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重生]

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墨香铜臭 书名:魔道祖师[重生]

    自行按住胸口穴位,止住血流之势,坐下之后,江澄抬起眼帘,看了那边的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人一眼,很快又垂下,面色沉沉,不知在想什么。

    正在此时,殿后传来一声欣喜若狂的呼喊:“宗主!挖到了!露出一角了!”

    金光瑶面色大缓,道:“快,继续!全都挖出来然后打开,记得小心!”

    他快步走回殿后。于此同时,天边七八苍白的闪电扭曲着爬过,须臾,霹雳阵阵。

    望了望天外之象,蓝曦臣若有所思地道:“这雷雨来得蹊跷。”

    那边,魏无羡和蓝忘机坐在一起,江澄坐在一旁,金凌把自己的蒲团也拖了过去。

    哗哗的雨声中,好一阵尴尬的死寂,谁都没率先开口。不知为什么,金凌似乎很想让他们交流一番,瞅来瞅去,忽然道:“舅舅,多亏你刚才截住了那根琴弦,不然就糟了。”

    金凌在笨拙地给他舅舅说话,痕迹十分刻意,反而让局面变的更尴尬。江澄的脸黑了黑,道:“你给我闭嘴!”

    若不是他情绪不稳,没牵制死金光瑶,使他偷到缝隙偷袭这边,也不会自己落入敌手。而且,其实魏无羡和蓝忘机完全可以自行避开那根琴弦。就算现下蓝忘机没了灵力,魏无羡灵力低微,但身手还在,纵使无法攻击,闪避还是做得到的。

    遭了呵斥之后,金凌讪讪地闭嘴了。江澄抿起嘴,不再开口。

    魏无羡也什么都没说。

    若是换了以前,他多少要嘲笑一番江澄,被人激了几句就受不了,教人钻了空子,可如今想想金光瑶说的那些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江澄已经知道真相了。

    这时,蓝忘机又在他背脊上抚了两下,魏无羡抬起眼,见他并无震惊神色,目光几乎可以说得上柔和,心中一动,忍不住低声道:“……你知道?”

    蓝忘机缓缓点头。

    魏无羡轻轻吁出一口气,道:“……温宁。”

    随便原先是温宁拿在手里的,现在落到了江澄手里,若不是温宁自己给的,离开莲花坞的路上,他决不会对此绝口不提。

    若不是温宁还没找到这儿来,魏无羡此时必定已瞪向了他。

    他带着一丝微微的恼意道:“……我再三叮嘱过,让他不要说的!”

    冷不防,江澄开口了:“不要什么?”

    魏无羡一怔,和蓝忘机一起望过去。只见江澄一手捂心口,凉飕飕地道:“魏无羡,你真无私,真伟大。做尽了好事,还忍辱负重不让人知道,真让人感动。我是不是该跪下来哭着感谢你啊?”

    听他毫不客气,话语中满是讥讽之意,蓝忘机面色一寒。

    金凌见蓝忘机神情不善,连忙挡在江澄之前,生怕蓝忘机一掌打死他,急道:“舅舅!”

    魏无羡的脸色也有点难看起来。

    他从没指望江澄知道了真相之后会立刻与他冰释前嫌,却也没想到说话还是这么不好听,无语片刻,道:“我没说让你感谢我。”

    江澄“哈”了一声,道:“那是,做好事不求回报,境界高嘛。和我当然不一样。怪不得我父亲在世时常说你才是真正懂江家家训、有江家之风的人。”

    魏无羡听不下去了,道:“行了。”

    江澄厉声道:“你最懂!你什么都强过我!天资修为,灵性心性,你们都懂,我境界低——那我是什么?!?!”

    他猛地伸手,似乎要去揪魏无羡的衣领,蓝忘机一手揽住魏无羡的肩头,把他护到身后,另一手重重拍开江澄,目中已隐隐透出怒火。他这一击虽不含灵力,劲力却甚强,震得江澄胸前伤口又崩裂,顿时鲜血狂涌。金凌惊叫道:“舅舅你的伤!含光君,手下留情!”

    蓝忘机则冷声道:“江晚吟,口下留德!”

    蓝曦臣把身上外袍脱下来,盖在冷得瑟瑟发抖的聂怀桑身上,道:“江宗主,切勿激动。你再吼两句,伤势更重。”

    江澄一把推开手足无措扶着他的金凌,在胸口胡乱拍了几把,止住血流。虽然失血,可血气又止不住地往脑上涌,脸色忽白忽红,道:“凭什么?魏无羡,你他妈凭什么?”

