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9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唐毅第一次见到应怀真,是在应公府、应兰风的书房之中。

    那时应兰风才上京不久,唐毅奉林沉舟指使,过府接洽这位朝中新贵,想要观其言谈、见其品行。

    两人相谈顷刻,不知府中有何要事,一名仆人匆匆来请应兰风。

    应兰风本不欲撇下唐毅,然而那仆人低低说了句什么,兰风色变,便起身对唐毅道:“请少坐片刻。”竟火烧眉毛似的自去了。

    唐毅想要开口先行告辞都未来得及。

    唐毅耳目向来过人,依稀听那老仆说什么“姑娘如何”之类,他知道应兰风膝下有一名爱女,这会儿大概是五六岁的光景,爱若性命。

    莫非……是那女孩子有事?

    却也并不放在心上,只送了应兰风出书房,他却起身,自在书房内走了一会子,眼见屋内布置摆设,都极尽简朴,并无一丝奢华气息。

    正在淡淡相看,耳畔忽地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有些鬼祟。

    唐毅心中一动,凝神静听,却觉得声响是从窗户边儿上传来。

    一念心动:他本以为,莫非是应兰风大智若愚,看破了自个儿的动机,故而暗中派人在外监视?

    唐毅心中掂掇,却不动声色,只放轻了脚步,无声无息地来到窗户边儿上,方抬眸往外看去。

    孰料,左右无人。

    然而目光一动,他垂眸往下……却惊见一个小丫头子,埋首缩肩,抱着膝头,蹲坐在窗下。

    不觉哑然失笑,却又松了口气,原来竟是他多心了。

    只不知这小丫头是什么人?这般可怜地藏身在此又是什么缘故?

    横竖此刻无事,唐毅凝视那丫头,见她兀自不知自己在看着她……毛茸茸的发,太阳光下,透着柔弱光亮,有些瑟瑟发抖。

    他心念转动之间,轻轻地咳嗽了声。

    如同受惊一般,小丫头抖了抖,左顾右盼……大概是不见人,便满脸疑惑。

    唐毅只瞧见那极长的睫毛,不安地抖动,仍是看不见脸容,他便低笑道:“我在这儿呢。”

    那丫头这才转过头来,扬首看他,仍是满面惊惶,双眸睁得极大,水汪汪的眸子微红,仿佛刚哭过。

    唐毅愣了愣,竟不由自主说道:“你怎么了?”

    小丫头睁圆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或许是唐毅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又或许是她蹲了太久,腿都麻了,竟并没有动,只呆呆地问:“你是谁?”

    唐毅见她恁般可怜,便复笑道:“我姓唐,你又是谁?”

    “糖?”她喃喃地念了声,忽然眼睛无端地亮了一下,仿佛想到什么好的……让唐毅莫名,然后她天真地问道:“是很甜的桂花松子糖么?”

    唐毅“噗嗤”便笑了出来,望着那期盼的眼神,他鬼使神差地点头:“嗯……是很甜的桂花松子糖。”

    他的回答让小女孩子越发喜欢起来了,看着他的时候,那种眼神仿佛真的像是看着什么好吃的、散发着甜味儿的糖果,许是戒备心减退了,她便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是阿真。”

    唐毅挑了挑眉,记得应兰风的爱女便叫“怀真”,再想到应兰风方才匆匆离去……心中已经有数。

    他索性俯身靠在这窗台上,越发温柔地望着女孩子:“原来你是小怀真?”

    应怀真的眼睛又睁大了些:“你如何认得我?”

    唐毅忍笑:“我会猜的。小怀真怎么躲在这儿?”

    应怀真听了这句,脸上的惊喜之色逐渐消退,她低下头去,又缩了缩肩膀,很是胆怯之态。

    唐毅絮絮善诱,乃道:“你若告诉我,下回我来,就给你带很甜的桂花松子糖。”

    这一句话,却极有效。

    应怀真又转回头来:“真的么?”

    唐毅点了点头,眼底笑意更盛:在此之前,他竟不知自己哄孩子的本事却也一流。

    怀真懵懂看了他片刻,终于说道:“我告诉你……你、你别对旁人说好么?”

    唐毅笑看着她:“就当作是我跟小怀真之间的秘密,如何?谁也不许对别人说起。”

    望着他十足可信的神色,女孩子叹了口气,才闷闷不乐地说道:“我本来以为哥哥喜欢我的,可是……我刚才,听见哥哥对姐姐说,说很讨厌我,说我是小、小贱/人……他们好像、很想我死掉。”她有些忧愁地说到这里,抬头看唐毅:“糖叔叔,什么是小贱/人?”

