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重生]

第62章 风邪第十三 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墨香铜臭 书名:魔道祖师[重生]

    蓝忘机的嘴唇地颤了颤,无声地念了两个字。江澄几乎当场就站了起来。

    是魏无羡。

    可是,除了那张脸,这个人从头到脚,没有一点像原来的那个魏无羡。

    魏无羡分明是一个神采飞扬、明俊逼人的少年,眼角眉梢尽是笑意,从来不肯好好走路。

    而这个人,周身笼罩着一股冷冽的阴郁之气,俊美却苍白,笑意含森然。

    眼前所见景象太出乎人的意料,再加上屋内形势未定,不可轻举妄动打草惊蛇,纵使屋顶上的两人都震惊无比,却都没有贸然冲进去,只是把头压得更低、离瓦缝更近了。

    屋内,一身黑衣的魏无羡徐徐转身,和颜悦色地道:“真巧,又遇到你们了。”

    温晁遮着自己的脸,已经只剩下气音了:“温逐流……温逐流!”

    闻声,魏无羡慢慢弯起了眼睛和嘴角,道:“都这么多天了,你还以为叫他有用吗?”

    他朝这边走了几步,踢到了脚边一个白生生的东西,低头一看,正是温晁刚才扔出去的肉包子。

    魏无羡道:“怎么,挑食?”

    温晁从凳子上倒了下来。

    他一边鬼哭狼嚎,一边用没有十指的双手在地上爬动,拖地的黑斗篷顺着下身滑落,露出了他的两条腿。

    这两条腿像是累赘的摆设一样挂在他身下,缠满了绷带,异常纤细。由于他剧烈的动作,绷带之间拉出缝隙,露出了里面还挂着鲜红血丝和肉丝的森森白骨。

    他腿上的肉,竟然都被生生剐了下来。

    空荡荡的驿站里回荡着温晁尖锐的叫声。魏无羡恍若未闻,轻掀衣摆,在另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摇了摇头,道:“别的肉都吃不下了?自己的腿,有那么好吃吗?”

    闻言,屋顶上的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寒意。

    魏无羡居然让温晁自己吃了自己的腿!

    第二盏油灯幽幽燃起,明黄的火焰之前,魏无羡的脸一半在明,一半在暗。他指间夹着什么东西,垂下了手臂,一张惨白的面孔从桌下的黑暗中浮现出来。

    那张桌子下,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咀嚼声。

    一个白色的小孩子蹲在他脚边,仿佛一头食肉的小兽,正在啃食着魏无羡投喂的什么东西。

    魏无羡撤回了手,在这只白色的鬼童头发稀稀拉拉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两下。鬼童叼着他投喂的东西,转了个身,坐在他脚边,抱着他小腿,一边口里继续恶狠狠地咀嚼,一边用寒光闪闪的双眼瞪着温逐流。

    他口里嚼的,是两根人的手指。

    不必多言,必然是温晁的手指!

    蓝忘机盯着那个阴气森森的鬼童,还有同样阴气森森的魏无羡,握紧了避尘的剑柄。

    魏无羡低着头,教人看不清表情,幽幽地道:“赵逐流,你真以为,你能在我的手底下保住他这条狗命?”

    温逐流依旧挡在温晁身前。

    魏无羡冷笑一声,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自己的衣袖,道:“好一条忠心耿耿的温狗。”

    他轻声道:“赵逐流,你是不是还坚持觉得,你是个好汉子啊?

    “为报温若寒知遇之恩,对其言听计从,罔顾是非。啧啧,多好的人。

    “知遇之恩。呵。”

    突然之间,他的语调神情陡转阴鸷,厉声道:“凭什么你的知遇之恩,却要别人来付出代价!”

    话音未落,温逐流身后便传来了温晁的凄厉哭嚎!

