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8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诗云: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曾匆匆,忧乐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知明年花更好,仍与子同!

    且说因怀真一句话说错,惹得唐毅疑心不服起来,是夜,不免又格外意动兴起,竟直逼得她连连求饶数回,差些儿哭了,才半是餍足地罢手。

    唐毅因了结大事,才回京来,又加过年,因此竟给他轻松过了新年,除了一概寻常应酬,并无别的事操心。

    这段期间,怀真倒也习惯了他华发星星之态,瞧在眼里,反另觉有一番风流儒雅气质,然而外人不知,总会有些误会,因此仍是各种补品,轮番上场。

    就唐毅而言,虽承爱妻好意,也来者不拒,连吃了一个月,未免有些补的太盛了……要知道他原本身子无亏,只因之前操心劳神,又加上东海一事……才陡然白了发。

    如今这样猛补乱吃起来,如何了得?浑身精力躁动无法,只未免夜间怀真又多受乏累罢了。

    唐毅虽知道缘故,乐得不说,只顺意行事而已。

    如此一段之后,怀真先受不住起来,到底也有了些知觉,才慢慢给他止住了那些人参鹿茸等大补之物,只仍用清淡些的何首乌黑豆鳝鱼汤,外加核桃蘸桑葚膏等佐食而已。

    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此后怀真留神细看,果然见唐毅发鬓重黑了许多,这才稍微满意。

    话说这一日,浙海水师将军王赟回京述职,因跟唐毅大有交情,公事毕后,不免过府来探。

    两下相见,宴席上彼此喝了几杯,王赟不住打量唐毅,见他容光焕发,双眸若星,神采奕奕,透出内外兼修之态来。

    王赟不免叹道:“自打您离了浙海,可知王某心中始终记挂?这两年又听说往南边去了,想那餐风露宿日夜操劳的,委实是揪心不下。”

    原来自打上回两人在东海合力一战,赢了倭人,王赟越发敬爱唐毅为人,竟牵念不舍。

    又本以为唐毅是个冷情之人,却偏偏目睹他为怀真种种,——那一口鲜血喷出后,转夜,满头的发便白了大半!

    王赟一个旁观者,竟也惊心彻骨,自忖若非亲眼目睹,他也是不信的。

    后来虽听闻永平郡主安好,又听闻两人复合,然而王赟始终担心唐毅身子……毕竟好歹出了这样一个又精明强干,又忠心不二,经天纬地似的无双国士,倘若果然落得个鞠躬尽瘁、英年早逝的寂寂下场,自然让人忠愤意难平。

    没想到此番京中相见,见唐毅是这般烁烁奕奕的模样,精神气概,更胜从前,可见调养极好所致……王赟一颗心总算才放回肚子里。

    彼时两人吃了酒,王赟因知道他有一子一女,且爱女神佑的出生更有一番传奇,因此便欲相见。

    唐毅感念他的真情厚意,果然命人将小瑾儿跟神佑两人带来。

    不多时,嬷嬷们领着来到,小瑾儿早听说今儿父亲接见的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心中喜欢,便上前恭谨见礼。

    王赟见他很有唐毅之风,恁般金头玉角,贵不可言,且应答干脆洒脱,举手投足又端庄自在,虽然年幼,却似明珠宝石一般,隐隐光华,他不由啧啧赞叹!

    又看神佑,见她虽然形容瘦弱,然而双眸明月光似的,淡然明澈,见了人,也并无羞涩忸怩之态,更是一副落落大方,令人一见,亦顿生敬怜爱惜之意。

    王赟连连叹道:“好好好,有道是虎父无犬子,毅公这一双儿女,亦是人中龙凤了,王某今日果然不虚此行。”

    王赟说罢,在怀中摸了会儿,便拿出一个小小地锦囊,道:“仓促而来,也并没特意准备东西,只这个是我随身之物,就送了小神佑罢了。”

    唐毅忙道:“既然是随身之物,如何好送人?何况她也受不起。”

    王赟正色道:“别人受不起,神佑是受得起的,且也并不是什么难得至宝,只当是我做伯伯的一点儿心意见面礼罢了。”

    唐毅一笑,便对神佑道:“你王伯伯深情,还不谢过呢?”

