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重生]

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墨香铜臭 书名:魔道祖师[重生]

    庙内所有人皆是神色骤变。

    蓝忘机身形微动,似乎想起身,魏无羡却又用力地把他压了回去,摸了摸他的脸,嘻嘻笑道:“……别动。”

    蓝忘机看了看他,果然没动。须臾,一阵轻微的刺鼻气味飘了出来,蓝曦臣以袖掩面的同时,眉目间隐隐有担忧之色自然而然地流露。紧接着,两道身影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

    苏涉扶着金光瑶,两人都是面色苍白,而殿后的哀嚎之声还在继续。苏涉道:“宗主,你怎么样?!”

    金光瑶额头有微微冷汗沁出,道:“没怎么样。方才多亏你了。”

    他左手垂着提不起来,整条手臂都在发抖,似乎在强忍痛苦,右手则伸入怀里取出一只药瓶,想打开,单手却不便。见状,苏涉忙接过药瓶,倒出药丸放进他手心。金光瑶低头服了,皱眉咽下去,眉头又迅速舒展。

    蓝曦臣犹豫片刻,问道:“你怎么了?”

    金光瑶微微一怔,面上这才涌上一丝血气,勉强笑道:“一时不慎。”

    他左手的手背道手腕上多出了一片红色,仔细看,那片皮肤仿佛是被炸过的熟肉一般,肌理都烂了。

    大殿后的惨叫声很快便湮灭无声,等到那股刺鼻的气味渐渐消散,魏无羡这才放开蓝忘机,两人一同绕到殿后查看,不过仍未贸然进入,而是依然留有一定距离。只见一个深坑之旁堆起一座高高的土包,一口颇为精致考究的棺材斜置在一旁,其上还有一只漆黑的箱子,两样东西已经打开,还有稀薄的白烟从中缓缓逸出。

    那刺鼻的气味就是这些白烟,必然是致命的毒物。完全不用想,因为棺材之旁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尸体,都是方才苦掘的修士们,现下已经化成了一具具烂熟的死尸,连身上的金星雪浪袍都被腐蚀得只剩焦黑的残片,可见这白烟毒性有多重。

    金光瑶沉着脸撕下一片雪白的衣襟,缠在受伤的手背上,手指微微发抖,正要走过去察看,苏涉道:“宗主,我去!”

    他便抢在前面,以剑气驱散残留的毒烟,剑尖在那只漆黑的箱子上一捅。铁箱翻地,空无一物。

    金光瑶再也忍不住了,踉跄着走上去,看他神情也知道,棺材里也是空的。他刚刚才回复了点的气色顷刻退得干净,嘴唇铁青。

    蓝曦臣过来,也看到了殿后的惨状,震惊道:“你究竟在这里埋了什么东西?怎会如此??”

    聂怀桑只看了一眼,已吓得跪在地上呕吐不止。金光瑶嘴唇颤了颤,没说出话来。一道闪电劈下,将他的脸映得一片惨白。他那表情着实可怖,使得聂怀桑打了个寒战,连吐也不敢大声了,眼含泪光捂着嘴缩在蓝曦臣身后,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瑟瑟发抖。蓝曦臣回头安慰了他几句,金光瑶则是连像之前那样作温柔可亲之态的余力都没有了。

    魏无羡笑道:“泽芜君,这你可就冤枉金宗主了,这里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他埋的。”

    金光瑶的目光缓缓移向他。魏无羡接着道:“即便原先是他埋的,现在也恐怕早就被人换过了。”

    苏涉举剑指他,冷声道:“你什么意思?魏无羡,是不是你搞了什么鬼!”

    魏无羡道:“这你可太看得起我了。你们都看到了,今晚我什么别的都不想干,哪有心思来搞你们的鬼。金宗主,你可别忘了那个神秘的送信人。他既然能一五一十地查出金宗主你过往的那些隐秘事迹,抢先一步到这里来把你想挖的东西挖走了,再换上毒烟暗器,等你过来时送给你,这又有什么不可能?”

    从这群修士没有挖到他们应该挖到的东西的时候,魏无羡就知道,自有人来收拾金光瑶。这个人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各种礼物,一件一件慢慢送给他。莫家庄的左手、被引到义城的世家子弟们、一路上的诡异的死猫、写满陈年秘事的告密信……

    魏无羡笑道:“金宗主,你有没想过,今晚你是螳螂,但是还有一只黄雀。那个一直盯着你的送信人,此时此刻,说不定就在暗处窥看着你的一举一动。不对,说不定,并不是人……”

    闷雷阵阵,雨势滂沱。听到“不是人”三个字,金光瑶的脸上,有一瞬间闪过了几乎可以称为“恐惧”的神色。

    苏涉冷笑道:“魏无羡,你少作这些虚张声势的恐吓之语……”

    金光瑶举起右手阻住他,道:“别费无谓的口舌之争。把你身上的伤口处理一下。”

