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7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每上春泥向晓乾。花间幽鸟舞姗姗。年华不管人将老,门外东风依旧寒。

    投簪易,息机难。鹿门归路不曾关。羡君早觉无生法,识破南柯一梦间。

    ——《鹧鸪天》曾觌

    不觉间,将到端午,天气转热,这一日,因夜来略洒了几滴春雨,早上醒来,地上便有些潮润润的。

    近来唐毅虽留于京中,却也每日在外行走,十分忙碌。

    只因先前赵永慕从六部、监察院等处各自抽调了许多精干好手,是以众人每日相聚,跟随唐毅各处走动,掌学熟悉海疆等事,去的最多的两处,自是兵部跟工部,尤其以工部的军器局为要。

    这军器局原本虽存在,然而废殆已久,纵然有些聪明好手,只因朝廷并不重视,因此只也厮混度日,谁知后来兵部跟工部联手,才叫众人打起精神来,一时竟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只毕竟手生心急、且因倭人暗中破坏,不慎出过些事端,幸好朝中自有人掌着,且前些日子东海一战中战败倭国,令上下士气更且大震。

    故而这些时日来,自先前的镇海大炮、简便火铳之后,更造出许多新奇火器物件来,只不过有的可用,有的上手略难罢了。又从全国各地招贤,请了许多擅弄火药的能工巧匠,集思广益,如虎添翼,已经渐渐成了气候。

    只是唐毅虽然在外忙碌,但毕竟每日都能回府,也算是阖家团聚,他每日得见娇妻爱子们,这情形当真是前所未有之和睦融洽。

    然而不觉间,眼见又将到了启程之期,府中怀真唐夫人等虽然极有默契,从不当面提及,然而小瑾儿却不知从何处听来了,时常私底下便问唐毅:“爹爹又要离开小瑾儿么?”相比当初才回来时候的抵触,此刻小瑾儿对唐毅自是万般恋慕,童真无邪,让唐毅不禁微微黯然。

    幸而小瑾儿虽然年幼,却耳闻目染、又被他教导,竟跟寻常孩童不同,隐隐透出果断沉稳之风,虽然难舍父亲离开自个儿,却也不似先前那般、时常爱落泪大哭了。

    是日,唐毅自工部同几个人手出来,正好儿天又落雨,众人彼此撑伞,边走边说。

    至门口上分别,唐毅正欲回府,转身之时,却看见身后不远,停着一顶轿子,有一人正躬身而出,遥遥看他。

    旁边一名小厮撑着油布纸伞,那伞下之人抬头相看,双眸如星,俊眉修眼,却又有几分宁静恬然。

    两人的目光隔空相对,那人望着唐毅,微微一点头,便往前而来。

    原来此人,正是凌绝。

    凌绝拱手行礼,道:“大人有礼了,可否借一步说话?”

    唐毅见他冒雨前来,知有要事,便一点头。

    当下两个人各自乘轿,沿路而行,不多时来至一所酒肆之上。

    因为落雨的缘故,店内酒客稀少,只有几名客人挤在一楼闲话避雨,见他两人进来,都觉眼前一亮,瞬间竟噪声皆无,只等他们上了楼,才又纷纷低语起来。

    小二引着两人落座,又极快地布置了几样清淡小菜,一壶美酒,便识趣退了。

    凌绝把玩着手中的青瓷杯,轻声道:“今日冒昧来扰,望大人勿怪……我前日已经回到翰林院,才知道这段日子来竟错过了这许多事。”

    唐毅端详他,距离那一场惊心波折毕竟已经月余,眼前的少年也不再似先前一般,通身那偏执激烈的锋芒消退许多。

    且不再似昔日一般憔悴消瘦,眼神虽仍透着几许沉郁,然自来的风度清绝。

    依旧是天生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若玉树临风前。

    凌绝见唐毅默然,便又问道:“近来我看大人忙碌异常,不日似要离京?不知此番所去,要耽搁多久?”

    唐毅道:“总要两三年时候。”

    凌绝点了点头,忽地说道:“我看六部之中各有人手跟随大人听调,他们也都是要往海疆而去的?”

    唐毅点头道:“多半都是,还有些在京内。”

    凌绝忽道:“听闻众人都是精挑出来的好手?”

