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重生]

第77章 夜奔第十八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墨香铜臭 书名:魔道祖师[重生]

    从前只有旁人来问他,该怎么办。如今却是他问别人,自己该怎么办。而且,没有人能给他回答。

    忽然,魏无羡脖子后方微微一痛,似乎被一根极细的针扎了一下,周身一麻。

    他方才心神恍惚,失了警惕,这感觉传来后,好一阵才知不妙,可人已经不由自主地歪到了地上。先开始还能举起手臂,可很快的,连手臂也摔到了地上,全身都动弹不得了。

    温情红着眼眶,缓缓收回右手,道:“……对不起。”

    原本以她的实力,是决计刺不中魏无羡的,可方才的魏无羡根本没有任何防备,才会被她冷不防得手。得手之后,温情将他扶回了一旁的榻上,让他躺下。

    这一针扎得狠,扎得魏无羡脑子也稍稍冷静了些,喉结上下滚动一阵,开口道:“你这是做什么?”

    温情和温宁对视一眼,一齐站到他身前,对着他,郑重其事地行了一个大礼。

    见此情此景,魏无羡心中升腾起一股狂躁的不安,道:“你们要干什么?究竟想干什么?!”

    温情道:“刚刚你醒来的时候,我们正好在商量。已经商量得差不多了。”

    魏无羡道:“商量什么?别废话,把针拔了,放开我!”

    温宁缓缓从地上站起身,仍是低着头,道:“姐姐和我,商量好了。去金麟台,请罪。”

    “请罪?”魏无羡愕然道:“什么请罪?负荆请罪?投案自首?”

    温情揉了揉眼睛,神色看似平静地道:“嗯,差不多。你躺着的这几天,兰陵金氏派人来乱葬岗下喊话了。”

    魏无羡道:“喊什么话?一次说个清楚!”

    温情道:“要你给个交代。这个交代,就是交出温氏余孽的两名为首者。尤其是鬼将军。”

    “……”魏无羡道:“我警告你们两个,赶紧把这根针拔下来。”

    温情继续自顾自道:“温氏余孽的为首者,也就是我们了。听他们的意思,只要你交我们出去,这件事就当暂且过了。那就再麻烦你躺几天好了。这根针扎在你身上,三天效用就会消退。我叮嘱过四叔他们了,会好好照看你。如果这三天里有什么突发状况就……”

    魏无羡怒喝道:“你他妈给我闭嘴!现在已经够乱了!你们两个还想干什么?请个狗屁的罪,我让你们这么做了吗?拔下来!”

    温情和温宁垂手站着,他们的沉默如出一辙。

    魏无羡的身体无力,奋力挣扎无果,又没人听他的话,一颗心也忽然无力了。

    他吼也吼不动,哑着嗓子,道:“你们去金麟台干什么?那个恶诅根本不是我下的……”

    温情道:“那个恶咒是谁下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穷奇道那一百多个人,确实是阿宁杀的。”

    魏无羡道:“……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他自己都想不出“可是”什么。想不出要用什么理由来推辞,要用什么借口来开脱。

    他道:“……可是要去也是该我去。纵尸杀人的是我,温宁只是我的一把刀。拿着刀的人是我。”

    温情淡声道:“魏婴,咱们都清楚,我们去了,这事儿就完了。他们最想要的,是姓温的凶手。”

    魏无羡怔怔的看着她,忽然发出一声无意义的怒吼。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江澄总是对他做的一些事情流露出极度愤怒的情绪,为什么总是骂他有英雄病,为什么总恨不得暴揍一顿打醒他。因为这种看着旁人非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非要自己去承担糟糕的后果、劝都劝不住的感觉,实在是可恨至极,可恶至极!

    魏无羡道:“你们究竟懂不懂?去金麟台请罪,你们两个,尤其是温宁,会是什么下场?你不是最心疼你这个弟弟的吗?”

    温情道:“什么下场,都是他应得的。”

    不是的。根本不是温宁应得。而是他应得的。

    温情道:“反正,算起来其实我们早就该死了。这一年多的日子,算是我们赚的。”

    温宁点了点头。

    他总是这样,旁人说什么都点头,表示附和,绝不反对。魏无羡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他这个动作和这份温顺。

    温情在榻边蹲了下来,看着他的脸,忽然伸手,在魏无羡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这一下弹得十分用力,痛得魏无羡眉头一皱。见状,温情似乎心情好了很多,道:“话说完了,交代清楚了,也道过别了。

    “那,就再见了。

    “这话我对你说过很多次,不过,说再多次也是不够的。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魏无羡躺足了三天。

    温情的计算确实没错,整整三天,不多一刻,不少一刻,三天一过,他便能动弹了。

    先是手指,再是四肢,脖子……等到全身几乎僵硬的血液重新流动起来之后,魏无羡从台阶上一跃而起,冲出了伏魔殿。

    那群温家的人们这三天似乎也没合眼,沉默地坐在那间大棚子里,围着桌子坐着。魏无羡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一路狂奔,冲下了乱葬岗。

    一口气冲下山后,他站在荒野之中,喘着粗气,弯腰双手撑住膝盖,好容易才直起腰。然而,看着杂草丛生的数道山路,却不知道要往哪里走了。

    乱葬岗,他刚刚才从上面下来。

    莲花坞,他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去了。

    金麟台?