    方才他脸上那一丝恐惧转瞬而逝,各种情绪都被迅速控制住,归于冷静。方才苏涉和仙子撕斗,被仙子零零散散抓伤了不少地方,手臂、胸口都有衣物破损,尤其是胸口,抓痕入肉透骨,白衣上透出许多血迹,若不处理,拖久了怕是要行动困难,不便应付可能到来的突发状况。金光瑶从怀里取出一枚药包递给他,苏涉双手接过,道:“是。”果然不再和魏无羡多言,转过身去,解开衣服处理身上伤口。金光瑶被毒烟灼伤的左手还是有些不听使唤,只得也先坐在地上调息。剩余的修士们则持剑在观音庙内走来走去,监督巡逻。聂怀桑看到这些明晃晃的刀剑眼睛都直了,身边没有护卫,大气也不敢出,缩在蓝曦臣身后的角落,打了好几喷嚏。

    魏无羡心道:“这个苏涉对别人阴阳怪气,对蓝湛更是怨气深重,对金光瑶倒是尊敬有加。”

    他这么想着,不由自主去看蓝忘机。谁知,恰好看到一缕寒意从他目中闪过。

    蓝忘机对苏涉冷冷地道:“转身。”

    苏涉正在低头给胸前的几道爪印上药,侧身对他们,忽听蓝忘机这语气不容违背的一句,竟然不由自主地就转了身。

    这一转身,江澄和金凌都睁大了眼睛。

    魏无羡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收敛了。

    他沉声道:“……竟然是你!”

    苏涉这才反应过来,立即掩上胸口衣衫。然而,这边面对他的几人已经把他方才露出来的胸膛看得清清楚楚。在他胸口靠近心脏的一片皮肤上,密密地生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黑洞。

    千疮百孔诅咒的痕迹!

    而且,这十有**不是被下咒后留下的恶诅痕。如果是那样的话,看这些孔洞的扩散程度,此时苏涉的内脏乃至金丹都应当已经生满了黑洞,绝对无法使用灵力。然而,他还能反复使用大量消耗灵力的传送符。那么这些痕迹的来源便只有一个解释——这一定是他下咒去咒别人、被反弹诅咒之后留下的痕迹!

    当年金子勋被人下了千疮百孔之后,一定到处搜罗过最强的医师和咒术师来设法补救。医道并非魏无羡所擅长,但他知道,有些咒术师是能够以反弹之术打回部分的诅咒的,只是此术难精,反弹的力道大大弱原诅咒的威力。金子勋必然也曾寄希望于此种反击术,然而无法治本,顶多只能让下咒者吃点下苦头,他自己身上的恶诅却还是不能解。

    魏无羡不是没有努力想找出下咒者是谁、试图为自己正名过,但终究是人海茫茫无从找起,再加上后来发生的事已经远远不限于千疮百孔咒,便不抱希望了。谁知今夜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金凌不懂,聂怀桑大概也不懂,但其余几人都在瞬间想通了这些关节。

    蓝忘机望向金光瑶,道:“这也在你当初的计划之中?”

    计划,指的是穷奇道截杀。那场截杀的起因就是因为金子勋被下了千疮百孔的诅咒。如果他没有中咒,温宁就不会在穷奇道失控而大开杀戒,魏无羡就不会要背负上金子轩这条沉重的人命,也不会有后来更多的事。苏涉是金光瑶的亲信,他下咒必然是出于金光瑶的指使。一次截杀,解决了兰陵金氏的两名平辈子弟,为金光瑶继承兰陵金氏、坐上仙督之位扫清所有障碍,但又与己无关,从头至尾手上都没沾鲜血,堪称完美。

    金光瑶不置可否。蓝曦臣则对苏涉道:“当年你与魏公子无冤无仇,何至于如此费尽心思来谋划这样一场……”

    魏无羡心头压抑着一股怒火,嗤笑道:“别说是无冤无仇了。我跟他根本就不熟啊。”

    尚在调息中的金光瑶睁开双眼,讶然道:“魏公子,你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无冤无仇就能够相安无事,怎么可能?这世上所有人原本都是无冤无仇的,总会有个人先开头的。”

    江澄恨声道:“阴毒小人!!!”

    意料之外的是,苏涉却冷笑道:“谁说我是为了陷害魏无羡才对金子勋下咒的?别自以为是了。我当时根本就没有归于敛芳尊麾下,我下咒,只不过因为我想这么做!专门为了构陷魏无羡去犯闲诅咒旁人?他还不值得我这么做!”

    魏无羡挑眉道:“你和金子勋有仇?”

    刚问完,他便不点自通了。金子勋的为人他是早有耳闻、亦有所见的,时常不把附属家族的人放在眼里,认为他们和家仆同为一等。连和他们一起入宴都觉得有**份。而苏涉作为兰陵金氏附属家族的一份子,免不了时常要去金麟台赴宴,少不得要和金子勋撞上。一个心胸狭窄斤斤计较,一个自高自大蛮横骄傲,这两人要是有过什么不快,苏涉记恨上了金子勋,半点也不奇怪。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金子勋被下千疮百孔咒,根本不关他的事,连下咒人的目的都不是构陷他,却被无故牵扯进来,最终导致了那样的后果。

    江澄却完全不信,怒声道:“撒谎!”不顾要害伤口,抓着三毒就要冲起来,顿时鲜血狂涌,金凌忙把他按回去。他不能动弹,心中思绪汹涌翻腾,恨极愤极,骂道:“你这娼妓之子,为了往上爬什么廉耻都不顾,不是你预谋的?!骗谁!”

