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90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我在府中排行第三,是家中最小的女孩儿。

    生在大家府中的好处之一便是,纵然足不出户,也能见识种种光怪陆离,人情冷暖,甚至比寻常小门小户的更加热闹喧腾。

    虽说外头看来,如斯高门大户,一律的繁华簇锦,赫赫凛凛叫人羡慕。

    还好我是嫡出,母亲出身公族,父亲从来对她敬重有加,故而也格外怜惜疼爱我。

    当听说父亲把我订给了当朝户部尚书郭大人之后,其实我是大为伤心了一番的。

    父亲辛辛苦苦熬了几十年,终于在肃王倒台之后,才算坐稳了兵部尚书的位子。

    已经是这把年纪了不说,家中除了母亲之外,另有四个姨娘,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虽听闻户部尚书郭大人年纪不大,且从未婚配过,然而这却更加叫人不安,倘若是个寻常普通人,世家子弟出身、如今又是位高权重,怎会一直不曾婚配呢?

    我便听有些流言蜚语,说他必然有什么隐疾。

    市井八卦中的口舌又好听到哪里,三人成虎,深闺中的我哪里能看得分明?竟也半信半疑。

    然而毕竟此事是父亲做主,我从来最是听话,打小不曾忤逆分毫。

    因此虽然心里不太自在,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

    毕竟纵然别的不看,只靠“户部尚书”四个字,便足以让我哑口无言,很该喜喜欢欢才是。

    看得出父亲很满意这门亲事,自打定下来之后,每日红光满面,看着我的时候,更跟以前不同,百般赞叹,一会儿说我伶俐,一会儿说生得好,把先前十六年没夸过的言语都说尽了……

    连带对母亲也都温柔了许多。

    要知道自从又纳了一房年轻小妾之后,父母之间虽称得上“相敬如宾”,却也实在是客气有加,近乎疏离而已。

    毕竟是我的生身母亲,她看出我的忧虑,暗中问了我几次。

    我不敢明说,只含糊说了句:“也不知是什么样貌的人……”

    有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又是尚书大人,纵然真的是奇丑不堪入目,或者人品龌龊不足形容,其实也轮不到我多嘴。

    母亲会意笑道:“只管放心,郭府我去过几回,也见过郭尚书,是个难得的人品样貌,是了,你四表哥可是不错罢?然而叫我看来,跟郭尚书一比,都算不上是好了。”

    母亲性子从来谨慎讷言,不是个肯多话的,今日竟说出这样言语来,我甚是震惊,且又不能相信。

    因我久居内宅,见过的男子并不算多,然而四表哥是个最出类拔萃的,家里的女孩儿们尽都知道,暗中说话,都赞他“貌若潘安”。

    我只当母亲是宽慰我的。

    而郭家仿佛甚是急着成亲,这让我越发不安了,一度忧闷欲死。

    直到洞房花烛那天晚上,红帕子被挑起,我甚至不敢睁眼,生怕看见一个丑怪老朽。

    半晌,才战战兢兢抬眸看去,当看见那人之时……却更加不信自己所见。

    当时尚书大人并未开口说话,他一身喜服,静默而立,眸色温和,唇边一抹浅笑看我。

    然而只一眼看去,便知道是个极温柔的男子。

    看明白他的那一刻,我满心晕眩,以为自己做梦。

    后来,想起母亲所说“四表哥也比不上”等的话,先前想象不出,然而此刻看着的时候,竟不记得四表哥是什么样貌的……什么貌若潘安……那也算是貌若潘安?

    在尚书大人跟前儿,果然一切竟都成了浮云。

    尚书果然是个最温柔不过的人,纵然是床笫之间,也甚是照料我。

    我像是一脚踩进了蜜罐子里,整个人都晕淘淘的,难以自拔。

    只有一件,他甚是忙碌,新婚数日后,便时常早出晚归,甚至夜不归宿的,太太说他从来都是如此,我自然懂得,父亲也是这个位子,能隔三岔五地见上一面儿,已是好的了。

    喜上加喜的是,我竟很快有了身孕,可见老天当真格外关爱我。

    ——竟是哪一世修来的福分呢?