    三天已过,此时再去,能看到的,怕是只有温情的尸体,和温宁的骨灰了。

    他愣愣地站着,忽觉天地之大,竟无一处可去。

    更不知道要做什么。

    蓦地,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心底油然而生。

    这个念头,三天之中,被他反复否决过,但还是反复出现着,挥之不去。

    温情和温宁自己走了,也许,其实他心底对此是庆幸的。因为这样,他就不必为难究竟应当做什么抉择了。因为他们已经给帮他做了,已经解决了这个麻烦。

    魏无羡扬手打了自己一耳光,低声对自己吼道:“想什么?!”

    脸上火辣辣的,终于把这可怕的念头压了下去。转而改想,无论如何,好歹要把温氏姐弟二人的尸体骨灰拿回来。

    于是,他最终还是朝金麟台的方向奔去了。

    魏无羡若是想无声无息地潜入一个地方,并不难。金麟台上很是安静,竟然没有他想象中的重重把守。四下搜索半天,并未见到可疑之处。鬼使神差地,魏无羡往金麟台后的寝殿走去。

    像一个幽灵一样在金麟台后方的寝殿群中游荡着,见人就躲,无人就走。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找什么、该怎么找,但是,当一阵婴孩的哭声传来时,他的脚步一僵,内心有个声音催使着身躯朝声源之处走去。

    哭声是从一间厅堂样的建筑中传来的。魏无羡无声无息潜到门前,从雕镂着精致花纹的木窗缝隙间向里望去。

    堂中置着一具黑沉沉的棺木。棺木之前,跪坐着两个白衣女子。

    左边那个女子身形孱弱,这个背影他绝不会认错。从小到大,他被这个背影的主人背过无数次。

    是江厌离。

    江厌离跪坐在一只蒲团上,愣愣盯着面前那具黑得发亮的棺木。

    婴孩似乎就抱在她怀里,还在发出细细的哭声。

    右边的那名女子低声道:“……阿离,你别坐了。去休息休息吧。”

    江厌离摇了摇头。

    听声音,右边这女子是金子轩的母亲金夫人。魏无羡小时候,曾见过她带着尚且年幼的金子轩来莲花坞玩儿,后来也在各种宴会场合上与之打过照面。

    这是个和她的好友虞夫人性子颇有几分相似的女子,十分好强,声调总是扬得高高的。可刚才她说的这几句话,声音却又低又哑,显得很是苍老。

    金夫人又道:“这里我守着就好了,你不要再坐下去了,会受不住的。”

    江厌离轻轻地道:“母亲,我没事。我想再坐一会儿。”

    半晌,金夫人缓缓站了起来,道:“你这样不行。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她应该也在这里跪坐很久了,腿脚发麻,站起来后身体微微一晃,却立刻稳住了。转过身,果然是那张轮廓有些刚硬的女子面容。

    魏无羡记忆中的金夫人,雷厉风行,神情傲慢,周身贵气,金光璨璨。容貌保养得极好,瞧着十分年轻,说是二十如许也有人信。而此时此刻,魏无羡看到的,却是一个一身素缟,鬓染霜华的普通中年女人。没有心情化妆,脸色灰败,嘴唇上起着一层死皮。

    她走过来欲推门而出,魏无羡立刻闪身,足底轻点,刚刚游上走廊的斗拱,金夫人便迈了出来,反手关上门,面目冷然地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面部肌肉,似乎想做出如往常般威严的表情。

    可是,这口气还没吸完,她的眼眶先红了。

    方才在江厌离面前,她始终不露分毫孱弱之态。然而一出门来,她的嘴角便垮了下来,五官皱缩,整个人都哆嗦起来。

    这是魏无羡第二次在一个女人脸上,看到这种难看至极、又伤心欲绝的模样。

    他真的再也不想看到这样的表情了。

    魏无羡无意间握了握拳,谁知,指骨恰好发出“喀”的一声脆响!

    闻声,金夫人立刻长眉倒竖,喝道:“谁!”

    她一抬头,就看到了潜藏在斗拱旁的魏无羡!

    金夫人眼神极好,看清了藏在黑暗之中的那张面容,脸上好一阵扭曲,尖声喝道:“来人!都给我来人!魏婴——他来了!他潜进金麟台了!”

    魏无羡跃下长廊,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间厅堂的门被人撞开,他不由得落荒而逃。

    在这个时候,他根本不敢去看江厌离哪怕一个表情、更不敢听她对自己说一句话!

    逃离金麟台、退出兰陵城之后,魏无羡又失去了方向,开始稀里糊地乱走,神志不清,一刻不停,不知走过了几座城,忽然看到一堆人聚在一堵城墙前,议论纷纷,气氛热烈,群情激奋。

    魏无羡原本是无视了这些人的,可走过去时,忽然听到人群中传来低低的“鬼将军”三个字。他顿时驻足,凝神细听。

    “鬼将军也真是凶残……说是来请罪,又忽然发狂,在金麟台当场杀了三十多个人!”

