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11章内乱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第011章内乱

    暮春的骄阳,璀璨温暖,似一件金光熠熠的锦裘,温柔包裹着庭院。碧树轻曳,繁花盛绽,彩蝶蹁跹。

    空气是甜的,风也是甜的。

    二娘陆苏踩着斑驳的树影,到了正院大门前的台阶上。

    她元娘姐姐尚未出阁的时候,她们姊妹俩住在这里。正院的一草一木,二娘都很熟悉。

    院门外一株桃树,还是她母亲嫁过来时候种的,如今枝繁叶茂,亭亭如盖。每年初春,碧桃开了满树秾丽的花,只可惜,它已经不结果了。

    太老了。

    门口的台阶,也被踩坏了两块,换成了新的石砖。新的棕黄结实,旧的布满青苔,远远就能看出不一样来。

    哪怕拼凑在一起,也是格格不入,就像二娘的家。

    而后,她姐姐出嫁了,大姨娘和三姨娘搬了进来,她挪了地方。明明只是换了个院子,却让她生出漂泊之感。

    属于她的,全部被人侵占了。

    正院的门,还是陈旧的,并未更换,有点残破。二娘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这才轻叩门扉。

    “二姑娘,是您啊。”一个穿着葱绿色上衫的丫鬟应门。她个子不高,娇小玲珑,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全是笑意。

    “暖雪姐姐。”二娘客气称呼对方。

    这个丫鬟,是闻氏带上京的,叫暖雪。暖雪长着圆圆的脸颊,大大的眼睛,看上去娇憨天真。

    暖雪进府之后,出手豪阔,为人热情,已经和厨房上、浆洗房的丫鬟婆子们打成一片了,时常给下人们一些小恩小惠。

    二娘觉得这个丫头是刻意与人结交,替闻氏做眼线,好尽快摸清楚府里的情况,故而对暖雪也格外留心,知道她的名字。

    “二姑娘,快请进。”暖雪果然热情,她一笑起来眼睛就弯弯的,很容易获得旁人好感。

    二娘踏进了正院。

    东次间的窗棂半开着,可以看到闻氏娴静温柔,冲二娘点点头。

    闻氏的脸,融在金灿灿的日光里,瓷白精致,竟还是从前的模样。去湖州府七年了,闻氏容颜未改。

    闻氏很美丽,斜长的丹凤眼,添了妩媚之姿。可是,从她身上从来都看不到轻浮艳丽,更多的是睿智、从容和端庄。

    二娘很怕她。

    从前元娘跟二娘说:“闻氏和她带过来的明氏,都是狐媚子。只是,闻氏是个很阴狠的狐媚子,且要小心她。”

    二娘也会问元娘:“这话是谁说的?”

    “简姨娘告诉我的啊。”元娘这样回答。

    从闻氏一进门,大姨娘就挑拨元娘和闻氏的关系。

    二娘跟着元娘,从小耳濡目染,对闻氏既恨又怕。陡然再见,内心的某个角落里,仍是怕她。

    进了东次间,二娘给闻氏见礼:“母亲......”

    “坐吧。”闻氏丝毫不因二娘的到来而惊讶,声音平静又温和,“春蝶,给二姑娘倒茶来。”

    “二姑娘,您坐这里。”暖雪让二娘坐到炕上,和闻氏对面。

    春蝶也很快倒了茶来。

    二娘接过茶,捧在手里,却惊觉手微微有点发抖。

    闻氏在做针线,并未抬头看二娘。她面前的小箩筐里,盛放着一双鞋子。水红色的鞋面,绣了折枝海棠,应该是五娘的。

    “......女儿想着,天气晴好,过来给母亲请安。”二娘先禀明了自己来意。

    闻氏穿针走线,不刻意看二娘,眼睛平平的,声音依旧温和:“你不是来给我请安的,你是来跟落儿道谢的。”

