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7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凌绝命人打听郭建仪此刻在何处,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会儿,郭建仪不在郭府,也不在户部,而是在宫中。

    自从上回秋蔚之事,郭白露复狠病了一场,近来方有些起色。

    先前郭夫人进宫探望女儿,回府之后,便同郭建仪说了此事,话语之中隐隐有些忧虑之意,今日郭建仪便是入宫探妹的。

    谁知才进了皇后寝宫,便见有个意外之人也在,竟然正是应含烟。

    原来应含烟因郭建仪的缘故,是以对郭白露始终心怀几分好感,纵然先前秋蔚作出那种大逆不道之事,含烟亦觉着是婢子恶毒,并不十分疑心白露,何况她又病了,因此含烟时常前来探望陪伴,今儿正也在的功夫,便见郭建仪来到了。

    彼此乍然相见,郭建仪上前分别给两人见了礼,含烟端望着他,面上自是不便露出一丝一毫来的,又知道他们兄妹相见,必然有体己话要说,因此只略寒暄了几句,便借故起身去了。

    含烟去后,郭白露道:“哥哥今日得闲?”

    郭建仪打量她,却见果然比先前更清减了几分,原先是丰腴些儿的鹅蛋脸,如今下巴都微微地尖了,幸亏气色尚好。

    郭建仪便道:“是,娘娘近来可好些了?”

    白露微微笑道:“大好了,劳哥哥记挂,昨儿母亲进宫来,说哥哥近来甚忙,我还以为一时半会儿见不到呢,如今见着您,自然更好了几分。”

    郭建仪随之一笑:“如此臣就放心了。”

    至此,两个人面面相对,竟不知再要说什么,正宫女送了汤药上来,白露便慢慢喝了。

    郭建仪望着她喝罢,才方道:“娘娘且要善自珍重凤体才好,如今圣眷正隆,且公主亦聪慧可爱,以后大好的日子尚且长着呢。”

    郭白露听到这里,便点头说道:“哥哥的意思,我倒是明白的,你是在宽慰我呢。”

    虽然是亲兄妹两人,然而只因郭白露如今贵为皇后,郭建仪身为臣子,有些心底的话,反而越发不便说出口来了,因此郭建仪不免默默了。

    郭白露端详着,又道:“哥哥可还有什么话跟我说?”

    郭建仪见她如此相问,便道:“并没什么别的话,只是想娘娘放宽心志,妥善保养,毕竟还有许多人牵挂着呢。”

    白露闻言,便想起昔日在府内之事,不由一笑,道:“哥哥放心,我是无碍的,只不过前些日子因为……才有些动了气罢了,如今已是过去了。”

    郭建仪问道:“娘娘说的,是秋蔚之事?”

    白露叹道:“可不是么?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犯了什么魔怔,也曾想过这其中是不是有些误会,只是皇上在气头上,我竟也没有法子求情,何况我身为皇后,宫内闹出这般骇人听闻的丑事,又偏偏是她动手,我若为她求情,反像是袒护她一般,唉……只能也怪自己素日少了留心,才会疏忽之下,生出此事,故而又恼她,又恼自个儿,才又病的狠了。”

    郭建仪听了这一番话,面上不动声色,只也淡声道:“秋蔚的确不像是个心狠手辣、会做那种事之人。”

    白露微蹙眉头:“这话也只我跟哥哥私底下说罢了,外头可不能再提,免得又给人觉着咱们是袒护自家人呢。”

    郭建仪点了点头,又看郭白露一眼,却见她神态温和淡然,显得十分平静。

    心念转动,郭建仪便说道:“不知娘娘还记得先前我同您说过的话不曾?”

    白露道:“哥哥指的是?”

    郭建仪道:“过去有段时候了,大概娘娘不记得也是有的,记得那会子,静贵妃还并未有喜,我就同娘娘说过——只要我仍在这个位子上,只要娘娘不出差错儿,纵然静妃生了皇子,娘娘的正宫地位,也仍无人撼动。”

    白露面上略有些不自在,却仍是笑道:“记得,哥哥说过的话,我怎么会不记得呢。正是这个道理。”

    郭建仪不答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白露也只是含笑回望,片刻便柔声说道:“哥哥且放心,妹子怎会不懂你的金玉良言?已是明白了的,以后行事,也一定会更加小心谨慎,另也已在严以治下,不至于再如先前般心慈散漫的……让那些不晓事的底下人闹出什么不好、反累坏了咱们的名儿。”

    郭建仪见她这般说话,心头略定,又坐了片刻,白露叫人把安公主带出来。

    小公主已经十分活泼,拉着郭建仪道:“舅舅!”

