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重生]

第113章 忘羡第二十三 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墨香铜臭 书名:魔道祖师[重生]

    遇罗青羊夫妇的次日,二人来到广陵的一座小镇上。

    魏无羡举手搭在眉间,望见前方酒招飘飘的幌子之间,有一家旗子上印着一个特殊的纹章,道:“前边休息吧。”

    蓝忘机点了点头,二人并肩前行。

    云梦观音庙那一夜过后,魏无羡和蓝忘机结伴而行,带着小苹果一起四方游猎,听到哪地有邪祟作乱、侵扰民生便前去查探,举手解决,顺便游山玩水,领略当地风土人情。如此三月,闭耳不闻仙门事,好不逍遥自在。

    只是,人终究是无法永远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逍遥这么久了,也该打听打听了。

    进了酒肆,坐到不惹眼的角落桌边,店伙计上前招呼,观二人容貌气度,看到蓝忘机腰间佩剑,再看魏无羡腰间笛子,心中忍不住把他们和某两位联系到一起。可使劲儿瞅了好一阵,这位白衣客人又确实没佩戴姑苏蓝氏的抹额,终是没敢确定。

    魏无羡要了酒,蓝忘机则点了几个菜。魏无羡听他低沉的声音报着菜名,一手支腮,脸上笑意盈盈。等那伙计下去了,他才道:“这么多辣菜,你吃得下去么?”

    蓝忘机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淡声道:“坐好。”

    魏无羡道:“杯里没茶。”

    “……”蓝忘机将茶杯斟满,重新送到唇边。

    过了一会儿,他又道:“……坐好。”

    魏无羡道:“我坐的还不好?我又没像以前那样把腿放到桌子上面。”

    隐忍片刻,蓝忘机道:“那也不要放到别的地方。”

    魏无羡茫然道:“我放哪儿了啊?”

    蓝忘机:“……”

    魏无羡道:“蓝二公子要求真多。要不你教教我怎么坐。”

    蓝忘机放下茶杯,看了看他,一振衣袖,正欲起身好好教教他,大堂中的那张桌子却陡然爆发一阵狂笑。

    桌上一人捧腹道:“我的妈呀!真的吗!老兄你说的是真的?!金光瑶跟自己的亲妹妹通|奸,搞得自己还不举了?!”

    魏无羡立即坐直了,和蓝忘机一起侧耳倾听。他们就是为探听消息而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我操,果然古往今来说的都没错!这些上边的人哪,表面越是光鲜,背后就越是龌龊不堪!”

    “不错,没一个好东西,什么尊啊君子啊,哪个不是披着张皮出来混给人看的。”

    一人低声道:“小点声儿吧……又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大笑的那几人满不在乎道:“怕什么,这儿又没人认识咱们。”

    “就是!况且就算被听到了又怎么样?你以为现在的兰陵金氏还是当初的兰陵金氏?管得住旁人的嘴么?有本事像以前那样再横啊?不爱听憋着!”

    “原来那封信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几个人证也都找到了。秦愫的侍女,还有那个老□□,也亏金光瑶想得出来那种法子,绝配,绝了!”

    一人就着一口酒,大口吃肉,边吃边唾沫横飞道:“话说这个思思当年也是大红大紫过的勾栏名人,老成那样,我都没认出来,真他妈倒胃口,金光善这死的也是够惨,哈哈哈哈哈……”

    听到“思思”这个名字,魏无羡和蓝忘机同时抬眼,若有所思。

    一名修士拿着筷子,指点江山道:“这个金光瑶,该狠的时候不狠,不该狠的时候狠。就算他后来发现这个思思是老熟人,可熟人又怎么样?人证就该灭口啊,留了活口,看看现在下场是什么?人家把他从前的老底全都揭了。”

    “你怎么知道金光瑶是妇人之仁,说不定人家跟思思有那种……嘿嘿,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后面言语逐渐不堪入耳。蓝忘机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在那一桌上有正常的人也听不下去了,岔开话题:“行了行了,老谈这些做什么,吃菜吃菜。这金光瑶生前再怎么做兴风作浪,现在也只能困在棺材里和聂明玦打架了。”

    “我看够呛,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尸体骨头都得被聂明玦拆碎了。”

    “可不是!我去了封棺大典,看了一眼,那棺椁周围怨气重的呀……那棺材真能封住他们一百年?封不住怎么办?”

    “封不封得住暂且不提……要是有人想偷金光瑶身上的阴虎符,去撬那口棺材该怎么办?”