    听到“娼妓之子”四个字,金光瑶的笑容凝滞了一下。

    他望向江澄,思索片刻,淡淡地开口道:“江宗主,冷静点吧,我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你现在火气这么大,无非是知道了金丹的真相,回想这么多年来的所作所为,你那颗骄傲偏执的心感到有一点愧疚,所以急于给魏先生前世的事找一个凶手,一个可以推脱所有责任的魔头,然后鞭笞讨伐之,就当是给魏先生报仇泄愤,顺便给自己减轻一点负担。如果你觉得认定这件事是我预谋的就能减轻你的烦恼,那么你这样想也无所谓,请随意。但是你要明白的是,魏先生落得那样的下场,你也有责任的,而且是大责任。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极力讨伐夷陵老祖?为什么有关的无关的都要发声呐喊?为什么他被一面倒地人人喊打?真的只有正义感作怪吗?当然不是。有一部分的原因,在于你啊。”

    江澄眼眶赤红,蓝曦臣知道他又要来搬弄是非了,低声喝道:“金宗主!”

    金光瑶不为所动,继续微笑着侃侃而谈:“……当时兰陵金氏、清河聂氏、姑苏蓝氏三家相争,已经分去了大头,其他人只能吃点小虾米,而你,刚刚重建了莲花坞,身后还有一个危险不可估量的夷陵老祖魏无羡。你觉得其他家族会高兴看到一个拥有如此得天独厚之势的年轻家主吗?幸运的是,你和你师兄关系好像不太好,所以大家都觉得有机可乘,当然能让你们分裂反目就尽量推波助澜。不管怎么说,不让你云梦江氏更强大,就是让自己更强大。江宗主,但凡你从前对你师兄的态度表现得好一点,显得你们之间的联盟坚不可摧,让旁人知难而退不试图挑拨,或是事发之后你多一丝宽容,事情也不会变成后来的样子。说起来,围剿乱葬岗的主力也有你一份呢……”

    听到江澄骂出“娼妓之子”的时候魏无羡就知道要糟。随便一直都金光瑶收藏在他金麟台的密室里,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这把剑封剑的事实,前世魏无羡曾在他面前以各种理由拒绝佩剑,再加上听说江澄把随便拔出来了,他将这些东西一整合,便猜测出了大概的真相,故意说出来刺激才知道真相不久的江澄,成功反击,足见其心思敏锐。江澄骂了他娼妓之子,触了他的逆鳞,他便又用这些再血淋淋地抽江澄一顿鞭子,听似客客气气,实则字字如刀。

    魏无羡打断他道:“狡辩之词也能说得头头是道,金宗主当真生了一条好舌头。”

    金光瑶道:“过奖,只是既然头头是道,又怎么能算狡辩之词呢?”

    话音未落,魏无羡一掌拍向苏涉。苏涉刚刚在调息,没料到魏无羡散漫了大半晚会忽然发难,险些中招,拔剑指他:“你找死!”

    金光瑶终于修整完毕,起身道:“魏先生何必这么生气?”

    魏无羡道:“这次轮到对我来舌灿莲花了?请讲,我看看我会不会被说服。”

    金光瑶微笑道:“那好,我讲了。就算苏涉不去对金子勋下咒,魏先生你也迟早会因为别的原因被围剿的。因为你这个人就是这样,说好听点是自我不羁,说直白了就是到处得罪人。除非那些你得罪过的人一辈子都平平安安,否则只要他们出了什么差池或是被人下了什么绊子,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一定会是你,第一个想到的报复对象也一定会是你。就算当时在穷奇道你没失控,那么你能保证一辈子都不失控吗?”

    魏无羡道:“你说的很有道理。”

    嘴上这么说,手上却又是一掌。苏涉闪身避过,道:“宗主,我不杀他,我废了他的手行不行!”

    金光瑶道:“割一下就算了,废了还是不要。”

    苏涉道:“是!”提剑朝魏无羡刺去。岂料魏无羡微微一笑,侧身一让,苏涉的难平击上了另一把剑芒相似、其上流转的灵光却更为清亮清澈的长剑。

    避尘!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末尾加了一句话,接不上请回翻一页~

    然后评论的时候还是希望大家克制一点,不要太激动。人有不同的观点很正常,看到不同的观点可以无视,或者自己论述自己的观点,没必要一定要说服别人,因为肯定说服不了,更不要去抨击引战。说真的我从没见过哪些评论里读者被说服了的,都是越吵怨气越大。和平交流可以,扣帽子的不要。当然,更不要搞粉装黑、反装忠这些,看个文而已,别玩儿这么复杂。如果有恶意钓鱼引战的直接举报,不要回复盖成话题楼。总之为了评论区的和谐拜托了,谢谢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道祖师[重生]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方便以后阅读魔道祖师[重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道祖师[重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