    唐毅微微蹙眉,凝视着眼前的女孩子,并没有立刻回答她这个问题。

    片刻,唐毅才问道:“所以怀真就跑到这里躲藏起来了?是怕被他们发现?”

    怀真又埋首下去,道:“我很害怕,哥哥先前明明对我很好的,可是刚才……有些可怕……”

    唐毅问道:“那为什么不告诉……你父亲母亲?”

    怀真眨了眨眼,又弱弱诺诺地说道:“我怕……怕爹爹不相信我,也怕爹爹相信我。”

    唐毅竟不懂,不由问:“这是什么缘故?”

    怀真嘟着唇,道:“爹爹不相信我,会觉得我是说谎精,会不喜欢我……可若是相信我,爹爹一定会讨厌哥哥、责罚哥哥的,我不想哥哥被责罚。”她显得很难过,又低下头去。

    唐毅心中一震,耳畔隐隐听见脚步声传来。

    他不及多想,便对眼前的女孩儿道:“怀真你听着,一味躲藏起来是没有用的,如果你不愿意告诉你爹爹跟娘亲,那么就要让他们不敢欺负你才好。”

    怀真呆呆地看着他,似懂非懂。

    唐毅对上这双明澈之极的双眸,又道:“你哥哥所做是极错之事,他当着你父亲母亲的面儿是不是不敢欺负你呢?他只敢在背后这样,因为他心虚,他也知道自己不对……但凡做坏事的人都会心虚,然而你是好孩子,好孩子不该惧怕坏人,你懂吗?”

    两人说到这儿,就见应兰风匆匆来到。

    兰风看到应怀真在此处,便忙不迭地女孩儿一把抱了去,又仍对唐毅告了失陪,自抱着去了。

    唐毅目送父女两人离开,见怀真趴在应兰风肩头,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自己……他便冲她一笑,心中却在纳闷:自己方才为何会对这女孩子说那一番话,有些突兀……

    何况……毕竟她年纪还小,又哪里会懂这些?

    只在应兰风去而复返之后,唐毅同他闲谈起来,隐约透出几分子女之间龃龉的话,他口齿过人,说的虽不露痕迹,但以应兰风之心思敏锐,自然会想到。

    此后,唐毅便把此事渐渐淡忘,他虽偶有出入应公府,却极少再见到应怀真,只是隐约对她有许多耳闻罢了……

    一直到应兰风声名鹊起。

    那一日,唐毅进宫面圣,出了皇帝寝宫往外,忽地听见偏殿处有人声吵嚷。

    这在宫中来说,自是罕事,又是何人如此大胆?

    唐毅放慢脚步,侧耳听去,竟听见六公主赵芙的声音,喝道:“你又算什么?本公主做事,轮得到你来指摘?”

    唐毅知道赵芙生性骄横,或许又在刁难哪个宫人罢了,当下不以为意,才要迈步走开,却听见另一个清脆声音,道:“你做恶事,我便说得!好端端地你做什么这么欺负人?”

    唐毅听这声音清丽,依稀有几分熟悉,却想不起是哪里听见过,一时止步。

    听赵芙冷笑道:“这奴才办事不力,纵然本宫立刻将她杀了又如何?”

    却听那女孩子道:“她哪里办事不力了?不过方才她跟我多说了几句话,你就要打要杀,哪里有这个道理?你不过自觉着是公主,所以这样骄横跋扈,可是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你若要闹,我就陪你闹,我们自去找皇上,让皇上评评这个理!”

    原来赵芙素来嫉妒应怀真,先前不慎见到这宫女同应怀真说笑,她便不乐,因此故意寻了个由头,便打了那宫女两掌,疾言厉色地要处置。

    这会儿,唐毅又惊又笑,饶有兴趣听着那边儿动静。

    他身边儿的内侍见他驻足,又听这样吵嚷,面上不由也带了笑,因小声说道:“唐大人不知道呢?这是应大人的爱女……怀真姑娘在跟公主吵呢,啧,这应姑娘倒真是个有胆识难得的……”

    六公主生性娇蛮,对宫女太监动辄打骂,无人敢管,这内侍自然心有戚戚然,如今见应怀真替他们这等人出头,便情不自禁赞了一句,却又自省多嘴了,慌忙噤口。

    却喜唐毅也素来是个规谨之人,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这内侍松了口气的当儿,却见唐毅径直走到廊边上,侧身看往那边。

    唐毅举目看去,果然见拐弯处站着数人,赵芙领着几个宫女太监,地上有个宫女跪着,瑟缩发抖。

    宫女旁边儿,站着一个身段窈窕的少女,因背对此处,看不清脸容,只瞧见头梳着双环髻,腰背纤纤,风撩动她身上披帛裙摆,飘然若仙。

    赵芙因听见应怀真说要去见皇帝,却也知道成帝甚是宠爱怀真,且此事她果然不占理,故而哪里敢闹出来?

