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72章前缘(第七更)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第072章前缘(第七更)

    邬予钟五月底,就从荆湖南路出发,往京里赶。【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他身体没有从前好了,准备回京修养半年,明年要调任,估计去更偏远的地方。

    他也不是很在乎,去哪里都一样,都是为安苍生。

    八月十四,邬予钟到了京城。他父母家人,早年就回了老家,京里的宅子也卖了。他和家中断来往多年,并不回赵州。

    到了京城之后,邬予钟住在了客栈里。

    客栈临街,又是中秋节,街上繁华热闹,不得安静。

    邬予钟睡不着,又喜欢灯谜,每年的三大灯节,他必要赶个热闹。

    刚刚出了客栈门口,见掌柜的放了不少花灯,有人围着观看、猜测,邬予钟也停步,打量起几个来。

    对于他这样饱读诗书的学者,这些灯谜显得特别幼稚。

    邬予钟的左腿有点残疾,走路颠簸。见灯谜什么好看的,他准备移步他处,胳膊却突然被一个人紧紧抓住。

    他一回头,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孩子。

    男孩子生得比较俊美,五官柔和,像个姑娘家。

    可是,男孩子仔细打量邬予钟,然后眼底有些水光。花灯橘色的光,落在男孩子的眸子里,碎芒滢滢。

    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

    邬予钟大惊,不知是什么缘故,急着要挣脱这姑娘的手。

    “爸爸......”女孩子声音有点哽咽,定定看着邬予钟,好似认得他,神色很激动,既惊喜又伤痛。

    邬予钟更疑惑了,也不明白女孩子口中的“巴巴”是什么意思。

    他满腹狐疑。

    “落儿!”随后,两个人追了过来。

    听到声音,邬予钟的后背一紧,整个人呆住了。

    时隔十几年,这声音有点苍老。却仍是他记得的那个人。

    他头皮都麻了,缓缓看过来。

    紫丝步障中,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像极了年轻时候的闻漪。声音更像。

    而后,邬予钟又看到了闻乐喜。

    这下子,他整个人懵逼了,忘记了动弹。

    闻乐喜跟着,声音和身形相似。那紫丝步障中的,必然就是闻漪了。

    “落儿,你乱跑什么?”闻乐喜蹙眉,紧张追上了陆落。

    顺着陆落的手,闻乐喜的目光也落在了邬予钟身上。

    说实在话,时隔十几年,闻乐喜有点不认识他了,但是眼熟。

    很眼熟。

    闻乐喜蹙眉,想从脑海中把这个人找出来。

    闻氏隔着紫丝步障,又只关心陆落。片刻之后才看陆落追的那个人。

    看到之后,闻氏也震惊了,脸色刷的苍白,差点身子不稳,要跌倒。

    陆落连忙拦腰扶住了她。

    闻氏的腿软了。

    “哦,你是邬翰林!”闻乐喜突然想起来这人是谁了。

    这人就是邬予钟,当年跟闻氏定亲的那个翰林。

    时隔十**年了,他变得苍老,头上花白了发丝,比闻乐喜还要老很多。

    “邬翰林?”陆落也回神。反问道。

    倏然间,空气似乎凝固了,大家的心,都被震得忘了跳。什么话都不得体,什么话都多余。

    唯有沉默。

    闻氏眼底,有温热的湿意浮上来。

    ***

    当天晚上的灯会,被陆落全毁了。

    闻氏转身就要回去,陆落和闻乐喜只得先送她回府。闻氏回到家中,脱下了帷幕。眼眶已经红了。

    她回房,不让陆落跟着。

    闻乐喜和陆落两个人,坐在厅中喝茶,闻乐喜问陆落:“你追那个人做什么?”

    闻乐喜不知陆落是否了解闻氏的那段往事,就没有主动说。只是,闻乐喜肯定陆落之前没见过邬予钟。

    她那么激动,跑上去追邬予钟,让闻乐喜很费解。

    陆落也有口难言。

    难道要她告诉叔公,那个人的容貌,像极了她前世的父亲吗?

    前世,陆落的妈妈去世之后,爸爸两年内白了头发,肩膀有点跨,后背微驼,毫无从前的俊朗风发,整个人苍老了,就是邬予钟那个样子。

    陆落去世后,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爸爸。特别是闻氏和她母亲长得一模一样之后,陆落就更想念爸爸了。

    爸爸丧妻又丧女,不知他后来依靠什么作为慰藉。想起来,陆落就心酸。

    如今见到了邬予钟,陆落失控了。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那个人,竟是她母亲之前有过感情纠葛的人。

    这下子就麻烦了。

    京里很多人知道闻氏被邬家退亲,陆落若是去接近邬予钟,旁人会怎么猜测?

    那时候,她母亲的名声怎么办?

    陆其钧肯定也会暴怒。

    可是,那是她爸爸啊,她最后那几年唯一的亲人,难道要她视如不见吗?

    “爸妈那么恩爱,原来是前世求而不得的缘故吗?”陆落心想。

    有些恩爱的夫妻,前世是仇人,为了还债而被命运牵扯在一起。

    陆落的父母,原来也是应了情债?

    “你认识他?”闻乐喜见陆落眼睛也红了,错愕道。

    闻乐喜见陆落如此,暗暗猜测,是不是陆落和闻氏回湖州府那些年,邬予钟私下里跟她们接触过?

    可是,陆落为什么这样难过?看陆落的样子,竟然是比闻氏还难过!

    单单有了接触,陆落这么伤心做什么?

    “我不知道。”陆落声音哽咽。

    她想到了她头发花白的老父亲。她知道,邬予钟不是她父亲,可是这一刻,她特别难过。

    “落儿,你是有什么瞒着叔公?”闻乐喜追问。

    陆落沉默。

    她想起了妈妈去世之前,对爸爸说:“你要活得久一点,否则落落一个人。”

    后来,却是陆落先走了,她爸爸一个人......

    陆落猛然间情绪失控,眼泪夺眶而出!

    “别、别哭啊。”闻乐喜吃了一惊,连忙安慰她,“好孩子,别伤心了,这是怎么了?”

    陆落双手捂住了脸,眼泪就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闻乐喜彻底懵了,完全不知是什么缘故。

    闻氏哭了,陆落也哭了。翌日早起,母女俩眼睛都肿肿的。

    这种情况下,是不好回家的,于是她们住在了闻家,准备后天再回去。

    闻氏心神恍惚。

    她的竹马,从少年郎变成了白头翁,她受到的刺激比陆落深,早已忘了去追问,为什么陆落认得邬予钟。

    到了八月十八,陆落才和闻氏回陆府。

    ***

    第七更,今天的保底更新。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72章前缘(第七更)》,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