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芳华

第003章钱财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15端木景晨 书名:盛世芳华

    

    第003章钱财

    四月初的夜风,微摇着疏淡烛火,灯影曳曳。

    临窗大炕上,陆其钧夫妻俩对面而坐,丫鬟婆子们都遣了出去,就陆落留下来服侍。她站着,给父母倒茶。

    橘黄色的灯光,让视线变得朦胧又唯美。陆其钧小啜了半口茶,抬眸间见对面的闻氏,惊觉她竟仍是从前的模样,一点也没老,不免纳罕。

    他身边那几个姨娘,包括姿容绝美的二姨娘明氏,都挨不过光阴,肤色大不如从前。而闻氏,还是那么细腻白皙,风韵不散。

    江南的水土果然养人,陆其钧心想。

    别说闻氏,就是陆落,也比他京里的那些个女儿水灵。当然,姿色不如四娘陆蕤一半。

    “......二娘落井的事,着实荒唐。”陆其钧收敛心神,放下茶盏对闻氏道,“从前我们太平得很,从没出过幺蛾子。这件事一出,她们都吓住了,你查一查,让大家都安心。”

    陆落瞥了眼闻氏。

    陆其钧这是光明正大指责闻氏,觉得是闻氏的人搞鬼。闻氏没回来,他的后院和睦安宁;闻氏回来了,就鸡飞狗跳了。

    都是闻氏的错。

    闻氏则不动声色,低垂了眼帘,修长羽睫在眼底落下了小小的光影,默默忍受这种无端的责备。

    “老爷.......您也知道我.......是个无用之人.......”闻氏半晌才开口,却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声音细如蚊蚋,甚至言辞不清,“让落儿查吧。她跟着老祖宗,也学了些规矩......”

    陆落很少见她母亲如此,有点想笑场。不过,母亲装什么像什么,惟妙惟肖,陆落有时候都想颁个影后给她。

    陆其钧则浓眉微蹙,他没有看出闻氏的表演痕迹。

    “......她一个孩子,会查什么?”陆其钧不悦,也憎恶闻氏这娇弱模样。

    闻氏从前就是这样,平时里还好,一旦有事就懦软无能。之前陆其钧让她去求她叔叔,给自己升官,她也是百般不敢,吓得要死。

    想起来,陆其钧就一肚子火。

    “我已经十六岁了,爹,不是孩子了。”陆落见闻氏扮弱,又把事情推给她,就知道该自己出手了,“况且,还有娘身边的妈妈和姐姐们帮衬,又有爹爹指点,女儿不敢推诿。”

    陆落大包大揽把事情接了过来。

    陆其钧打量了这个女儿几眼。

    陆落的确是大姑娘了,身量比她姊妹们更高些,像闻氏;她身形匀称削瘦,似弱柳淡杨;肌肤白皙明亮,健康活泼,没有半点病态苍白;明眸皓齿,樱唇高鼻,是个很标致的美人儿。

    陆其钧自己儒雅俊秀,他的妻妾都是姿容不俗,所以女儿个个都漂亮。

    陆落也不差,这让陆其钧很有成就感。

    只不过,他看着陆落,心里对她没什么感情。陆落离京的时候才九岁,模样尚未成形,如今已经是个漂亮的大姑娘了,像换了个人。

    假如在亲戚家偶然相遇,陆其钧都认不出这个女儿。

    “你从前在湖州府,学过管家吗?”陆其钧询问陆落,“家里的事,能料理清楚?”

    “娘体弱,时常缠绵病榻,我从前年就帮着料理琐事了。”陆落道。

    这话,半真半假。

    陆落的确是从两年前,就学着管家了。闻氏觉得她大了,应该学习基本技能,就事事刻意教她。

    只不过,闻氏身体很好,“体弱多病”不过是她们母女对好的说词。

    陆落是把闻氏当母亲的。这并不是原主残留的记忆,而是因为闻氏和陆落前世的妈妈长得一模一样。

    陆落的妈妈在陆落穿|越前两个月,刚刚去世。不是生病,是寿终正寝。陆落一生未嫁,没有自己的家庭,所以她唯一的感情依靠,就是她妈妈。

    看到闻氏,简直是看到了妈妈年轻的样子,陆落难以置信,她当时抱着闻氏哭了好久。

    也正是因为闻氏,让陆落很坦然和欣喜接受了自己穿|越这件事。

    至于陆其钧嘛......

    在陆落看来,他完全就是个陌生人。他既不像陆落前世的父亲,又对陆落没有养育之恩。

    “那就交给你去办。”陆其钧沉吟半晌,想不到更好的主意。

    原本后院的事,都是大姨娘简氏操持。

    只不过,这次二姑娘落井,她自己暗指是大姨娘下的黑手;大姨娘被气哭了,找陆其钧哭诉,她为了避嫌,不能亲自去明证。

    正巧夫人又回京了,不交给夫人,难道交给二姨娘?那岂不是没了规矩?

