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8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冬去春来,这日京城之中,贤王府内,怀真正跟李贤淑闲话,小神佑便跟大姐儿在旁边炕上玩耍。

    不免又说起唐毅几时回来,怀真道:“年后又写了信,说是过了东瓯了,料理了泉州之事便成了……一切甚好,叫家里不必挂念呢。”

    李贤淑道:“你爹自也跟我说了,原来他也没告诉你确切什么时候回来?只怕果然还得一年半载的。”

    怀真笑道:“爹如何知道还要一年半载的呢?”

    李贤淑道:“你爹算那行程推测的,说越是往南,事儿越难办,不然也不必毅儿亲自出马了。”

    两人家长里短地说了会子,不知为何又说起郭建仪之事来。

    因过年之时,彼此之间互有往来,郭建仪自然也携了家眷来王府内拜年及赴宴之类……怀真也见过了这位郭少奶奶,见果然生得很好的人品,虽然年少,却不是那等爱闹任性的,自有一番知书达理的娴静气象。

    李贤淑笑说:“有件事儿只怕你不知道,你这小舅妈……”

    怀真不由也笑说:“娘,她年纪比我还小许多呢,以后不如就改了称呼罢了,什么小舅妈,也怪难为情的,我万万叫不出口。”

    李贤淑便道:“好罢了,你且听我说完,猜怎么着呢?这宋三小姐,原来已经有喜了。”

    怀真诧异道:“竟是这样快呢?”

    李贤淑啧啧道:“可不是?可见他们夫妻恩爱,不是虚的。”

    怀真闻听,不由想起节下应酬时候的光景来,当时不免跟郭建仪两下相见,只她仍以“郭大人”相称,郭建仪却也仍是昔日的面目,温温和和,不见异样。

    然而虽如此,怀真却依稀察觉他有一丝淡淡地不自在。

    怀真心中自也清楚,如今郭建仪是成了亲的人了,自不会似先前一般,这也是她之前很不愿沾染情缘之意,倒有几个修成正果的?弄得不好便是怨偶,一辈子的不安于心。

    就连跟郭建仪之间本也算不上有什么,可是如今他成了亲,心上终于有了人……过往种种,纵然为人淡然如他,只怕心底也难免有些芥蒂,相见彼此尴尬。

    可见当初他大婚之日,她并未前往,乃是明智之举。

    因怀真看出郭建仪的不自在,于是更下意识地想要两不相见,唯恐尴尬。

    其实怀真也亲眼见着了,郭建仪陪着娇妻上车下车,进府出府,自有一副温柔呵护态度。

    其实倒也为了他高兴,好歹如今他放开心结,立业成家,自是极好的结局。

    故而想多为着他着想,相见不如不见,只让他更得自在美满罢了。

    这会子听李贤淑说郭建仪的小夫人有了身孕,怀真微微愕然之余,便也笑道:“果然是大喜事,娘以后要准备一份儿大礼才是了。”

    李贤淑笑道:“这是自然的,连你也是少不了的。”

    谁知在七月里,幽县忽然传来消息,竟是徐姥姥殁了。

    怀真听闻,犹如晴天霹雳,当即便哭的噎了过去,醒来后,便立叫人备车,一刻不停地赶去幽县,唐夫人见她如此,甚是不放心,若不是想着照料神佑跟小瑾儿,定也要陪着前往。

    而在贤王府中,李贤淑自也是哭的死去活来,兰风亲自陪着,同赶往幽县。

    李兴见他们俱都赶来,又都哭的泪人一般,便强忍悲痛,安抚道:“娘并没遭罪,她反像是知道一样,前夜还同我交代,让后事不必紧着张扬,只简朴便是。又特意叮嘱,让妹妹跟怀真别太伤心,她说……一辈子的心愿都满了。”说到这里,自己也落了泪:前夜徐姥姥交代了后事,李兴本以为她老人家爱多思罢了,谁知早上来看,就见已经安详地去了。