    魏无羡从蓝忘机肩头探出个脑袋,道:“什么凭什么?”

    江澄道:“我们江家给了你多少啊?明明我才是他儿子,我才是云梦江氏的继承人,这么多年来处处被你压一头。养育之恩,甚至是命!我爹我娘我姐姐还有金子轩的命,只留下一个因为你没爹没娘的金凌!”

    金凌周身一震,肩头耷拉下来,神情也略略萎靡。

    魏无羡动了动嘴唇,终是没说什么,蓝忘机回过身,握住他的手。

    江澄大骂道:“魏无羡,究竟先违背自己誓言、背叛我们江家的人是谁?你自己说说,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姑苏蓝氏有双璧我们云梦江氏就有双杰,永远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这话是谁说的?!我问你这话都是谁说的?!都他妈被你吃下去了?!

    他越说越激动:“结果呢?你去护着外人,哈哈,还是温家的人。你是吃了他们多少米?!毫不犹豫地说叛逃就叛逃!你把我们家当什么?!好事都被你做尽了,做了坏事却每每总是身不由己!逼不得已!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苦衷!苦衷?!什么都不告诉我,把我当傻瓜一样!!!

    “你欠我们江家多少?我不该恨你吗?我不能恨你吗?!凭什么现在我好像反而还对不起你了?!凭什么我非要觉得这么多年来我他妈就像个丑角?!我是什么东西?我就活该被你的光辉灿烂照耀得睁不开眼睛吗?!我不该恨你吗?!”

    蓝忘机猛地站起身来,金凌惶恐地挡在江澄之前,道:“含光君!我舅舅受伤了……”

    江澄一巴掌将他拍得趴下了,道:“让他来!我怕他蓝二吗!”

    可是,挨了这一巴掌后,金凌却愣住了。

    不光是他,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全都不动了。

    江澄,哭了。

    他一边从眼中流下泪,一边咬牙切齿地道:“……凭什么……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江澄捏紧了拳头,像是要砸别人,像是要砸自己,最终,还是砸在了地上。

    他应该是可以义无反顾地憎恨魏无羡的。但此时此刻,正在他体内运转灵力的这颗金丹,却让他无法恨得理直气壮。

    魏无羡不知该怎么回答。

    一开始,就是因为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江澄,所以才决定不告诉他。

    他答应过江枫眠和虞夫人什么,他都牢牢记在心里:好好照顾扶持江澄。这样一个争强好胜到逼近极端的人,如果得知了这件事,终其一生,都会郁郁不快,痛苦难堪,无法直视自己。他心里永远都会有一个过不去的坎,总是惦记着他是靠着别人的牺牲才能取得今日的成就。这根本不是他的修为和成就。他赢了也是输了,早就没有资格争强好胜了。

    后来,则是因为累金子轩和江厌离因他而死,更没脸让人知道。在那之后告诉江澄这件事,就好像在推卸责任,急于表明自己也是有功之人,告诉江澄你不要恨我,你看,我也是为江家付出过的。

    江澄哭得无声,泪水却已横七竖八爬了满脸。

    当着人前哭得如此难看,这于曾经的他而言,是绝不可能的事。而且从今以后的每时每刻,只要这颗金丹还在他体内,还能够运转灵力,他就会永远记得这种感受。

    他哽咽着道:“……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会背叛云梦江氏……这是你自己说的。”

    “……”沉默片刻,魏无羡道:“对不起。我食言了。”

    江澄摇了摇头,把脸深深埋入手掌之中,“嗤”的笑了一声。

    半晌,他闷声嘲讽道:“都这种时候了,还要你来跟我说对不起。我是多金贵的一个人哪。”

    江宗主出言总是带三分讥讽,只是这一次,嘲讽的却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忽然,他道:“对不起。”

    魏无羡愣了愣,无意识摸了摸下巴,道:“……你也用不着说对不起。就当我还江家的。”

    江澄这才抬起脸,眼球布满血丝,红着眼眶看他,哑声道:“……还我父亲,我母亲,我姐姐?”

    魏无羡按了按太阳穴,道:“算了。过去的事了。都别再提了吧。”

    这并不是什么他喜欢不断重温的旧事。他不想再被迫回忆一遍自己清醒时被剖丹的感受,也不想被被迫反复强调提醒,这是什么样的一种付出。

    如果是在前世被拆穿这件事,他多半会哈哈哈哈地反过来安慰江澄:“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你看我这么多年没那颗金丹,还不是风生水起地过来了”。但是现在,他确实没力气这样云淡风轻地故作潇洒了。

    凭心而论,他真的没有那么洒脱。

    这种事那么容易看开的吗?

