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10章解决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第010章解决

    二娘陆苏很多年没有主动跟父亲说过话。哪怕陆其钧问及,她也是态度不佳,导致陆其钧越发不疼爱她,更不愿意过问她的事。

    她现在想和陆其钧单独说话,陆其钧颇有点意外。

    陆其钧带着陆苏,去了外院的书房。

    陆苏跪下,哭着对陆其钧道:“是我自己跌了足,落下井的......”

    她讲述当天下午发生的事。

    她闲来无事,又没人管她,就一觉睡到了黄昏。睡得太多了,头晕目眩的,想去后院散散。

    坐在井台上,无意间看到井底有光,她就伸头使劲去看,结果掉了下去。

    “......女儿向来没用,既怕爹爹责骂,更怕姨娘和妹妹们取笑,不敢坦言。”陆苏声泪俱下,哭得梨花带雨。

    她娓娓道来,神态哀婉,言语却清晰。满面的泪痕,委屈的声调,让陆其钧对她生出了几分怜悯来。

    虽然不喜欢她,到底也是父女,血脉亲情是抹不去的。

    陆其钧喜欢弱势的女子,可怜兮兮的求着他,能衬托得他更加伟岸。

    陆苏此刻就是这样,自己低贱卑微,把陆其钧高高在上供着,言语中对陆其钧敬畏交加,陆其钧对她就憎恶不起来。

    “你说什么光?”陆其钧沉吟片刻,印象最深是陆苏话里的一句诡异之词。

    陆苏说,她看到了井里有光,这才伸长了脑袋,想探个究竟,结果掉了下去。

    “就......就是......红光......”陆苏突然很紧张,结结巴巴的,不似开头那么流利。

    陆其钧狐疑。

    “红光,那是灾兆?”陆其钧故意吓她。

    陆苏连忙改口:“不、不是红光,是白色的......”

    “到底是什么光?”陆其钧严肃起来,“你没有说实话?”

    陆苏吓得更狠了,匍匐在地,哭得浑身打颤,就是不敢再回答。

    那么,井里有光是假的,陆苏在撒谎。

    这孩子不会撒谎,一撒谎就紧张。

    “到底怎么回事,说!”陆其钧厉声呵斥。

    陆苏依旧是哭,不敢答话。

    陆其钧好不容易对她的同情,立马化为乌有,恨不能踢她几脚。

    “看二娘的样子,应该是五娘查到了凶手,而二娘怕事情大白天下,凶手会报复她,所以才主动揽事。”陆其钧心想。

    他更生气,派了小厮把陆落也找到了外书房。

    陆落穿着月白色的澜裙,裙裾层层叠叠的,轻盈飘逸,足下带风进了屋子,朦胧的烛火被她携进来的风鼓动,跳跃闪烁。

    见二娘整个人跪趴在地上,陆落也很乖巧的,一进门就跪了。

    “说,是谁推二娘落井的?”陆其钧暴怒,不说头尾,直接问陆落,额头青筋暴突,眼睛瞪得很大,随时要打人。

    陆落愣了下,瞥了眼二娘,细声柔婉道:“是......是二姐姐她自己,她自己失了足,落入井中!”

    陆其钧猛然站起来。

    比起二娘,陆其钧更不喜欢五娘,因为五娘是闻氏的女儿。

    不过是让五娘查个落井,五娘却欺上瞒下,简直是岂有此理。

    “混账东西,你个混账东西!”陆其钧气急败坏骂陆落。

    他手边的书案上,有本厚厚的书,他随手拿起来,往陆落身上砸。

    陆落纤瘦的身子被砸得晃了下,差点跌坐在地上。

    书砸中了陆落的左边胳膊,手臂一阵剧痛。

    “到底是谁?”陆其钧厉喝。

    “二姐姐说,是她自己......”陆落坚持之前的说话。

    “好,好!”陆其钧火冒三丈。

    不仅仅欺瞒父亲,欺负姐姐,还敢顶嘴!