    众人终究大哭了一场,虽然徐姥姥遗言不许张扬,却仍是肃穆庄严地将后事料理妥当,做足四十九日的大道场。

    又因徐姥姥身份不同,再加上兰风跟李霍的关系,因此不管是京中官员,还是军中将领们,竟都来到参拜,幽县本地的士绅官吏们自也不必多说,从李家门口到城门上,灵棚满布,竟像是满城做悲一般。

    何况徐姥姥为人甚好,自从李家有些起色之后,便总是行善积德,广施财放米等,因此幽县以及邻近郊县的百姓们也都感念好人,自发前来吊唁,出殡这日,队伍亦从家门口迤逦到了城门口。

    只因跟徐姥姥之间祖孙之情,并非其他可比,怀真先前七日,都留在幽县陪着母亲一同守灵,也未曾回京,后来十数天里,便每日不辞辛劳,来回行事,足足撑了一个月方回来。

    因劳神伤心,便不免病了一场,又缠绵了十数日才算痊愈。

    期间李贤淑,应玉容兰等各自来探望过,不提。

    这一天,怀真因身子好些了,便叫人备车出门,竟是往平靖夫人留给她的一处别院而去。

    且说自打平靖夫人去世后,平靖夫人名下的一应宅邸便归于怀真名下,只未免无人居住。

    先前伺候平靖夫人的那许多婢女仆人们,怀真许她们,——若是愿意各自归家的,便放其归去,要离开府中自由过活的,也发予银钱叫他们自行度日,然而这些仆役对平靖夫人从来忠心,因此竟没有几个愿意离开的,怀真便留了一半人手仍在平靖府内,其他的,有一些收归唐府之中,另又拨了几十人前去贤王府当差。

    而平靖夫人除了这一处的主宅,另有两处别院,怀真思量许久,便把其中一处“德泽园”,改为专为收留弃儿、流浪孩童之所,除了有嬷嬷们照料外,又选府内能干识字的丫鬟,专门照料教导,也请了几名饱学的秀才为众孩童开蒙,这两年来,陆陆续续也自收养了有近百个孩童。

    当初决定行事之时,唐府的人还有些微词,觉着让许多贫贱外人涌入宅子,仿佛亵渎了平靖夫人一般,只碍于怀真身份跟唐毅面上,才不敢大肆阻拦……

    然而对怀真而言,平靖夫人生前便甚是喜欢孩子,若是她的别院能作为救助这许多弱小孩童之所在,只怕于夫人而言,也自然是欣慰、而非有些人心中所想的冒犯罢了。

    何况唐毅后来听说此事,却也十分赞许。

    怀真先往别院内探视了一番,见孩童们衣着整洁,正随着先生朗朗读书,不论大小,男女,均是井然有序,朝气蓬勃,叫人看着也觉喜欢。

    怀真一一瞧过了,才自出来到了上房,又问了管事嬷嬷近来的情形,看了一会儿账目等,并无差错。

    这才离开德泽园,重回到平靖府的主宅,小神佑一进门,便满地乱跑起来,东走走,西看看,像是甚为喜欢这个地方。

    因也来过数次了,怀真便任由神佑在前蹒跚而行,她便同嬷嬷丫鬟们在后跟着,眼见来至花园门口,奶母怕神佑跌倒,便将她扶住。

    怀真驻足,不免往里看了一眼,隐约还瞧见那一棵极高大的夜光花树,随风摇曳,很是自在。

    顿时之间,虽是白日,却也不免满目璀璨,怀真立刻想起昔日唐毅在时,两个人曾于夜间,在这树上缠绵光景……一时竟有些恍惚出神。

    不料正在此刻,忽听一声呵斥,怀真一怔,便见身后两名侍女闪身上前,挡在自己跟前儿。

    与此同时,有几道人影自墙头跃下。

    怀真大惊,本能地叫道:“护着神佑!”