    神佑依言行礼谢过,接了过去。

    王赟又想了想,对小瑾儿道:“我看瑾儿举止如此,必然是习武了?”

    小瑾儿很是谦虚,道:“其实算不得,只是父亲随意教了我几日罢了。”

    王赟越发赞赏,笑对唐毅道:“看令郎这幅神采气度,将来或许也是我辈中人,我只等着那长江后浪催前浪之日呢。”说着大笑数声,竟俯身从靴筒里掏出一柄小小地匕首来。

    却见是鲨鱼皮的外鞘,手柄处镶嵌三颗彩色宝石,王赟道:“这是我前年剿灭海贼,收了来的,乃是玄铁制成,虽是难得,却仍为凶器,又且如斯锋利,本不适合送给小孩子,然而我看小瑾儿并不是常人,索性就送你当见面礼罢了,也望你将来,也似你父亲一般,怀瑾握瑜,运筹帷幄的,做什么也是一个势若破竹,势不可挡。”

    小瑾儿见得了一把兵器,早喜欢起来,忙躬身谢过:“多谢伯伯吉言。”

    唐毅张了张口,也没拦挡,当下小瑾儿双手接了过去,竟迫不及待地把匕首拔了出来,见锋刃森森然,宛若一泓秋水,果然是好一把兵器。

    王赟见小瑾儿满目喜欢,他便笑道:“不嫌弃就极好了,只是切记的此物着实锋利,不是好玩的。”

    唐毅拔了一双镶银的乌木筷子,对小瑾儿道:“你来,试试看。”

    小瑾儿看着父亲目光,已经会意,便握着匕首,半是犹豫地削落下去,他其实并未用力,然而见刀锋所至,那镶银的一头筷子,已经悄无声息地断落在地!

    小瑾儿不由惊呼了声,这才知道“削铁如泥”是为何意。

    唐毅方才笑道:“快去收藏起来罢了。”

    淡淡一声,小瑾儿明白,果然小心回鞘,捧着回到书房,好生收藏了起来:他人小,却极聪明机灵,知道若给怀真看见了,只怕会担心,或不许他拿着也未可知……故而小瑾儿只妥帖收好,等闲也不拿出来显摆。

    且毕竟此物非凡,家里头又时常有凌霄凌云、宝殊泰哥儿他们来玩耍,若是碰着不是好耍的。

    是日,王赟及至午后、酒醒方去。

    且说先前唐毅未曾回京之前,京内便有些传言,说礼部尚书职位一直空缺,便是皇上有意留给唐毅的,且等他回京来后,仍在礼部任职,只不知端地如何。

    不料这日,果然便下了旨意,又重调任唐毅自回礼部,仍担任尚书一职,且因他海疆之行,对国体大有裨益,便又特加封了太子少师、毅国公。

    这也算是本朝几代下来,第一位册封的国公爷了。

    赵永慕事先竟也并未对唐毅透风,事后,唐毅方道:“皇上这般荣宠,倒是让臣无以为报了。”

    永慕笑道:“这算什么,又不是朕的私心,纵然论功行赏,也不过如此。”

    唐毅道:“话虽如此,可……”

    永慕道:“你是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还是怕让人觉着是朕徇私行事……反而不美?”

    唐毅一笑不语,永慕看了他半晌,复温声道:“放心,所谓‘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何况你的功绩,满朝文武谁不信服?若不如此封赏,只怕天下百姓也不肯服。——若以后还有人能如你这般勤勉能耐,朕依旧加官进爵,不在话下。”

    唐毅便只谢恩罢了。

    话说唐毅出了宫中,恰逢一人也正往外而行,远远儿地见了他,便忙止步。

    唐毅早认出此是谁人,走上两步,见那人拱手作揖,已经笑迎上前,唐毅便也笑道:“慕掌柜,暌违良久,不知可好?”

