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7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唐毅忽地带了怀真夜游,便来至昔日那梨花林中。

    当初李霍尚在之时,受唐毅嘱托,曾“骗”了怀真来此同他相见……彼时还似美人如花隔云端,相望不得相亲的时候,如今时光荏苒,却已经得偿所愿,娇妻爱子,携手相陪,承欢膝下。

    怎不叫人感叹,世事正是静好。

    怀真眼望着那月光之下的梨花簇簇,喜欢之余,不免想到李霍,唐毅见她忽然不做声了,便将她往胸前带了带,单手在她肩头轻轻一拍:“不必伤怀。”

    忽地也想到一件事,便又说道:“之前你把姑奶奶的那些藏物等都给了户部?”

    怀真见他忽地说起此事来,才打起精神道:“我知道姑奶奶是疼我、又不肯放心,才把所有都托付我……只是……我何德何能,怎能消受得起,先前又且想着,那东边海疆仍要用钱,南边的时疫也要妥善料理,自当是做些好事,姑奶奶若是知晓,应该也不会怪我胡为。”

    唐毅点头而笑,摸了摸她的脸颊:“你可知道,姑奶奶收藏的那些东西虽然难得,可更难得的,是这份承继的殊荣呢?故而唐家虽然不缺珍器重宝,可因这份荣光,却仍有许多人盯着呢,听闻都给了你,可知有多少人暗中吐血不迭?”

    怀真忍笑,便钻入他的怀中,低声问道:“那你呢?”

    唐毅笑道:“我自然是得意的很呢,正好儿给他们瞧瞧——看我的怀真,正是天底下最独一无二的,故而姑奶奶才最看入眼,才格外照料。”

    怀真心里沁甜,抿着嘴偷笑,反而啐道:“呸,好不知羞,只顾说嘴不成?那时候谁是你的……了?”彼时两个人和离,正是冰冻僵局的时候。

    唐毅见她赌气,却含笑仍道:“我从来都当你是我的,我打小儿看到大、从来都钟爱的女孩儿……”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竟微微俯身低头,便吻向她的樱唇。

    一袭披风,把她仔仔细细裹在其中,马上方寸,却是两个人无比紧密亲近的世界,怀真听见是谁的心跳声,怦怦然,格外清晰。

    夜风徐徐,四野无声,只小虫儿躲在路边儿喃喃。

    马儿仿佛也被这温柔夜色感染,便停了下来,呆呆站了会儿,仿佛在思索何去何从。

    顷刻,驯顺的大眼睛一眨,便低头探颈,从路边撸了一嘴青草,慢慢嚼吃,聊以为安慰。

    良久,唐毅才将怀真松开,垂眸望着她的唇瓣,在月色之中也有些微微地水色,同流溢的眼波交相辉映,愈发叫人心动。

    他勉强吸了口气,将心神略微镇定,抬头看去,却见已经来至梨花林旁边,于是便又一抖缰绳。

    白马会意,便嗒嗒得得,不紧不慢地进了林子。

    一树树梨花从身边儿蹭过,花枝被碰动,微微摇曳,怀真不由笑念道:“并辔花丛里,无琴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唐毅笑道:“可知我最喜欢并辔这一句?”低头在她脸颊边儿上贴了贴。

    眼见已经到了花林深处,唐毅便翻身下马,把怀真轻轻抱了下来。

    怀真早先跑到一棵梨花树下,仰头痴痴打量,靠近了细看,才见蕊白沁香,映着月色,更见高洁绝色,所谓: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此刻唐毅把白马儿松开,马儿甚通人意,就也只俯身低头,也于这梨花林中徜徉自乐去也。

    怀真正在呆看,唐毅走到身后,便将她又抱入怀中,低头在她发鬓颈上轻吻,说不尽的轻怜蜜爱。

    怀真怕痒,又且有些怪羞的,便道:“这样好的景致,且好端端地看会子罢了,只管闹腾。”

    唐毅“嗯”了声儿,仍不舍松手:“我原本也是此心,奈何美景不如伊。”

    怀真回头看他,叹道:“一早儿认得你的时候,竟不知道三爷这样会说甜言蜜语。”

    唐毅挑了挑眉:“正是这个理,不认得你之前,我也不知自己竟有这份本事,必然是娘子调/教的好。”

    这一句话,说的怀真又喜又笑,又且羞臊,便转开头去,道:“罢了,越发无状了,真是替三爷臊得慌。”话虽如此,那心底却早就又乱了一池春水,又如小鹿乱撞。

    此刻,眼望周遭美景醉人,才蓦地又醒悟过来:当初这人把自个儿骗了来,哪里也做过什么好事的?

    怀真原本心无旁骛,忽然想到此情,顿时便瞄向唐毅,却见他抬头望着那簇簇如雪梨花,若有所思。

    怀真按捺心神,便道:“如何不说话,在想什么?还是……恼了我?”

