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7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话说两人,于月明花下,颠鸾倒凤,十分欢畅,竟是前所未有之美好境界。

    怀真两世为人,竟也是从未想象,有朝一日,她自个儿也会行如此“放浪形骸”之举……可偏偏令人无法自拔而沉耽其中,纵知道荒唐不堪,却欲抽身而不能。

    极至清晨,耳畔传来啾啾鸟鸣,怀真低吟了声,略睁开双眸,恰巧看见一片雪色梨花瓣,飘飘扬扬,自小阁楼外旋了进来,竟以一种无比轻灵之姿,落于眼前。

    她兀自未曾反应过来,轻轻眨了眨眼,心头才闪过数幕场景。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猛地一颤,几疑是梦,然而待爬起身来之时,不免腰肢酸软难耐,她低头一看,见身下仍铺着唐毅的大氅,身上却盖着一件儿他的外袍。

    正愣怔中,忽地听见外头有些声响。

    怀真缓缓起身,转头看去,却见自阁楼的隔板之外,窗口上忽地冒出一枝子盛开正好的梨花,仿佛还带着清早儿新鲜的晨露,向着她轻轻地晃了晃。

    怀真不由睁大双眸,既惊且笑,正盯着那花枝看,便见自旁边走出一个人来,擎着花枝子,唇挑浅笑,星眸微光,正含笑看着她。

    怀真早猜到便是唐毅,这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如此小孩儿的玩闹也行,她便往前一挪,抬手在窗户上一搭,半伏在窗户边儿,也含笑回看:“又是做什么?”

    唐毅眼睛看着她,便笑念道:“斜髻娇娥夜卧迟,梨花风静鸟栖枝。难将心爱和人说,说与青天明月知。”

    怀真听着他轻声颂来,字字入耳,格外受用,不由眯起眼睛,竟嘿地一笑。

    她不言不笑之时,总叫人觉着似有心事,然而展颜而笑,却自然有一股娇憨甜美之意,让人见了,也自忍不住心情愉悦。

    而此刻晨慵初起,青丝垂落两肩,更衬得玉容光华,唐毅禁不住抬手,在她的鼻尖儿轻轻一刮,又揉了揉她的头,便把那枝梨花递了过去。

    怀真拿在手中把玩,又举起来看了会子,忽地想起来一事,便忙对唐毅道:“我竟忘了,昨儿咱们并没回去……家里头还不知急得怎么样呢?”

    唐毅见她着急,便安抚了几句,又笑道:“放心,我出来的时候交代过了,也同姥姥跟岳父都说过,不碍事。”说话间,唐毅纵身轻轻跃到楼上,将她搀扶起身,替她整理妥当,才自着了衣袍,又抱着她下了阁楼。

    只听他唿哨一声,那白马闻声,不多时便得得而回。

    白马因也得了一夜自在,在河边吃草河水,如今见了主人,便撒欢起来,怀真见它撅嘴来蹭,便壮着胆子摸了摸它的脸,白马用鼻子蹭了她的手一下儿,便乖乖地不动了,极大的眼睛里亦是一片乖柔,果然万物有灵。

    当下两人便又同乘一骑,返回幽县。

    幸而此刻平明时分,路上行人并不算多,唐毅仍将怀真裹在胸前,她身形娇小,连头也蒙住的话,一时竟看不出来是两个人。

    而他着意催马儿快行,怀真禁不住这般风驰电掣的颠簸,便在他怀中不住地惊叫连连,更加紧紧地将他抱住,反惹得他畅快得意大笑!

    直到回了李家,徐姥姥是打小儿勤劳惯了的,一早儿便起来了,正在院子内,觑起眼睛看那新长的菜蔬,听得脚步声,见两人回来,便笑着起身。

    怀真自先回屋,稍微收拾,唐毅却是清早儿便去洢水河边自己洗漱过了的。

    徐姥姥看着他,真真儿越看越爱,越看越敬,不由心中安慰,便觑眯着眼,举手笑道:“唐姑爷,这个手镯子,可是你送的?”

    唐毅微笑道:“正是,本就是您老人家的东西,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只盼您老人家也多福多寿,便是儿孙们的福分了。”

    徐姥姥听他这般谦和,说的且又如此动听,一时感肺动腑,不由便有些老泪纵横。

    忙忍住了,拿帕子擦了擦眼,才又笑着连声夸赞说:“你真是很好……真哥儿有你这样的夫婿,我这辈子的心愿都满了。”

    两人说了会子,兰风李贤淑等听闻回来了,便过来相看,倒是知道唐毅的性情……虽看着是个最稳妥守规矩的,时不时却偏石破天惊、令人意外,因此齐齐地不提昨儿他们不归之事。

    何况李贤淑也早去看过了怀真,见她娇容带羞,却明明是极高兴的模样,李贤淑自然也不肯多说,只笑道:“啧啧,还是你们年轻活泛,这般有情有趣儿的,你爹就从没有这份儿心思……”

