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109章找到(月票570+)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陆落看完了,回到了燕栖楼。

    她推门而入,但见陈容枫坐在屋子里的正东位,手里无聊把玩窗屉上的木栓子。

    陈容枫削瘦,也有点怕冷。他的十指修长莹白,枯瘦干燥,木栓子灵巧在他五指间转来转去。

    见她陆落见礼,陈家母子二人立马起身,给陆落让座。

    陆落顺势坐下来。

    “十二老爷,您能说说你的生辰八字吗?”陆落问。

    陈容枫点点头,就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诉了陆落。

    陆落拿出罗盘,对着算了半晌。沉吟片刻,陆落才对陈老夫人和陈容枫道:“老夫人,十二老爷,只怕事情并不太好......”

    并不太好,是找不到,还是人已经没了?

    整整十年了,说陈家抱了多大的希望能找到十一郎,或者十一郎还活着,那是假的。

    哪怕是身为母亲,陈老夫人也一遍遍想过:十一郎已经死了。

    若是没死,十一郎肯定会想方设法回来的。

    任何的坏消息,只能说让他们彻底放下这件事,却不会让他们情绪崩溃,因为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心里准备,也接受了丧子之痛。

    如今,陈家求的是心安。

    孩子死了,该建墓立碑,超度他早日投胎,免得他做个游魂孤鬼,这大概是陈老夫人最后的心愿。

    可是,没有找到尸骨,万一他还活着,怎么办呢?所以,陈家至今没有给他建墓。

    陆落说不太好,陈老夫人心沉了下,脸色只是微敛,没有特别苍白。

    陆落才敢继续道:“十一老爷,七八成是不在人世了。”

    陆落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每个术士,不管能否测算,也会考虑到陈家人的心情。不敢把话说绝。

    家属要的是希望,这样他们既能高兴些,有个盼头,也能痛快给钱。

    没人愿意花钱请人唱丧钟。所以术士们都是鼓励陈家去找,然后乱七八糟测个方位。

    陆落则是想把这件事解决。

    倘或是十年前,或者五年前,陆落也不会这样明确去说。她想,陈家也许宁愿兴师动众去找。也无法接受孩子去世的消息。

    可如今十年了,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心里该放下的都放下了,时机成熟了,陆落才敢直言相告。

    “......怎么去的,尸骨在哪里,还能找到吗?”陈老夫人心里像刀割一样疼,呼吸都变得急促紊乱。

    但是,她仍是很理智询问,她没有到失控的地步。

    老夫人很难过。但是她不惊慌失措。

    “尸骨也许能找到,但是怎么去世的,我就测不准了。”陆落道,“尸骨没有出京师,就在京城附近的乡下地方。”

    京城这么大,京城附近的乡下地方,范围就更大了。

    “如何确定他......他已经不在了?”陈容枫忍痛问,情绪微动。

    十一郎失踪的第四天,陈容枫半夜突然醒过来,周身冰凉僵硬。

    那是八月。天气暖和,夜里绝不至于冻得僵硬,肯定是有其他缘故的。而后,他总是暗暗揣测。十一郎已经殁了。

    只是,没有见到尸身,亲人就不愿意放弃希望,陈容枫也不敢提。

    “您和十一老爷八字一样,都是丁酉年,丁酉年是火命。而八卦方位中。戌位位于西北方偏正西方。戌位,金之库、火之墓也。

    这间屋子,是十一老爷最后消失的地方,冥冥中跟他有牵连的,您瞧戌位,正巧摆了一只铜制美人斛。”陆落指了西北偏正西的方位,给陈容枫和老夫人瞧。

    他们望过去,果见一只铜器美人斛放在那里,正巧就是藏金灭火。

    这就是术法中的因缘。

    一切毫不相干的东西,都牵连着命运。

    “......我方才出去逛了下,这座燕栖楼的西北偏正西方位,院墙被风霜侵蚀,掉下一堆土,恰如一个坟包的模样,应该是这两天落下的。”陆落又道。

    假如不相信术法推演的人,听到这种话,就会觉得是强行牵连,而且胡说八道。但是,推演往事,往往可以通过事实验证来说明真伪。

    陈十一郎真的去世了,陆落的推演就是正确的,现在需要找到他。

    “我们要去哪里找......陆姑娘,具体的方位,可能推演?”陈容枫觉得这些事,跟陈十一郎的死没关系,但是他也没有质疑陆落,他想找到再说。

    “.......我要拿罗盘推演。”陆落道,“能算出具体方位。”

