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8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当时怀真失了心神后,在凌府内一年时光,后来……众人都传说她得了“怪病”。

    却又如何能知道,这所谓的怪病,其实并不是“病”呢?

    唐毅听怀真说罢,正合了在凌绝提到“霄儿”之时、他心头那一点念想。

    只是,他本以为怀真绝口不提,便也怀着一丝侥幸之心,或许是自个儿误解了……又或者纵然是真的,然而怀真不言语,便是过了忘了,他自然也无所谓,横竖只要她不受影响就罢了。

    如今见终究是要翻了出来,唐毅定定看了她片刻,并不言语,只是起身下了床。

    怀真不知他要做什么,便怔怔相看,不料唐毅竟把她抱起来,往外就走。

    怀真猜不到他要做什么,竟无端地有些心慌,哽咽问道:“你、你去哪里?”

    唐毅也不答话,只是抱着怀真,出了内室,不多时,竟来至孩子们的睡房之中。

    守夜的丫鬟跟奶母正半是昏沉,见他们两人忽然来到,忙都起身,不知何故。

    唐毅示意她们噤声,径直往内。

    只因神佑一日日长大,小瑾儿竟是极疼爱她的,先前都是一个人睡,近来却总是吵嚷着要跟妹妹一块儿睡,因此是夜,两人竟也是同榻而眠。

    唐毅抱着怀真到了床前,见两个小孩子靠在一块儿,脸贴着脸,小瑾儿的手臂还搭在神佑的身上,均都睡得极为乖静。

    怀真本不懂唐毅要带自己去哪里,如今见了两个孩子,才明白过来,抬手捂住嘴,才压住了那将出口的哭声。

    唐毅在她耳畔低声道:“怀真,你且仔细瞧瞧他们,若是觉着伤心不过的时候……就想想神佑跟小瑾儿。”

    唐毅说着,便俯身,把怀真放在床内。

    怀真看他一眼,低头又看两个孩子,终于俯身下去,在两人脸上分别亲了一下,眼中的泪也扑簌簌地打在两个人的脸上。

    小神佑是先醒来的,睁开双眸看了怀真一会儿,竟喃喃地唤了声:“娘……”这声音青嫩轻柔,极为细弱,然而听在怀真耳中,却仿佛是春雷一声似的。

    怀真还来不及动作,神佑已经挣扎着,靠到她的怀中,她这般一动,便也惊动了小瑾儿,小瑾儿醒了过来,呆呆地看着身边儿的怀真,因睡得懵懵懂懂的,虽不明白母亲因何过来了,却只凭着本能也凑过来,跟神佑一般往怀真怀里拱了过来,极小的手脚在褥子上挥来拨去。

    怀真见他两人这般娇憨之态,心早就酥软,抬眸看唐毅一眼,道:“三爷……”

    唐毅俯身,在她头上轻轻揉了一把,又也在三人脸上分别亲了一下,才轻声对怀真笑道:“今晚上我吃亏些,把你让给他们罢了。”

    话虽如此说,然而只怕再一个时辰不到,天就亮了。

    怀真含泪而笑,唐毅又道:“时候不早了,快些睡罢,可不许再想别的了呢?”

    唐毅叮嘱过后,自回房去。这里怀真一左一右,抱着两个孩子,一会儿看看神佑,一会儿看看小瑾儿,此刻心里酸酸软软地,也似是满了。

    只是一大早儿上,小瑾儿先醒来,发现母亲竟果然陪着自己一块儿睡,竟是喜欢的了不得,也不肯起床,只是在榻上翻腾,且说道:“娘以后都跟小瑾儿一块睡可好?”

    怀真见他如此活泼,只是笑。

    又见小神佑乖乖地靠着自己,想到她昨晚上石破天惊那一声唤,便摸摸她的脸道:“神佑会说话了呢。”

    小瑾儿听了,才睁大双眼:“妹妹何时会说话了?又说的是什么?”

