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重生]

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墨香铜臭 书名:魔道祖师[重生]

    两剑相击,难平竟然一折为二!

    刹那间,苏涉虎口崩裂,鲜血横流,连带一条手臂都骨节喀喀作响。剑柄坠地,他用左手捂住右臂,脸如死灰。

    蓝忘机则单手持避尘,另一手揽住魏无羡的腰,将他转到身后护住。魏无羡其实不用他护,但还是颇为享受且配合地靠在了他身上。

    苏涉失声道:“宗主!蓝忘机不是……”

    不是已经灵力尽失了吗?!

    金光瑶也惊现诧异之色,可他反应极快,右手一抖,抖出两条琴弦,故意不去迎击蓝忘机,而是一条抛向金凌,一条抛向江澄!

    蓝忘机分明已经恢复灵力了,那么和他硬碰硬是绝对不用指望的,只能再找个人来牵制他!

    可是那两根琴弦,却在半途中被另一道更锐利的银光截断了,紧绷之势骤松,断弦垂到了地上。

    截断它的,也是琴弦!

    断弦震颤之势割伤了金光瑶的手心,他旋即松手,而蓝忘机也恰好在此时撤袖,面不改色地收回了琴弦。

    窃技之徒偷师到的弦杀术,毕竟不如正统精习的弦杀术快且狠。

    一口气也没喘,金光瑶随即挥出第三根琴弦。这次的目标是距离蓝忘机较远的聂怀桑,好让蓝忘机来不及施救。可是,这一着也落空了。一声清脆的玉石与金石砰击之响,蓝曦臣持着裂冰,挡在聂怀桑身前。

    一系列变故都在电光火之间发生,不过几个眨眼,那些兰陵金氏的修士这才反应过来。然而苏涉捧着流血的右手,胸口的伤也崩裂了。避尘的锋芒,也已抵在金光瑶的喉间。主心骨受制,他们也全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金光瑶定定不动,道:“含光君,你一开始就没有中招么?”

    否则依那邪曲的效用,断不会恢复的这么快。

    蓝曦臣走到他身边,淡声道:“世上有能奏来使人灵力顿失的曲调,自然也有解它的音律。你在我面前已经奏过这支曲子两遍,难道我还不能想出解法么。”

    金光瑶道:“就算有,可你们是什么时候弹奏的?”

    蓝曦臣道:“不是我们弹奏的。”

    金光瑶顿时了悟。

    他看了一眼尚在沉默的江澄,道:“这算不算歪打正着?江宗主无意一通乱糟糟的噪音,却恰好解了你们的困境。”

    蓝曦臣道:“不管怎么打,总会着的。即便江宗主不来,我们迟早也会有办法解决这种困境。”他一正颜色,转向魏无羡,道:“魏公子,多谢你方才一直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使他们放松警惕。”

    “啊?”正在缴走金光瑶腰间佩剑和琴弦的魏无羡先是一怔,立刻道:“……哈哈,不客气。”

    心道:“这个真没有!我的意图真的没有那么深奥!”

    庙外雷雨交加,庙门的门缝有风漏过,在这呜呜的凄厉呼啸声中,金光瑶忽然跪到了地上。

    所有人都是一怔,只见金光瑶虚弱地道:“……二哥,我错了。”

    “……”听到这话,魏无羡都替他不好意思,忍不住举手道:“那个,什么,咱们有话别说,好好动手。只动手行吗?”

    这人脸说变就变,腿说跪就跪,毫无尊严霸气可言。蓝曦臣脸上也是一阵惨不忍睹之色,不知该说什么。金光瑶接了下去,哀声道:“二哥,你我相交多年,无论怎么说,我对你如何,你是知道的。我原本已经无意于继续坐这个仙督之位,今夜过后就要远渡东瀛了。看在这个份上,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他言辞恳切,深情真挚,并且自从俘虏蓝曦臣以来,确实一直都以礼相待,此时此刻,蓝曦臣还真无法立刻翻脸,只能叹道:“金宗主,我说过,‘二哥’就不必再叫了。你在乱葬岗策划了那样一场大乱,若是毫不追究,就这么放走了你,我……”

    金光瑶道:“二哥,这次乱葬岗的事是我大错特错,可是,我也没办法。我实在是被逼急了啊!”

    蓝曦臣微微一怔,道:“什么叫逼急了?”