    原来此人正是慕宁瑄,依旧是素袍乌冠,飘然出色,见唐毅如此,便也笑说:“拖赖唐大人的福,向来安稳。”

    两人一前一后,往外自去,唐毅知道他今日进宫是为何事,便道:“慕掌柜既然说安稳,自然最看重的便是这个,如何却不向安稳里去,却偏要从惊涛骇浪里行呢?”

    这话别人听了,只怕不解,然而慕宁瑄却心里通明,因笑道:“慕某临海而居,最知道水性的,有时候看着平稳无波,然水底下,却是漩涡处处,暗涌不绝,倘有人被此假相迷惑,只觉安稳舒适,只怕殒身不觉而已。至于惊涛骇浪,若然习惯了,岂不闻有那一句——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何况如今海匪畏怯,倭人退避,还要多谢唐大人造福万民。”

    慕宁瑄说着,便端然举手,向着唐毅深深一揖。

    原来自从海疆靖平,大舜海防日渐巩固,水师名扬海上,海禁解了之后,海外各国比如苏禄,满剌加,苏兰等相继来朝,海道亦逐渐恢复通畅。

    近来皇帝又下了旨,筹备海船出使之事,慕宁瑄今日便是特意为此而来。

    当初慕宁瑄把重金所得的金钗又“物归原主”,便是看准了唐毅所为,故而“压”了来日所图。

    倘若不是唐毅先前进言,皇帝又怎会动心欲派使船,纵然指派,奉旨行海之职,也未必会落在慕宁瑄身上。

    这也是唐毅承记着慕宁瑄当日暗中报信之情,投桃报李罢了。

    唐毅见他多礼,便笑吟吟道:“慕掌柜不必如此,我原本也是觉着你心有四海,倒不是个一味贪利之人,正朝廷水军初成,也要出海航行,巡扬国威,慕掌柜又是个玲珑八面之人,若是同使臣同行,自然相得益彰,也盼慕掌柜体沐皇恩才好。”

    慕宁瑄连连点头,听到最后一句,明白唐毅的意思,便垂眸正色道:“大人也知道慕某,虽不敢说富可敌国,却也有几世用不尽的金银,当初未行海禁之前,兀自可以任海而行,虽盗匪倭寇横行,以慕某的财力,未必不足以相抗,然而一人之力,又有多大?到底极有限,何况海道不畅,四海各国都不敢来往,加上朝廷不理,官吏无能,真真叫人灰心……当初来到京中,本也并没存多大所愿,不料正大人致力海疆之事,正如满目黑暗之中见一灯火光。”

    慕宁瑄倒的确是富可敌国,当初也自有一队浩大船队以及护卫罢了,然而他纵然能自倭人跟海匪丛中突围而出,航行各国,然而因舜水军弱势,各国不免冷眼。

    以至于后来大舜又行海禁,因此纵然海上辽阔无垠,却竟然是寸步难行了。

    一直等到今日,终于复扬眉吐气。

    慕宁瑄说到这里,颇为感慨,长长地吁了口气道:“今日大舜水师初见起色,海外各国亦重又来朝,岂不叫人振奋?在民在商,慕某也始终都是大舜子民,也始终铭感大人之恩德在心。”

    唐毅闻言笑笑,抬手在他臂上轻轻一拍:“慕掌柜能有这份心怀,也不枉我举荐之意了,既如此,且先祝海行顺畅,早日归来如何?”