    怀真笑道:“昨晚上你睡着的时候说的……你猜她说的是什么?”

    小瑾儿摸着头道:“一定是叫哥哥呢!”说着,又期盼地看着怀真。

    怀真笑而不语,就看神佑,神佑的眼睛骨碌碌转了转,竟然轻声道:“哥哥……”

    小瑾儿睁圆了双眸,受惊似的半晌没言语,反应过来后才大叫道:“妹妹会说话了,妹妹会叫我了!”

    怀真见他扑腾起来,生怕他掉到床底下去跌坏了,幸而外头奶母跟丫头听了声响,都跑了进来,奶母便上前抱住小瑾儿。

    小瑾儿兀自得意道:“我就说呢!我每天都要教妹妹叫哥哥,她自然是先叫我的。”

    怀真笑道:“这叫功夫不负有心人。”

    小瑾儿虽不太懂这句的意思,却也知道是赞他的,当下又迫不及待说道:“我要去告诉祖母!”

    这早上用了早饭,唐夫人正说起小瑾儿告诉自己之事,凌家两个兄弟竟又来了。

    原来昨儿因凌霄听说有个沙罗国的孩子来到唐府,故而他满心里好奇想见,因此一大早儿上就缠着林**,因两兄弟跟唐家那些孩子都厮混的熟悉,**心里又且也自有打算,便陪着他们两个来到唐府。

    此时唐毅已经早朝去了,因近来将要离京,自然越发忙碌。唐夫人接了**,堂上叙话,凌霄早拉着凌云去找小瑾儿,便问他那沙罗国小孩子之事。

    两下相见,凌霄迫不及待问道:“听说沙罗国的人长得跟咱们不一样,又黑又凶的,是不是这样?”

    小瑾儿拍掌笑了起来:“霄哥哥,你可说错了,铁莫虽然生得略黑,然而却一点儿也不凶,我们还约了改日再一块玩呢,到时候你亲眼看就知道了。”

    凌霄笑道:“好弟弟,你可要记得告诉我跟云儿呢,可别撇了我们。”

    小瑾儿拉着凌霄跟凌云的手道:“这是当然了,自然要跟哥哥们一块儿。”说着,又津津乐道地讲述小神佑会喊哥哥之事,凌霄凌云听了,大为羡慕,忙叫小瑾儿带着去瞧。

    三个人又一溜烟儿地跑去内室,正怀真在哄着神佑,他三个呼啸而至,围在桌边上观望。

    怀真听说两兄弟来了,本想出去相看的,想不到他们自个儿跑了来,当下慢慢地问长道短,只问他们近来在家里好不好之类。

    凌霄小心握着神佑的手,对怀真道:“太太没有去吵闹了,家里很好,只不过不能常常见着婶婶跟妹妹,整日想念呢,是不是凌云?”

    凌云也跟着摸了摸神佑的手,又看瑾儿:“还有弟弟。”

    怀真见这般的乖巧说话,仔细打量两人,也举手分别在头上揉了一把,便叫他们先跟神佑玩耍,她自个儿换了衣裳,才出外相见林**。

    不料**在厅内,见窗外怀真领着四个孩子出来,便笑起来,因对唐夫人道:“可是古怪,打小儿凌霄就格外喜欢缠着怀真,两个人忒也投缘的,竟不像是婶娘,却像是亲娘呢。”

    唐夫人也犹自记得当初才相见的情形,不由也笑说:“不错,这就是缘分了。”

    不妨怀真遥遥听见,依稀也想起许多往事,其他的倒也罢了……她心头一动,当下便叫凌云先领着弟弟妹妹入内。

    怀真却拉住凌霄,小声问道:“上回霄儿在这府里,忽然哭叫说爹爹要出事了……霄儿是因何知道的呢?”

    凌霄呆呆道:“霄儿梦见的。”

    怀真想了想,又道:“那么……以前霄儿见了三爷,都会大哭,这又是为什么?”