    温晁已经爬到了墙角,拼命往木板里挤,仿佛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自己从缝隙之间挤出去。谁知,天花板上突然啪的摔下一团红影。一个身穿红衣、面色铁青的长发女人重重摔到了他身上。

    这个女人不知是什么时候爬上了天花板的,她乌青的脸、鲜艳的红衣、漆黑的长发形成刺目可怖的对比,十指抓住温晁头上的绷带,用力一撕!

    这绷带是刚才温逐流给温晁涂完药后重新缠上的,药膏、皮肤和绷带正粘在一起,被火烧伤后的皮肤原本就十分脆弱,被这样猛力一撕,霎时间把还未剥落的疤痕和格外薄的皮肉一起撕了下来,连嘴唇也被撕掉了,一颗凹凸不平的光头,瞬间变成了一颗血肉模糊的光头。

    温晁当场便晕了过去。听到他惨叫的刹那,温逐流依旧一动不动,可是,蓝忘机和江澄定睛细看,发现他周身若有若无地笼罩着几团人影,人影模模糊糊,却牢牢附着在他身上,温逐流一动不动并不是因为冷静,而是因为僵硬。

    那面容铁青的女人把绷带扔到地上,仿佛一只四脚生物,手脚并用地朝魏无羡爬去。

    方才她撕温晁皮肉的时候,满脸狰狞,可伏到了魏无羡身边之后,那张青色的面孔贴在魏无羡的大腿上,竟然恍若一个娇媚的宠妾,正在乖巧地讨主人的欢心,嘴里还在发出咯咯的笑声。魏无羡斜斜坐在桌边,姿势甚为惬意轻松,右手在她柔顺的长发上,一下一下慢慢地抚摸着。

    他道:“逗你们玩儿了这么久,是时候做个了结了。对你们这两只温狗,我已经没有兴趣了。”

    言毕,魏无羡从腰间拔出了那支笛子。

    正要将这支笛子送到唇边,忽然,屋顶上一人道:“你没有兴趣,我有!”

    一道紫光流转的长鞭破瓦而下,直直勾住了温逐流的脖子,呼呼地在他颈上缠绕了足足三道,猛地一提。温逐流高大沉重的身躯被这条电光长鞭吊了起来,悬在空中,当时便脖子里便发出了“喀喀”的颈骨断裂之声。

    他没有立即死去,而是脸色爆红,浑身抽搐,奋力挣扎不止。双目圆睁,眼珠几乎爆出眼眶!

    看到紫电之光,魏无羡瞳孔一缩,旋身站起,原本伏在他脚边的青面女和鬼童刹那便退入了黑暗之中。一黑一白两道人影从屋顶上跃了下来,落入驿站二楼。与此同时,被紫电缠颈的温逐流,也渐渐的不动弹了。

    魏无羡持着笛子,与面前的两人默然对峙。他们身后,就是死得痛苦万状的温逐流,还有一个已经半死不活的废人温晁。

    魏无羡的目光在蓝忘机和江澄之间来回扫动,三个人,竟然谁也没有先开口。

    半晌,江澄一扬手臂,扔了一样东西过去。

    魏无羡举手一接,江澄道:“你的剑!”

    魏无羡的手慢慢落下。他低头看了看随便,顿了一顿,才道:“……谢谢。”

    又是半晌无言,忽然,江澄走上前来,拍了他一掌,道:“臭小子!这三个月,你跑哪里去了!”

    这一句责骂之中,尽是喜意。

    蓝忘机的目光始终锁定在魏无羡身上,神色冷峻,似乎内心正在激烈交战。魏无羡被江澄这一下拍得整个人一愣,片刻之后,也一掌拍了回去,道:“哈哈,一言难尽,一言难尽!”

    方才他身上的那股阴冷之气,竟霎时便被这两掌冲淡了不少,顷刻之间,仿佛又变回了原来那个飞扬跳脱的少年。江澄喜中有怒,用力抱了他一下,又猛地推开道:“不是说好了在山脚那个破镇子会合吗?我等了五六天,没见到你的影子!这三个月我一边忙家里的事一边找你,杳无音讯,头都大了!”