    此刻神佑的奶母抱着她,已经被惊呆了,竟无法动弹,怀真胆战心惊,拔腿便冲过去,却有人比她更快,纵身跃到奶母跟前,将来人挡住。

    怀真踉跄间,又有两名侍女上前,把她护在中间儿,怀真不顾一切,只从奶母手中将神佑忙不迭地接了过来,紧紧搂在怀里。

    侍女们便护送她往外而行,另有五六人阻住那忽然现身的刺客,正在危急之时,却见又有几道人影从门外冲了进来,怀真只以为又是歹人,怦然心乱,只咬牙死命把神佑按在怀中。

    谁知那几人进门后,便有四人留在身边儿,做护卫之势,其他的就冲上去,截杀那些刺客。

    怀真这才知道原来是自己人,好歹松了口气!这会子侍女们在内,男子们在外,把怀真跟神佑护得紧紧地。

    怀真还想看看前头战势如何,听其中一名侍卫道:“郡主不必担心,我们是凌镇抚使派来暗中跟随郡主,就是为防备今日的,郡主先随我们撤离此地。”

    怀真心安,便点头答应,当下随众人出府上车,先前早又有人前去报之凌景深,——凌景深人还未到,就近巡城的士兵们却已经闻讯赶到,顿时越发把怀真护了个水泄不通,一边儿又拨人手入内帮忙拿人。

    怀真抱着神佑上了马车,士兵跟侍卫、侍女们便护着往回而去,她虽经历过风浪,然而许久不曾见这般场面了,自然心惊乱跳的,何况还带着神佑在身旁,自个儿倒是不怕,若神佑有个万一……

    不料神佑竟从始至终都不曾惊吓哭闹,反仍是安静乖巧的,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怀真见她不是个受到惊吓的模样,才又定神。

    车行半路,忽地有人拦路,怀真正不知又怎么了,却听车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匆忙急促地问道:“怀真可好?”依稀有些颤音。

    怀真愣了愣,才记起是谁,便将帘子微微撩起来,道:“小……”

    话未出口,忙改口道:“郭大人,我甚好。”又有些疑惑地看着郭建仪,见他人在马上,神色焦急慌张,仿佛有些喘/息未定,却不知是从何而来。

    郭建仪听了她回答,又看她露了面,才极快地平复了声气,面色也恢复正常,唇动了动,便语气温和道:“方才我听说你们遇袭,正好顺路,便来看看,既然无事就放心了。”

    怀真点点头:这还是自打他成亲后,两个人第一次说这许多话。

    四目相对,郭建仪静静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儿,忽又一笑道:“好了,我另有事,就先去了。”

    怀真抱着神佑,此刻也有些哑口无言:“是,请了。”

