子气?”

    陆落觉得颜浧这点考虑不错。

    萧五郎是很疼那个妹妹,而他妹妹的确不讲理。

    不知道萧五郎的母亲是什么样子的人。

    颜浧说了句萧五郎没教养,萧五郎就受不了,气得跑了,可见他非常敬重自己的母亲。

    这是他的懂事和孝顺,是个挺好的孩子。可万一他母亲对洀洀不满意,他绝对要站在母亲那边的。

    这大概就是陆落后世说的“妈宝男”。

    况且,他又不是明察秋毫、是非清晰的人,一旦洀洀和他的家人有了冲突,他肯定要委屈洀洀。

    “你又不能退亲,这是你母亲定下的。”陆落道,“你们家现在得势,退了和萧家的亲事,旁人会说你们家仗势欺人。再说了,萧家要是死活不同意退,你们家也没法子啊.......”

    提到退亲,陆落看了眼颜浧,心里辗转过几分滋味。

    自从颜浧跟陆落说,他愿意和陆落回湖州府,陆落就几乎打消了退亲的念头。

    “为什么不能?”颜浧反问,“我怕谁?”

    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而且不怎么受道德约束。

    至少,他绝不会怕人说闲话就委屈洀洀,更不会在乎遵循旧约就把妹妹往火坑里推。

    陆落觉得,洀洀有这样的哥哥,是很幸运的。

    “五娘,你觉得呢?”颜浧突然又问陆落,“你觉得退亲可行吗?”

    “......别问我,这是你的家务事。”陆落道。

    “我想听你的话。有些时候我的想法,和京里人的想法不同。你的想法,倒是跟他们一样。”颜浧道。

    他想和陆落商量此事。

    “我觉得要慎重。”陆落道,“你应该去问问你祖母,或者你外祖母,她们都是非常睿智的老者,比咱们见过的世面都多。”

    ***

    又是周一了,姐妹们也投几张推荐票吧,争取爬个推荐爬榜~(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230章旧约(求月票)》,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