    因事情过了有段时日,凌霄仔细想了会子,点头道:“霄儿记不太清了,他很凶,很坏……”

    怀真问道:“他怎么坏了?”

    凌霄拧着眉心:“他不许婶婶跟霄儿玩耍。”

    怀真本来一笑,忽地又一怔:“霄儿指的,是自个儿吗?”

    不出所料,凌霄摇头。

    怀真盯了他一会,复问道:“那霄儿说的是谁?”

    凌霄挠了挠下颌,又回想了会子:“是另一个宝宝,是在那个碗……就是上回二叔拿着的那个碗里看见的。”

    凌霄又嘟囔说:“霄儿很喜欢宝宝。”

    怀真眼中的泪一晃落下,她握着凌霄的手,轻声道:“婶娘跟霄儿一样,也喜欢那个宝宝,婶娘……也喜欢霄儿,你们都是极好的宝宝,婶娘都喜欢的很。”

    凌霄抬头看着她,便张手将怀真抱住:“婶娘!”尾音拉的常常的,听来,就宛如是呼唤娘亲一般。

    话说先前唐毅早朝,也并没又别的大事,只户部尚书因病上书致仕,皇帝念其劳苦功高,许其待议。

    退朝之后,唐毅因见众朝臣鱼贯而出,他扫了一眼,见凌绝人在其中,正被兰风拦住,不知说些什么。

    唐毅打量了几回,凌绝就留意了,便辞别兰风,来至唐毅身旁,道:“大人可是有何吩咐?”

    唐毅见他果然机变,便道:“我有件事想要请教。”

    因此地并非说话之处,正踌躇,凌绝已经会意,便道:“翰林院距离甚近,若不嫌弃,便往那里一趟如何?”

    当下两人来至翰林院中,翰林院地方清幽,因天热,学士们都躲在房内,廊下都不见人,院内老树甚多,舒展着大片大片的绿荫,遮天蔽日,挡的满地荫凉。

    凌绝引了唐毅往内,在蝉声之中,进了自己素昔最喜欢逗留的内书房里,因此处偏僻,所藏的古籍又甚晦涩,多半还有些不全,因此绝少人来,只打扫的侍从们三两天过来一遭儿。

    地方并不大,木地板有些陈旧,踩上去咯吱微响,更显寂静。

    凌绝亲转了一遭,果然并不见外人在,便同唐毅在外间围桌坐了,把自用的一个银制梅花小风炉取出来,又去门边井口里、打了井水煮茶,才端坐了问详细。

    唐毅看他操持熟悉,便问道:“如何也不叫个侍童来弄?”

    凌绝淡淡道:“我不喜他们沾手,但凡能自己料理的,又便宜又稳妥。”

    唐毅挑眉,平常看他这般情形,先前还甚是爱洁,还以为是个十指不沾凡俗事的性子。

    凌绝会意,也不说破,却听唐毅开口道:“昨儿怀真跟我说起凌霄之事……”

    凌绝眉尖一动,自然知道唐毅说的并不是今生的凌霄而已。

    唐毅正瞧着他脸色变化,因继续说道:“你想必是最清楚的,不知是否可以同我说知呢。”

    凌绝沉默片刻:“都已经是过往尘烟了,又何必再提起来?”

    唐毅道:“我并无别的意图,你该知道,不管过去如何,我都只想怀真如今安好。我虽不许她思量更多,然而既然事关是她,我自忖不能不管不问。”

    风炉的炭火红通通地在眼前闪烁,似能听闻炉内的水开始翻滚嘶鸣,凌绝静静问道:“您当真想要知道?”