    立即有人大声道:“谁敢!清河聂氏、姑苏蓝氏、云梦江氏都派了人围守那片墓地,谁都别想动。况且阴虎符也只剩一半了,除非你是薛洋,不然偷个铁疙瘩来干什么?”

    最先问阴虎符的那人虽是看似被打消了念头,不再提起,但他的眼神却并未改变。并且,魏无羡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抱有类似念头的人,不计其数。

    一人边夹菜边道:“不管怎么说,封棺大典都结束了。兰陵金氏算是完了,今后又要变天喽。”

    “说起来,这次封棺大典还挺让我刮目相看的,聂怀桑竟然办得不错啊?原先他主动请缨的时候,我还以为铁定要搞砸呢。毕竟一问三不知。”

    “我也是!谁知道他居然主持得不比蓝启仁差。”

    听他们惊讶纷纷,魏无羡心道,这算什么?今后的数十年里,说不定清河聂氏的这位家主,在必要的时候,会逐渐开始展露锋芒,继续给世人带来更多的惊讶。

    蓝忘机则是因为蓝启仁的名字而微微一动。那边继续议论:“蓝曦臣又是怎么回事,封棺大典之前就在闭关,封棺大典之后还在闭关。成天闭关,这是要学他爹吗?怪不得蓝启仁脸色那么难看。”

    “能不难看吗?家主这幅样子,家里小辈整天跟一具凶尸跑来跑去,夜猎还要凶尸来帮忙解围!蓝忘机要是再不回去,我看他就要骂街了……”

    菜上来了,酒也上来了。

    魏无羡斟满一杯,慢慢饮下。

    离开酒肆之后,还是魏无羡坐上小苹果,蓝忘机牵着绳子在前边走。

    晃晃悠悠地蹬着小花驴,魏无羡取出腰间笛子,送到唇边。

    清越的笛声飞鸟一般越过天空,蓝忘机顿足,默默聆听。

    正是被困在屠戮玄武洞底时,他唱给魏无羡听的那支曲子。

    也是魏无羡刚刚回来之后,鬼使神差在大梵山吹出来、让蓝忘机确定他身份的那支曲子。

    曲终,魏无羡对蓝忘机眨了眨左眼,道:“怎么样,我吹的不错吧?”

    蓝忘机缓缓颔首,道:“难得。”

    魏无羡知道,难得的意思是难得他记性好了一回,忍俊不禁道:“你不要总气这个呀,从前是我错了还不行么?再说我记性不好,这应该要怪我娘。”

    蓝忘机道:“怎么又怪你娘。”

    魏无羡把胳膊撑在小苹果的驴头上,道:“我娘说过的,你要记着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快活自在。”

    这也是他所能记住的,关于父母,为数不多的东西。

    思绪飘飞片刻,又被魏无羡拉了回来,见蓝忘机正专注地望着他,道:“我娘还说了……”

    听他迟迟不说下半句,蓝忘机问道:“说什么。”

    魏无羡对他勾勾手指,神情肃然,蓝忘机走近了些。魏无羡俯下身,在他耳边道:“……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蓝忘机眉尖微动,正要启唇,魏无羡抢着道:“不知羞,不正经,无聊,轻狂,又在胡说八道,对不对?好啦,我帮你说了。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词,真是跟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我也是你的人,扯平了,行不行?”

    比口舌上的工夫,蓝忘机永远也比不过魏无羡,只能微微摇头,唇角却已悄然无声地浅浅一弯,眸中也有朦胧的涟漪散开。

    笑够了,魏无羡扯着小花驴的缰绳,道:“回去看看吧。”

    蓝忘机望向他。魏无羡道:“好久没喝天子笑了,咱们回姑苏,先去彩衣镇玩儿一趟,都这么多年了,那儿的水行渊都该除干净了吧?你叔父要是勉强能见我呢,你就把我和那几坛子酒一起藏在你房间里;要是见不得我呢,咱们看完就跑,跑个一年半载再回去。”

    蓝忘机简洁有力地道:“嗯。”

    清风徐来,两人的衣衫都如春水一般泛起波澜。

    他牵起载着魏无羡的小苹果,将细细的绳子紧紧抓在手心,继续朝前路走去。

    魏无羡迎风看着蓝忘机的背影,眯起眼睛,盘起腿,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用这种清奇的姿势在小苹果背上保持不倒。

    这只是一件无聊的小事,他却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稀奇事,急于和蓝忘机分享,叫道:“蓝湛,看我,快看我!”