    郭建仪轻轻笑笑,缰绳一拉拨转马首,果然径直去了,怀真凝视他头也不回、越走越远,便放下帘子,也不再思量。

    自此事之后,怀真才知道自个儿身边竟有许多暗卫,不仅是平靖夫人的侍女会武功,那些看似不起眼的丫鬟,竟也是有些拳脚功夫,后来细问,才知是凌景深安插为近身护卫的。

    至于那些行刺之人,擒住了几个活口,在镇抚司内一番详细审问,那些人只供认是受了人的钱财,故而过来掳劫罢了……至于是何人所指使的,他们竟也是不知情的。

    因唐毅临行之前曾嘱咐过,景深隐约有些猜测,只是至今未曾寻获那人行迹,因此便仍是严密防范、巡查罢了。

    不觉间,一冬又过,期间郭府之中果然便新添了一名女婴,怀真仍未亲去,只命送了一份大礼罢了。

    是年冬日,也不见唐毅有书信再回来,怀真心中暗暗着急,只不便将所思所忧说出口来。

    而小瑾儿长大了两岁,近来极少厮缠在家,已乖乖地去族内的学塾跟着念书识字,比之先前,竟越发少了几分淘气。

    因连日下了几场雪,天寒地上滑,唐夫人心疼孙子,有心不让他去学塾、在家里快活几日才好,不料小瑾儿念念有词道:“老师说:当勤学不怠。”竟仍是要去。

    唐夫人无法,只好多叫五六个机灵小厮,并几个老成沉稳的仆人跟从,叫好生护着,不得闪失。

    外头天寒地冻,雪落绵密,唐夫人同怀真闲话了会儿,有些发困,便抱着猫,在炕上打盹。

    怀真走到里间,本要调弄两样香,只是不知为何,竟只心绪不宁,心思浮动,左右无法沉下心来,便把各色香料撇下,走到窗边去看雪。

    谁知半晌回头,却见小神佑不知几时竟趴到桌边,拿着那香挑子,正在拨弄桌上的香料。

    怀真以为她又乱玩闹,便一笑上前,想将她抱开。

    才将神佑抱入怀中,目光扫过桌上被她堆在一块儿的各色香料,分别有沉香,檀香,藿香,零陵香,甘松等……怀真心中一动,却有些怔住了。

    原来神佑随手划出来的,却不是别的,正是先前怀真调过的“春日香方”所需配料。

    怀真起初觉着是神佑随手乱拨所致,然而偏偏其中并无一味是乱香,又怎会巧合至此?

    她又以为是自个儿上回调的时候给神佑看见了,故而记得,才有样儿学样儿的……可是细想想,除了很久前在王府调过此香,后来因张珍铺子中也有了此物,便再也不曾亲手调弄过。

    怀真盯着神佑,半晌问道:“神佑为何……把这些香拨弄在一块儿呢?”

    神佑的眼睛极圆,眨了眨,便小声道:“它们喜欢在一块儿的。”她虽然又长了两岁,却从来少言寡语,竟是惜字如金似的。

    怀真听着这似懂非懂的话,不觉把神佑抱的紧了些,默默出了会儿神,怀真便把这许多香料收起来,却又拿出几种来,摆在桌上。

    神佑看看她,见怀真并无恼色,她似乎知道娘亲是故意让她“玩儿”的,当下抿嘴一笑,又拿起香挑,望着那许多香,又看似随意地拨弄了一阵儿,只见她挑来挑去,陆陆续续又在桌上集了一簇。

    怀真眼睁睁看着,心中又惊又喜。

    是夜,怀真沐浴过后,懒懒地独卧在床,想到白日里神佑所为,感慨万千。

    起初她尚不信,然而试了几次,见神佑信手拈来,每每便跟典籍香谱上所记录的香方不谋而合,有的虽无记载,但自有一派,以怀真的眼光看来,也是极难得的了。

    怀真不由才感慨:这世上果然有天然天赋之说。

    当初竹先生赞她天赋非凡,如今在神佑跟前儿,才知道自己竟完全不算什么。

    她一则因神佑的这般“天赋异禀”而喜悦,二则,却又有些惊心:总觉得一个孩童竟有如此异能,仿佛太过惊世骇俗……又只怕如此了得……

    怀真心中百感交集,思来想去,一会儿喜,一会儿忧,竟是无法入眠。

    她因心头不得开解,听着外头风声呼啸,仿佛卷着雪花乱拍窗上,不由又牵挂起唐毅来。

    也不知这会儿,他在南边儿哪个地方餐风露宿,可会惦念家中众人?又不知他到底几时回来……可知她心中有许许多多的话要同他说?徐姥姥离去之悲,小瑾儿懂事之喜,以及小神佑这份天赋,到底是好还是……

    想着想着,眼眶便湿了,怀真不免唉声叹息了几句,伸手往枕头下面去掏摸帕子来拭泪,才抽到帕子出来,透过帐子,忽见桌上烛光轻轻一晃。

    自打唐毅离京,怀真夜间安寝,从来不肯灭烛,如今见烛火无风而动,只以为是丫鬟闻声进来查看究竟了,怀真便悄声道:“我无事,快去睡罢……”

    岂料那轻微的脚步声一直来到床边儿,接着,床帐便被轻轻地撩开。

    怀真正坐着拭泪,见状皱眉道:“做什么?”扭身回头,却扫见搭在帐子上的手指修长,是极好看而熟悉的形状。

    怀真一震,抬眸往上看去!烛光之中,恍惚如梦,而那人近在咫尺,鬓边尚有未化的雪色,双眸却依旧灿若晓星,微光隐隐,温暖带笑。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萌物!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06 07:50:35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06 07:50:44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06 07:52:13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06 07:52:20

    19358474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06 16:23:54

    这一章内容略多~为了今儿把唐叔接回来,准备了一整天呐!

    倒数并发糖中(热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85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