    魏无羡一掀衣摆,又在桌边坐了下来,摆手道:“都说了一言难尽啊。一群温狗在那里把我抓了,扔一个鬼地方去折腾了。”

    江澄愕然道:“……什么鬼地方?可我问过镇上的人,都说从没见过你这个人?!”

    魏无羡道:“你问那镇上的人?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夫,怕多生事端谁敢跟你说实话,当然都说没见过我。”

    江澄骂了一声:“一群老匹夫!”

    他又追问道:“什么鬼地方?岐山吗?不夜天城吗?那你是怎么出来的?还变成这样了,刚才那两只东西是什么?居然肯听你的话!之前我和蓝二公子接了夜袭围杀温晁温逐流的任务,结果被人抢了先,没想到会是你!那些符篆也是你改的?”

    魏无羡斜眼一扫,见蓝忘机正在看着他们,微微一笑,道:“差不多吧。我说在那鬼地方发现了一个神秘洞穴,里面有高人留下来的秘籍,然后就变成这样出来大杀四方了,你信不信?”

    江澄啐道:“你传奇话本看多了吧。世上哪那么多高人,遍地都是秘洞秘籍!”

    魏无羡摊手道:“你看,说了你又不信。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跟你说吧。”

    江澄看了一眼蓝忘机,心知多半是不便在外族子弟面前说的话,敛了喜色,道:“也好。之后再说。回来就好。”

    魏无羡道:“嗯。回来就好。”

    江澄喃喃重复了几遍“回来就好”,又猛地拍了他一掌:“你真是……被温狗抓住都能不死!”

    魏无羡得意道:“那是。我是谁。”

    江澄道:“没死也不早点回来!”

    魏无羡道:“我这不是刚出来吗?听到你和师姐都很好,你又在着手重建云梦江氏,组盟参战,这三个月辛苦你了。我就先去杀几只温狗给你减轻点儿负担,为各大世家做点儿贡献。”

    江澄道:“把你这破剑收好!我给你拿回来后带了三个月,就等你回来赶紧拿走,不想再天天带着两把剑被人问东问西了!”

    蓝忘机静静站在一旁,忽然出声道:“沿路杀温氏门生的,是不是你。”

    魏无羡微微侧首道:“我吗?”

    确认蓝忘机是在问他,他道:“当然是我。”

    江澄道:“怎么一次才杀一个,费这么多事。”

    魏无羡漫不经心地整了整袖子,道:“好玩儿呗,玩死他们。一个一个地杀给他们看,一刀子一刀子慢慢地割。直接全灭了太便宜他们了。温晁不必多说,我还没折磨够他。至于这个赵逐流,他受过温若寒的提携之恩,改姓入温家,奉命保护温若寒的宝贝儿子。”他冷笑道:“他要保护,我偏要让他看着温晁在他手里,一点一点变得面目全非。一点一点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这笑容三分阴冷,三分残忍,三分愉悦,蓝忘机将他的神情清清楚楚看在眼里,缓缓向前走了一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操控这些阴煞之物的?”

    魏无羡斜眼睨他,嘴角的弧度锐减。江澄也听出了不谐之音,道:“蓝二公子,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蓝忘机紧盯着魏无羡,道:“魏婴,回答。”

    魏无羡挑了挑眉,道:“请问……我不回答会怎样?”

    忽然,他闪身避过,避过了蓝忘机突如其来的一擒,倒退三步,道:“蓝湛,咱们刚刚久别重逢,你就动手抓人,不太好吧?”

    蓝忘机一语不发,出手越发迅捷无伦。魏无羡拨开他的手,道:“我还以为我们应该算半个朋友?至少算个熟人。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儿绝情?”

    蓝忘机肃然道:“回答!”

    江澄拦在他们两人中间,道:“蓝二公子!”

    魏无羡道:“好。我回答——我驯养它们了。”

    蓝忘机道:“如何驯养?”

