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38章往事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第038章往事

    颜家二夫人体质虚弱,闲谈了半个时辰,她就露出了疲态。

    媒人谢七夫人已经把定聘之礼的单子要到了,对闻氏拟定的单子非常满意,也见到了陆落,此行目的达成。

    “......我们便不叨扰了。”谢七夫人主动告退。

    闻氏留她们用膳,她们再三推辞,说改日再来打搅。

    陆落就和母亲将颜二夫人和媒人送到了垂花门口。

    从陆府到永熹侯府,横跨大半个京师,马车缓慢,足足要两个时辰。

    颜二夫人很累,阖眼打盹。

    “陆其钧不过是六品官,他那宅子倒是不小。京里有些寒门四品官,都买不起那么大的宅子。”路上,谢七夫人嘀咕,“听闻陆家是两浙路的望族。看陆夫人和陆姑娘的言语、穿戴、陆家的宅子,可见传言不虚,陆家在两浙路确有声望。”

    颜二夫人闭着眼睛,养精蓄锐,含混支吾了一声。

    “姑娘姓陆,不是姓闻,又是出身江南望族,模样标致,我瞧着甚好,二夫人您说呢?”谢七夫人又道。

    颜浧和陆家结亲,很快就传了出来,当时京师一阵哗然。

    不过,颜家是后族,掌握着权势,外人也不敢肆意取笑,反而替他们描补。毕竟,陆落是陆其钧的女儿,不是闻乐喜的侄女。

    隔了一代,就隔了很多。

    谢七夫人极力说些好听的话。

    不过,陆其钧官位太低,说起陆其钧的女儿,自然会往闻乐喜身上靠。颜家和太监结亲,这是抹不去的。

    颜家虽然显赫,却也深知哪些人决不能得罪。

    闻乐喜就是他们不能得罪的人。

    “嗯。”颜二夫人依旧闭着眼睛。

    谢七夫人这才住了口。

    马车晃晃悠悠的,颜二夫人阖眼打盹,竟不知不觉睡着了。快到了永熹侯府,谢七夫人才唤醒了她。

    颜二夫人略微将鬓角梳理。

    到了永熹侯府,颜二夫人让谢七夫人先去她院子里坐,她自己则拿着定聘之礼的单子去见她婆婆——永熹侯夫人,颜浧的祖母。

    永熹侯夫人今年七十出头,比颜二夫人大了整整二十岁,但是身体比颜二夫人好。

    颜二夫人时常想,她这个做儿媳妇的,肯定会死在老太太前头。

    到了老夫人的院子里,丫鬟打起了帘子,颜二夫人给老夫人请安。

    车上小憩,让颜二夫人精神恢复了七八分。

    “娘,这是陆家要的定聘之礼单子。”颜二夫人将单子双方奉上,送到老夫人跟前。

    老夫人接了,略微扫了几眼,就看完了。她七十岁了,神清目明,比二夫人精神强多了,颜二夫人真羡慕她。

    “姑娘是个什么模样?”老夫人将单子合上,问颜二夫人。

    提到陆落的模样,颜二夫人首先很满意,她笑着对老夫人道:“娘,您再也想不到。一见面,我便觉得那孩子眼熟,还以为跟她有缘。谢七夫人说,‘五姑娘像观音菩萨跟前的童女’,我再仔细一瞧,可不就是?”

    老夫人微愣。

    和颜二夫人一样,老夫人也是信佛的。

    “竟是这般好模样,不像闻乐喜?”老夫人难以置信。

    颜浧一回京,火速定下这门亲事,让阖府上下措手不及。

    颜家的女眷们经常进宫去给太皇太后请安,多半的人是见过闻乐喜的。

    一听是闻乐喜的外孙女,又想到闻乐喜那副男女莫辩的绝艳姿容,还以为陆落也是倾城颜色,这才惹得颜浧一见倾心。

    颜浧是非常挑剔的。他今年二十七了,颜家和他外祖母家不知给他说了多少亲,他都不不满意。

    如今定下了陆落,所以叫人好奇陆落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老夫人等人都猜测,陆落一定是像闻乐喜,生得美艳。

    “五姑娘不像。”颜二夫人道,“她母亲却有几分像。”

    老夫人听到这话,微微颔首,心里安定几分。她不喜欢狐媚子一样妖艳的孙媳妇,只要不像闻乐喜就好。

    “言行举止如何?”老夫人又问。

    “五姑娘没开口,不言不语坐在旁边,是个贞静的;陆夫人柔声细语的,不是口拙之人,却也不是能言善辩。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拿捏得很准,稳重极了。”颜二夫人道。

