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194章敬畏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安玉岫的额头,原本就有个小口子。可是被倚竹扔下去的时候,碰到了石头,一下子就划了个大口子!

    血沿着他的额头流了满脸,如注喷出来,脸上、衣襟全是血。

    车厢里都是血腥味。

    陆落和倚竹还好,碧云受不了血气,她有点想吐,就挪到了车门口去坐。

    安玉岫先用帕子捂住伤口,很快帕子就浸湿了。他赶紧把帕子丢了,找了下没其他帕子,他抬起袖子按住,殷红的血沁湿了月白色的直裰。

    他也不敢抱怨,心里很着急。

    陆落见他轻轻按着,按了半天,伤口流血一点也没有止住。安玉岫是生怕太重了,压坏了伤口,陆落心想:“没有知识也是挺可怕的。”

    于是,陆落拿出了她的帕子,折叠好上前,把安玉岫的手打下来,陆落将帕子按上去,使劲往他的伤口上压。

    “哎哟!”安玉岫疼得龇牙咧嘴的,连连吸气,想往后退。

    “按紧了,用我刚才那个力道,重重按住,伤口压不坏的。你不按紧了,这血止不住!”陆落道。

    到底是倚竹把他丢下去,他的伤口才拉大的,陆落不忍见他流血过多而亡,这次亲自动手。

    这个年代不能输血,失血太多是要死人的。

    安玉岫不知真假,犹豫着。

    “倚竹!”陆落喊倚竹去替他按压。

    “我......我自己来......自己来......”被倚竹丢下马车的安玉岫,对这丫鬟有了心理阴影,见倚竹上前,立马就不敢再怀疑陆落,重重按住了自己的额头。

    片刻之后,血果然不怎么流了,安玉岫松了口气。

    他失血颇多,左边眼睛被血糊住,睁不开,唇色发白。

    “你为何跳上我的马车?”陆落问安玉岫。

    安玉岫心里感叹千万。他要是跳上其他马车,人家听说他是晋王府的,说不定好好伺候着将他送回家,不至于把他扔到路牙子上。还磕破了他的脑袋。

    为什么呢,因为这辆马车离得近呗,结果碰到这位姑奶奶。

    这倒霉劲儿!

    “......”安玉岫被陆落问得想抱怨,又不敢,张口犹豫了半晌。最后乖乖闭嘴,缩着肩膀,甚是委屈。

    “那些人是什么人,赌坊的,还是青|楼的?”陆落又问。

    安玉岫不想说,低垂了脑袋。

    “那肯定是青|楼的,你这种才子最爱逛青|楼了吧?是没给钱,还是砸了人家的生意?”陆落又问。

    安玉岫很气愤,他觉得陆落刻薄。上次在斗兽场,陆落很文静内敛。言辞温柔,如今怎么这样犀利尖酸?

    他抬眸,想反驳几句,可是触及陆落黑瞋瞋的瞳仁,似对他很不耐烦,安玉岫心道他要是敢反驳,她就敢将他丢下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安玉岫忍了,到了家再说。

    陆落的马车绕了几个弯,将安玉岫送到了晋王府。

    安玉岫下了马车。转身要说句谢谢,陆落已经放下了车帘,让车夫快走,片刻也不想在晋王府的门口停留。

    上次在斗兽场。安玉岫对陆落出言不逊;上上次进宫,晋王府的世子夫人诸般刁难,陆落觉得自己的八字和晋王府不合。

    救了安玉岫一命,已经是很圣母了!

    陆落只想赶快走,不想更圣母的化干戈为玉帛,进去喝口茶什么的。

    “唉!”安玉岫张口。一句多谢还没有出来,马车已经扬长而去,马蹄扬起的轻灰落了安玉岫一身。

    安玉岫一身的血,吓坏了门房上的小厮们,恨不能抬了他回内院。

    “走开!”安玉岫心情糟糕极了,推开献殷勤的小厮们,踽踽回了内院。

    他房里没有嫡妻。

    安玉岫十四岁就定了一门亲事,择日到他十七岁那年娶那姑娘过门,结果到了十七岁当年,那姑娘父亲去世了;守孝三年之后,她母亲又去世了。

    就这样,安玉岫拖到了二十三岁。

    晋王府觉得此女不是吉祥之人,克父克母,将来肯定也克夫啊,所以晋王府寻个理由退了亲。

    人家丧父丧母,又被退亲,安玉岫觉得那女人肯定活不成了,就不同意。

    可是晋王妃执意要退亲,不愿意要个扫把星媳妇进门。

    安玉岫还想回转,晋王府已经写了退婚书。

    这边刚退亲,人家姑娘转眼间就被哥哥嫁到了杭州去,速度特别快,还没等安玉岫回过神来。

    等安玉岫回神,这才明白,被嫌弃的人是他啊!

    亲是去年退的,晋王府没承受什么舆论压力,毕竟大家都觉得那姑娘不吉利,谁也不想娶个克夫的媳妇。

    到今年为止,很多人家托亲戚朋友,透露出想跟晋王府结亲的意思,结果晋王妃都看不上。

    况且,晋王妃最操心的,还是她觉得国色天香的郡主女儿,那位主才是让晋王妃头疼不已的。

    因为郡主的婚事,晋王妃都没心思管这个第三子。

    安玉岫房里有八个通房,个个都是姿容出众。有外头买的,也有家生子,瘦燕肥环,各有千秋。

    别看安玉岫撮合陈容枫和澶烟姑娘,他自己可是不会将青楼女子弄进家门的,他就是起哄,闹闹陈容枫。

    通房们见安玉岫浑身是血,吓得要死,急忙各处去请人。

    她们请来了淳宁郡主。

    淳宁郡主一进门,瞧见这般光景,美丽的眸子蒙上了一层轻雾,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你这是被谁伤了?”淳宁哽咽问道。

    安玉岫一整天的失意和烦闷,立马化为乌有。他拉住了妹妹的手,温柔劝她别哭,淳宁却扑到了兄长怀里。

    安玉岫简单把事情和妹妹说了。

    他前头提到了为什么那些人要追杀他,而后又说到了上了陆落的马车。

    “陆五娘?”淳宁郡主有点吃惊,“她救了你一命?”

    救命是真的,后来被她退下马车磕破了也是真的。

    安玉岫有点怕那个女人。

    他咳了咳。

    淳宁郡主眼睛却转了几下,墨色宝石般的眸子里流光溢彩,然后道:“三哥哥,咱们要感谢陆五姑娘!”

    安玉岫点点头。

    “等三哥哥你好了,咱们再想想如何酬谢她,可好?”淳宁郡主道。

    安玉岫看了眼淳宁郡主,不知为何,他觉得他妹妹有点不怀好意。

    ***

    第一更,求月票!到这个月七号,月票都是翻倍的,姐妹们的一张保底月票,都是双倍的鼓励!(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194章敬畏》,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