    唐毅点头,目光仍是一如既往沉静如海。

    凌绝闭眸,长吁了一口气,眼前的风炉内发出咕噜之声,是水开了。

    因目睹刑场之上惨状,怀真失了神智,把过往之事统统都忘了,却独独记得一个凌绝。

    那时候凌绝还未尚公主,便把怀真留在家中,不料不多时,竟发现她有了身孕。

    原来是昔日,因知道他出首检举兰风,怀真不敢置信,竟是史无前例地同他大吵一架,凌绝从未见过她如此抗拒自己,或许是因大仇终将得报,快意挟着怒意,竟叫他失去理智。

    只等醒悟过来后,怀真已经回到应公府,立誓跟家人同生死了。

    凌绝并不知道,那一场荒唐,竟然珠胎暗结。

    府内凌夫人听闻此信,便一力按压,只因当时皇上已经有意尚公主,若是这会子爆出此等事,岂非大大有碍。

    何况凌夫人本就不喜怀真,因此更加视她如眼中钉一般,若非凌绝拦阻,只怕早就将她打发了出去。

    因此只叫怀真另居别院,拨人手看顾,并不许她单独走动。

    然而清妍公主嫁了过来后,毕竟是同在府内……一来二去,仍是知道了内情。

    清妍公主暗暗妒恨,可毕竟是公主之尊,倒不好着实吵扰起来,只命人不许待怀真太好就是了。

    那日怀真临产,也并无人在跟前儿,还是凌夫人身边的丫头彩霞有些看不过眼,偷偷地跟凌绝通风报信。

    凌绝才赶了去,急命请了稳婆前来。

    终于挣扎着生下孩儿,奈何怀真并不大肯认孩子,仍是满心记着凌绝而已。

    可凌夫人虽不喜怀真,听闻生了个男婴,却忙不迭把孩子抱了过去……只因毕竟是凌绝的骨血,又是个男孩儿,因此竟不顾清妍公主不喜,好生妥帖地竟养在自己房中,只当是亲孙子般疼爱照顾。

    却也并不肯让孩子跟怀真见面。

    凌绝虽暗中怜惜,怎奈他毕竟不常在内宅,自然有些照料不到。

    如此怀真将养了一个月不到,因身子虚弱,保养不当,便有些支撑不住。

    正在此刻,唐毅登门要人。凌绝因素来敬他稳重可靠,知道他不是那等邪性怪癖的,便果然把怀真交付了他。

    凌绝说罢这些,两个人杯中的茶也有些凉了,凌绝重抬手,又各自斟了,对唐毅道:“请。”

    唐毅见他从头到尾说完,神色凉凉淡淡的,便点头,自啜了口。

    凌绝道:“我想起前事,自然是百般不甘,我本该也有娇妻爱子……怎奈,都是给我自己推乱了。”

    凌绝吃了一口茶,目光有些惘然:“我原本恨你,也恨怀真,恨你为何总是压着我一头,恨她为何不同我说明……今生为何连一个机会都不曾给我,一直到那日,哥哥在我面前自戕,我才懂得她曾承受之痛。”

    新芽清茶的滋味在舌尖散开,有一股淡淡的苦涩之意。

    凌绝道:“诚然我是爱她的,甚至此刻仍是心意未改。然而我也明白了前世……那个凌绝的所作所为,他虽然偏执愚蠢,可我却懂他的为难苦楚。没什么比得上……失去至亲之痛,因我明白这个,故而我懂了那个凌绝的心,也懂了怀真的心,也懂了此刻,我之心,我才知道……”

    这话听着,仿佛有些糊涂不解,然而细想,却是大有深意。

    唐毅微微挑眉,眼底含笑。

    听凌绝又道:“错了就是错了,错过了,也就是错过了。——‘投簪易,息机难’……可我毕竟是醒了悟了,知道了该如何做。”

    他叹了声,脸色微雪,双眸略红,神情却还淡然的,对唐毅道:“我什么也不如你,然而我毕竟比大人年青,将来所作所为,未必一生也比不上。”

    唐毅对上他静澈的眸色,不觉莞尔:“不错,万里山河,大有可为,你又非泛泛之辈,何必拘泥方寸间,曳尾涂中相似。”

    凌绝长叹一声,举起杯来,以茶作酒:“多谢不弃,如今我已经醒了,您也该放心了罢,请。”

    两个翡翠玉茶盏缓缓相碰,“叮”然微响,茶色轻碧,摇曳荡漾,种种前尘往事,一泯尽消!