    老夫人看闻氏的字迹,的确是个沉稳之人。

    听说陆其钧有点不堪,没想到颜二夫人对陆夫人和陆五姑娘倒是挺满意。

    不过,陆家五姑娘是在湖州府老宅长大的,怪不得望族门第的气度。

    “等下了定聘之礼后,我请了陆夫人和陆姑娘来家里,您亲自瞧瞧。”颜二夫人笑道,“您定然喜欢那孩子。”

    老夫人颔首。

    对于颜二夫人的话,老夫人还是挺放心的。她了解这个儿媳妇,知道二夫人素来说话会所有保留,绝不浮夸。

    她说有八分好,那就是十分好了。

    “五姑娘的母亲闻氏,当年是被邬家退了亲的,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事。说起来,到底不光彩。”颜二夫人又叹气。

    老夫人也微微蹙眉。

    假如颜浧在定亲之前,露出半点风声,颜家一定会极力阻止他。

    陆其钧的女儿,真不是良缘。

    陆落身份上不能细说的东西,着实太多了,会让颜家难堪。

    且不说闻乐喜是个太监,此事有关声誉,单说陆落的母亲闻氏,当年被退亲,而后再嫁陆其钧,就是改嫁,名声不好。

    当初,闻氏与邬家定亲,是邬家老太太首肯的。

    邬家老太爷是个名宿,平日游山玩水,拜师求学,不怎么沾家,是个风|流才子。

    他儿子定亲,邬家老太太寻不到他的人,也没告知他。结果定聘之礼下了,邬家老太爷却听说了,火速赶到京里。

    “行莫丑于辱先,而垢莫大于宫刑!闻乐喜的侄女,怎能进我邬家的门?老祖宗的颜面还要不要?”邬老太爷大骂。

    他是个读书人,讲究气节,觉得娶太监的侄女,是侮辱门风,败坏清誉。

    他甚至闹到了皇城。

    闻乐喜也生气:“明明是你们邬家求娶的,又不是我逼你们的......”

    但是闻氏知耻懂礼,她把邬家的定聘之礼全部退了,不叫邬家为难。

    邬家那位公子不肯,跑去闻家门前跪了,求闻氏回心转意。

    后来他被邬家的家奴拖回去,打断了一条腿,关了起来。

    闻氏是太监的侄女,原本就让很多门第望而却步,没人愿意丢这个脸,去和宦官结亲;而她又被迫退亲,成了“改嫁”之人,这下子就再无人问津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嫁给了陆其钧为继室。否则凭借闻乐喜的地位,总有些不要脸的寒门士子,愿意娶她为原配嫡妻的。

    陆其钧不知是怎么想的,竟然愿意娶闻氏。

    不过,听说当年陆其钧也是下了苦功夫,请了闻家的一个同乡去说媒,再三求亲。

    而闻氏的父母正苦恼女儿的婚事,特别是闻氏的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后来,陆其钧去求亲,明知是继室,闻氏的父母再三考虑之后,没问过闻乐喜,怕再次被搅黄,就定下了陆其钧。

    闻氏似乎不乐意,隐约听说她还投缳自尽,好像都闭气了,后来才被救过来。

    到底怎么回事,外人不清楚。

    正是因为这门亲事,不管是同僚还是同窗、同乡,都觉得陆其钧这个人德行有问题,是个不择手段的,对他敬而远之。

    陆其钧名声就臭了。

    当时闹得挺凶的,闻乐喜也是颜面扫地,而先帝对邬家也很生气。

    和闻氏定亲的那位邬公子,早年就考中了进士,选了翰林,在翰林院任职,聪明英俊,前程无限。

    他不需要闻乐喜的提携,故而他看中的,只怕是闻氏的人品。喜欢人家姑娘,却生生断了,他也是痛不欲生。

    后来因为此事,先帝对他不满,将他打发去了荆湖南路去做官。

    他仍是废了一条腿,没接好。

    再后来,邬家合族也搬离了京师,回他们老家去了。

    前年还听说,那位邬大人上京述职,旁人问起他的事,他说自己无妻无妾,无儿无女。不知和闻氏是否有关,总之听起来颇为唏嘘。

    颜二夫人也是因为这件事,看到闻氏就好奇多打量了她几眼。

    ***

    第一更,求推荐票,祝大家周末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38章往事》,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