    陆其钧还是讲规矩的。

    所以,他只得让闻氏来办。

    闻氏力荐自己的女儿,这是她的私心,想让嫡女露脸,威震其他庶女。陆其钧自负内外一手掌控,妻子这点私心,全在他的掌握之中,他没放在眼里。

    陆落就陆落吧。

    “你都十六了,定亲了吗?”陆其钧见气氛有点沉默,似乎想再说几句话,突然就问了这么一句。

    陆落和闻氏都感慨万千。

    这是亲爹啊!

    “.......还没有。”闻氏帮忙回答。

    陆其钧哦了声,没了下文。他竟然真的只是随便问问,完全没想替陆落寻个婆家的意思。

    陆落顿时大开眼界,这样的父亲,真是比陌生人还要冷漠。

    气氛格外诡异。

    陆其钧隐约记得,自己还有个来意,但是说着说着就忘了。

    他深思半晌,这才想起来,对闻氏道:“初六是四娘的生辰,虽然不是及笄,礼数也不能轻。你刚回京,要有嫡母的体面,就拿五十两银子,大家热闹热闹吧。”

    闻氏立马扭头,看了眼陆落。

    陆落心里也是各种滋味。

    “怎么,你的钱也是五娘管着?”陆其钧误会了闻氏这个眼神的意思。

    “这倒不是......”闻氏轻声道,“初六也是落儿的生辰。”

    五娘陆落和四娘陆蕤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四娘是凌晨,陆落是傍晚。

    更巧的是,四娘的生母,就是陆其钧的二姨娘明氏,是闻氏的陪嫁丫头。

    陪嫁丫鬟和续弦嫡妻同一天产女,这中间就有些香|艳的猜想。难不成是新婚之夜,陆其钧就享了齐人之福?

    闻氏从来不提,陆落也不知道。

    “哦,也是你的生辰?”陆其钧反而过来问陆落。看他的表情,他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是。”陆落乖巧回答。

    “我总以为四娘还是小丫头,没想到她竟有五娘这么大......”陆其钧感叹。

    这话,可谓偏心之极。

    陆其钧最疼爱的女儿,就是四娘陆蕤,陆落在湖州府都有所耳闻。

    “那正好了,两个人的生辰一起过了吧。”陆其钧对闻氏道,“你是主母,这是你的本分,别失了尊贵,叫她们看着你不尊重。”

    陆其钧说这些话,当然不是为了闻氏。

    去年四娘陆蕤及笄,她的生辰礼花费了二百多两,被大姨娘念叨了一年。今年,大姨娘多次说不给孩子们过生辰了。

    陆其钧自己没钱。

    陆其钧在吏部任正六品的主事,月俸不多,还不够他日常三五天喝酒、逛青|楼的。

    家里的钱银,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第一是湖州老家。陆其钧有六个兄弟,但是他是庶子,又是唯一考取了功名、留京任官的。

    陆家在湖州府是望族,田地家产无数,很是富足。为了维持望族的地位,就需要朝中有人。虽然陆其钧官不大,却是陆家这一辈唯一的依靠。

    他又是庶子。

    陆家老太太为了笼络他的心,知道感情是靠不上了,只得给钱。所以,陆其钧在京城住这么大的宅子,全是湖州府那边出钱置办的,湖州府也每隔半年就送一次银子过来。

    第二,陆其钧第三的女儿,就是大姨娘简氏的亲生女儿,嫁给了富商之子。三娘很有手段,丈夫的私房钱都给她,她就时常贴补娘家,让她母亲更有地位,其他姨娘不能取代她母亲。

    现在才四月,湖州府过年送的银子,陆其钧早已挥霍一空了;下次再送银子,就要等到七月。

    家里剩下的银子,都是三娘偷偷贴补的,在大姨娘简氏手里。大姨娘不想给四娘过生辰,四娘和二姨娘却又盼着要过,这让陆其钧左右为难。

    他思前想后,只得打起了闻氏的主意。

    闻氏是个没用的,随便吓吓她,她能把体己都交出来。闻氏这几年在湖州,总有点私房钱。

    当年闻氏的陪嫁,都悉数给了陆其钧。

    “老爷,我没办过这么大的差事,又是新来的,什么都不懂。不如,还交给大姨娘办吧。”闻氏柔声道。

    “还是你办......”陆其钧放缓了语调,“你既回来了,先住着。等住惯了,管家的牌子都要交给你。”

    这是承诺让闻氏管家。

    陆其钧以为闻氏会欣喜若狂,立马应承下这件事。

    不成想,闻氏仍是再三推辞,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一点眼色也没有。

    “那你拿一百两,交给简氏去办。”陆其钧最后道。

    “......要不,我把老祖宗送我的头面,都卖了吧,凑一百两。”陆落这时候接口。

    要卖首饰?

    陆其钧这时候,就看得出闻氏母女不想给钱。

    这还了得?

    如此藏私心,敢对着一家之主藏掖,以后不是要反了天吗?

    陆其钧发火了,狠狠将茶盏摔在地上。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芳华第003章钱财》,方便以后阅读盛世芳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芳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