    一句话,把怀真羞得已经红晕满脸了。

    因此众人整理打点,便离开李家,李兴跟李舅妈、美淑巧玲爱玲等,均都立在门边相送。

    更有许多看热闹的乡亲,也都来凑趣送行,见队伍整齐,人物俱都出色,均赞叹念佛不已。

    不多时,车马回了京中,兰风跟唐毅都是骑马,两人闲散说话,议论些朝堂上之事。

    眼看将进城之时,兰风忽然想到一件事,便对唐毅道:“前些日,小绝因重伤,那竹先生说要那劳什子的噬月轮才能勉强相救,是建仪来了府上,把那物找了去……原本是你从沙罗把此物带回来的,可知道其中妙用?”

    唐毅自打回京后,事无巨细,一一听下属们汇报,同僚们告知……虽然也知道凌绝重伤,怀真相护,然而他自知道怀真的性情,试想凌绝因她负伤,倘若不得安好,她又于心何忍,因此对唐毅而言,也自希望凌绝安好如初。

    只是却没有听说此事。

    而怀真虽然知道,然而两人重逢之后,事务繁杂,心绪起伏,一时竟也忘了跟唐毅说这回事。

    此刻唐毅听兰风说起来,一时震惊,面上却仍并不见如何慌张,只道:“我只知道这是佛家的神器,具体如何,还并不十分清楚。”

    兰风道:“不碍事,我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因小绝好了,听闻建仪把此物取了回去,只怕不日便要送回来。”

    唐毅也道:“我亦是这般想的,郭侍郎君子端方,进退有度,乃是个最稳妥之人。”

    两人说着,便入了城,车马沿路,在十字路口便分开了,兰风跟李贤淑等便回王府去,唐毅便伴随着怀真的车,往唐府而去。

    不料就在拐弯之时,却见一顶轿子,从旁边路上缓缓而过。

    唐毅扫了一眼,那轿子中的人正也放下帘子。

    隔着轿帘,耳畔依稀却听路边人笑道:“贤王爷的岳母八十大寿,端的轰动热闹,好些儿大官去幽县拜寿呢,这不,永平郡主跟唐尚书大人也都去了。”

    轿子里的人听了,微微冷笑,竟喃喃道:“唐毅、唐毅……为何是你?为何是你!”手搭在膝头,一瞬握的死紧。

    这轿子中的人,面色清冷,容色虽憔悴,却难掩灵秀脱俗之意,自然正是凌绝。

    凌绝因动怒,微微有些昏沉之意,便往后一靠,闭了双眸。

    此刻,心底却又浮现……在噬月轮中所见所经历的场景。

    那日怀真自唐府偷偷跑来凌府,缠着他不肯离去,唐毅亲自追来,因见他不慎推倒怀真,始终面沉似水的唐毅,竟然动了怒。

    他亲自抱了怀真入内室暂歇之后,便对凌绝道:“我有话同你说。”

    凌绝听他语气森然,神情漠然而庄重,知道是有要事,便命丫鬟守着怀真,自己引他来到书房,驱退了小厮,掩起门扇。

    唐毅却并不立刻开口,只是在书房内左右踱步,仿佛在思量什么。

    凌绝本不敢插嘴,见他大有踌躇之态,便道:“您是想对我说什么?”

    唐毅闻言,皱了皱眉,才转过身来,望着凌绝道:“当初你为何,会对应大人行事?”

    凌绝见他不言则已,一开口果然是令人不堪承受的话,便拧眉低头沉默了会儿,才道:“既然是您问的,我不敢隐瞒。外头的人都觉着我是大义灭亲,然而我之所以对应家这般,不过是为了报仇。”

    唐毅却丝毫也不惊,反而只望着他,淡淡问道:“报仇?”

    凌绝握紧双拳,道:“是!我不信您竟丝毫也不知道,当初我爹,便是窥破了应兰风跟肃王的勾当,被他们联手灭口的,我亲眼见他进应公府内宅,他自应公府回来,便口吐鲜血,且临死前一再交代我不可复仇……我自然知道哥哥的心意,他怕我反被应贼所害!”

    唐毅竟而一笑,然而这笑中,却依稀有些凄楚之意,又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话。

    凌绝说的正是心中至痛之事,见他如此反应,不由皱眉道:“大人何意这般神情?”

    唐毅徐徐叹了口气,仰头若有所思,片刻才问道:“仅仅只为了这个?”