    可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儿,口头上自然不甘示弱,便仍喝道:“你敢拿父皇要挟我?你不过是个区区臣子之女,我才是公主!”

    怀真竟也纹丝不退,清清楚楚道:“路不平则有人踩,我就算是个平民之女又如何?倘若你做了恶事犯了法度,就算你是公主又如何?凡事脱不过一个‘理’字!”

    赵芙被她一句一句堵住,气得道:“本公主不跟你理论,来人,把这贱婢给我拉回去,我细细地摆布她,或杀或剐……又看谁敢多嘴!”说着,有两个嬷嬷上来,便拉底下那宫女。

    宫女哭叫起来,自然知道被拉回去只怕有死无生,只是拼命求公主饶命罢了。

    正在此刻,却见应怀真冲上前,竟把嬷嬷们推开,而她双手张开挡在那小宫女跟前儿,道:“你们再敢这样胡作非为,我立刻就去告诉皇上!一个也饶不了!”

    那些嬷嬷见状,竟不敢触其锋芒,低头退下,偷眼看赵芙。

    赵芙怒火攻心,挥手便要打怀真。

    唐毅看到这里,便轻轻咳嗽了声,却仍是不露面,反而将身往后一退。

    赵芙猛然听见一个男子低沉的咳声,吓得色变,忙缩了手,抬头看向应怀真身后回廊处,却并不见人。

    虽不知何人,可这淡淡一声,却无端叫人心头震慑。

    赵芙更生怕是成帝一时兴起走来,当下心慌意乱,也不敢再闹,便领着人匆匆去了。

    剩下应怀真跟陪同丫鬟吉祥站着,见赵芙去了,她便把那宫女拉起来,道:“你不必害怕,你得罪了公主,她以后一定会伺机报复,我跟皇上说,让他特许你出宫好么?”

    那宫女吃了一惊,抓住怀真的手,惊喜交加道:“姑娘,你当真可以让皇上赦我出宫?”

    怀真见她果然是个想出宫的模样,便放了心。

    原来应怀真看这宫女年纪不小了,上回皇上已经赦了许多宫女出宫,或跟家人团聚,或自己配人等,却不知她是什么缘故留下的?怀真自不知是因这宫女得罪了管事太监,故而被借口刁难不许出宫,不料今日竟因祸得福,听怀真如此说,竟千恩万谢。

    丫鬟吉祥担忧说道:“姑娘,怎么跟六公主这样吵起来,倘若吃亏了怎么是好?”

    怀真哼道:“我才不怕她,她做了坏事,自然心虚呢,你瞧,她就不敢跟我去见皇上。”口吻中竟有几分得意,几分自傲。

    拐角处,唐毅听到这样的语气,又看她双手掐腰,昂首挺胸,虽看不见她的面容,却依稀能想象出那凛然不怕、小小骄傲的模样,不由展颜一笑。

    他含笑摇头,回身自去,此刻无端地……竟是心情大好。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三只!感谢~(╯3╰)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2 21:26:28

    丢丢剪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2 21:30:17

    fe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3 17:53:38

    本来是两三事……咳。

    关于某个疑问——先前有同学关心的唐叔是不是内啥过萌真,本来想提一提,不过又觉得放在这章里仿佛不太和谐,然而你们自想当初两人成亲后唐叔对她那个状态,如果真内啥了,萌真哪里会活蹦乱跳跑去找凌绝XD

    说到这里我不由瞎想,先前出过几本繁体的古言,可以有脖子以下的情节,倘若有一日花眠也会出繁体,啊啊我有个伟大志向,想把被xx的那些补上呐(^-----,^)

    好啦~美好的旅程暂时告一段落,么么哒,一路追随至此的小伙伴们~其他,如果想到什么再补充吧,或者有什么通知之类的,也会再在书里或者微博公布的,期待再会!

    Ps先前结文的时候说要弄个活动,霸王票榜前十位的同学,可以从八月出版的实体书里随意选一套,签名赠送哈(除了《花月佳期》跟《无处不飞花》,其他八本都可,不知有哪些出版书的,可以在作者专栏看见)

    最好在书下报微博名,然后私信我地址,或者邮箱联络,我的邮箱专栏里也可见^_^

    别的活动有些想不出,索性就给在大结局章留言的小伙伴们发点红包吧~

    其他……就新文见吧,还是推荐收藏新文跟作者专栏(新文就哪个收藏高先写哪个哈,另外闺中记终于改了文案了,而且有了超级美腻的封面(ˉ﹃ˉ)~~)

    如果你们还在看,如果我还在写,大家就一直温柔的相伴而行吧~么么哒(づ ̄ 3 ̄)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9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