    郭建仪抱了会儿,倒是十分喜欢这女孩子。白露在旁看着他们这般和美,忽地说道:“哥哥仍还没想过成家之事?”

    郭建仪笑了笑,只一摇头。

    白露道:“哥哥只劝我把心放宽,目光也要远些,怎么自己竟不懂这个道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哥哥这般出色的人物,也很该为自己着想了才是。何况母亲也早盼的不知如何了,哪一次入宫、不把哥哥的事念叨个几次的?只看哥哥忙碌,不好扰着你说罢了。”

    安公主道:“母后,可是要给舅舅娶个媳妇子?”

    白露便笑起来:“是。”

    安公主抱住郭建仪的手,十分依恋道:“我喜欢舅舅,我给舅舅当媳妇子可好?”

    白露“噗嗤”便笑了起来,郭建仪见她这般童言无忌,天真烂漫的,也忍不住笑了。

    只因安公主来到,又羁绊着郭建仪略坐了片刻,才终于出了皇后寝殿,正沿着廊下外出,便见前方栏杆处站着一人。

    身段婀娜,帛带随风飘拂,一身儿的素色衣裳,立在那风口里,飘然若仙。

    郭建仪一眼便认出是含烟,却在看见的一刻,立即又垂了眸子。

    含烟早在此处等候多时,春日的风虽然并不如何冷,可仍隐隐透着几分淡淡料峭之意,吹得她的脸隐隐有些发白,却并不愿离开。

    一些宫内内侍都在远处站着,一声不敢出。

    郭建仪缓步上前,恭谨行礼。

    含烟早看到他来到,面上忐忑喜色一闪而过,便也仍做一脸的平和淡然。

    她凝视郭建仪一会儿,才道:“郭侍郎近来可好?”

    郭建仪听她声音温和,便答道:“多谢太妃牵挂,向来甚好。”

    含烟听着他的声音,心头悸动,不觉呆呆眼前之人。

    一晃这许多年过去了,然而在她心中,难以磨灭的却唯独那在应公府牡丹园中的一幕,眼前这气质稳重的青年,依旧是当年温柔内敛的少年郎,一见倾心,一生难忘。

    暗中攥紧了手,含烟才又笑道:“大人若是得闲,便常进宫来看看皇后也是好的,毕竟这深宫寂寞,大人又是皇后的亲兄弟。”

    郭建仪垂眸答道:“太妃说的是。”

    当下两人都未再说什么,含烟怔怔地望着郭建仪,不言亦不动,只凭着目光……一丝一丝描摹过他的眉眼,容颜,她早就将这人的相貌铭刻心底,然而却仍是禁不住想要多见他一次,每当见了他之后,却更加无法让自己的目光从他面上移开。

    当看着他的时候,那些寂寞冷清,喧哗吵闹,令人不堪忍受的种种,才仿佛尽数消失,不复存在了。

    一直到郭建仪开口说道:“若是没有别的吩咐,臣告退了。”

    含烟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终于点了点头:“好……”

    郭建仪仍是不抬眸,只是拱手行了个礼,迈步将走之时,却又止步:“太妃……”

    含烟早就转身,凝眸盯着他,却见郭建仪垂着目光,道:“太妃也请擅自珍重。”

    含烟眼睁睁地看着他,并没意识到自个儿的泪便在这一刻坠了下来。

    郭建仪说罢,一点头,仍是看也不看含烟一眼,迈步往前,径直而去。

    含烟凝视着他的背影,往前一步,便扶在玉栏杆边儿上,死死地望着那一道身影下了台阶,看他端直凛然地一步一步,往外离去!

    话说郭建仪回到户部之后,才发现凌绝已经在部内等了他良久。

    两个人叙了礼,郭建仪道:“你的身子仍是不算太好,如何不紧着在家里歇息,只顾跑出来做什么?”

    凌绝道:“我有一件事,特地来寻哥哥的。”

    郭建仪举手示茶,道:“不拘派哪个小厮过来就是了,何必亲自来一趟。”

    凌绝说道:“这件事自然需要我亲来,听竹先生说,当日我昏迷不醒之时,多亏了哥哥取了噬月轮过去,才保了我之性命?”