    府里的那些姊妹们,在我未嫁之前,总有些不怀好意,暗暗揣测觉着我会嫁给一个老头子。

    后来我同尚书大人回府了几回,那些人看见他,都瞠目结舌,哑口无言,从此对我越发妒恨,又生出些许不良念头。

    在我有了身孕五个月的时候,一次回府,姨娘居然旁敲侧击地问尚书为什么不纳妾……

    我自然懂她的意思,她大概是想趁机把四妹妹塞到郭府罢了。

    回头,我把此事跟母亲说了,母亲冷笑。

    原来自从我有孕的消息散开,倒果然是引得众人都心动起来,连叔伯家都有意把女孩儿塞到郭府为妾,还想让我牵线呢。

    母亲咬牙道:“一个个说的好听,都说你年幼柔弱,又有了身孕,保不准郭家要给尚书纳妾呢,倘若弄个厉害的进府里去,岂不是会威胁到你么?故而说什么……倒不如把自家的人弄了过去,也好有个膀臂。”

    我低头不言语,母亲啐了口,又道:“不管郭家纳多少妾,也轮不到她们探头探脑的,哪里是想帮你?不过是看你软,想过去压着你争宠罢了,一个个乌眼鸡争食儿似的,我很瞧不上这些东西!”

    因此母亲竟都给我挡下了,我松了口气。

    然而毕竟有人贼心不死的,见走不通母亲这条路,便跟父亲提及。

    我从来不敢违抗父亲,只得答应。

    后来终究寻了个空子……勉为其难地跟尚书说明了此事。

    他听说之后,默默无言,只是看着我问道:“你愿意我纳妾么?”口吻仍旧温柔的难以形容。

    我听着这把声音,不知为何想哭。

    我自然知道,若要当个贤惠的正室,给夫君纳妾,也是天经地义的,毕竟一来我有身孕不便伺候,二来也为传宗接代开枝散叶着想。

    ——且据我所知,连府内太太也有这个想法儿。

    可是尚书这样好,好的在嫁给他之前,我从来都想不到世间会有这样难得的好夫婿,一想到以后纳妾后,这样温柔的声音、温柔的眼神、怀抱……不再只属于我一个,或者他还会更喜欢别的人去……心中便难过的无法遏制。

    我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死死地咬着唇,眼泪却禁不住地往下掉。

    耳畔听他叹了声,然后把我搂在怀中,道:“罢了,不必胡思乱想……”

    说到这里,他轻轻地笑了声,忽地又重复了一句:“是啊……你总是爱多思多想的,几时才能好呢?乖……”

    我疑心他是厌弃我,故而这般说,毕竟在此之前,我并没乱想什么。

    然而他低头在我额上亲了亲,他的唇同样温柔如水。

    我闭上双眼,这一刻忽然觉得极满足跟感激:就算尚书当真纳妾,又怎么样?我还是他的正妻,是他第一个这般相待的女子!

    我本来以为他并未多话的意思,是会准备纳妾了……谁知道从此之后,不管是家里还是府中,都不曾再提此事。

    仿佛从未发生过。

    我心里又是惶恐,又是喜欢,却不知缘故,也不敢多嘴问。

    直到后来我将生产,母亲来看顾我,才听她说:“难得的很……那次建仪亲自同你父亲说起来,说是并无纳妾之心,你父亲才熄了这意思。”

    我目瞪口呆,尚书竟从未对我说过此事,我又哭了起来。

    我成了府内女孩们最羡慕的人。

    先前说过,生在大家之中,有一宗好处就是可以见到许许多多光怪陆离的情形。

    我家中的几位兄长,多半娶妻,他们也都是极有教养的大家子弟了,然而我耳闻目染的,也听说了好些。

    譬如睡了几个丫鬟,又新买了什么姨娘,或者在外头结交什么下作人……

    那些姊妹们,嫁了人的,多半也各有各的如意通不如意处,要么夫婿薄情,要么性情暴戾,还有的因为子嗣之事,闹得不合……

    我自然知道何为“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所以当初想到要嫁给一个“相貌丑陋脾气古怪的老头子”,也只是逆来顺受顺其自然罢了,又哪里想到……上天竟给了我一个最最好的人。

    他身居高位,相貌出众,不纳妾,不花心,且温柔深情。

    我生了女孩儿后,更是百般疼惜。

    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我心满意足,做梦亦会偷笑。

    能被尚书这般温柔深情地相待过,就算为他死去,我也是心满意足,甘之若饴。

    ——纵然知道他娶我,只是因为我的家世。

    ——纵然知道他温柔爱惜地看着我的时候……眼底心上,所见所念的,是另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呀呀呀,么么超级霸王!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1 02:36:07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1 02:38:12

    ——送给小表舅~(啊啊写番外的热情在消退,然而新文只写了几百字)

    小伙伴们别忘了收藏新文跟专栏哦~ 手机党看不到连接,可以点进作者专栏就能看见新文了哈~另外记得把营养液扔出来!!(╯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90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