    蓝忘机微微蹙眉,避尘又往前送了半寸,冷声道:“兄长,不要与他多话。”

    魏无羡也提醒道:“蓝宗主,还记得你是怎么提醒江宗主的么?不要与他多话。”

    蓝曦臣也是知道金光瑶张开口有多厉害的。可他一听见可能有内情,却又忍不住地想听,金光瑶揪准了他这一点,抢着道:“就是那封信啊,不止你和那些家主们都收到了那封信,我也收到了一封。但是这封信除了那些事,还多了一些东西。”

    蓝曦臣道:“什么东西?”

    金光瑶道:“威胁!信上说,七天之后,就会把这封信抄录多份,送到各大世家人手一份。让我……等着我的死期。”

    众人明了。金光瑶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坐着等自己的死期到来,与其待到那时身败名裂、被众家耻笑推翻,不如先下手为强。届时,就算信还是送了出去,那些陈年黑迹传得到处都是,但已经历过一场围剿,众家元气大伤,也再没什么力气和他闹了。

    只可惜流年不利,被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人一把剑就搅黄了。

    蓝曦臣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能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下杀手!你这样……”

    让他想找理由为他开脱都不行!

    金光瑶道:“不然我还能怎么办?等事情被捅出来、传得满城风雨,等我沦为玄门百家的百年笑柄后,跪下来向世人道歉,把脸送到他们脚下求他们踩,求他们的原谅吗?二哥!我说没有办法,是因为此事无解。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亡。”

    蓝曦臣微现愠色,退开一步道:“这还不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做了信里那些事!如果你没有做,又怎么会有把柄落到别人手上?”

    金光瑶连蓝忘机的避尘也顾不上忌惮了,跪立着膝行几步追上他,道:“二哥!二哥,你听我说。我不否认我做了那些事……”

    蓝曦臣道:“你还能怎么否认?证据俱在!”

    金光瑶道:“所以我说我不否认!可杀父杀妻杀子杀兄,若不是万不得已我为什么要去做?难道在你眼里我真的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

    蓝曦臣神色略略平静,道:“好,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可以一个一个地解释。”

    蓝忘机道:“兄长!”

    蓝曦臣见他似乎有立刻一剑结果金光瑶的意图,忙道:“不必担心,他现在受伤又被缴了武器,已处于下风,这么多人都在,没法耍花样。”恰好那边魏无羡踹了苏涉一脚,踹破了他暗中动作的意图,蓝曦臣以裂冰对金光瑶,防止他突然发难,道:“你去应付那边,此处我来。”

    蓝忘机听苏涉怒声低吼,走过去,干脆利落地用避尘在他胸前刺了一剑。

    这一剑刺得极是地方,苏涉咳出一口血,登时呼吸困难,也难以出声了。

    魏无羡心知蓝曦臣对这个义弟多少还是留着几分情面的,总存着一丝莫名的期望,非给他这个说话的机会不可。恰好他也有些东西想听听金光瑶怎么说,于是侧耳细听。蓝曦臣道:“第一,你父亲,金老宗主,真的是你用那种方式……”

    金光瑶小心地道:“这个问题,我想最后再回答。”

    蓝曦臣摇了摇头,又道:“第二,你的……夫人……”像是难以启齿,他立即改口道:“你的妹妹,秦愫,你真的明知她和你是什么关系,还娶了她?!”

    金光瑶怔怔看着他,忽然流下泪来。

    他痛苦地道:“……是。”

    蓝曦臣深吸一口气,脸色发灰。

    金光瑶低声道:“可我真的没有办法。”

    蓝曦臣斥道:“怎么会没有办法?!那是你的婚事!你不娶,不就行了?就算因此伤了秦愫的心,也好过毁了这样一个真心爱慕你、从来不曾取笑过你的女子!”

    金光瑶抱着头道:“难道我不是真心爱她的吗?!可我没办法啊,没办法就是没办法!是!那是我的婚事,可真的是我说一声不娶就能不娶的吗?!二哥,你天真也要有个底线,我费了千辛万苦多少心血才让秦苍业答应了我的求亲,婚期将近,好不容易秦苍业和金光善都满意无比了,你让我突然说取消婚事?我该用什么理由?我该怎么和这两个人交待解释?!