    这个瞬间,陆其钧简直恨死了陆落,恨不能打死她。

    陆其钧转身寻了书案上一本薄书,可以当戒尺使,就想往陆落身上打。

    陆落千算万算,没算到陆其钧会动手打人,也懵了下。

    眼瞧着那书就要打到陆落身上,二娘倏然起身,紧紧抱住了陆落,把陆落护在怀里。

    “爹爹,真是女儿失了足,不关五娘的事。您生气就打我,别打五娘,她还小.....”陆苏哭道。

    她睁着红通通、泪盈盈的两只大眼睛,看着陆其钧。

    陆其钧气头上,哪里还顾得上可怜女儿?

    陆落打不着,陆其钧就使劲用书抽了陆苏的背几下。他觉得不解气,可惜没鞭子抽。

    打完了,他踢了陆苏几脚,还有两脚从二娘的空隙处,踢到了陆落的大腿。

    很重。

    陆落感觉骨头都要被陆其钧的靴子踢断了。

    二娘紧紧抱着陆落,替陆落挡住了大部分。

    “滚,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都给老子滚!”陆其钧大骂。

    看这个样子,是问不出什么,陆其钧决定换人查,不需要陆落了。

    他再也不想看到陆落。

    陆落连忙搀扶起陆苏,两人踉跄着从外书房回去。

    一路上漆黑,陆落的丫鬟倚竹提个小灯笼,急急忙忙照路,却没什么也照不清楚。夜影凄惶,带着几分疏淡的凉意。

    直到进了垂花门,陆落和陆苏的脚步才慢了。

    “伤着了没有?”陆落想去看看二娘的伤。

    陆苏却拦住了她的手,道:“我无妨的,就是差点牵连你。倒是你,我记得你也被踢了两下,疼吗?”

    陆其钧踢了多少下,陆苏自己挨了记下,踢空的那几下,全落在陆落身上,陆苏也是知道的。

    “不疼......”陆落道。

    疼不疼,她们彼此心知肚明,因为都挨了一样的。

    陆落先送二娘回去,再带着倚竹,回到了正院。

    陆落月白色的澜裙上,有清晰的脚印子,闻氏一眼就瞧见了。

    “他打你了?”闻氏一改温柔如水,神色锋利狠戾。

    “不是,他要打二姐姐,我不小心挨了几下。”陆落不忍母亲伤心,故意诓骗她。

    陆其钧是想打陆落的,不过二娘死死护住了陆落,这才让陆落幸免于难。这是二娘自己的事,二娘不忍心陆落替她挨打。

    闻氏一把就抱住了陆落。

    不知是触动了哪根心弦,闻氏突然就哭了:“我可怜的孩子,你若是不投身在我肚子里,就不用如此委屈......”

    闻氏一直觉得亏欠陆落的。

    她和陆其钧感情不好,除了陆其钧花心和嫌弃闻氏的出身,也是闻氏自己不乐意奉承他。

    闻氏是无所谓的,她当年答应嫁给陆其钧,就是心如死灰,对婚姻没有任何期盼。只是可怜了陆落,亲爹比后爹还有狠,从小就无父爱。

    “娘,我不疼的。”陆落反而要哄母亲。

    当时是不太疼,翌日早起,陆落左边的大腿外侧,酸疼难当。

    她脱了衣裳一看,被陆其钧踢中的那两脚,已经发青了。

    陆落用手一摸,硬硬的,可见踢得很重。如此想来,二娘伤势比她更重。

    陆其钧下脚,没有半分留情。

    “别吱声!让夫人知晓了,你们也要挨骂。”陆落对两个丫鬟道,“石官人送给咱们那些活血止疼的药膏,还有剩下的吗?”

    陆落认识的石庭,虽然满口胡话,医术却是很好。

    陆落有个头疼脑热,都请石庭看。石庭的药,总是药到病除。而且,他的药膏非常管用,比药铺里卖的要好很多。

    “......没剩下了。”倚竹很内疚对陆落道,“上次婢子摔了一跤,膝盖骨都发紫,就用完了。”

    陆落想起来了,当时是她给倚竹用的。

    “没事,没事。”陆落安慰她,“你去趟我师父的家里,问他要些,他应该有。”