    凌绝张了张口,似有不忿之意,却毕竟碍于他的身份,不得发作,且又听他问的仿佛别有深意,凌绝便道:“另外,若不是应怀真跟应兰风,郭姐姐何必另嫁他人,又如何会落得那个下场,可知她临死曾对婢女说过……她极后悔……”

    这回,唐毅不曾插言。

    凌绝便咬牙道:“我平生至爱、最看重的两个人,却都因他们家而死!我怎能善罢甘休?”

    此刻提起凌景深,兀自心痛如绞,难以平息那股恨意。

    唐毅听到这里,才又是一笑,抬手在额上抚了一把。竟闭着双眼,自叹道:“阴差阳错……阴差阳错,难道果然是命中注定?”

    凌绝大为不解,抬起袖子,将眼中的泪拭去,道:“您此话何意?我虽然是一心报仇,难道不是应家他们罪有应得?”

    唐毅点点头:“应兰风自然是有把柄的,可还不至于要到被抄家灭族的地步。”

    凌绝一颤,竟上前一步:“您说什么!他勾结外敌,意图谋权篡位……都已经是皇上开恩,才掠过此情不提。”

    唐毅面无表情道:“应家是有人意图谋逆,却不是应兰风,或者说,他也许曾有过谋逆的念头,但他最终却仍是悬崖勒马,只不过……并没有人给他一个机会。”

    凌绝咽了口唾沫:“不!我不信!这件事,刑部跟镇抚司都已经定案了!皇上也都过目的……”

    唐毅并不辩解,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然而就只是这一个眼神,便已经掀动了凌绝心底的虚,他眼睁睁地回看唐毅,半晌,便后退两步:“不!你不必指望说服我,我不信!绝不信!”

    唐毅垂下头去,又长吁了口气,才道:“这书房,我其实是熟悉的,你可知道?”

    凌绝正心神激荡中,一时竟没留意他说什么,唐毅又道:“想当初我小时候,便常跟你哥哥玩耍,也常来这书房内打闹,那时候我甚是顽皮,有一次打闹中,失手便弄坏了一个宝瓶,惹怒了你们府的太太,我虽然承认是我所为,可太太仍是不由分说,把他打了一顿……景深受了委屈,却一声不吭,事后反而笑着安抚我。”

    凌绝闻听他提起凌景深,泪顿时又如雨一般落下,喃喃唤道:“哥哥……”

    唐毅的双眸也是微红,又道:“我本以为……他会是我一辈子的兄弟。”

    凌绝早已经泣不成声,往后又退一步,伸手撑着桌子,想到凌景深昔日的疼爱种种,悲伤难以自已。

    唐毅顿了顿,才道:“然而景深心思深沉,他的心事,若不宣之于口,等闲不会有人猜到。连我,也是后知后觉。”

    凌绝忍住哭泣,勉强抬头看他:“您指的是什么?”

    唐毅双眸透出几分冷意来,道:“比如,你所说的,他那日进应公府的内宅,是去见何人。”

    凌绝怔住,连哭泣也忘了:“莫非您知道?”

    唐毅道:“我知道,然而我知道的已经迟了。”

    凌绝见他果然是有内情似的:“哥哥到底是去见何人?”

    唐毅仰头,又闭了双眸,然后轻轻地说了两个字。

    凌绝听了,不敢信:“您说的是谁?”

    唐毅负在身后的手微微握紧,再睁开双眸之时,目光已经清明,沉声说道:“我说,是**。”

    此刻对凌绝来说,一瞬竟如被冰封住了似的,出一口气儿都是艰难的,一丝丝带着冷冷的冰凌子,只好强笑问道:“这话……我很不懂,哥哥为何去见……三少奶奶?”

    唐毅仍是面不改色,口吻也自平淡无奇:“当日应府宴请,她自也去了,你不信,可以自行查证。至于你哥哥为何去见她……你可以再细想想,他虽然是个滴水不漏的人,可是你也并不笨……只是双眸被仇恨所迷,又且不肯往别处想罢了,你只管回想,昔日他在之时,可有什么异样之处,你自明白。”

    唐毅说罢,凌绝直着眼睛,忽地想到在唐毅前往沙罗之时,凌景深曾在林府担任林沉舟的贴身护卫,那时候……

    往事一幕一幕,从眼前飞速而过。

    凌绝抽丝剥茧,竭力回想,然而在唐毅说出凌景深去见**之时,他心中就早生出一个极为恐怖而不堪的联想来,此刻再行回思往事,果然……

    然而他心中拒绝承认,无法面对,只抱着头哀叫道:“不!不!”

    唐毅喉头微动,眼底已是绝然一片,既然开口了,那就……一了百了罢了。

    唐毅又冷冷然道:“至于你所说郭白露,只怕你是误会了,郭建仪曾一再想要撮合你跟她,是她执意不从,熙王府,是她主动要进的,至于她最后的下场……你又何必把责任推在别人身上?”