    “二哥,你知道在我以为一切都圆满了的时候,秦夫人忽然偷偷来找我告诉我真相,我当时是什么感觉!就算一道天雷劈下来劈中我天灵盖,也不会更可怕!你知道她为什么不去找金光善而要来偷偷求我?因为她是被金光善强|奸的!我那个好父亲,连追随自己多年属下的妻子也不放过,连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儿都不记得!这么多年她都不敢告诉自己的丈夫秦苍业这件事,你说如果我突然悔婚让他们觉察出端倪,害金光善和秦苍业决裂反目,最后两面不讨好下场最惨的会是谁?!”

    虽说不是第一次听说金光善在这方面的无耻行径,在场众人仍是一阵恶寒。恶心和寒意,不知哪种更甚。

    蓝曦臣道:“那你……那你就算是迫不得已娶了秦愫,你也可以冷落她,你为什么要和她……又何必生了阿松,再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

    半晌,金光瑶涩声道:“……大婚后我根本就没再碰过阿愫。阿松……是在婚前就有的。当时我怕夜长梦多,又生波折……”

    便提前和秦愫圆了房。

    若非如此,也不会阴错阳差就和自己的亲妹妹乱lun。事到如今,不知是该恨那个根本不像父亲的父亲,还是更恨多疑多虑的他自己!

    叹息一声,蓝曦臣道:“第三,你不要试图狡辩,回答我,金子轩之死,到底是不是你有意谋划的!”

    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扶着江澄的金凌瞬间瞪大了眼睛。

    蓝忘机略略扬声,道:“兄长,你相信他?”

    蓝曦臣神色复杂,道:“我自然不相信金子轩是无意间撞见他要去穷奇道截杀魏无羡的。但是……先让他说。”

    金光瑶知道抵死不认是不会被相信的,咬了咬牙,道:“……金子轩,确实不是我偶然撞上的。”

    金凌一下子捏紧了拳头。

    金光瑶又道:“可我也绝对不曾有意谋划后面的所有事!你们也不必把我想象得那般老谋深算算无遗策。很多东西根本是无法掌控的。我怎么知道他就一定会和金子勋一起死在魏无羡手下?我怎么就能料事如神猜到夷陵老祖和鬼将军一定会大开杀戒?”

    魏无羡厉声道:“那你又说他不是你偶然撞上的?自相矛盾!”

    金光瑶道:“我不否认我是故意告诉他穷奇道截杀之事的,可我只想着他和你素来不睦,又恰好遇上你被他堂兄找麻烦,多少要吃点苦头,我又如何能预见到魏先生你干脆把在场所有人都杀了?”

    魏无羡气极反笑:“你真是……”

    突然,金凌大叫道:“为什么?!”

    他从江澄身边站起,眼眶发红,冲到金光瑶身边大声喊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聂怀桑连忙扯住看上去像是要和金光瑶干架的金凌。金光瑶反问道:“为什么?”

    他转向金凌,道:“阿凌,那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我对他总是笑脸相迎,他却从来对我没有好颜色?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同为一人之子,你父亲可以闲适地在家陪着最爱的妻子逗自己的孩子,我却连和自己的妻子单独待得久一点都不敢,连看到自己的儿子都毛骨悚然,还要被自己的父亲理所当然地指派来做这种事——去截杀一个随时都可能发狂操纵凶尸厉鬼来一场大屠杀的最危险人物!为什么明明连生辰都是同一天,金光善却可以在给一个儿子大办宴席庆生的同日,眼睁睁看着他手下的人一脚把另一个儿子从金麟台上踹下来,从最高一层,滚到最下面一层!”

    他终于流露出了藏得极深的恨意,只是不是对金子轩,不是对魏无羡,而是对自己的父亲。

    魏无羡道:“别找借口了!你恨谁就去杀谁,动金子轩干什么?!”

    金光瑶冷静地道:“如你所见?我杀了。”

    蓝曦臣道:“而且是用那种方式。”

    金光瑶眼角含着泪光,挺直腰板跪在地上,微笑道:“是。一匹到处发|情的老种|马,最适合这种死法,不是吗?”

    蓝曦臣喝道:“阿瑶!”