    “幸好当天我没去!”

    “不愧魏无羡教出来的狗,见人就咬。”

    “这魏婴也真是。控制不住就不要瞎炼,炼出来条疯狗也不拿链子拴好,迟早有一天遭反噬。照这个趋势我看那一天不远了。”

    魏无羡静静听着,指节微微抽搐。

    “兰陵金氏好倒霉啊。”

    “姑苏蓝氏才倒霉呢!杀的那三十几个人里大半都是他们家的,明明他们只是来助阵平息事端的。”

    “好在终于把鬼将军焚毁了,不然一想到有这么个东西成天在外边晃,还时不时发一发疯,真是睡觉都不安稳。”

    有人啐道:“温狗就是应该有这样的下场!”

    “鬼将军已经被烧成渣了,这下魏无羡总该知道厉害了吧?我听好些准备去参加这次誓师大会的家主都放话了。痛快!”

    魏无羡越听,面上神情越是淡漠。

    他早该明白如此的。无论他做什么,这群人的嘴里,永远不会有半句好话。他得意,旁人畏惧;他失意,旁人快意。横竖都是邪魔歪道,那他一直以来的坚持,究竟算什么?!

    只是,他眼神中的寒意越是彻骨,心头那一把狂怒的业火,就烧得越旺。

    一人得意洋洋,仿佛他在这中有着莫大的功绩,道:“是啊,痛快!他今后若是老老实实缩在那破山岗上夹着尾巴做人倒也罢了,要是还敢出来抛头露面?嘿,只要他一出来,就……”

    “就怎么样?”

    正议论得热火朝天的人们闻声一怔,齐齐回头。

    只见一个面色苍白、眼下晕着两道乌色的黑衣青年站在他们身后,冷冷地道:“只要他敢出来,就怎么样?”

    眼尖的人看到了这人腰间那管束着鲜红穗子的笛子,登时大惊大恐,脱口而出:“陈情。是陈情!”

    夷陵老祖魏无羡,竟然真的出来了!

    刹那间,人群以魏无羡为圆心,空出了一大片地,朝四下逃窜开来。魏无羡吹出一声凄厉尖锐的口哨,这些人忽觉身体一沉,尽数趴到了地上。战战兢兢回头一看,发现所有人、包括自己的背后,都沉沉压上了数只形态不一、口垂鲜血的阴灵!

    在一地东倒西歪、动弹不得的人群中,魏无羡不疾不徐地穿行着,边走边道:“咦,你们怎么啦?方才在背后谈论我,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到了我面前,又是五体投地的另外一幅嘴脸了?”

    他走到刚才言语最刻毒的那人身旁,猛地一脚踩上他的脸,哈哈笑道:“说啊?怎么不说了?——侠士,你究竟要把我怎么样啊?!”

    那人被他踢得鼻骨断裂,鼻血狂飙,惨叫不止。数名修士在城墙上方观望,想帮忙又不敢上前,远远地隔空喊话道:“魏……魏婴!你若是真有本事,你怎么不去找誓师大会的那些大家族大家主们?跑来欺负我们这些没有还手之力的低阶修士,算什么本事?”

    魏无羡又是一声短哨吹出,那名喊话的修士忽觉有一只手猛地拽了他一把,从城墙上方跌落下来,摔断了双腿,长声惨嚎起来。

    哀嚎声声中,魏无羡面不改色地道:“低阶修士?因为是低阶修士,我就必须要容忍你们吗?既然敢说,就要敢承担后果。既然知道自己是微不足道、贱如蝼蚁的杂碎,怎么不懂管好自己的嘴!”

    众人面如死灰,噤若寒蝉。半晌,魏无羡没再听到一句闲言碎语,满意地道:“对了,就是这样。我有没有本事,你们也配评论?”

    说完又是一脚,将编排得最起劲的那人的口牙踹落了半边!

    血溅满地,无人不战栗色变,那人早已痛得晕了过去。魏无羡低头将靴子底的血迹在地上碾了碾,碾出几个血淋淋的足印,端详一阵,淡淡地道:“不过,你们这些杂碎倒是说对了一件事。跟你们这种人浪费时间,没什么意思。让我去找那几家大的吗?很好,我这就去,跟他们清算清算。”

    他一抬头,看见了城墙上贴的那张巨大告示。方才这群人,就是围着这张告示在讨论。

    告示最上方,写的是“誓师大会”四个字,内容是以兰陵金氏、清河聂氏、云梦江氏、姑苏蓝氏为首的四大家族,要在岐山温氏被废弃的仙府不夜天城的废墟之上,将温氏余孽的骨灰飞洒,同时誓师,与占据乱葬岗的夷陵老祖势不两立。

    不夜天城,誓师大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道祖师[重生]第77章 夜奔第十八2》,方便以后阅读魔道祖师[重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道祖师[重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