    凌绝听他一字一字,沉声说来,却竟像是千万把冰刀,从天而降,将他的肉身跟魂魄均都割裂成碎片。

    然而……怎有可能!他所坚信不疑的一切,竟都是假象?那他所谓的复仇,又算什么?!

    凌绝深吸一口气,宛若末路狂徒的困兽,挥拳哑声道:“不对,不对,你休想哄我!哥哥是应兰风害死的,是他!郭姐姐也是被他们逼死的……他们欠我,欠我的!”

    唐毅一声不响,只是极为沉默冷静地看着凌绝,眼中透出几分无可奈何,几分怜惜,几分……莫名。

    他岂会不知此刻这少年的心情?

    凌绝此刻的否认,就如垂死挣扎,其实他心中早已经相信,然而倘若真的承认相信,他将……情何以堪,将何以度日……

    还有,应怀真,那个曾一厢情愿、深深恋慕他的女孩儿。

    那一腔的真心挚爱,何等的无邪何等的激烈,又哪里是那些三心两意的女子能相比的。

    她本该被捧在手掌心里好生呵护疼爱,却偏偏遭逢坎坷,被人践踏至此。

    唐毅原本不想说出这些,毕竟木已成舟,难以挽回;毕竟凌绝是凌景深最钟爱的弟弟,他曾发誓要照料他;更毕竟,怀真已经忘记了前尘。

    而他所做的,便是竭尽所能爱护她,给她自己所有的一切,可是怎奈,她纵然忘记了所有,唯一忘不了的,竟然仍是……

    ——凌绝!

    这个她曾深爱,然后又曾恨绝了的少年。

    纵然千万人不明白,甚至连唐毅自个儿起初也有些误解,然而越同她相处,竟越是懂得:

    应怀真之所以唯独对凌绝念念不忘,并不是别人眼中的旧情未忘或者其他的不经之谈,而是那刻骨铭心中的——恨!

    她本能地记挂着凌绝这个名字。

    对她而言,——对这个在应公府出事之后、便义无反顾跟凌绝决裂,回到应公府想跟家人共同赴死的女孩儿来说,对于害死她全家的首恶,她绝不会爱,亦绝不能忘。

    她总要惦记着他,总要出现在他跟前儿,因为她的确是忘不了,这个害了她全家之人。

    却因失忆的缘故,她也跟众人一样,不知自己因何只念着他。

    然而唐毅却是庆幸她忘记前尘了,这样对她而言,可以不必那样痛苦,毕竟担负着那常人无法忍受的苦痛,没有人能够再继续正常度日。

    若是无心冷情的人倒也罢了,偏偏,她是那样烂漫而激烈的女孩儿,爱一个人,便不吝表露自己的爱意,纵千万人非议,她眼中也只有凌绝。

    那日在应公府的书房内,他无意中听见她的表白……他一直以为自己七情浅淡,然而在那一刻,门内的他,竟然无端地祈望、渴求自己,也会被人这样不顾一切、天真热烈、不带任何尘杂地,全心相对。

    然而理智如他,便又觉得,自己未免要求的太多了,他一生图谋,不过是朝堂跟江山而已,儿女情长这种事,轮不到他。

    故而才冷然离去,故而立刻……就跟林**成了亲。

    当时他想,断了自己的后路,也断了那一丝不知为何萌生出来的……对那女孩儿的渴望。

    那瞬间,他曾极为渴望好生地守住那玲珑无瑕的心思跟爱慕。

    只是想不到……后来,竟至于如此。

    一直到他终于……

    忍无可忍。

    便在这时侯,外头有丫鬟来报:“应姑娘跑出去了!”——然后,他们两人,都见到了令他们毕生都难以忘记的那惨烈一幕。

    轿子中的凌绝一震,再醒神之时,呼吸却仍是难以平复。

    他按着胸口,拼命冷静,才终于听到自己微颤的声音,冷冷说道:“去郭府……不!去打听郭侍郎如今何在!”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伙伴们~mua~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8 13:08:13

    关文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8 13:19:04

    昏睡的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8 13:35:38

    冯落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8 14:06:27

    wind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8 19:17:05

    今天不知怎么了,下午又开始发烧,明明没有虐而齁甜的!就算这章看上半章,也仍是甜的无以伦比好么……

    默默吃药,阿米托佛。/(ㄒoㄒ)/~~另外大家不要等三更啊(撑不住的说),并且牢记没有大虐了,因为已经在收尾的过程中,最大的虐早就过去了。如果仍觉着虐可以把上章跟这章的前半部分再看几遍,我也是很喜欢他们两个的相处的,超级甜而治愈。

    加油,爱你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74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