    郭建仪见他是说此事,有些意外,便道:“当时性命攸关,虽不知确凿,到底要一试的,如何?你所来跟此事有关?”

    凌绝点头:“是,不知如今噬月轮是不是还在哥哥的手上?”

    郭建仪道:“是在,我想着亲自送到贤王府,一直并未得闲。”

    凌绝思忖了会儿,说道:“我有个不情之请,哥哥把此物给我可好?”

    郭建仪疑惑:“这是为何?”

    凌绝说道:“因有一件极要紧的大事,我需要一用。”

    郭建仪皱着眉头,细细看了凌绝半晌,说道:“小绝,并不是我不答应,只不过当初是因救人,才贸然去贤王府讨了此物过来,如今正该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再给你,只怕不妥……”

    凌绝微微一笑:“哥哥岂不知贤王是我的恩师,我用完了之后,自会再完璧归赵。”

    郭建仪对上他的双眸,虽不知凌绝到底是想如何,然而总觉得大不妥,这一刻,他心中无故竟想起来……当初怀真在玉佛寺内,同自己所说的那些惊世骇俗的话……虽不知如何,却莫名在此刻冒想出来。

    忽地又闪念想到——在唐毅出使新罗、噩耗传来之后……怀真匆匆跑回内室,拿出来的正也是此物,彼时她的言行举止……

    郭建仪心头微震,便正色道:“小绝,你休怪我不近人情,只是毕竟是我亲手取来的,自也要我亲自送回去,你倘若要此物,何不亲自跟贤王去说?——这物件本并非我所有,如今我若是把它给你,岂不是慷他人之慨?这般行事毫无道理。”

    凌绝听他如此说,便点点头:“哥哥说的有理,是我来的唐突了。”

    郭建仪见他不再追着要讨,略松了口气。

    凌绝便道:“既然如此,等哥哥送还了王府,我再去借用就是了。”说着,便起身告辞,郭建仪忙起身相送。

    两人往门口走了几步,凌绝忽地放慢了步子,便对郭建仪道:“哥哥先前入宫,是去探望皇后娘娘了么?”

    郭建仪道:“正是。”

    凌绝止住脚步,转头看着郭建仪,脸色有些奇异。郭建仪问道:“怎么了?”

    凌绝道:“静妃娘娘生了皇子……听闻皇后前日又被皇上申饬呢?皇后可还好?”

    郭建仪笑道:“你放心,娘娘不是那等想不开的性情。”

    凌绝点头叹道:“这我就放心了。”

    郭建仪挑了挑眉,听他如话里有话,果真,凌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我跟哥哥打小儿是最好的,有些话就不必拐弯抹角说了,皇上跟唐尚书的关系如何,哥哥是知道的,唐家且又是那样,如今静妃又得了皇子,真真是盛极一时,无人可比。连皇后的锋芒都被压的丝毫不存了呢。”

    郭建仪见左右无人,便道:“为何竟说这些?”

    凌绝淡淡说道:“只是提醒哥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哥哥还是多留些心思,得闲也多入宫看看皇后娘娘罢。”凌绝说着,深深看了郭建仪一眼,方转身往外而去。

    郭建仪目送凌绝离开,想着他临去的话,便转身自回屋内。

    凌绝这些话,郭建仪岂会不知?然而如今在位的并非昏君,郭白露也不是那不识大体分寸之人,静妃更是个贤德之极的性情,故而他才一再叮嘱郭白露,切勿行差踏错,只要仍保住如今这个局面,她的地位便不至于动摇。

    然而凌绝的口吻,竟似大不祥一样……

    凌绝为人虽偶然偏执,可却从来不是那等随意妄言之辈,何况郭白露之于他……也并非别人可比,他自不会随口诅咒白露而已。

    如此……此话何来?

    郭建仪思来想去,心中竟有些悚然,他皱着眉,回到内室,便从书架子右手侧、一个隐秘的格子抽屉里拿出那个方匣子,踌躇片刻后,方轻轻打开,却见里头静静地躺着的,正是那一枚玉白色八卦形的噬月轮。

    郭建仪端详了片刻,手指在噬月轮中间的玉白之上轻轻划过:这个物件儿,到底有何玄妙?

    正在思忖,忽地听外头侍者来报:“海疆使唐大人来拜访侍郎。”

    作者有话要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75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