    魏无羡眨了眨眼,道:“如何驯养?这个一时半会儿可真难讲清楚。这么说吧,你想想,猛兽如何驯养?跟那是差不多的。先以元神压制,它们要什么,再给什么。”

    蓝忘机紧紧追问道:“用别人的,还是用你自己的?”

    魏无羡道:“都有。”

    蓝忘机越过江澄,直向他取来。魏无羡将笛子横持在前,摆出迎击姿势,道:“过分了吧?蓝湛,我都有问必答了,还这样不讲情面?你究竟想干什么?”

    蓝忘机一字一句道:“跟我回姑苏。”

    闻言,魏无羡和江澄都是一怔。

    讶然片刻,魏无羡笑道:“跟你回姑苏?去那里干什么?”

    旋即,他恍然大悟道:“哦。我忘了,蓝启仁最讨厌这种邪魔外道。你是他的得意门生,当然也是如此,哈哈。我拒绝。”

    江澄警惕地盯着蓝忘机,道:“蓝二公子,蓝氏家风我等都明白。但此前暮溪山屠戮玄武洞底魏无羡曾于你有救命之恩,更有共患难之谊,如今你毫不留情面上来便要拿他问罪,未免不近人情。”

    魏无羡看了看他,道:“可以啊?这场面话说的不错,有家主风范。”

    以一对二,蓝忘机道:“我并非是要拿他问罪。”

    江澄道:“那你让他跟你回姑苏干什么?蓝二公子,这个关头正是急需战力的时候,你们姑苏蓝氏不齐心协力杀温狗,却要惦记着那一套古板教条,专门惩治己方人吗?”

    蓝忘机道:“修习邪道非长久之计。若不及时遏止,将来后果不堪设想!”

    魏无羡道:“好义正言辞!如何不堪设想?请放心,我再怎么样,也肯定不会像温狗那样不堪设想。”

    蓝忘机愠道:“此道损身,更损心性!”

    魏无羡道:“损不损,损多少,我最清楚。至于心性?”

    他反问道:“我心性究竟如何,你又知道些什么?”

    蓝忘机怔了怔,忽然怒道:“……魏无羡!”

    魏无羡也怒道:“蓝忘机!你一定要在射日之征的关头跟我过不去吗?想我去受你们姑苏蓝氏的禁闭?你以为我真不会反抗?!”

    他脸上陡然之间戾气横生,蓝忘机放在避尘剑柄上的手骨节发白,江澄冷声道:“蓝二公子,别怪我再说句不客气的话。就算要追究,魏无羡又不是你们家的人。如今温乱未除,人人自顾不暇,姑苏蓝氏的手,就别伸得太长了。”

    魏无羡缓了颜色,道:“不错。只要杀的是温狗就行了,为何要管我是怎么杀的呢?蓝湛,我知道你看我一向不顺眼,但这个时候,你就别纠结我邪不邪、操心我正不正了吧。”

    蓝忘机道:“我,并非……”

    话音未落,角落里的温晁动了动。

    魏无羡与江澄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绕过蓝忘机,绕过被紫电悬吊着的温逐流的尸体,站到温晁那颗血淋淋的光头之前。

    温晁缓缓地掀起眼皮,半死不活的,一睁眼,就看到了上方正在俯视他的两张脸。

    这两张脸一样的年轻,一样的面熟,都曾经在他面前露出过或绝望或痛苦或恨意刻骨的神情。而此时此刻,他们居高临下的面孔,也是一样冷笑森然,一样的眼现寒光。

    他叫也不叫、逃也不逃了,痴痴傻傻地捧着自己没有十指的双手,流起了口水。

    魏无羡提起他的斗篷,将他踢成朝着云梦方向下跪的姿势。□□的骨肉相互摩擦,使得温晁发出啊啊的凄厉痛叫,在空荡荡的驿站里格外刺耳。

    江澄道:“他声音怎么尖?”