    陆落的神棍师父住在城西,一处偌大的庭院。虽然很宽敞,不过距离陆府比较远。

    这是陆落的意思。

    陆落希望师父住得远些,免得引起家里人的怀疑。

    “是,婢子这就去。”倚竹急匆匆要走。

    “回来。”陆落喊她,“别用家里的车,去街上雇车。出去的时候小心些,也别叫夫人的人看到。”

    倚竹没有碧云那么机敏,陆落怕她留下口实,所以细细叮嘱。

    陆落既不想母亲知道了担心,也不想家里人知道她还在外头还有朋友。

    “是!”倚竹就悄悄的,从后门出去了。

    陆落若无其事更衣,去给闻氏请安,然后跟闻氏一块儿吃了早膳。

    母女俩用完了早膳,闻氏身边的丫鬟风烟,从外头回来。

    “......老爷说夫人和五姑娘不中用,查不明白,还让明姨娘查。”风烟低声对闻氏和陆落道,“二娘去自招,反而惹得老爷怀疑,说背后一定有人推了二娘,绝不是二娘自己失足的。老爷不让大姨娘去查,反而让二姨娘,应该是怀疑大姨娘了。”

    如此一来,二娘彻底摘清了。经过昨晚那件事,陆其钧再也不相信是二娘自己落井的,认定有人害二娘。

    陆其钧就是这样疑心重。二娘素来不敢如此坦白,突然之间反常,陆其钧必然会怀疑。

    这样,二娘的目的也达到了。

    “让二姨娘查,大姨娘和三姨娘就脱不了干系。”闻氏明眸微睐,笑容淡淡的,“她们三个要内斗一段日子。这样挺好的,我们倒清净了。”

    三个姨娘要内斗,就无瑕算计闻氏母女,这对闻氏和陆落而言,是最好不过的。

    陆落这个小计谋,看上去不够高明,却拉拢了二娘,卖了个人情给二娘;同时,也转移了姨娘们的视线,让她们内耗,这样陆落和闻氏继续享清闲。

    这个结果,倒是比意料中还要好。

    “五娘越发像夫人了......”风烟夸赞陆落干得漂亮。

    闻氏也笑了,把陆落抱在怀里,道:“落儿心思和手段都有,就是心软,不像我。”

    她抱着陆落的时候,正巧碰到了陆落的胳膊。这个胳膊,昨天被陆其钧砸了一下,早上也青了,一碰就隐隐疼。

    陆落使劲忍住疼,不敢开口说话,唯有傻笑。

    这件事,算是比较圆满解决了。

    只是,陆落对她父亲,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她以为只有市井屠夫,才会对妻女拳脚相加。不成想她那个进士出身的父亲,竟也如此。

    他没有养育过陆落,没有疼爱过陆落,如今还打陆落,陆落不知道,所谓的父亲到底是什么意义。

    她想起了自己前世的父亲。她的父亲,拿她当至宝。他爱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为人谦和低调,一点也不像陆其钧。

    陆落想到了爸爸。妈妈去世之后,她和爸爸相依为命。她穿|越的时候,她爸爸还没有去世。陆落找到了妈妈,爸爸却要一个人了。

    思及此,陆落鼻子发酸。

    丫鬟倚竹出门四个时辰,终于拿了药膏赶回来。

    “姑娘,石公子也来了京城,如今在千师父的家里住着呢。石公子问,姑娘什么时候去看他。”倚竹笑嘻嘻对陆落道。

    石庭经常用小恩小惠收买倚竹和碧云,这两个人丫鬟挺喜欢他的。

    “你怎么回答他的?”陆落接过了药膏,随口问倚竹。

    “婢子说,家里很乱,姑娘还被老爷打了,估计最近没空。石公子就问,要不要他在咱们家院墙外布个阵,把老爷咒死算了......”

    “他会布什么阵?”陆落哭笑不得。

    她无力扶额。她只想捡个江湖骗子做便宜师父,为什么她师父还要给她附带一个疯疯癫癫的神棍朋友?

    石庭他一大夫,不好好开医馆,却整天冒充术士,开口闭口就是他会布阵,他图什么呀?

    陆落不得其解。

    她拿回来的药膏,自己留了一部分,分出一部分,让碧云送给二娘。

    ***

    新的一天,继续求推荐票~~祝大家早安,一天都有愉快的心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10章解决》,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