    不可能的。

    十七八岁的魏无羡,其实骄傲不输江澄。曾经也灵力强劲,天资过人。整天摸鱼打鸟,通宵爬墙坑人,照样能遥遥领先,甩苦苦用功的其他同门十八条街。

    但是,每当夜深人静时辗转反侧,不得入眠,想到自己此生都无法再以正统之途登顶、永远也不能使出那令旁人瞠目结舌的惊艳一剑的时候,反过来想一想,如果江枫眠没有把他带回莲花坞,可能他这辈子都和这些仙门世家无缘,根本不会知道,世上还有如此玄奇瑰丽的一条道路,只不过是个流落街头见狗就逃的小混混头子,或者在乡下放牛偷菜,吹吹笛子混混日子,无从修炼,更不可能有机会结丹,心里就会好受很多。

    就当是报答,或者是赎罪。就当从来没有得到过那颗金丹。

    这么开导自己的次数多了,就真的好像能和表面上一样潇洒不羁,顺便还能在心中半真半假地赞美一下自己的境界。

    江澄狠狠一擦脸,抹去了眼泪,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魏无羡则抓紧了蓝忘机的手。

    况且,现在的他是真的觉得,已经过去了,没那么重要了。

    最重要的,已经被他抓在了手上,放在了心里。

    ……等等?

    魏无羡猛地蹦出一个念头。

    他忽然想到,今晚蓝忘机推开自己的时候,还有一个细节。他好像对自己说“谢谢”反应格外激烈。既然拜温宁所赐,蓝忘机早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那么除了他误以为自己一时兴起在趁酒胡搞,是不是也有一点其中的原因?

    以前他都在什么情况下对蓝忘机说过谢谢,魏无羡又……记不大清了,不过应该和道歉一样,都没给蓝忘机留下什么好印象。江澄没了金丹,魏无羡就把金丹剖了送给江澄,蓝忘机见了,会不会隐约觉得自己为了感恩什么都肯付出?!

    魏无羡立即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岂有此理!我可没那么伟大!跟那完全没关系!!!”

    蓝忘机低下头,目露疑惑之色。魏无羡心想不管有没有这个原因,为了以防万一必须得再强调一下,让蓝忘机明白自己的意思。他把蓝忘机拽下来,扑到他身上,揪着他的领口道:“蓝湛啊,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对吧?!”

    蓝忘机险些被他扑倒在地,睁眼看他,道:“……听到了。”

    岂止是蓝忘机听到了,当时在场的,有谁没听到!

    魏无羡道:“好。那我们再确认一下吧。来!”

    他在蓝忘机唇上啄了一下,见蓝忘机睁大了眼睛,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嘴唇,忽然想起姑苏蓝氏家教比较严,旁边有人靠太近的话不太好,便对一旁的江澄和金凌道:“那个,麻烦你们回避一下。”

    江澄:“……”

    金凌震惊道:“我舅舅是伤号!”

    魏无羡道:“所以我让他回避啊。”

    江澄方才的情绪还没收住,眼眶还是红的,脸色却发青,不想说话。

    蓝曦臣道:“魏公子,你……还记得自己被抓被俘虏了吗?”

    魏无羡想了想,道:“蓝宗主,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觉得被抓被俘虏就一定要苦大仇深地老实坐着。我愁云惨淡地端正坐好也是被抓被俘虏,我躺下来休息也是被抓被俘虏,我这样那样干什么都是被抓被俘虏。为什么我就不能让自己被抓被俘虏的时候舒服一点高兴一点?放心吧,只是亲两下,真的不干别的。蓝湛,我们来!”

    恰在此时,身上盖着蓝曦臣外袍的聂怀桑悠悠转醒过来。他哎哟哎哟地小小叫了几声,勉强爬起,睁眼看到的画面,就是魏无羡在他对面急不可耐地把睁着一双眼睛、看起来很严肃的含光君按在地上亲,当即一声惨叫。

    与此同时,从观音庙的大殿后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嗤嗤之声,似乎喷出了什么东西,片刻之后,那群兰陵金氏的修士们也齐声惨叫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后面加了一点点内容。今天腰痛不能久坐就不更了,不好意思啦。还是希望大家在评论区讨论的时候看到和自己不同的观点不要反应太大,和谐为上。谢谢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道祖师[重生]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方便以后阅读魔道祖师[重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道祖师[重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