    魏无羡道:“没了一样东西,当然尖。”

    江澄道:“你割的?”

    魏无羡道:“这么想可有点恶心了,当然不是我割的,是他养的那女人发疯咬的。”

    蓝忘机还立在他们身后,正注视着这边。魏无羡忽然又记起了他的存在,转过身,微笑道:“蓝二公子,接下来的场面,可能不太适合你观看。请回避一下吧。”

    江澄也客气而疏离地道:“不错。蓝二公子,温晁、温逐流一支已全灭,我们的任务完成,也该分道扬镳了。此为家仇私怨。请回避吧。”

    蓝忘机与魏无羡对视片刻,魏无羡率先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转回身,背对着他。

    蓝忘机转身下楼。

    他出了驿站,在门口守了好一会儿,却始终没有离去。

    寂静的夜色,被温晁的嚎叫声划破。蓝忘机抬起头,白衣和抹额在冷风中猎猎而飞。

    黑夜已过,天上的太阳,就快升起来了。

    而地上的太阳,该落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深水鱼雷~妙鲜包、CAS、猫粽子

    感谢火箭炮~蝶雨珞璎、玄铮、岚、墨色络(2)、噗噗噗、濯涟、mel_C、daylin、mayer、18918242、CAS(2)、猴小八、blackmarker

    感谢手榴弹~猫好好、喵咩喵喵(2)、CAS、斯娜莉安、啦咿、小小小小大大明、紫琦—夜十三、噗噗噗(2)、blueclift(2)、不二翅膀子、丁铃铃(3)、温骨头、Orphelia(3)、ciu、蝶雨珞璎(2)、blackmarker(3)、藏梓、在宥、18889437、濯涟、草牙、猴小八

    感谢地雷~伊与风行(4)、DDJV、kilili(2)、噗噗噗、走路會跌倒、青衣默、米亚米亚、海上巫女.(3)、墨色络(6)、lililiduck、乾坤乙定、啊离、春闺梦里喵(3)、听颂丶、樰依、暖炉我的爱、西草、casisso、宝玉哥、糖葫芦、艾黎西娅(2)、若姿359、风起(2)、一米心、冬天里的故乡、括号君(2)、风沙(2)、daylin、一叶知秋、AI-葡蒻、漫天飞雪(2)、老李情史、猫好好(4)、莫桦、归日暮(2)、昳佳(5)、木子饭团、德惠术知、翛之、子晋、河蟹、lishry、夷陵老祖座下北丘君、吃梨w、头顶脑洞、苏尘怜、sss、紫琦—夜十三(3)、中二愤青肥黑宅腐渣、噗噗噗(2)、SAN明治、三水识君(2)、羅羅。。(4)、在宥、雷声小雨点大、Orphelia(2)、薛洋(4)、18889437(5)、17932225(13)、不词(5)、Nita、lililiduck、zcw(4)、blackmarker(2)、隰桑、我已(5)、江南(4)、mel_C、数据加载中、温骨头(2)、武昌大米、雷太、博爱动物(3)、姝勰(2)、田七、阿苏苏、Yeah、来来是一颗菠菜、秋秋(3)、Rayo、圆栀(2)、18737519、莲花湖卖菱少女赤云、脑洞君才是真绝色、INTHEDOOR、苍嘞个苍、17954943、kk1332、桃子、如匙、lililiduck、18831247(2)、色老猫、小小小小大大明(2)、吃肉多讨厌、神经衰弱重患、Nita和林檎、苏幕遮、行之、沉霓、章鱼脑、18713301、竹子、冬天里的故乡、蓬蓬、宝玉哥、萧长兰、阿眠、搪瓷杯子(3)、saival、lishry、镜上寒霜、鳩、无为针尖(2)、雪蛤、洛阳花下客、今昔百鬼、哉叔快来嫁我、18713301、aa(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道祖师[重生]第62章 风邪第十三 2》,方便以后阅读魔道祖师[重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道祖师[重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