    如当年一般,魏无羡笑着叫他了,他也看过去了。

    从此,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后记:

    终于写完了……

    这是我的第二部长篇,也是第二本原创**。连载过程诸多波折坎坷,写完最后一章,有种脱离苦海的感觉,然而看到笔记里每天写一段就删一段的大纲今天终于全部删光了一点不剩了,又有点舍不得。

    这篇文从写完渣反之后,拖拖拉拉卡了半年。第一次挑战人物略多、关系略复杂的故事,大纲写了很久,总是不满意,改来改去,最后实在不能再拖了,只好先咬牙发出来了。开头几章都是匆匆赶的,存稿也都是断断续续的,最长的一段存稿是杀王八那段,有七千字的稿子,其余地方基本裸更。多亏了大纲君才能保持一段时间的日更。但大纲毕竟还是不够细,依然有卡文卡到恨不得手挠墙头撞墙的阶段。

    漂亮的细节和互动需要时间和精力来磨,而时间和精力正是高频的连载更新所欠缺的。连载过程中很多问题并不是自己看不到,而是知道,但已经顾不上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写。所以……休息一段时间后,我会做一次全文大修,丰富细节、添加情节、改bug、修文字,在大概五六月份的时候一次性替换晋江的旧版。如果有读者回来重温一下的话,应该会在新修版里看到不少彩蛋 XD

    以下是这篇文写作过程中的一些感想。

    架空第一:

    架空文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用太考据,一些习俗也可以乱改。本文大体风俗从魏晋南北朝和唐代那一块,少有椅子,说“坐”通常是指跪坐,礼服是唐巾和圆领袍。但是明朝才有的辣椒和苹果出现了,始于宋代的义庄出现了,建筑上的“重檐歇山顶”是清代叫法,某些词汇和引用的诗句更是穿越。还提前到十五岁就取字。总之就是作者把所有喜欢的古代元素都糅在一锅里炖了,无严谨可言。所以,随便吧,看看人物和故事就算了。

    但是只有一点,古代人是真的会管母亲叫“妈”的_(:з)∠)_

    人物第二:

    WiFi和汪叽都是非常理想的人格,人品上不会有太大争议,做主角最适合不过。我当然非常喜欢WiFi,但是如果要找男朋友,对不起我只要汪叽(。

    他们的元素都是对立设计的。任诞与雅量,闷骚和风骚,红玫瑰和白玫瑰,冷艳高贵和邪魅狂狷……怎么反着怎么来,但是核心却是一致的。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三观相同?总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很喜欢他们之间的chemistry!

    晓星尘和薛洋这两个人算是我的老朋友,高中时每个晚自习都摸鱼不好好学习,暗搓搓地在一个小本子上写东西,定下了他们的名字和大致性格。但当时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和前因后果,只有几个相处的小片段,有一些直接就用到文里了,比如抽小树枝定谁去买菜。曾经只存在于自己一个人脑内世界的人物和对话被大家看到,还能被热烈讨论,感觉十分奇妙。

    写薛洋相关段落的时候要把心理调整到最恶毒阴暗的状态,晓星尘则截然相反,每次切到他都仿佛被圣光普照_(:з)∠)_在天使和恶魔之间来回切换模式,蛮过瘾的。但是自从辣鸡洋正面出场之后,评论区忽然就硝烟弥漫起来,果然是“降灾”之主。

    阿箐(qing)的初设关键词只有一个字:“跳”,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连名字都是快上场的前一天才临时想到的。等细节丰富了之后,竟然觉得还挺可爱的。但写她有时候会觉得好吵……好像真的有个小姑娘尖着嗓子在叽叽喳喳。

    在我想好温宁的其他东西之前,最先想好的就是:“他一定要死!”“我要让他死!”原计划是在离开莲花坞的小船上让他灰飞烟灭,但写到那里时回头看了看,觉得铺垫不够,而且他没有理由必须死啊?写死他会很突兀,看起来像为虐而虐,所以我虽然真的很想让他死,却也只得无奈放弃。同理金凌小公主,他本来也是要死的,为了打败**oss把自己变成凶尸,接替温宁。但是既然温宁没死,那么也不用他接班了(。

    江澄的关键词是什么不用我说大家也肯定知道。原本我觉得有辣鸡羊珠玉在前,江澄的负能量一定不够看了,谁知道他竟然成为了评论区的长期流量宝,与之相比辣鸡洋简直成了心酸的过气网红,偶尔才有人鞭尸。当然,最后新旧流量宝在WiFi和婉君的双人联手虐狗**前被爆得渣渣都不剩。