    慕宁瑄躬身还礼:“必然如此。”

    如此一年之后,沿海各地战船统共起来,已经有一千八百余艘,可见再过四年,必然过三千无碍。

    海防焕然一新,流露出兵强船壮的气象来。

    皇帝又下旨,定在来年五月,命沿海十一地水师各派兵力,组成千艘战船,于沿海各国航行来往,一来是为了彰显海防之力,同各国互通有无,二来也自有威慑之意。

    那日,大舜水军船只出海之时,浩浩荡荡的船队行于辽阔海面之上,极大的旗号迎风招展,金色的阳光照在那“舜”字之上,威武光明,众国慑服。

    是年,却也有一人从泉州回来京中。

    凌绝在朝堂上面圣之后,又顺序去贤王府拜见,而后便又去见过唐毅。

    原来近来,泉州之事终于荡平,重选能吏良将,调集战船,在流求海上一带,同倭人海贼连番交手,最终敌人败退。

    在流求小王请求之下,又将大舜水军二百艘战船,连同水军两千人驻扎在流求岛上,以保万无一失。

    流求小国去了海匪跟倭人之苦,举国欢腾,又也派了使者进京谢恩。

    经过这外派的一番历练,昔日如璞玉似的少年,如今却已经打磨出一种叫人无法轻视的光华来,其行事态度,应答言谈,并不似唐毅,却自另有一番令人敬服的气质。

    凌绝口述过后,便告辞出府,这才自回凌府同家人团聚。

    唐毅送他去了,垂眸想了半晌,不由一笑,如感慨,如欣慰,如释然。

    又过月余,这日,唐毅自外头回来,微皱双眉,负手踱步进了书房。

    怀真正叫丫鬟送了汤水来,见他如此,知道必有愁事,便问道:“是怎么了?”

    唐毅抬头看她,叹了几声,终于黯然说道:“近来詹民国新王登基,早送了国书前来……我大概又要出使去了。”

    怀真心头一颤,自打他从海疆回来,终究安安稳稳甜甜蜜蜜地过了这近两年时光,都忘了分开是何等凄惶了,然而毕竟知道这是他的本职,又怎好因私废公,又绊扯他呢?

    怀真便只当若无其事的,笑道:“你既然坐在这个位子上,自然就知道免不了的……好歹过了这许久才派你出使,已经是好的了呢。”

    唐毅挑了挑眉:“你舍得么?”

    怀真道:“哪里是我舍得不舍得能决定的?罢了,先喝了这汤。”

    唐毅一瞧,又是鳝鱼汤,不由苦笑道:“喝了一年多了,每日必有,已经该好了罢?”

    果然,因怀真调理得当,这两年时光里,他发鬓中的白发减退大半,如今不仔细看,倒也瞧不出来什么了。

    然而纵然是再美味的汤水,连着喝一个月,也会叫人腻歪,何况他连喝了两年呢?竟比苦药还难喝几分。

    这也是唐毅心性跟常人不同,又感念怀真之意,故而竟咬牙不弃而已。

    怀真闻言,白他一眼,因想着他又要远行,还不知是什么光景呢,自然心里又是凄然,又且暗愤,便故意道:“别拖懒,快喝了,少一口都不成。”说着,故意地又撒了一把黑芝麻在汤里。

    唐毅唉声叹气,到底端起来,愁眉苦脸地喝了,怀真见他喝苦药一般,才抿嘴笑了,忽地又想起小瑾儿跟神佑,便又转笑为忧,低低道:“你走不打紧,他们两个,又要想念你了。”见他唇上沾了一颗芝麻,便掏出帕子,又给他轻轻拭去。

    唐毅眯起双眸,任由她动作,心中格外受用,又思忖着道:“这个你不必担心,你也知道的,若我不在家里,瑾儿长得更快呢,见了我在跟前儿,他倒是爱撒娇。至于神佑……那孩子从来都是不粘人的,有太太照管着就很好了。”

    怀真低下头去,幽幽叹道:“你倒是都能撇得下……”

    唐毅握住她的手,把她顺势一揽,抱在腿上:“可知我唯一撇不下的,是你?”

    此刻青天白日,门外仍还有人在,怀真心底又先起了一份离愁别绪,便哼了声,推开他道:“嘴上说着好听,心里早也将我撇下了。”

    唐毅见她隐隐有些悻悻之色,才禁不住笑道:“果然恼我了?”