    “那劳烦陆姑娘。”陈容枫道。

    陆落拿出了罗盘,又拿了纸笔,把陈容枫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上,开始照今天的一些天机和八字,寻找陈十一郎。

    她推演了两个时辰,额头有细微的汗珠,这才告诉陈老夫人和陈容枫:“京城的正东方向,卯位,他所藏之地,方圆五里内肯定有水塘,而是不低于两个。

    倘或去了庄子上,应该询问当地属虎的人,可能会问出一点缘故来。另外,十一老爷所藏之地,不会离开京城三十里。”

    陆落一边说,一边写下来。

    她把自己写的,交给了陈容枫,这才慢慢跟他们解释说:“我是以十二老爷和八字为中宫,推演的这个方位。

    对十二老爷而言,十一老爷是兄,后天八卦中,兄是指震位;震位在方位中,又指正东方;我一进门,就瞧见十二老爷手里把玩木簪,卯乃阴木,这是偶然的天机。

    十一老爷八字中,有子、亥二字,子为阳水、亥为**,必然与水脱不了干系。另外,木生火,木命的人容易帮忙找到火命的人,而木命的属象是虎。

    我今天在府里逛,女眷们都没有出来,单单五夫人跟我说了几句话。她所站的方位,正式震位,而她又是兄长媳妇,更应对震位。震位是第三数,所以我估计不离三。若是三百里,早已离开了京城地界;若是三里,尚未出坊门,埋不了人,三十里最恰如其分。”

    陆落的话,陈老夫人听了,深信不疑。

    陈容枫却是没有这个信仰,虽然陆落帮他看对了面相,但是她今天这番话,却又些牵强至极,每个人推断,都看似毫无联系。

    而仙人决里,将这些毫无联系的微小变数,成为天机。

    这种天机,陈容枫不太相信,他大概是不信命的。

    可是,此前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不信也得信,总好过无头苍蝇乱撞。

    “这样说来,地域也太广了,没有半年也搜不完呐。”陈容枫说。

    “贵府都找了十年,还怕再多找半年吗?”陆落道,“再找不到,就是天机如此,老夫人也该放手了。”

    陈老夫人点点头,眼角已经湿了。

    陆落走后,陈老夫人把陆落的推演,说给了老侯爷和家里众人听。

    绝大多数觉得陆落的推演是胡说八道,已经十年了,这个家里和十一郎的联系已经断了,怎么可能还有预兆他的天机出现?

    “总得去找找。”老夫人很坚持。

    陈家反正是要找的,于是就拍派出了十五个人,有两个管事、十三个小厮,顺着正东方的卯位,去寻找陈十一郎的尸骨。

    的确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找到的。

    眼瞧着就过去了五十天,到了腊月二十,衙门都封印了,不再办事,家家户户等着过年,陈家的小厮和管事们仍是没有消息传回来。

    老夫人心急如焚:“难道,真是没这个造化?”

    不成想,下午的时候,派出去的小厮急匆匆回来,尸骨已经找到了,而且确定就是陈十一郎。

    “侯爷,赶紧派官兵去,再不去就迟了!”小厮急得要死。

    “为何?”老侯爷惊讶问。

    “那是镇东大将军孟家的庄子,咱们的人挖到了骨头,已经和他们的管事打了起来,他们已经回来通风报信,要是孟家先一步,咱们的人都要被抓起来,什么证据都没了。”

    镇东大将军府孟家,就是当初和陈十一郎结亲的那家。

    陈家上下都变了脸色。

    ***(未完待续。)

    ps:  这章的推算方法来自北宋术数大家邵雍《梅花数》,就是梅花易数法。可能这种术法“口传心授,不留文字”的缘故,很多推演记载也许后人自己揣摩加录的,没有把精髓的东西记录下来,看上去那么不靠谱,我自己都没底气告诉你们要相信是真的,我翻资料的时候也很想吐槽,但是我又不能,我是作者啊喂......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109章找到(月票57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