    陆落昨天拿了药膏回来,送了些给二娘,闻氏知道。

    陆落不肯说,闻氏就装作不知情。

    二娘莫名心口一窒。

    “......她还在歇午觉,略等等,已经让丫鬟去喊了。”闻氏终于抬眸,眼刃若游丝,从二娘脸上掠过。

    闻氏既不严厉,亦不亲切,稳稳当当中透出不怒自威。

    二娘下意识咽了下口水。

    “是。”二娘回答,小心翼翼捧着茶,愣是没喝一口。

    陆落午睡早已醒了,只是无所事事,府里又不像在湖州府那么讲究规矩,懒得起来,躺在被窝里看书。

    京里虽然是官宦府邸,却比湖州府的老宅还要松散随意。这座宅院七年没有女主人,全是妾室庶女,早已不成体统。

    陆落和闻氏也没打算给她们立规矩,索性比她们还要率性而为。

    二娘来了,丫鬟告诉陆落,陆落就爬起来,更衣梳头,到东次间见二娘。

    二娘放下茶盏,起身跟陆落见礼。

    “五妹妹送给我的药膏,甚是见效,特意来给五妹妹道谢。”二娘对陆落道。

    “不过是从湖州府带上来的小玩意,不值什么......”陆落笑道。

    陆落准备和二娘闲聊几句,想先从天气说起。

    她尚在组织语言,院门又响了。

    丫鬟去开门,这次来的是六娘陆芝。

    陆芝穿着葱绿色的褙子,白色澜裙,娇小婀娜的进了门。她头上带着一把珍珠梳篦,上等的珍珠在日光下,都能泛出白皙温润的光,映衬着她肤如凝脂,格外俏丽娇嫩。

    “二姐姐也在,这是巧了。”六娘活泼可爱,先给闻氏见礼,然后和二娘说话。

    六娘不怕闻氏,对闻氏没什么具体的印象,故而很随意。

    “的确是巧,没想到六妹妹也来了。”二娘道,声音却冷了,泛出淡淡的憎恶。

    二娘特别恨大姨娘。不仅仅是大姨娘在二娘姊妹年少时用心恶毒误导她们,也是因为大姨娘把二娘的婚姻给搅合黄了。

    要不然,嫁到江家的就是二娘,而非大姨娘的女儿三娘了。

    六娘同为大姨娘的女儿,二娘自然亦恨她。

    “二姐姐怎么气鼓鼓的,莫不是我得罪了她?”六娘咯咯笑了。她这话不是对二娘说的,而是对陆落和闻氏。

    陆落就认真看了看二娘,然后笑道:“没有啊,我瞧着二姐姐挺好的,倒是六妹妹刻意给她抹黑......”

    六娘噎住,她着实没想到陆落如此犀利狠辣。

    陆落这么一帮忙,二娘也回神,镇定不少,道:“平常一句问候,六妹妹也听得出我生气,这本事我深感折服。想来六妹妹鸡蛋里挑骨头,是驾轻就熟的。”

    六娘没想到陆落会帮二娘,一时间被堵回去,脸色微变。

    闻氏不语,静静看着她们,脸上既无笑意,也无责备,平静无波。

    六娘正要反击,院门又响了。

    这次,是四娘和七娘来了。

    “二姐姐刚到正院,大姨娘和二姨娘就派出了探子,果然是我们防备得很啊。”陆落心想。

    四娘穿着银红色折枝海棠的褙子,研态娇媚。她一头浓密的青丝,整整齐齐梳了发髻,留着厚厚的刘海,刘海披覆柳眉,衬托着眼珠子格外的乌黑浓郁,褶褶生辉。

    七娘尚未年幼,还是小孩子模样。虽然不及四娘,也是美人胚子。

    和二娘、六娘的素淡相比,四娘姊妹俩衣饰华贵,在日光下璀璨辉煌,珠围翠绕,更像是官宦人家的千金。

    “人来齐了,看来大姨娘和二姨娘是时刻盯着我们。”陆落心想,眸子里流光微转。

    “今日是什么好日子?”陆落等四娘和七娘给闻氏见礼之后,笑着对她们说,“姊妹们都来了,要不我们摸牌吧?”

    几个姑娘面面相觑。

    “老太太才摸牌呢。”七娘立马表示反对,“五姐姐,你给我们讲讲湖州府的趣事吧?”