    怀真才又转开头去,悄悄道:“哪里有,说了你是必去的,我也没说什么,何苦只管问。”因心里毕竟难过,便要起身走开。

    唐毅见她眉宇间已经多了一丝悒郁,早明其意,偏抱紧不放,笑道:“我说你的口是心非,到几时才能改呢?”

    怀真被他缠的烦恼,又见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便恼起来:“一辈子也改不了的,你若厌烦,正好儿便要离我去了,自然也看不见了……还不放手呢?”

    唐毅笑意更胜,却一言不发,只扶着下颌,低头吻了过去,唇齿缠绵,恩爱更胜从前。

    怀真早已习惯被他如此轻怜深惜,然而又想到他离别在即,这份温柔旖旎,却惹得她心里越发不自在起来。

    唐毅见她依偎胸前,唇红红地,只眼睛也有些泛红,娇惜可人,他的心陡然一软,便叹了口气,道:“罢了,不逗你了。”

    怀真听这话有异,不解问道:“什么?”

    唐毅将她搂得更紧了些,在耳畔低低说道:“本来想同你说的……这一次出使,我会带着你一起去。”

    怀真怔呆呆地,尚不能信这话。

    却听唐毅又道:“不仅是这一次,以后……只要不是去那等危机四伏之处,也都会带着怀真。”

    怀真此刻才明白过来:“你、你说什么……可、可是……”一颗心陡然狂跳起来,又惊又喜,可本能地又觉着这仿佛于理不合。

    唐毅笑道:“可是什么?其实早先我就在参详此事了,毕竟各国风俗不同,且詹民国里,女子颇尊,你先前跟骋荣公主又那样好,若是带着我的贤内助过去,自然是如虎添翼的。此事我早跟众人商议过了,皇上也都知道,金口玉言地也答应了,因此……你自管放心,你不去都不成呢。”

    怀真呆呆地只管看他,满心的话说不上来。

    唐毅见她双眸盈盈,唇微微翘起,呆怔懵懂之态,便又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温声问道:“是怎么了?我的好娘子。”

    怀真的脸上慢慢地便红了,唇角一挑,本是想笑,忽地又想起家中来,正要说,唐毅轻声又道:“因此方才我才跟你说,不必惦记瑾儿跟神佑,你虽疼惜他们,也不必每日都倾心照管呢,一来让他们两个自立一些,二来……可知我的娘子,并不仅是只会在内宅里头、围着他们打转的呢。”

    怀真心头仿佛有什么涌动,听他说罢,竟低呼了声,张手搂着他的脖颈,把脸贴在唐毅胸口,满心乱跳,此刻喜欢已经多于惊诧了。

    当初骋荣竭力请她去詹民国,那一次仓促出行,却又因“阿剑”之事阻断,本以为今生都无缘一见那大将军花跟格桑梅朵、无缘领略那异国风光了,却想不到……如此的柳暗花明。

    许是太过喜欢了,眼泪竟又无声滴落下来,怀真竭力平复了片刻,才道:“你当真……觉着我可以同你一块儿而行么?”

    唐毅垂眸看她,笑道:“其实我早就认定……怀真是可以跟我同行的,只我私心不肯别人见着你罢了。”

    怀真“噗嗤”一笑:“你……唉、如何竟是这样好的呢……”这一声婉转,又带着欢喜感激之意。

    谁知果然如她所说,唐毅对她,却是正经不过一会子的……此刻见怀真如此感叹,他竟握着她的手送到唇边,亲了下,才悄悄道:“若真觉着我好,那晚上你……”