    唐毅闻言回头,道:“方才跟你说的话,尚未说完……”便握住她的手,往前缓步而行。

    走不多远,竟见在中间儿空阔之处,有一处小小地屋架,以木桩为地基,底下悬空,距离地面一人高之处,造成一座小小楼阁的模样。

    上回来时,还不曾见,怀真诧异道:“此处如何会有屋宇?何人所建?”

    她本好奇,想上前细看一看,忽然想到里头或许有人,便忙又靠近唐毅身边儿,低低问道:“可是有人住在里面儿?”

    唐毅见她胆怯,便故意笑道:“或许有,你唤一声,看看会有什么人跑出来?”

    怀真最禁不住吓,却听出他的戏谑之意,举手在他肩膀上捶了两下儿:“不许唬人。”

    唐毅才笑起来:“放心,没有人,这原本是看林人所居之处,只等结了梨子才来罢了,如今又哪里会有人特跑来此处?难道除了你夫君我,还有别人有此闲情雅意?”

    怀真松了口气,却又止不住笑:“好不知羞。”

    此刻唐毅轻轻跳上阁楼,见里头果然空阔无人,只堆放着些松软稻草,他便夹了一捆,又跳下地。

    怀真正不知他要如何,唐毅已把稻草放在一棵极大的梨树底下,又把自个儿的大氅卸下,盖在上头,这才拉了怀真坐了。

    怀真心喜:“多谢。”彼此相挨而坐,倚靠大树,抬头看花枝摇曳,天青月满,耳畔隐隐还能听见洢水河滔滔而过的潺潺之声,如斯景致,美轮美奂,无法言喻。

    美景当前,两人一时都不曾出声,只觉得静谧宁和的此刻,只堪细细体会才好。

    只唐毅凝望了会儿,到底忍不住,便转头看怀真,果见她仰头呆看那花月,他便凑过来,在腮上亲了一下。

    这才打破了长久的寂静,怀真掩着腮道:“三爷……”

    唐毅凝视着她的双眸,忽然说道:“我已想好了,先前跟六部之人也略有通气儿,想这梨树林甚好,梨花如雪,又靠近洢河,不如在此地前头,建一座忠烈将军祠,把本朝开国以来,为国殒身的将士们,按形容塑真身,刻碑篆名,记录彰表功绩,也让官员百姓们逢年过节,时常过来祭拜……这样的话,这护佑江山万里的忠烈英魂,也不至无主寂寞。”

    怀真心头震动,定睛看着唐毅,此刻双眸之中已是一片感念动容之色,喃喃唤道:“三爷……”便蕴泪笑道:“三爷,你想的很周全。”

    唐毅道:“我心中一直有这个念想,直到见你把姑奶奶的东西捐了,才笃定了这份想头。”

    怀真不由靠他近了些,伸手搂住腰间,悄声说道:“三爷,能跟你在一块儿,真真儿是好。”

    唐毅说了此事,又听这话,便敛了心神,转头只看向她,道:“这话也是我想说的,我先前说,怀真是我的,然而我又何尝不是怀真的?”说话间,便低下头去,在她额间又亲了口。

    这次怀真却并未躲,反而慢慢抬起头来,仰头望着唐毅,见月光映着他的容颜,越发显得玉容皎皎,君子匪然。

    而鬓间的星星华发,被月色濡染,却也透出几分柔和的浅色……

    怀真对上他的双眸,情不自禁凑了过去,便在他的唇上缓缓印下。

    唐毅起初不动,只任凭她蹭着自己的唇瓣,尚有些生疏,也难免羞怯,却是难得并未退缩,反而坚定的吮着他的双唇,仿佛要通过这般极至温柔的动作,让他知晓她温柔的心意。

    好风如水,透过花丛,无数雪色花瓣簌簌抖动,似浅吟低唱,似万物有情。

    唐毅终究按捺不住,手臂顺着滑至腰间,蓦地用力,抱于膝上……

    此即情到好处,早已无可抽身,怀真斜躺在他膝头,仰望着唐毅,所见竟是青天宛若碧海,月影洒落,花枝浮动,却都不及斯人绝色。

    不由身心迷醉。

    厮缠半晌,唐毅便停了下来,缓缓调息。

    怀真察觉异样,便问道:“怎么了?”

    唐毅搂着她,却不动作,只道:“再过一阵儿罢了……”

    怀真心中一动,便抿嘴笑道:“什么再过一阵儿?这会子是不是在想别的了呢?”

    上次她回到唐府,他迫不及待拉了她进卧房内……彼时他说“并未再想别的”,她问“是想什么别的”,他兀自不认。

    此刻,却不由不认,何况纵然嘴上不说,身子上却早已经说的极明白了。

    唐毅见她面带戏谑之色,不由笑道:“你这丫头坏心,我是一片为了你好……你看我捱苦,竟还忍心捉弄呢?”

    怀真悄然低语:“我哪里捉弄了……你且说……又怎么为了我好了?”