    唐毅辞别凌绝,放宽心怀,便自回府去,暂且不提。

    只说凌绝也回到凌府,因近来皇帝准了他海疆之行,凌夫人先极为不受用起来,怎奈凌夫人虽是个厉害苛刻的,独独对自个儿亲生的儿子毫无办法,哭闹求劝过几回,自是拗不过凌绝。

    清妍公主起初自也是绝不肯依的,甚至为此去求过赵永慕,永慕劝道:“他既然有这个志向,倒是利国利民之举,你若拦着,他反而觉着你妇人之见呢……岂不见唐毅跟怀真?任凭唐毅在外头如何,怀真半句话都没有,故而唐毅才这般爱她敬她呢。”

    清妍最是受不了把自己跟怀真做比,又知道赵永慕虽然偏爱自己,可毕竟是国事为重,何况是凌绝主动坚决要去的。

    因此清妍哭的泪人一般,回到凌府,不免又跟凌绝闹了几场,甚至和离的话都说了出来,奈何凌绝一心早定了,也并不理她。

    这一日凌绝回府,现在外头见过了女儿,方转到内室,见清妍背对自己睡着。

    凌绝走到跟前,便悄声道:“我后日便要启程了。”

    清妍动也不动,凌绝不以为意,也不管她是否听见,又道:“倘若你熬不过,我写了和离书在书房里,你拿了去自己行事,是极妥当便宜的,彼此也不伤体面。”

    清妍听到这句,便蓦地爬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凌绝。

    凌绝不恼不忧,只道:“你也该知道,我是为了你好。”

    清妍冷笑道:“你果然是为了我好?”

    凌绝道:“你不信,倒也罢了。你年纪轻轻,如花似玉,身份尊贵,只因错许了我,这几年的青春也不得快活,倘若以后……”

    清妍听他忽地说出那些夸赞言语,双眸便睁大起来,眼中有泪兜着,逐渐转了脸色:“你……你既然知道,又为何……”——既然知道她好,为何不能珍惜?

    凌绝似解其意,苦笑道:“有道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不管如何,我便是这个错失的性子改不了的了。所以不想也再耽误你。”

    清妍咬着唇,便死死地抓着他的胳膊:“我不想听这些,只要你留下来……以前都不算数,往后、咱们仍是好好的……”话音未落,看着凌绝的脸色,便已经懂得是不可能的了。

    凌绝打量着清妍,含笑道:“你其实性子不坏,只因我的缘故,弄得贪恋痴嗔、迷了本性……”

    他难以忘却那一幕:当初因怀真自戕,他于濒临崩溃的绝境中,记起唐毅曾从沙罗国带回来一件至宝,藏于宫中,因此他匆匆进宫,求取此物。

    皇帝不肯应允,他竟不惜偷入宝库,却被侍卫发觉,刀枪剑戟,将他拦住。

    正在生死关头,是清妍仓皇入宫,跪在皇帝跟前,声泪俱下地恳求放了他……

    不管他对她到底有无情分,那一次,凌绝是至为感激清妍的。

    又因为解开了心结,故而这会儿看着清妍,也并无其他杂念,只觉得……也是个求而不得的可怜人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04 02:58:25虎摸这只超级霸王(颤抖~~)

    昨晚上终于开了两个新文预收,应该在这本结尾后再开文~还不知先写哪个及具体填坑时间~总之要乖乖先收藏起来哦

    封面是晋江系统派的,貌似还不时会变,神奇0-0

    

    

    要交代的渐渐都交代明白了,我先前是没想写番外的,不知你们有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8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