    怀真见他如此,羞得无法,便埋头在他怀中不肯再听。

    且说到了启程这日,贤王府众人,**带着凌霄凌云,张珍容兰夫妇,郭建仪,王浣纱程公子,应玉,李舅舅……连李准也来话别。

    果然如唐毅所说,小瑾儿虽不舍得爹娘,然而他毕竟自诩是家中的男子,因此只起初听闻消息、小小地哭闹了一场,唐毅又私下同他说了一番话,小瑾儿自此便越发流露出小大人的神气来,一副懂事知情之态。

    神佑从来少言寡语,唐毅回来之时,她并不觉多么喜欢,两人作别之时,神佑也只悄然无声地抱住怀真脖颈,默默不语,依依了半晌。

    然她虽不哭不吵,怀真却也懂得女孩子那股不舍之情,一时竟又起了难舍难离的念头。

    还是小瑾儿开口,一本正经地说:“娘放心,我会看顾着妹妹跟祖母,好生等爹娘回来的。”

    神佑在怀真脸上亲了下,小声道:“神佑也会乖的。”仿佛知道母亲为难,这才松开手儿。

    李贤淑跟唐夫人两个禁不住这般,却也知道怀真的心情,这会儿忙上前来,一人一个,搂了过去。

    唐毅又安抚了几句,怀真才定下心来,终于上了车。

    慢慢地离开府邸,怀真人在车中,此一刻的心情,却跟上回随着骋荣公主离京时候的心情天差地远。

    耳畔听着那辘辘车声,怀真忍不住轻轻掀开帘子,想看一眼唐毅,打量片刻,果然见车前不远,他正跟兰风、凌景深几个人并辔而行,不知说些什么。

    怀真含笑凝望了半晌,心满意足,正欲放下帘子,眼角余光一扫,忽地看见街角仿佛有一道人影,如斯眼熟。

    怀真心中微动,竟有一丝奇异凉意,忙举手掀起帘子再看,却见彼处已并无人,她左右张望了会儿,仍不见人,便有些疑惑。

    夜雪见她满面思忖之色,问道:“怎么了?”

    怀真摇了摇头:“没什么,多半看错了。”

    只不知为何,心底有一丝阴翳似的,怀真忙又转开目光,看向唐毅。

    似只有看着他,才得心安,却见日影耀耀之下,那皎若星月皑若冰雪的容颜,竟一如当初在齐州街头,她惊鸿一瞥,所见那人……

    当时她虽看似镇定,心中却难免慌张无措,只在看见唐毅那一刻,才如阴霾绝境里乍见天光一般,知道自己必然要得救了。

    彼处,唐毅似察觉到她的注视,便回眸看了过来。

    两个人目光相对刹那,时光也似停驻此刻,从最初齐州街头上的目光交汇,穿越风风雨雨,直到现在。

    天高地远,人世浮华,而怀真只望着唐毅。——当初的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从投入他怀中那时候起,她的确是得救了,却并不止是那一刻而已。

    而是从此开启了……一生的月满花明,美好绵长。

    作者有话要说:  (首诗乃欧阳公所做,作者修改了个别字句应景!^_^)

    谢谢萌物们!

    冯落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09 00:16:32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09 00:50:31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09 08:41:24

    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09 11:30:25

    终于大结局了,是不是很甜很好呢?至少作者君很喜欢,因为太沉浸唐叔给予的这种甜美,甚至也生出几分离愁别绪、恋恋不舍了(泪)有同感的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谢谢你们一路的陪伴,虽然万种不舍,还是要跟各位主人公暂时说再见了。

    不过上章说了,想了几个番外,只不知要写哪个又到底会写几个,已经很久不写番外的某人搓手……总之……会尽量满足大家要求?可见我多爱这本^_^你们呢?

    其实心里还有很多话要说,不知要从哪里说起,于是想到了再填补哈。

    然后是新文,记得收藏起来哦,收藏过百了再开文吧

    第一个仍是重生古言,已经想到一个很好玩的文案,因为有点剧透,暂时先不改了

    

    另外作者专栏快收藏起来,这么多完结文的勤劳作者收藏涨得如此之慢,太不科学(/(ㄒoㄒ)/~~)

    小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8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