    唐毅想了想,皱眉叹道:“上次生小瑾儿的时候,已经把我唬的不知怎么样,我一生也没那么担惊受怕,唯独这几次,竟都因你。”说这话,眼底便透出几分悒郁之色,却并不是为了自个儿,而是疼惜她受得那许多苦楚。

    怀真怔怔望着他,听他又低低道:“后来这遭,你被劫走了……你虽不曾跟我说详细,我又岂能不知?”

    当初,王浣溪抱着小神佑回去,通知凌景深行事……后来回到京内养伤,这几日唐毅回来后,虽不忍问怀真,到底也从王浣溪口中听到过。

    唐毅早就明白,浣溪的性子,也是那种亦正亦邪,于她而言,黑白对错都可忽略,只为达目的而已。

    然而她说起那夜出逃、城隍庙中种种,虽时隔这许久,却仍是有些崩溃之意。

    王浣溪勉强讲述过后,曾道:“不怕得罪您,或许您早也看出来了,我从来都瞧不起她,觉得事事比她更强,然而那夜……反是她撑着我,若不是她,我自也跑不出来……才知道先前,我不过是自以为是罢了。”

    说这句话之时,王浣溪眼中竟滚出泪来。

    ——其实非止于此,后来她又听闻怀真纵身坠海之事,不由便回想起当初在镇抚司内,她遇见挟持了胭脂的招财,可知当时她只有一个念头,要避免惹祸上身,后来他被招财以性命要挟,面对唐毅手持的利箭,唯一的念头,也仍是要活着!

    以她的心思性情,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当时的怀真……到底是因一种什么力量,才有胆从那极高的雀室之上,飞身赴死!

    她更加想不到,为什么看似柔弱只如一朵花儿似的怀真,竟有那种强大到令人恐惧的勇气!一而再地做出令她想也不敢想之事。

    唐毅敛了思绪,便把怀真压到胸口,沉声道:“我也从不肯轻易发誓,只觉得说出口来,反倒显轻薄了,但是……我立誓绝不会再让你受那种苦楚。”

    怀真转头,在他胸前靠近心的地方亲了亲:“三爷,我不怕的。”

    唐毅苦笑道:“你这丫头,你是不怕……我却是怕极了,你的身子又要好生补养……不可造次。”说完,便低下头来,又只在那唇上磨蹭。

    怀真回吻了他数回,忽地抬手勾住唐毅的脖颈,在他耳畔低低道:“我已经好了。”

    唐毅一愣,有些不敢信她的意思。

    怀真又在他鬓边亲了亲:“三爷不必苦捱,心里想什么别的了……就行……罢了。”

    话犹未落,唐毅早压下来,忽地又想到什么似的,便抱住她,跪坐于腰。

    此刻他背靠梨花树,双眸极亮地望着怀真,怀真无措道:“三爷……”竟不懂他这是何意。

    唐毅笑了笑,低低在她耳畔也咬了几句,月色之中,怀真的脸却极快地晕红起来:“这如何使得?我、我不……”

    唐毅温声道:“这地上凉,且从了我可好?”

    怀真咬唇:“倒是不该答应你,总是想法儿来为难人。”

    唐毅靠在树上,一眼不眨地望着她,微笑道:“可我知道娘子不忍拒我。”

    所谓: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此刻,却也正是江流宛转,芳甸缭绕,花林月照,霰淡如烟的时候。

    美景良辰,可咏可叹,亦可是有情人两情相悦,缱绻难舍。

    怀真俯视唐毅,起初她尚且羞而不能,还须他以手扶持,然而在她无意中微动之时,却见他眉头若蹙,竟自喉中发出一声闷哼,那声音入耳,竟如天籁!

    看着唐毅虽则情动、尚有些端庄自持的容颜,怀真忽然想到:原来她可以左右他,也可以掌握他,她是他的,他也完完整整,被她拥有。

    从来都是他指引,是他主导,是他掌控,可……这一次,是她!

    一切水到渠成,自然而然,从生涩无知到追随本心……连月明花夜也都旖旎起来。

    直到谁失了控的闷声低喘,入耳入心,何等动人。

    他的后背紧紧抵在梨树上,花树承受不住,随之猛然颤动,满树的梨花飘飘洒洒,如一场最温柔最醉人的花雪,覆了树下爱侣满头满身。

    作者有话要说:  每次发之前因改了数遍,都觉得很好很好没问题,发出来之后却又忍不住再看看,这边修修,那边改改,务必好点再好点(强迫症忍住==)

    虎摸小伙伴们(╯3╰) 感谢!

    关文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7 23:49:14

    重徽迭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8 08:15:17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8 09:08:48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8 09:11:48

    对了,又月底了,大家赶紧灌灌营养液哈~~

    说了会发很大的糖呢~~快说甜很甜甜不甜?

    好歹萌真也终于翻身当主人了,此处应有掌声跟鲜花~(づ ̄3 ̄)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73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