    斥完才想起来,他早已经单方面和金光瑶割席绝交,不应当这样叫他。金光瑶却仿佛没有觉察,神色自若道:“二哥,你别看我现在能用这么难听的话骂他,对我这个父亲,我也是抱有期待过的。曾经只要是他的命令,背叛温宗主也好护薛洋也好铲除异己也好,不管多蠢多招人恨,我都会去执行。但你知道让我彻底失望的是什么吗?我现在就回答你第一个问题,不是我在他心里永远抵不上金子轩的一根头发或是金子勋身上的几个黑洞,不是他接回了莫玄羽,也不是他后来想方设法试图架空我,而是他某次又出去花天酒地时,对身旁的酒女吐露的心里话。

    “为什么这样挥金如土的大家主不肯费一点点举手之劳,给我母亲赎身呢?很简单,因为麻烦。我母亲等了那么多年,在我面前为他编织了那么多身不由己的苦衷,替他构想了那么多艰难的处境,真实的原因,竟然不过两个字:麻烦。‘尤其是读过点书的女人,总是自以为比其他女人高出一截,要求诸多,不切实际东想西想,最麻烦。如果给她赎了身找到兰陵来,还不知道要怎样纠缠不休。就让她老老实实待在原地吧,依她的条件估计还能再红几年,下半辈子也不愁吃穿用度。儿子?唉不提了。’

    金光瑶噗嗤一声,笑道:“二哥,你看,我这个儿子就值四个字:‘唉,不提了’。哈哈哈哈……”

    蓝曦臣眉目间有痛色,道:“纵使你父亲他……可你也……”

    终是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判语,欲言又止,叹道:“你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

    金光瑶边笑边摊手道:“没办法。做尽了坏事,却还想要人垂怜。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呀。”

    说到“人”字时,他突然手腕一翻。

    一根红色的琴弦套上了金凌的脖子。

    金光瑶眼角还挂着泪珠,沉声道:“别动!”

    这下真是猝不及防,旁人立刻去看方才去缴他身上武器的魏无羡。魏无羡也微现诧色。他的确把金光瑶藏在身上的佩剑和琴弦都收走了!

    魏无羡道:“难不成金宗主修为已经高到可以凭空化物?”

    蓝忘机则一眼看出了玄机,道:“他藏在体内。”

    其他人顺着他的指引看去,只见金光瑶侧腹处的白衣上有一团红晕,正在渐渐扩散。

    这根琴弦之所以是红色的,是因为它是血淋淋的。魏无羡之前当然搜不到它,金光瑶没有把它藏在身上,而是把它藏在了自己的身体里。等待一番话说下来,引得蓝曦臣情绪被他波动,旁人注意力也被转移,又激得金凌冲上前来靠近他,时机成熟,这才趁人不备迅速以手指刺破腹部,将它从体内挖了出来。

    谁能料到,为了留这最一手,金光瑶竟然能这样对待自己,那团琴弦虽极细极细,却毕竟是一团金属异物,埋在血肉之躯中随人行动,那感觉绝不会有多愉快。

    江澄惨声道:“阿凌!”

    魏无羡也不由自主随之一动,但立刻有人抓住了自己,转头一看是蓝忘机,这才略略定神,没有乱了方寸。金光瑶制着金凌站起身来,道:“江宗主不必这么激动,阿凌毕竟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还是那句话,诸君现在装作没看见我,过段时间自然会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阿凌。”

    江澄道:“阿凌,你别乱动!金光瑶,你要人质,换我也是一样的!”

    金光瑶道:“那可不一样。江宗主你受了伤行动不便,会拖我的后腿。”

    魏无羡掌心出汗,道:“金宗主,你是不是捎上忘了什么东西?你的忠心下属还在这边。”

    金光瑶望向苏涉,苏涉立即哑着嗓子勉强喊道:“宗主不必理会我!”

    金光瑶也立即道:“多谢。”

    收回目光,蓝曦臣缓缓地道:“金宗主,你又撒谎了一次。”

    金光瑶道:“只此一次,没有下次了。”

    蓝曦臣面上透出些许失望,道:“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我已经分不清你究竟有哪句话是真的了。”

    金光瑶张了张嘴,正要说话,一道前所未有的轰隆雷声炸响。虽远在天边,却如近在耳前,使得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把话咽了回去。

    魏无羡瞟了一眼庙门,笑道:“这雷雨果真来的蹊跷。雨夜的时候最容易有不速之客登门,金宗主,你有没有做好准备?”

    金光瑶道:“魏先生,你不必用你拿手的恐吓来掩饰你对金凌的担忧,我现……”

    话音未落,庙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三声诡异巨响。

    今夜的第三次“敲门”声!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婚前性|行为害死人(并不

    不洗瑶妹,瑶妹要狗带。

    其实我也想多写一点但是最近腰痛在做治疗不能久坐,我时速800-1000,所以只能日更这么多,大家等不及的可以养一养。不好意思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道祖师[重生]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方便以后阅读魔道祖师[重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道祖师[重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