    唐毅不知他因何竟同自己说起这些来,原本他还以为凌绝是来说私事的,闻言不由按捺诧异,只道:“有些是皇上钦点的,有的是我自己挑的。都还顶用。”

    凌绝一笑,竟望着他道:“我虽自知材质平庸,然而也禁不住被大人忠君报国之心所感,因此也有意加入、从此在唐大人麾下听命,披肝沥胆,无有不从,只不知是否有这般荣幸?”

    唐毅大为诧异,凝视着凌绝:“你可是当真的?”

    凌绝本是个极聪慧通透之人,然而他一来是驸马的身份,二来“大病初愈”,何况凌景深爱逾性命,又怎舍得放他出去受苦?何况先前经历过那种种事情,如今他的用意,实在……

    凌绝转开目光,看向别处,隔了会儿才道:“大人若是担心我哥哥那边儿,以及公主,还请放心,我既然跟大人开口了,便已经是无碍。何况是我自个儿的命,我自个儿的路,自然是我来选择。若是大人不嫌弃凌绝愚木笨拙,凌绝愿意鞍前马后听候差遣,务请大人不弃。”

    凌绝说到这里,便站起身来,向着唐毅认认真真作了一揖。

    唐毅心底震动,却静静地仍是端坐未动,见凌绝行礼完毕,才说道:“你……”本欲提起往事,才问一句,却又暂停。

    此刻窗外落雨越发大了,嘈嘈杂杂,依稀又有行人踩水而过的声响,显得室内格外静寂。

    凌绝见唐毅迟疑,仍是面色平静,道:“知道大人事务繁忙,不敢多扰,若大人决定了,叫人去翰林院或者府里说一声儿便是。”说完之后,便又行了礼。

    凌绝才欲离开,唐毅终于道:“凌驸马。”

    凌绝止步,唐毅望着他,道:“你可放下了?”

    凌绝闻言方回眸,停了一停,才垂眸念道:“投簪易,息机难。鹿门归路不曾关。羡君早觉无生法,识破南柯一梦间。”他念罢之后,唇角一挑,径直离去。

    唐毅走到窗户边上,垂眸往下看去.

    却见凌绝慢慢走出酒楼,守在门口的小厮忙撑起伞,凌绝徐步而行,正欲俯身进轿子,忽然若有所觉,便转身,抬起头来往这边儿看来。

    两个人目光隔空相对,唐毅忽见伞下凌绝向着他一笑.

    ——自从唐毅回京来,就从未见凌绝笑过,此刻见他这般展颜,就如冷雪消融于暖阳之辉,春来冬去,连眼前的雨都无端旖旎风情起来。

    刹那间,唐毅忽地觉着这幕场景有几分熟悉,竟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似的,然而他思来想去,却仍是想不到,便也罢了。

    那边儿凌绝入了轿子,自行去了。

    唐毅正欲离开,忽地身后轻微的脚步声响,他并不回头,也知道所来何人。

    果然,便听凌景深的声音,道:“小绝同你说的,可是他想出任海疆使之事?”

    唐毅回过身来,点了点头,又看满桌酒菜未动,便笑道:“不吃怪可惜的,你要不要用一些?”

    凌景深缓缓落座,虽满桌珍馐,却也有些无法落箸,只问:“你可答应他了?”

    唐毅道:“还以为你都听见了。”

    凌景深苦笑:他听闻凌绝来见唐毅,便匆匆赶到,见凌绝自去了,虽隐约猜到凌绝同唐毅说的是什么,却着实没赶得上听。

    唐毅见景深来了,索性问道:“他怎么会有这般念头?出任海疆使可不是好玩儿,他从小都在京中,养尊处优,只怕经不起那样的苦楚,且受苦还是其次,弄得不好,还有性命之忧。”

    凌景深几许无奈,停了停,方道:“自从那件事后,小绝……竟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虽看着极稳妥,仿佛比先前好了似的,可我、仍是有些担心。”

    唐毅道:“既然说稳妥,又如何担心?”