    蓝大。我不知道为什么有读者觉得他是一个“腹黑而睿智”的人,事实上……我从没表现过他这方面的特质Σ( ° △ °|||)︴能拆穿亲弟弟的小心思并不代表也能拆穿别人的,能成为家主也并不非要心思深沉明察秋毫,也可能仅仅只是因为出身高贵+人品好+成绩好……可能前期不小心把他的好感刷太高,导致后来大家“WTF你居然是个傻白甜?!”,一路掉粉掉得我心疼。摸摸蓝大。

    瑶妹,好吧,偶尔也会觉得有点可怜哦不过对不起还是请你光荣狗带。

    聂二。唉……我真的对不起他。我给他删戏份,还给他删了一个好搭档……我看看新修版能不能补救下……总之聂二对不起。

    会引起争议的大多是圆形人物,自然也要有与之对立的扁平人物,比如温晁啦娇娇啦人云亦云的乌合之众啦。扁平人物其实任重而道远,立场鲜明,大家都可以痛骂解气,不会像前者那样有人骂有人护,争论不休。所以这就是向天打飞机菊苣最喜欢写的一类人物(。如果一整本书的人物都是复杂而圆形,我不知道读者看着会不会累,反正以我目前的能力,写着一定会很累……

    练习第三:

    在开头几章的作者有话说里我说过,这是一本任性之作,用来锻炼自己的某些方面的。

    在卡大纲的阶段,已经预先设想了很多即将收到的□□,给自己打预防针。比如:男主圣父;憋屈不爽;好烦谁要看回忆杀;配角怎么这么多戏份;看了后面忘前面……的确很多都出现了。

    最担心的,就是她不好看。

    渣反因为天然的热题材优势,占了恶搞、吐槽和穿书文自带爽感的便宜。不过,毕竟恶搞和吐槽并不是本质的东西。所以这篇文主要是想试试,如果去掉这些,我写的东西还能不能看。

    练习的过程中,也不断有新的问题被发掘出来。

    比如共情。共情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插配角的故事。我把它当做变形的pov在用,但这手法简单到几乎是在偷懒。

    再比如遭人诟病的奇长无比回忆杀。这写法很不讨好,从第一段开始就有读者因此弃文,越到后来越多,争议也越来越大,但我还是按照大纲插了三段长长长的回忆杀。

    写大纲时也考虑过拆散前世情节细碎地嵌进文里,结论是,拆散之后,结构和时间线会更乱,阅读更不轻松,前世情节的完整性被破坏,情绪也不连贯。本文严格来说是由前世今生双线并行的两个故事、两段人生组成的。一些细枝末节的回忆可以碎片化,但重要的几个阶段和转折事件只能详写,不能略。所以最后,我还是采取了我个人认为表现力最佳的方式。写文上有些东西应该听意见,有些东西却最好坚持。不管别人认为是“最佳”还是“最差”,总之是我的尝试。

    还有一些情节因为状态不佳而草草带过,有一些人物没有达到原本的力度……希望这些在修文的时候都能得到弥补。

    感谢第四:

    作者和读者的认知往往南辕北辙,作者很难预料一篇文写出来后会收到什么样的评价,会不会被读者认可喜欢。作者自我感觉良好,但是读者一点都不买账;作者绞尽脑汁设计的桥段,读者兴趣缺缺。作者信笔乱涂,读者却热烈追捧,这样的情况是经常出现的。

    这篇文我是抱着扑街的决心来写的。网文□□回忆杀本身就一脸作死的扑街相,更别说虽然挂了个热元素重生但很不幸重生该有的爽点几乎没有。所以从公众章节开始就一直反复强调和上一本不同,正是因为担心喜欢渣反的读者来看这一本会觉得不对胃口,特地过来捧场,却让你们失望。

    但是没想到上篇文已经完结一年了,晋江的各位书友们依旧很热情。还是那句话,你们真是每次都能给我莫大的惊喜。

    谢谢!

    想写的题材太多,人物太多,故事太多,笔记记了一堆不知道要先写哪一个。目前尚在探索中,一边写一边学。每一篇文都希望有所不同,所以我无法保证每一本都会让读者们喜欢,只能保证会用心写。如果恰好你也觉得不错,那么我很高兴,我们又可以一起多走一程了 :)

    最后是广告,昨天忘了加了。《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开始二刷预售了,微博搜索【我们工作室S】,置顶的那条微博就是预售地址啦。预售时间到3月28号。嗯,就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道祖师[重生]第113章 忘羡第二十三 3》,方便以后阅读魔道祖师[重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道祖师[重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