    陆落一想,就说“也好”,于是清了清嗓子,当即说了起来。

    她极大夸奖讲述了湖州府的奢华。仆妇众多、房舍宽阔、用度奢侈、来往自由等,听得几个姑娘眼睛都直了。

    她们生在京城,长在京城,从未离开过。湖州府是什么模样,她们不知道,全凭陆落忽悠。

    说了半晌的话,闻氏开口道:“我也累了,你们都散了吧。”

    二娘、四娘、六娘和七娘起身,给闻氏行礼,纷纷离开了。

    “姑娘,她们都来干嘛?”陆落的丫鬟倚竹傻傻的,对今天的热闹场面不理解。

    “无非就是二姐姐来了,其他几位想知道我们和二姐姐会不会联手欺负她们,故而派了探子,来探虚实,察言观色呗。”陆落笑着解释。

    “倚竹,你真是个小呆子,什么时候能聪明些,给五娘分忧啊?”闻氏身边的风烟笑呵呵打趣倚竹。

    闻氏身边的人,私下里都很亲热叫陆落为“五娘”。

    “我是保护姑娘的,又不是出主意的。”倚竹茫然道。

    倚竹是学过拳脚功夫的。他们家乡村子里,有个人专门教小孩子习武,收取微薄的米粮,倚竹就跟着学了。

    起初是为了强身健体。

    后来,他们家乡受灾,田地房舍全被水淹了,倚竹跟着她父母进了城,被走投无路的家人卖到陆家,卖了二十年。

    倚竹身手不错,闻氏就收下了她,让她跟着陆落,时刻护着陆落周全。

    “......二娘刚来,明氏和简氏就派了姑娘来。看来,我们以后要更加小心了。”闻氏想到那些孩子,微微冷笑。

    大姨娘和二姨娘派人监视闻氏,也派人盯住二娘陆苏,无非是怕二娘借闻氏的势,和她们作对。

    二姨娘还在查二娘落井之事。

    当天晚上,陆其钧仍回到二姨娘的西跨院。可是不知怎么的,两个时辰之后,陆其钧气哄哄去了三姨娘的南罩院。

    “应该是为了佛珠的事......”陆落心想。

    果然,第二天暖雪就打听出,昨晚陆其钧跟二姨娘索要陆落送给七娘的佛珠。

    二姨娘却说“丢了”。

    陆其钧气得当场派人搜二姨娘的箱子。

    二姨娘气哭了,说自己跟了陆其钧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外人搜过自己的箱笼。

    四娘陆蕤和七娘陆茜也来劝。

    陆其钧却不管,非要搜。结果,佛珠没找到,却翻出了二姨娘深藏的五百两银票。

    二姨娘疯了一样去抢,差点也被陆其钧打了。

    “竟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藏钱!”陆其钧很生气,觉得二姨娘对他不够真心和体贴。

    他拿了钱,去了三姨娘那边。

    二姨娘大哭。她既心疼钱,那五百两是她们母女攒了好几年的,前不久才去换了银票。早知道就不换了,还是碎银子安全。

    同时,二姨娘也难堪,自己的屋子被丫鬟婆子们翻了个底朝天,一点尊贵也没有了。只有下人的箱笼才随便翻,谁敢翻主子的?

    陆其钧这是不敬重她!

    一串佛珠而已,就让陆其钧和二姨娘闹得这样,陆落听到之后,微微笑了笑。

    二姨娘和陆其钧闹翻之后,大姨娘和三姨娘趁机落井下石,家里一片混乱,她们从前相安无事的三个姨娘彻底斗了起来。

    越是混乱,陆落和闻氏越是清净。

    同时,二娘陆苏落井的事,就再也查不清了,因为陆其钧既不相信大姨娘,也不相信二姨娘,更不相信闻氏和陆落。

    他想让三姨娘查,三姨娘却避之不及。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查清楚了没有功劳,查不好肯定要挨骂,让它烫死二姨娘好了,三姨娘才不做老好人。

    二娘就彻底安全了。

    二姨娘明氏也不再查了,任由它去。陆其钧搜出五百两银子,又可以逍遥一两个月,也不计较什么落井之事。

    事情彻底过去了。

    转眼到了四月初六,就是陆落和四娘陆蕤的生日。

    到了当天,陆其钧提也没提,他还在生二姨娘母女的气。

    陆落送了幅自己写的字给陆蕤,说什么:“礼轻情意重,父亲说家里要清廉”,把四娘给打发了。

    四娘正在担心失去父亲的宠爱,也没心情和陆落计较。

    闻氏给陆落煮了长寿面,正院的丫鬟婆子们都吃了。

    转眼间,又过来十来天。

    四月十八,陆落的叔公,就是太监闻乐喜,终于到了京城。

    ***

    早安,大家看书别忘了投推荐票啊,爱你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11章内乱》,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