    凌景深道:“举止形容,的确都比先前沉稳了些,且绝口不提过去之事,据我所见,倒的确是好了。”

    唐毅微微一笑:“既然一切如你所料,你就该放心。常说知子莫若父,如今,倒也是知弟莫若兄了。”

    景深轻轻叹息:“可知我、也是捏着一把汗的。”

    景深说着,转头看向窗户上那成串随行的春雨成帘,眼前朦朦胧胧,便想起那日他往唐府之事。

    当日,凌绝一心要取噬月轮,景深何等之人,如何猜不到他想做的是什么?然而凌景深从小最疼凌绝,从来不忍忤逆他任何心意。

    且景深知道凌绝的心意,一旦他决定了的,不达所愿,便誓不甘心。

    因此才来寻唐毅,彼时,两人便定下一计。

    只先叫匠人秘密地造了一个假的噬月轮,当日便假装到手,于凌绝面前跟唐毅演了一场戏。

    原本的安排是,倘若凌绝无法被言语所动,两个人就故意动起手来,最好到刀剑相向,无法挽回的地步……最好可以逼得凌绝选择,主动放弃。

    只是唐毅想不到,凌景深表面虽是这般跟他商议的,事实上,却假戏真做成那种程度……然而这也是凌景深太懂凌绝性情的缘故,知道若不是非常手段,又怎能让如此偏执不悟的凌绝甘愿回头?

    当时凌景深对他说道:“小绝是我的亲弟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甚至比他自己更了解他自己,如今他是悔恨交加之故、迷了双眼,然而我知道,最终他一定会明白,对他来说至为重要的是什么。”

    唐毅只以为他所说的是手足情深,并没想到景深当真用自己的性命去博。

    凌景深想了会儿,忽地轻轻笑说:“是了,其实还要多谢怀真。”

    唐毅也一笑道:“可知她当初也不知那香的用处可有多大呢?”

    原来凌景深跟唐毅两人定计之后,凌景深忽地想到一事,便问道:“上回想要用在那倭国细作身上的曼陀罗香,怀真此后可调过?”

    唐毅见他忽地提起这个,便猜到他的用意,因说道:“你莫非是想用此香?却又有何用?不过叫人狂梦一场罢了。”

    凌景深若有所思道:“纵然有你我做戏,然而毕竟……我只是觉着,倘若让小绝觉着自己愿望达成……”

    唐毅有些触动,回头便才又跟怀真商议。

    那天景深去后,两人回房后说了此事。

    唐毅因知道此香难调,生怕怀真为难,不料怀真听了,便道:“之前因你们求用,却不可得,后来我也思量过几次,正已有了个念想儿,如今你说要这般用,倒是可以试一试。”

    因此怀真耗了数日时间,果真便调了一味香出来,用一个琉璃瓶子妥当地装着,只对唐毅道:“这个香,不至于叫人发狂,却会循香而顺遂自己的心意,陷入幻境而不自知,原本我觉着并没什么用,可听你说来,就拿去一试罢,若老天庇佑,便是造化了。”

    唐毅小心接了过来,心底筹划如何安排,又问怀真:“这个该叫它什么香,就叫曼陀罗香么?”

    怀真摇了摇头:“虽是自那个脱胎而来,却并不是那个了,且我想着……”她思忖了会儿,忽地若有所思道:“不如就叫做‘南柯一梦’罢了。”

    唐毅凝视她的双眸,便将怀真拥住,道:“不错,就叫‘南柯一梦’。”

    是以当时,景深不惜自戕——然而他因在镇抚司从事,见过多少生生死死,自知道该如何避开要害,只想求凌绝一个清醒罢了,彼时那“南柯一梦”便藏在假的噬月轮中,先前被凌绝紧紧握住,早熏染而不知。

    凌绝眼见哥哥这般,又昏迷在那南柯一梦里,果然见了自己所见,感了自己所感。

    然而又有谁知道,所谓的“南柯一梦”,到底是梦,是真?

    或许于他而言,在梦境之中那一刻的相遇……便已经是最难得的“真”了。

    唐毅跟凌景深说了半晌,才相偕出了酒楼,侍从们撑了伞,唐毅自己拿了过来,才欲迈步,忽地抬头看了一眼那酒楼之上——

    这一刻,他忽然想起来,为什么方才觉着凌绝那抬头一笑很是眼熟。

    原来,在若干年前,他跟林沉舟从外巡视而回,那日大雪,他去监察院见林沉舟,彼时林沉舟便在楼上张望他,而他也在楼下相看……

    凌景深见他不走,便道:“怎么了?”

    唐毅眼底光芒微闪,笑了笑:“没什么。”

    凌景深点点头,正要上车,忽然问道:“前日你去拜祭恩师了?”

    唐毅知道他说的是林沉舟,便道:“清明时候我去过,怎么了?”

    凌景深道:“我看地上有洒落的酒,以为是你。”

    唐毅正迈步要上轿,闻言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景深:“你说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7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